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

  •   “哟,这算是把你堵着了吧?”召星汉戏谑道,“小老鼠,你藏得很好。”
      偃泠惊跳起来转过身,后腰撞在洗手池台边,用力之猛让他差点当场飙泪,弓着腰慢慢地低下头去。他像是认罪一般垂下了头,于是也错过了对面召星汉眼神中刹那的不自然。
      
      然而疼痛并不是他最主要关注的,召星汉不是走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躲在厕所做什么?”召星汉缓步逼近,带笑的语气里却透出冷意,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试图继续往后退缩的偃泠,“你刚才做了什么?你在……跟踪我吗?”
      
      他伸出漂亮修长的手,在快要抓住偃泠下巴的瞬间又被躲开了。他有些不悦微微眯起眼,只见被他困在一隅的少年身体十分明显地发着抖,声音几不可闻。
      “我……没有……”偃泠艰难地咽了咽嗓子,从喉咙深处发出模糊不清的答声,“不是……不是……”
      
      他越发地将头埋了下去,插在裤兜里的手紧紧握住了手机,那部手机上有他不可告人的秘密和扭曲到近乎变态的执念,那是无法暴露在阳光下,不能公之于众的秘密,也是他用来掩饰自己的一层坚硬的壳,一旦壳被人掀开,那么他阴暗的那一面就会不加掩饰地袒露出来。
      
      “那你鬼鬼祟祟躲在这里做什么?”召星汉语气有些严厉起来,“你的手机呢……”
      他伸手想去拿走偃泠兜里的手机:“我可不信你什么都没有做。”
      偃泠浑身抖得更厉害了,他像是不敢反抗似的,任由召星汉搜走了他的手机。
      
      屏幕竟然没有来得及锁,第一张照片上的人就是召星汉。他看着这张照片上的自己,竟然是在卫生间这样的地点,被选出了一个刁钻却又完美的角度,照片上的自己含着烟,转眼的刹那嘴角仿佛勾起微笑,有种说不出来的野性与优雅结合的感觉。
      召星汉惊讶于这张看似随手一拍的照片竟然这么有技术水平:“你拍这个做什么?”
      
      他忽然想到什么,目光冷沉下来:“是谁让你来拍我的?你是不是想拿着我抽烟的照片去……”
      “不是!”
      偃泠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迸发出一声吼,他愣了一下,召星汉也愣了一下,于是趁这个机会偃泠飞快地抢走了手机,重新塞进兜里。他捂着兜,死死地瞪着召星汉,厚重的镜框下面色惨白。
      “我不是,想拍你……想拍你做什么……”他结结巴巴开口,“我……”
      
      召星汉等他说下去。
      偃泠忽然闭嘴了。
      外面走廊传来往来路过的人谈笑声,召星汉分了一下神,就在这时偃泠忽然跳起来推了他一把,猛地掀开了召星汉,挣脱压制疯狂地朝着卫生间大门冲了过去。
      只要出了这里,召星汉就不会做什么了!
      
      还不等他大喜过望,召星汉从后方一把伸手将他抓了回来,粗暴地推到洗手台旁边。一阵天旋地转后,偃泠耳边嗡嗡作响,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召星汉单手按住双手手腕压在了冰冷的洗手台上。
      召星汉用另外一只手按住身下人的脑袋,五指深入他柔软的黑发中,咬牙切齿笑道:“你还想跑——?!”
      他抬起一条长腿,强势地挤进偃泠腿间,逼得他无处可避,只能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瘫软在祭台上,发出艰难而嘶哑的呼吸声,而刽子手却高高在上,强势而又无情地欣赏他挣扎的姿态。
      “唔……”偃泠被逼得眼圈周围发红,恐惧和自卑让他再也发不出求饶的声音,只能吐出断断续续的,被切断一般的单字音节,“……唔……”
      被反拧着双手手臂按在这里,屈辱和痛楚都是成倍的,偃泠逐渐有些无法忍受,清亮的眼眸逐渐浮起一层水雾,不禁哀求道:“求你……”
      召星汉起初还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什么?”
      偃泠忍下屈辱,又说了一次:“求你……放开……唔——”
      
      召星汉愣了一下,听着他声音里啜泣的尾音,有些难以置信地伸出手去:“你哭了?”
      他伸手摸到偃泠的脸,触手可及光滑细腻的皮肤,难以想象一个男孩子的皮肤竟然能够这么好,他摸到了一手温热的水。
      这个人真的哭了。
      这样的认知让召星汉呆了一下,也就是分神的这么短暂一刻,偃泠忽然爆发出一股冲劲——他一口狠狠咬在召星汉伸过来的手掌上,虎牙几乎没入血肉,剧痛让召星汉不得不甩开他。
      被甩开后,偃泠半点没有停歇地从卫生间地板上爬了起来,眼神惊恐地看了一眼召星汉,而后迅速跌跌撞撞朝着外面飞奔。
      
