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躺在沢田宅门前的“尸体”血气冲天,若不是沢田纲吉这几年心态练起来了,怕不是要来一个惊天尖叫。
      
      他身边跟着的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在发现“尸体”的第一瞬间就已经齐齐向前迈了一步,将沢田纲吉牢牢的护在了身后。
      
      Boss的安全是最重要的——这是他们在黑手党学校学到的。
      
      狱寺隼人从怀里掏出炸弹点燃,平常桀骜的少年在此刻面容格外沉稳可靠:“十代目,我先过去看看。”
      
      沢田纲吉冲他点了点头:“要注意安全。”
      
      狱寺隼人小心翼翼的凑近观察了一下,周围并没有出现车辙脚印之类的痕迹,而且这个人流了那么多的血,按理来说一路走过来是有血迹滴落的,但是血迹只在她身下蔓延了一滩。
      
      狱寺隼人用手拨开了那个人糊了一脸的长发,测了一下鼻息:“还有气,也没有什么陷阱。”
      
      在狱寺隼人确认安全之后,山本武和沢田纲吉也走近观察了一下。
      
      衣服自不必说,连脸和头发都被血糊住了,山本武实在没忍住吐槽了一句:“这人是在血里洗澡吧……”
      
      狱寺隼人熄灭了炸弹,从怀里掏出了一块手帕,把“尸体”沾着血污的脸擦干净。
      
      在看见那张脸的时候他们怔了一下,无他,这张脸真的漂亮到过分。但这满身的血迹搭配上这张脸却更加让人起疑。
      
      “不是熟悉的面孔,”狱寺隼人摇了摇头,“至少那些家族明面上都没有这张脸。可能是养在暗处的吧。”
      
      “是哪个家族的阴谋吗?”山本武摸了摸下巴,“毕竟谁都知道阿纲是个好人。”
      
      “……你用这种语气说我是好人我是不会高兴的。”沢田纲吉有些头痛的揉了揉脑袋,“不就是因为心软被暗算了那么一二三四五六次吗?”
      
      彭格列的新任继承人是个烂好人。不知道从哪传来的消息让意大利的黑手党家族们针对这点费劲心机的想要狠狠的敲彭格列一笔。
      
      比如在沢田纲吉的上学路上假意让手下追杀一个美人,等沢田纲吉救下之后来个以身相许的美人计啊,或者扔个身上装着□□的幼小猫咪啊,妄图在他身边塞一个拿着家人被灭门背负血海深仇剧本的卧底保镖啊。
      
      被这么耍了几次之后,沢田纲吉的心也硬气了起来,反击了几次之后,别人也就知道彭格列的新任继承人虽然是个好人,但是想利用这点在他身上捞点便宜是肯定不行的,甚至对方还会装老实人来狠狠坑你一大笔。
      
      “那现在该怎么做啊?”
      
      “这还用说吗棒球笨蛋!这种有可能威胁到十代目的人就应该统统炸死。”
      
      “不,狱寺你那完全就是谋杀!”沢田纲吉阻止了想要把眼前这个躺着的人炸的稀巴烂的狱寺隼人,“总之,先让彭格列在并盛的医疗队救一下吧,醒了之后再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来。”
      
      “既然十代目你这么说的话。”狱寺隼人心不甘情不愿的打消了这个想法。
      
      “那我们就先……”
      
      沢田纲吉的话还没说完,背后就传来了沢田奈奈的声音:“纲君,你们围在那里做什么呢?”
      
      糟糕!沢田纲吉和他们对视了一眼,绝对不能让妈妈/伯母/十代目的母亲大人知道这件事!
      
      他们三个人默契的变换了位置,站成一排,努力的想要把昏迷在地上的人给遮住。
      
      沢田纲吉看见沢田奈奈手中拿着的袋子,尬笑道:“妈妈给我买了新衣服吗?哈哈哈哈哈哈真想试试啊!”
      
      “对对对,我们也想看看呢哈哈哈哈。”
      
      “真期待呢!十代目的母亲大人品味一定很好!”
      
      沢田纲吉从母亲手中抢过袋子,拿起里面的衣服就要往身上套。
      
      “纲君真是的,哪怕在期待也不能在大街上换衣服啊,”沢田奈奈有些嗔怪的阻止了沢田纲吉的动作,“这么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回家再试,不着急。”
      
      她往前走了几步,发现三个孩子也开始跟着自己移动,死死地挡着自己的视线,沢田奈奈本来就身材娇小,他们三个这几年个头又开始猛蹿,挡着那里黑压压一片,把毒辣的阳光都挡了去,她只好佯装发怒:“纲君,在这样下去妈妈要生气了哦。”
      
      他们看见了沢田奈奈的身体似乎要朝着山本武这边移动,已经做好了准备向那边移动,谁知道沢田奈奈一转身就从狱寺隼人的旁边溜了过去。
      
      完蛋了!!!沢田纲吉有些绝望。
      
      “哈哈哈,虽然这个游戏很好玩,但还是……”
      
      母亲兴高采烈的声音戛然而止,那人的状态实在是太惨了,沢田纲吉觉得自己的母亲可能是被吓到了,他转身过去,准备安慰一下母亲。
      
      母亲和他想象的反应不一样,他看见了沢田奈奈脸上的表情,那是他第一次看见母亲这样的表情。
      
      她的瞳孔震动地剧烈,嘴唇颤抖,后来连身子都跟着颤了,她几乎是踉跄着扑跪在那个人的身边,膝盖和地面碰撞发出了“咚”的一声巨响,她却像完全感受不到疼痛一样的握住了那个人的手。
      
      沢田纲吉意识到母亲的情绪有些过于激动了,她好像有些喘不过气来,又有些失声,嘴巴张了几次都说不出话来,脸色发白的奋力从喉咙里挤出地上女人的名字:“…枝、枝子?”
      
