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沢田纲吉这两天一直处在某种恍惚状态中。
      
      并不是因为他没见过世面,凭心而论,他十四岁从废柴突变黑手党,燃的起火焰打的过白兰,十年后的世界也走过一遭,后来进黑手党学校那三年的经历几乎把他身上的草食性磨得所剩无几,但即使是这样,异世界的来客和自己母亲扯上了关系还是让人心情复杂!
      
      这种几乎在小说和少年漫中用烂的设定出现在了他的现实生活中,是一种和现实割裂的奇妙违和感。
      
      紧跟时代潮流也会上网冲浪的十代目不禁思考起枝子小姐是不是某部少年漫主角的可能性,在看到里包恩弄到的体检单后这种想法更加强烈了。
      
      “这家伙伤成这样还能活着啊……”
      
      狱寺隼人似敬佩似惊讶的声音在沢田纲吉耳边响起,正如他感叹的那样,这位枝子小姐身上的伤口有些过于多了,先不提检测出的那些陈旧伤疤,光是新鲜的锐器伤口就有足足十三处。
      
      想到那把沾满血迹的刀,沢田纲吉能想象到她经历了怎样的苦战,他的目光停在年龄那一栏,心情复杂的叹息道:“才十七啊……”
      
      “她应该没有接受过任何改造,但是身体的自愈能力很强,”里包恩中肯点评道,“是个狠人。”
      
      的确,那伤势对于行走在刀尖上的黑手党来说都显得过于严重,能活到现在除了感谢现代医学发展之外,跟她强大的自愈能力也脱不了干系。
      
      沢田奈奈几乎是衣不解带的在她身边照顾,一副要住在医院的架势,他担心母亲的身体吃不消,想要代替沢田奈奈陪护一会,但是被母亲婉拒了。
      
      她这样说道:“我想让她醒来第一个看见的人是我。”
      
      这让他愈发好奇母亲和竹本枝子之间的关系,他也明里暗里的问过,可都被母亲四两拔千斤的打了回去,到现在为止他也只知道这位竹本枝子是母亲的旧友,其余的一概不知。连年龄都是查了骨龄之后才知道的。
      
      说到年龄,沢田纲吉沉思了一会,母亲说她们两个是旧友,可在医生问起枝子小姐年龄时,母亲也支支吾吾的说不清。
      
      两天前他打电话给父亲说过这件事情,电话里沢田家光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似乎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办,只丢给他一句“有你盯着我放心”,随后就匆匆挂了电话。
      
      完全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啊……沢田纲吉头痛的揉了揉额角,总之,对母亲没有威胁就好。
      
      ……
      
      瓷白花瓶里的玛格丽特已经枯成褐色的干枝,沢田奈奈把它抽了出来,换上了新买的百合和玫瑰:“花店里的花开的很好,我买了几枝,你看看好不好看?”
      
      “可惜现在这个季节没有栀子,”病床上的少女双眼仍是紧闭的,沢田奈奈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起话来,“我给你擦擦脸。”
      
      她用水沾湿了帕子,一点点擦拭起来,从眼角到下巴。
      
      竹本枝子有一张很好看的脸,那是一种极尽妍丽的姝色。她的眼睛生的尤其好,颜色像是剔透的紫水晶,看人的时候无端带出几分情意来。
      
      刚开始答应结婚或许是单纯的想把对方绑在身边,情窦初开朦朦胧胧明白喜欢是种什么感情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边已经一点一滴的都充满着对方的痕迹。
      
      意识到自己栽在她手里那天是个平凡的午后。
      
      风轻轻地吹着树枝,竹本枝子脚下轻轻踢着石子,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她忍不住叫了她的名字。
      
      在话语落下的那一瞬,少女抬起头来,笑的欢欣,那样一双好看的眼,里面满满的欢喜与爱意,少女带着风向她奔来,抱住了她。
      
      她听到了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声在耳边炸开,羞涩和喜悦一下子涌了上来,烧的她两颊飘起了红晕,忍不住将头更深的埋进了那人的怀里。
      
      明明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但想到却仍然心动。沢田奈奈凝视着少女的面庞,轻声道:“这么多年,你怎么一点也不见老啊……”
      
      “啊,我忘了,你才十七呢,”她恍惚了一下,“我都已经三十八了,时间可真可怕呢。”
      
      擦完脸之后,她又拿起了竹本枝子的手,在看见腕间红绳的时候忍不住摩挲了两下。
      
      十七岁女孩的手应该是怎样的呢?也许指若削葱,十指纤纤,也许用力的时候手背上会有可爱的小肉窝,但握起来无一不柔软。
      
      但她现在握住的这双手,手背看起来纤长柔软,但手掌和指腹因为握刀磨出了厚厚的茧子,除却细小的伤疤之外,右手掌心处的伤疤将她的命线分割成醒目的两截。
      
      竹本枝子的世界正在经历战争,这是她从小就知道的事情。
      
      毕竟枝子就是因为这个才失去父母的,可后来枝子被一个老师捡了回去,并且悉心教导之后,她一直觉得枝子不会和战争扯上关系。
      
      直到那次见面,她倚着枝子的肩,却看见上衣被渐渐染红,她扒开了枝子的衣服,看见她的肩头缠着绷带,伤口崩开了。
      
      竹本枝子这才告诉她,自己也参战了。
      
      枝子可能会死——这个想法充斥在她的脑海之中。
      
      她开始哭,她想求枝子不要去。可是枝子脸上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她明白了,自己的眼泪除了让对方心疼之外毫无作用。
      
