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

  •   召星汉走到花坛旁边,刚才那人蹲过的地方前有一片盛放的合欢花,花丝奢靡,大概是因为在刚才雨最大的时候被人好好保护过,半点都不见残败,相比起花坛里其他的花草,显得更为娇艳欲滴。
      
      他阴沉着脸回了寝室,贺明光正拿着拖把吸走地上的雨水,召星汉走过去拿了抹布帮忙,脸上依然是消散不开的郁气。
      “你怎么了?”贺明光奇怪问。
      “没什么,”召星汉低声回答,“遇见一个……人。”
      最好别让他再次碰到的人。
      召星汉望着窗外楼下,雨已经小了许多,雨幕中来来往往穿梭的人多了起来,他微微眯了一下眸子,仿佛看见了熟悉的伞和身影。
      ·
      “想看你穿着这件衣服,坐在椅子上,用你的手摸摸我的脸。”
      “让我跪在你腿间,让我舔湿着你的手指。”
      “被雨淋湿后身体会变得很凉,但那里还是很……”
      寝室门被人从外面重重撞开,笔尖在纸上戳画一下,趴在书桌前写字的男生动作微微一顿,很快又继续写下一个字。
      
      他打了句号,撞开门的两个人勾肩搭背、嘻嘻哈哈从外面走进来,其中一个从他身边经过时还很不客气地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偃泠你又在寝室偷偷摸摸干啥呢?”
      被打得身体往前一倾的男生脸色一僵,搭在腿上的白色衣服也顺势朝地上滑了下去,被他用没有握笔的右手接住,揉成一团重新放在腿上。
      
      偃泠慢慢吞吞抬起头来,镜片里倒映出一道暗淡的光。他低头看着自己在白纸上完成的作品,将那张纸撕了下来,对折、叠了两下,小心地夹进旁边那本概率论中。
      另一个大大咧咧在书桌前凳子上坐下来,随手抽走一条毛巾擦着脑袋上的水:“看片?”
      两个室友对视一眼,发出嘿嘿的猥琐笑声。
      其中一个打开电脑,另一个在偃泠背后用力推了一把:“一起啊,你从来都还没有和我们一起看过吧。”
      他们在邀请偃泠参加这样的寝室集体活动时都是那么的不客气。偃泠淡定地扶了下眼镜,抓着手中的白衬衣起身去了卫生间,然后把门关上。
      
      “拽你妈拽。”推偃泠的那个室友冷笑,“做出一副正儿八经不和你们这些人同流合污的吊样,背后说不定就是一个对着美女照片自|慰的猥琐。”
      也不怪别人这么想,毕竟那副阴沉内敛的模样,总是会让人与某种内心阴暗的人联想在一起。
      “嗨,都说让你别找他。”开电脑的室友说,“我觉得他应该是怕在我们面前硬起来丢人,小处男呗,就是放不太开。”
      
      室友们说得不错,偃泠确实在背后做见不得人的事。
      只不过不是对着室友们说的美女照片,而是拿着一件别人穿过的白衬衣,躲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卫生间里,单手捏紧了衣服将脸深深埋进去。
      窗外还有淅淅沥沥的雨声,室友们电脑里泄出几声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他抿着几乎没有血色的嘴唇,深深地从衣服上吸取了属于主人的气息,那样的干净和阳光让他几乎无法抑制从喉咙里发出颤音。
      偃泠终于将自己从衬衣上解脱出来,仰头缓慢呼出那一口气,一层薄红从耳后弥漫到脸颊,给那张被黑框眼镜遮了一半、惨白的脸添上某种说不出来的动人色彩。
      他哆哆嗦嗦地抓住衣服,无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舌尖仿佛在一个人的指尖转了一圈。
      
      两个室友直接在寝室上手了,偃泠从卫生间里出来后沉默低着头走到自己书桌面前,对旁边的声音充耳不闻,将白衬衣叠好放在床头枕头旁,然后飞快地收起那本概率论装在书包里,拿着伞出了门。
      外面雨不大,偃泠还是撑开伞顶在头上,脑袋沉沉地低了下去。他喜欢这样的出行方式,因为这样可以让他更好地隐蔽起来,隐蔽到几乎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他本来打算穿过操场去图书馆自习室,从教职工食堂外路过时前方地面视野中忽然出现一双熟悉的白色高跟鞋。
      