      妈的。召星汉靠在洗手台旁,恼火地盯着偃泠逃跑的背影。
      竟然这样都能让他跑掉。
      原本以为是一只藏头缩尾的小老鼠,没想到竟然还是一只牙齿锋利的小猫。
      召星汉阴沉着脸低头看了一眼手掌,被咬伤的地方破皮后有点出血,新鲜的血液充盈在牙印中。
      他冷笑一声,一边抬手慢条斯理舔掉了血,另一只手亮出一张学生卡,就是在他们学校能够用一张卡刷遍校园每一个角落商店的一卡通。
      上面有着卡主人的照片和信息——
      “偃泠数学科学技术学院。”
      
      “偃泠。”
      他独自靠在空旷的卫生间洗手台前,一条修长的腿曲起蹬在身后,微微咧开微笑的薄唇念出这个名字,声音低到几乎有些喑哑,眉眼间属于好学生的伪装一扫而光,一丝难以被人觉察的邪性在眉眼间若隐若现。
      召星汉发出一声低笑,将卡塞进牛仔裤兜里。他深吸一口气,收起所有多余的表情,又变成那个大家熟悉的好学生召星汉,朝着包间走去。
      ·
      我咬了他。
      他碰到了我。
      偃泠闷头冲进学校后回了寝室,扑进被窝里将自己深深埋了起来,在这个独属于他的黑暗空间中回味着刚才在餐厅卫生间发生的短暂而又冲突的一幕。
      他抱着自己的手,回味着口齿间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在密闭的空间中仿佛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气息和残留在他头发上属于召星汉的气息交缠在一起,嗅觉和味觉,再加上无尽的想象,足以让他兴奋得微微颤抖起来。
      
      他咬到了那个人。偃泠无法控制住自己颤栗着,伸手摸了摸冰冷的嘴唇,他碰到了那个人的皮肤,这样可以算是亲吻吗?
      这一定可以算。
      这也是莫大的殊荣,对于他这个生活在黑暗中的怪物来说。
      放在床下的手机忽然响了。
      偃泠躲在被窝中完全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在响,迟迟没有人接通的电话执着不休地震动响起,对面床下打游戏的男生忽然抄起手边的音箱朝着偃泠床上砸了过去。
      音箱砸在被窝里偃泠的后背上,而后摔了下来砸在地上四分五裂,寝室里发出一声剧烈的震响,甚至掩盖了手机响声。
      偃泠懵了一下,顾不得背后痛,连忙翻身坐起来。
      
      “吵死了你妈的。”那个丢东西的室友破口大骂,“傻逼你要撸把你手机静音好不好?他妈的这寝室里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被动静惊到的其他室友转过身看了一会儿,听骂人的室友发泄怒火,半点劝阻的打算都没有,偃泠连忙从床上下来,诺诺站在桌子旁边,不敢说话。
      等室友骂得差不多了,其他人才打着哈哈说多大事都是一个寝室的别伤了和气,偃泠这时候感觉到背后越来越痛,室友刚才那一下下了全力,正好砸在他身上,半点都没有留情面。
      室友骂完后指着地上碎裂的音箱说:“这个你要赔给我,傻逼。”
      偃泠沉默地低着头,伸手去拿桌子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屏幕显示两个未接电话,联系人是“父亲”。
      他拿着手机走出寝室,站在走廊上给名为父亲的联系人打电话回去。
      
      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男人不耐烦的声音:“小杂种你在干啥呢?给你打电话还不接了?”
      偃泠咽下一口气,说:“我刚才在厕所,没有听见。”
      “这周周末给老子滚回家里来。”电话那头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骂骂咧咧,“自己回来,早一点。”
      偃泠没问回家什么事情,低声答应了后,复又小声说:“爸,那个……”
      “什么?”男人不耐烦地问,“要说什么快点说,吞吞吐吐恶不恶心啊你。”
      偃泠想到这个月打工挣的钱刚好够吃饭,没有多余的钱赔偿室友那个砸坏的音箱,只得硬着头皮说了下去:“爸,我要是回来的话车费不太够,你能不能……”
      话没有说完,电话那头便传来被挂断的忙音。
      偃泠握着手机,有些难过地垂下了头。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