      于是她再也不在她面前落泪,装作看不见她身上的伤势,每次见面的时候只是温柔的和她说说话,枝子每次见她的时候都带着笑,可是眼下的青黑昭示着她的疲惫,她只能让她枕着自己的腿睡会,努力的让她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是放松的,然后停留在原地,带着笑容目送着对方带着一往无前的其实前往那个会要人命的战场。
      
      跨越世界的恋情听起来很浪漫是不是?可对于她来说是一种折磨。
      
      她不怕不确定的见面时间,她不怕两人之间的性别问题,但她怕对方会死。
      
      在枝子看不见的地方她总是焦虑的,害怕对方被炮火击中,害怕对方被刀砍重,害怕她缺胳膊少腿,更害怕她无声无息的死在战场上,被白光传送来的是一具尸体。
      
      但竹本枝子骤然消失了。
      
      她们两个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好好地,但对方还是毫无任何征召的消失了。
      
      在她八岁犹如神迹出现的少女,在十五岁这年被神收了回去。
      
      她疯了似的求神拜佛,她去了很多神社,她偏执地一遍又一遍的自虐式的回忆她们两个之间的点滴,她开始做噩梦,梦见枝子在她面前浑身鲜血的死去。
      
      她的头发大把大把的掉,她对世界上的一切都提不起兴趣,在黑暗中挣扎煎熬了一年,在打算永远沉沦下去的时候,她看见了父亲头上花白的发丝,和母亲已经苍老了很多的面庞。
      
      不能这样下去了,她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就算是为了爸妈,也要好好活下去。
      
      十七岁那年,她遇见了沢田家光。
      
      高大的男人晕倒在她家门前,她拨打了急救电话,垫付了住院费,怀着有一天如果枝子晕倒在路边也有人能照顾她的心情陪着他一起去了医院。
      
      男人苏醒了之后,以答谢为缘由请她吃饭,送她了很多的礼物,也装作不经意间的同她偶遇。
      
      沢田奈奈再怎么迟钝也明白了他可能是要追求自己,她没有信心再去爱一个人,于是将礼物退还给了他。委婉的表现出拒绝。
      
      可是沢田家光却并不放弃。
      
      他带她去看夏日的萤火虫,想要捉几只哄她开心,却又笨拙的跌进了河里。
      
      要摘花给她,却不小心捅了蜂窝,最终托着一只肿成猪头的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本来以为已经死了的心在热烈真挚的爱中又活了过来。
      
      想到沢田家光,沢田奈奈脸上有了些笑意,她抚摸着枝子手心那道粗糙的伤疤:“等你醒了之后,就可以见见我的儿子了。那孩子现在长得英俊又帅气,和他爸爸年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话音刚落,沢田奈奈感觉自己的手被人紧握,原本昏迷着的少女突然惊醒:“儿,儿子是什么东西???”
      
      还没来得及惊喜,少女又脱力般的晕了过去。
      
      被紧握住的手又被松开,沢田奈奈慌忙的按响了床头铃。
      
      匆匆赶来的医生给竹本枝子做了检查,听过心跳之后医生摘下了听诊器:“只要她醒过来就没事了。”
      
      “那她刚刚怎么会晕倒。”
      
      “没什么,就是普通的血管迷走性晕厥。”医生看见沢田奈奈茫然的表情解释了一下,“她刚刚可能情绪太过激烈,血管扩张,血压骤降,脑供血暂时减少才会晕厥的,一会就醒过来了……啊,你看,这不就醒了吗?”
      
      他指了指又醒过来的竹本枝子:“醒了之后记得不要吃辛辣油腻的食物,也会要注意情绪要不要太过紧张激烈。”
      
      “是,我知道了。”
      
      “在住院观察两天,没有问题就可以出院了。小姑娘自愈能力不错嘛。”
      
      “麻烦您了。”沢田奈奈送走了医生。
      
      她回过头,脸色还有些苍白的小姑娘执着地盯着她:“儿子是什么东西?”
      
      沢田奈奈叹了口气,坐到了病床边:“……枝子,你看看我。”
      
      小姑娘的目光由迷茫变成了惊讶。
      
      “我已经三十八岁了哦,”沢田奈奈指了指眼角的皱纹,“在我的世界里枝子已经消失了二十三年哦,比我们认识的时间都长呢。”
      
      “说这话也不是为了辩解,但是,如果没有家光的话,我可能是活不下去的。”沢田奈奈笑着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对不起啊,枝子,没有等你。”
      
      “但是,真的太好了,这句歉意时隔二十三年还是能传达给你。”
      

  • 作者有话要说:  “真是太好了,这句歉意时隔二十三年还能传达给你”
    第一章其实有刀点的,就是沢田奈奈的那句“她最擅长等待”。
    所以等待了这么多年,沢田奈奈终于等到了竹本枝子,并且能亲自对她说一声对不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蛮幸运的其实。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