      偃泠脚步一顿,侧身打算让开路,没想到高跟鞋主人紧追不舍地随着他的转向跟了过来,始终拦在他面前。
      正常人一般都会抬头看看面前是什么人,但偃泠只是把伞压低了一些,退后半步转身就要走。
      高跟鞋的主人终于出声了:“哎……”
      偃泠抿紧嘴唇,只得低着头转过身,低声道:“陈教授好。”
      对面的女人不说话,沉默大概持续了一分钟。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女人,她轻轻地开口了:“偃泠,等下和朋友有一个饭局,你和……我一起过去,可以吗?”
      偃泠将脊背压得更低了一些,沉默许久后才说:“……您的饭局,和我有什么关系。”
      女人大概是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正要说什么:“偃……”
      
      “陈教授。”
      在听见这个声音的刹那,偃泠微微睁大了眼睛,身体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地抖动一下,然后将本来稍微抬起来了的头再一次深深埋下去。
      陈教授似乎有些意外:“星汉?”
      身后楼梯上走下来身形修长的青年,他没有看见与陈教授交谈的偃泠,一边走动一边继续说:“您在这里啊,我爸说已经过来了,让我来接您过去。”
      “好,你等我一下……咦?”
      
      陈教授转身似乎想对偃泠交代几句,然而身侧的偃泠却消失不见了。她呆了一下,朝着四处的角落张望一番,召星汉身形挺拔地站在旁边,神色倒也完全没有不耐烦,只是问:“陈教授,刚那个人是……”
      找了一会儿确定偃泠已经离开了,陈教授这才有些失落地收回目光:“我的一个学生。没事,我们先走吧,他应该回去了。”
      召星汉点点头,抬手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陈教授先行一步,两人朝着校园正大门走去。
      他们离开后,躲藏在旁边不远处转角处的偃泠才慢慢转出来,眼神阴鸷地盯着两人离去的身影,眼神里浮起说不清的东西。
      
      召星汉他老爹“低调而不失奢华”地把家里那辆辉腾开了出来,和一堆教练车乱七八糟挤在一起。本来在附近路口巡逻的交警不是很想管,结果不知道谁最先按响了喇叭,一条狭窄的街上很快此起彼伏不耐烦的喇叭声。
      “听说你在申请国家奖学金?”陈教授有点受不了吵闹声,一手捂住耳朵一边问召星汉。
      召星汉换了一身较为正式的白衬衣,特意打上领带,整个人看上去有种气势逼人的意味,然而脸上又带着温和而有礼的笑,掩盖了他从内而外的侵略感:“惯例申请而已,还要谢谢陈教授上学期线性代数课给了我很高的分。”
      陈教授被夸得十分舒心:“看你说的,那是你应得的。”
      
      两人走到校门口,召星汉体贴地给陈教授打开后座车门,陈教授上车后和召星汉的老爹召亦打了招呼,两人说了几句话,召星汉站在副驾驶座前,正要打开车门的手微微一顿。
      那种奇怪的被窥视感又出现了,他扣下门把手,转头朝身后望去。
      校门外虽然人来人往,但没有人往这边看,那样的被窥视感仿佛又是他的一种错觉。召星汉盯着树荫下一片停放单车的人行街道,微微皱起的眉头暴露出他现在的心情有点不太好。
      车里聊天的召亦见他许久没有上车,喊了一声:“星汉?臭小子你干嘛呢?赶紧上车去吃饭。”
      召星汉收回目光,打开门坐上车,辉腾委屈地在逼仄的街道里开出一条路,就在他们后方不远处,偃泠从一家冰饮店里走出来,飞快扫了共享单车骑上追了上去。
      他望着那个刚记在心里的车牌号,嘴角隐约透出一丝执迷的疯狂。
      
      “哎,陈教授,您尝尝这个。”
      召亦将转盘桌上的中央圆盘转了一大圈,将那盘甜皮鸭转到陈教授面前,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他大半辈子都在和人做生意,于是习惯性地把做生意那一套带到和相亲对象的饭局上来。
      召星汉看了一眼召亦,见他没有职业病发作这才放下心来。喋喋不休不是什么大问题,要是在这位优秀的相亲对象面前聊出优越感才会出事。他今天第一次答应和召亦出来见相亲对象,无非也是怕召亦说错话,把人又给气跑了。
      不过好在陈教授似乎不太反感,召亦浑身上下就写着成功人士的标配,谈吐得趣,风度翩翩又不失潇洒,只要是喜欢这款的人,没有不会不动心的。
      
