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沢田纲吉是在手术通知单上知道麻烦小姐的全名的。
      
      和那张漂亮的脸蛋不同,她的名字有些过于朴素——竹本枝子,这种可以说是很常见的带些年代感的名字。
      
      他看着母亲颤抖着手在家属那一栏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失魂落魄地坐在了等待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手术室上面亮起的灯——“手术中”这几个字刺眼而鲜红。他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好时机,于是默默地陪在母亲身旁。
      
      沢田奈奈一下子就陷入了回忆里。
      
      她们两个相遇的时候年纪都还小,她那个时候也不叫沢田奈奈,而是随父姓。
      
      她是在爱里长大的孩子,但有的时候爸爸妈妈也会为了生计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
      
      她懂事的很早,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还是会觉得寂寞。
      
      等待是一个很无聊寂寞的过程,她努力的让这段过程变得有意思。
      
      她会披着床单在客厅转着圈圈,模仿电视里看到的魔法少女,也会努力的掰着手指做出变身手势,假装自己是美O女战士,还会把自己的娃娃都摆出来开一个小小茶话会,像模像样的念着童话书。
      
      但是一天实在是太长了。
      
      特别是在睡了一个午觉起来,发现天空被黑暗吞噬,室内一片昏暗的时候,她总会觉得有些难受,一切都寂静无声,好像这个世界上只剩她一个人。
      
      那是名为“孤寂”的情绪。
      
      她很擅长排解自己,在短暂的迷茫之后就会快速的把屋子里所有的灯都点亮,把电视的声音放大。
      
      很快的,她的父母就会回家,看见他们的笑脸,她又有了动力。
      
      就这样日复一日,周而复始的等待。
      
      在又一次的无聊等待中,竹本枝子从天而降。
      
      突然出现的异世界女孩仿佛魔法少女,点亮了她的生活,虽然这个魔法少女不会变身,也不用她一起拯救世界,但沢田奈奈的心中还是不可避免的生出了激动和喜悦。
      
      这是天赐的礼物,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秘密。
      
      在一次闲聊中,她知道枝子没有父母,看着又瘦又小的枝子,她从心底升起了一种责任感——她要好好照顾她,这是属于她的枝子。
      
      她拿出自己最喜欢的零食想把她养的白白胖胖,又带着她看自己最爱的动画片,可惜枝子也呆不久,她的消失和她的出现一样无声无息。
      
      但没关系,她可以等。
      
      她想起枝子身上的衣服带着补丁,于是就开始学习如何做衣服,这样枝子下次来的时候就能穿上她做的衣服啦!
      
      她拜托妈妈给自己报了缝纫班,没有缝纫班愿意收她这样小的学生。她便自己偷偷拿出了针和线,把之前的野餐布拿了出来,凭着想象做起了衣服。
      
      针尖刺破手指很痛,可是想到枝子能穿上她亲手做的衣服,这些痛就不算什么。怀着这样的美好祈愿,她又开始等待。
      
      当竹本枝子在一次出现的时候,她如愿的让对方穿上了自己亲手缝制的衣服,虽然针脚歪歪扭扭,缝合的黑线宛如蜈蚣一样张牙舞爪,看起来完全是两块破布拼起来的衣服,但竹本枝子还是对她进行了高度赞美。
      
      她真是可爱极了,沢田奈奈在心里感叹,可,万一以后我再也找不到她怎么办啊?想到这里,她的眉头皱了起来。
      
      忧愁围绕着她。
      
      解决了这个忧虑的人是枝子,她对她提出了婚姻的契约。
      
      “奈奈和我结婚吧,妈妈说,结婚就是和喜欢的人一直生活下去,只要我们结婚了,奈奈就会一直在我身边吧?”
      
      她当时高兴极了,又觉得直接答应很不矜持,故作犹豫道:“可是我是女孩子,枝子也是女孩子啊……”
      
      “奈奈不愿意的话,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
      
      看着竹本枝子低落了样子,她顾不得犹豫矜持,连忙抱了上去答应了她。
      
      她们那个时候还太小了。只知道结婚很重要,却不知道婚姻这个词背后的意义,只是本能的想要把对方绑在身边。
      
      沢田奈奈长大了以后才明白,有些东西,不是你想绑就绑得住的。
      
      “病人家属在哪?”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沢田奈奈的思绪,她回过神来,迎了上去:“医生,她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医生面色凝重,“她失血过多,身上的伤口处理起来也很麻烦,而且最重要的是,病人求生意志很薄弱,能不能醒过来还要靠她自己。”
      
      沢田奈奈苍白着脸:“麻烦你了。”
      
      从见到竹本枝子的那一刻起,她一直有种身在梦中不知此事是否为真的浑噩感,医生的这句“病人求生意志很薄弱” 把她击回了现实。
      
      她怎么能?她怎么敢?她怎么舍得?
      
      沢田奈奈感觉到自己的儿子搀扶住了自己,她看见那个竹本枝子苍白着脸被护士推了出来,她随着走,看见那个面容还很年轻的少女进了ICU。
      
      她知道竹本枝子的世界很糟糕。
      
      她的父母在战争中去世,有着比她国家先进好几倍的武器的敌人攻打着她的国家,时节艰难,她无父无母,沢田奈奈知道这是怎样的挣扎。
      
      可哪怕她的处境遭到那个地步,她在她的面前也永远是极其渴望生存的,宛如野草一般生机勃勃的想要向上生长。
      
      甚至她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还是笑着的。
      
      所以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会让医生说出“求生意志薄弱”这句话。
      
      沢田奈奈紧抿着唇角:“我可以和她说几句话吗?”
      