      他看见女人的衣袖落下,手腕上露出一条红绳,只不过被血浸成了暗红色,母亲摸着那条红绳,脸上表情似哭似笑,她转过头,眼泪不断地涌出:“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救救她——”
      
      她像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一样,失态的向他们这些小辈恳求,山本武急忙的拨出了急救电话。
      
      在看到对方脸的时候,沢田纲吉还以为这是别的家族针对自己的又一场美人计,但现在母亲的反应将他的猜测全盘推翻。
      
      并盛医院的救护车来的很快,在救护车上,沢田纲吉还看见了从早上开始就不见踪影的里包恩,他也穿着小小的白大褂,带着八字胡,挂着听诊器,估计是cos瘾犯了。
      
      比起这个——沢田纲吉看着母亲,她一直紧紧的握着那个“枝子”的手,像是怕对方又跑了一样,他从来不知道母亲认识这样一个人。
      
      沢田纲吉仔细的观察着这个突然出现的枝子小姐。
      
      枝子小姐身上衣服的厚度完全可以在零下十几度的北海道自由行走,但对于并盛二十多度的天气来说,这身衣服就有点不合时宜了。
      
      除了衣服的厚度之外,款式也有很大的问题,她身上的羽织虽然被血浸染,但隐约能辨别出衣服的底色是靛蓝,羽织里的小袖被血染的太厉害了,已经看不清是什么颜色,她额头绑着一条有些破烂的白色带子,除了cosplay,已经很少有人穿成这个样子了,但身上惊人的血腥味证明她应该不是什么玩cosplay的人。
      
      到医院之后,这位枝子小姐被直接推进了手术室,他一直温柔沉稳的母亲也有些冲动的想要跟进去,被医生呵斥之后不安地在外面等待。
      
      沢田纲吉抿了抿唇,后悔自己没有早一步把这个麻烦送医。
      
      “十代目——”
      
      “阿纲。”
      
      山本武和狱寺隼人也赶到了医院,沢田纲吉用眼神示意他们到楼梯口那边说。
      
      “阿纲,这是从那个人身边捡到的刀。”山本武将武/士/刀递到沢田纲吉面前,示意他仔细端详。
      
      武/士/刀的刀鞘应该在对方的腰间别着,这刀明显是开了刃,刀身上锻造出漂亮的纹路,只不过这把刀并不像是影视剧和日常生活展示中的那样银白,这是一把真正饮过血的刀,被鲜血浸染透呈现一种不祥的暗色,刀刃上还有着细小的缺口。
      
      枝子小姐的身上几乎是被血染透了,除了她自己的血应该还有别人的血,不然这家伙早就失血过多而死了,现在这刀上又有绝对不会被错认为番茄酱的血锈,沢田纲吉忍不住感叹道:“这家伙到底砍了多少人啊……”
      
      “从这缺口上看应该砍了不少,而且可能还有一部分是对着头砍的,”山本武补充道,“完全就是一个变/态/杀/人/魔嘛……”
      
      “妈妈到底是从哪里认识的人啊……”沢田纲吉叹息了一声,感觉自己有些头痛,“今天麻烦你们了,我在这里陪妈妈等一会,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我回去查查有没有这个人的消息,如果十代目改变想法需要我处理了她的话,我一定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我心领了,但还是不用了。”
      
      “这把刀我先拿回去给老爸看看,”山本武晃了晃手中的刀,“他对这方面研究比较深,说不定能看出些什么。”
      
      “麻烦你了,山本。”
      
      “没事没事,毕竟阿纲是我的首领,为boss办事,应该的。”
      
      “我才是十代目的左右手!”
      
      送走了山本武和狱寺隼人,沢田纲吉躲在楼梯间靠着墙壁思考着。
      
      “手术中暂时没办法混进去,等手术结束之后,我就会挑时间安排人去检查一下她,”里包恩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说一下当时的情况。”
      
      沢田纲吉大体描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形,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周围没有血迹,应该不是她自己走到家门口的,也没有车辙脚印,排除别人运输的可能性,除非对方用直升机把她扔下来。”
      
      “但草丛还好好的,而且这里是居民区,要是停高一点扔下来的话,这个人就死了,真奇怪啊。”沢田纲吉揉了揉额角,“她还杀过不少人,而且间隔的时间应该没有太久,有部分血迹是新鲜的。”
      
      “沢田奈奈认识她?”
      
      “对,我就奇怪这一点,我从来不知道妈妈会认识这样一个人。或许老爸会知道?”
      
      “可能性很低,”里包恩摇头,“我很久以前就把沢田奈奈的交友情况调查清楚了。你去意大利之后彭格列也有专门的人盯着。”
      
      “难道真的是凭空出现吗?”
      
      “只要在这个世界上生活过,总能查出一些痕迹的。”里包恩晃了晃手里的东西。
      
      明亮的灯光下,透明试管里的血液熠熠生辉。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