      “我都还没提交相亲资料。”陈教授吃着碗里的菜,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这就和您联系上了……”
      她看了一眼召星汉,又说:“更没想到您儿子居然还是我学生。”
      召亦爽朗大笑:“哈哈哈哈,嗨,这就是巧合,巧合说明了什么?说明咱们有缘,我是个俗人,就知道那么几句话,什么前世几百次擦肩而过换今世回眸一笑,什么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们缘分可修了不浅,这才能在一张桌上吃饭呐!”
      陈教授被他逗笑:“前世五百次回眸,换今世擦肩而过。”
      “哎,这样啊,看我,看我读书少就是没文化。听召星汉那小子说您是搞大数据方向的?您不但是位在理工科钻研深究的大家,文学也半点没落下。”召亦继续不遗余力地夸赞,“星汉能有您这位老师,实在是殊荣。”
      陈教授轻轻地笑了,笑起来有股清婉温和的味道:“召先生不愧是知名企业家,您这么会说话,成功也不是白白得来的。”
      “那都是虚名,我这一身都是俗物,哪比得上您满腹才学,您那才是值得令人尊敬的。”召亦正了正脸色,“我儿子说他老师是个教授,我想哎哟那可不得了,我这么粗鄙别人哪看得起?别说是谈俗人的恋爱,恐怕就是想和别人来段‘柏拉图式爱情’都无路可走。”
      
      召星汉心不在焉地低头吃饭,他能感觉到自己老爹对相亲对象十分满意,当然他也十分满意,因为这是他特意挑选出来的。
      在综合多方考虑之后。
      他决定把独处空间留给两人,起身朝陈教授点点头:“你们先吃,我去卫生间。”
      召星汉出了门带上门,听见自己老爹已经和陈教授聊到了大数据统计与分析,并且兴致勃勃地开始聊起了单亲家庭数据统计,还有居高不下的离婚率,以及出台不久的离婚冷静期。
      门缝里泄出召亦爽朗的笑声:“……陈教授家儿子跟了谁?”
      ·
      召星汉没急着去卫生间,先是去前台又点了几个菜让他们给包间送去,这才一边从兜里摸出烟一边朝着卫生间走去。
      憋死他了。
      召星汉有点不悦地扭了扭领带,让自己能够稍微轻松一点。他习惯了这副好学生的模样,在热爱学术的老师面前自然也要表现出温文有礼的一面,尽量不成为召亦再婚路上的一道污点,这样会大大提高自己老爹相亲成功的概率。
      他把烟叼在嘴里,没有点燃,一是因为这里卫生间不允许抽烟,二则是因为抽烟会有味,等下回去怕被两个大人闻出端倪。
      召星汉站在便池前放水,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正对着自己的隔间门开了一道缝隙,一双明亮的眼睛正隐匿在其中,仿佛在暗处窥探猎物的捕猎者,毫不掩饰地释放出自己贪婪而又渴求的目光。
      召星汉一无所知似的,穿好裤子后他嘴里含着烟转身走到洗手池前,一边给自己重新打好领带,一边将没有点燃的烟丢进旁边垃圾箱里。
      厕所里隔间的门关上时发出轻微的咔哒声,他打开水龙头的动作一顿,微微眯着眼睛抬头看了进去。
      一片平静,仿佛除了他以外不存在任何人。
      召星汉若有所思地低下头洗了手,抽出纸巾擦干净后出了门。
      
      卫生间再次恢复一片寂静。这家餐厅价格并不亲民,所以能够来这里吃饭的人必然不可能太多,所以卫生间也没什么人来往。
      召星汉离开五分钟后,卫生间一处隔间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了。一头黑发的人鬼鬼祟祟趴在门板边左顾右盼,确定外面无人后才走出来。
      走到门口时他本来是打算直接出门的,照见镜子时又忽然想起什么,他走到水龙头面前,摸了摸那里的开关,神色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这样就足够了。
      
      偃泠抬起头注视着镜子里眉眼惨淡的自己,因为一丝笑意仿佛多了一分生气,但很快笑意消融在嘴角,那丝生气也随着笑意的消失而烟消云散。
      从镜子里他看见有人站在卫生间门口,上身白色衬衫,身形挺拔,正懒散地靠在门口,脸上像是挂着笑意看着他。
      偃泠耳边的冷汗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滑落下来。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