      “麻醉的效果还没过。”似乎觉得自己这句话有些冷漠,已经见过很多生死看见这种场面还是觉得有些难过的护士小姐补充道,“明天十二点之后你可以过来探视,不过只有三十分钟的时间。”
      
      沢田奈奈努力的让自己扯出一抹笑:“足够了,谢谢你。”
      
      “没事。”
      
      护士走了之后,沢田奈奈又隔着玻璃看了竹本枝子一会儿。
      
      “妈妈,你还好吗?”
      
      沢田奈奈这才意识到沢田纲吉也陪自己等了很久:“今天吓坏你了吧。”
      
      沢田纲吉摇了摇头:“您要注意身体。”
      
      “嗯,我会的。”沢田奈奈点了点头,“先回去休息吧。”
      
      看着沢田奈奈脸上的疲色,沢田纲吉把想要询问些什么的想法按下,只要有血液样本,里包恩一定能查出些什么的吧,他想。
      
      次日。
      
      早上七点半,沢田纲吉从药箱里翻出创可贴,为想要做饭却切了手的沢田奈奈包扎。
      
      制止了对方想要做饭的想法,沢田纲吉跑去便利店买了几个饭团当做早饭。
      
      上午十点四十,沢田纲吉将沢田奈奈早上没动的饭团和刚买的便当摆到了沢田奈奈面前:“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好歹吃点吧。”
      
      “谢谢纲君,我不饿。”
      
      里包恩在一旁状似无意的开口道:“伯母不好好吃饭的话,怎么照顾枝子小姐呢?”
      
      沢田纲吉看见开始动筷的母亲叹了口气。
      
      中午十二点八分,穿好了防护服的沢田奈奈做到了竹本枝子的身边。
      
      与此同时,沢田纲吉、里包恩、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在医院下面的小花园里会合。
      
      先说话的是里包恩,沢田纲吉在听到他的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你没听错,”当了沢田纲吉这么多年老师,里包恩基本上对他的想法摸得清清楚楚,“资料库给我的回答就是查无此人。”
      
      “这不可能!既然十代目的母亲大人认识她,那么这个人就绝对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啊。”
      
      狱寺隼人说的话几乎就是沢田纲吉的心声。
      
      “而且母亲和她之间看起来关系匪浅,不是那种只见过一面的关系。”
      
      “那把刀我请老爸看过了,不是现代批量生产的,是真正的刀匠用古法用心锻造的。”山本武把黑布发开,露出了里面干净不少的刀,看见沢田纲吉他们惊讶的眼神,他解释道,“老爸看见好刀就手痒,剑士都是这样的。”
      
      事实上山本刚不仅把刀好好的擦了一遍,还一边擦一边嘟囔着 “用刀一点都不小心啊这家伙”“但也有物尽其用”这种又批评又夸奖的话语。
      
      沢田纲吉看向里包恩:“就没有更多的资料能证明她的来历吗?”
      
      “这些还不够你推测出她的来历吗?”里包恩闲适的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动动脑子。”
      
      沢田纲吉从刚见到她的时候开始想:“唔,衣服的厚度不符合季节,款式也像是江户时代的,周围没有任何人为搬运的痕迹,也没有血迹,仿佛凭空出现在原地,资料库里查无此人……”
      
      “不是吧……”沢田纲吉想到了某种可能,他和里包恩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里看见了笑意,有些艰难的开口,“异世界?”
      
      “白兰都能和平行世界的自己交流,怎么异世界就接受不了?”
      
      “啊……”沢田纲吉苦笑一声,他哪里是接受不了异世界,是接受不了异世界和自己速来单纯温柔的母亲连接在一起,想到少年时期看得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漫画,不经过大脑的话语吐出,“不会是魔法少女什么的吧?”
      
      回过神来就看见里包恩他们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山本武更是叹了一口气:“要不趁这个时间阿纲你去精神科看看吧?”
      
      他只是单纯的玩梗而已啊!
      
      ICU。
      
      面色苍白的少女躺在病床上,氧气面罩下的嘴唇无血色,沢田奈奈的泪水几乎瞬间滚落了下来。
      
      她们两个从来没吵过架。
      
      沢田奈奈不习惯用言语刺伤他人,在刚开始等待的那几年,沢田奈奈是怨过她的,但即使那样也没有在心里说过重话,可是在看见竹本枝子这样全无生气的躺在她面前的时候,沢田奈奈心里却升起了想骂人的冲动。
      
      “你个混蛋。”她哽了一下,“消失那么多年不说,一回来还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竹本枝子,你混蛋!”
      
      “你再不醒过来的话,我就要生气了。”
      
      “我再也再也不理你了!混蛋!”
      
      她不会骂人,翻来覆去也只会说个“混蛋”,发泄式的说了几句之后,她安静了一会儿。
      
      “你不想我吗?”她叹息道,“我很想你。”
      “快点醒来吧,枝子。”
      
      “我已经等了你够久的了,不要让我再继续等待了。”
      
      在女人轻声温和的埋怨声中,躺在病床上的少女手指悄无声息的动了几下。
      

  • 作者有话要说:  成功签约前隔日更,在字数压到不能前之前我会一直硬刚下去的!加油,奥利给!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