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看见你靠在那里抽烟的样子,就能让我心动不已。”
      “好想亲吻你吸过烟的嘴唇,不知道味道是不是甜的。我猜一定是,你的气息都足以让我兴奋颤抖,彻夜难眠。”
      第二天就是周五了,上午的课结束后,偃泠趴在一个空教室里随手写了写东西,写好之后将本子收进书包,然后拿出了他的手机。
      
      他翻到昨天拍的照片,数量不多,但每一张都在他惊人的取景能力下被拍出了极致的美感,照片上的青年一身得体的白色衬衣,领口懒散地稍微松开一些,叼着烟的嘴边似乎勾着一丝笑意,说不出来的阳光和好看。
      偃泠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去隔着屏幕一遍一遍抚摸那个人,从他的脸上抚过,从他的白色上衣抚过,最后像是痴迷一般地看着照片上青年,从有些破旧裂纹的屏幕上每一个角落抚过。
      他从这样的行为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之前的那些烦恼仿佛一扫而空,他沉迷在不切实际的想象中,在不可实现的幻梦和飞蛾向往烛火的不顾一切中精神愉悦,快乐感满满地填充在心头。
      
      一直在空教室里度过中午,下午还有一节概率论公共课,偃泠再一次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手机里的照片,终于依依不舍地收了起来。他们数学学院的每两个班安排在一起上大课,排完后多出来的班就和隔壁经济与统计计量学院的学生一起上。
      他去的早,上课的教室里还没多少学生,稀稀疏疏分布在整个大教室。偃泠低着头走到最后一排,在靠近窗户的角落找了位置坐下来。
      坐下来后他从包里拿出概率论的课本摆在桌上,教室里来上课的人逐渐多了起来,直到打铃前的最后几分钟,教室差不多坐满了人。前面的位置几乎都被人坐了,只剩下最后几排还有空位。
      两个女生和一个男生冲到最后一排,在偃泠旁边的座位上坐下。铃声一响,陈教授提着电脑走进教室,立即有人上讲台去帮她打开电子投影仪,连上电脑。
      偃泠抬头看了一眼,那人背对着下面的人看不见脸,白色衬衣的边角压在裤子里,勾勒出修长的腰身。他盯着背影看了一会儿,心脏怦怦直跳起来。
      陈教授微笑着点点头:“谢谢你,星汉。”
      “您客气了,”召星汉也笑了笑,“这本来就是课代表该做的事情。”
      
      偃泠看着那人走下讲台,半点都无法移开目光,直到旁边有人叫他:“偃泠?偃泠?”
      偃泠这才猛地回过神,神色茫然地转头看着旁边,发现旁边坐着的是他们班上的同学,只不过做同学这么久,几乎都没有和别人说过话,要是有可能,大学读完可能都说不上话。
      喊偃泠的那个女生朝他悄悄笑了笑:“你找到小组了吗?”
      “什么……?”偃泠记得她的名字应该是叫林雅辛,不过没懂她在说什么。
      林雅辛说:“这周概率论第一节课陈教授说让我们自己分小组呀,平时作业和期中考核可能都会有小组作业,找到小组后要早点报给课代表。”
      偃泠愣了一下,摇摇头,这才想起还有分组这么一回事。大学教育越来越注重小组合作,几乎每门课都会让大家分个组,合作完成作业或者以小组形式评定打分。
      但是像偃泠这种游离在集体之外的人,十分难找到愿意与他合作的小组。所以他几乎每次都是默默等别人分完了组,差人的时候再随便找一个组填进去,进组后也几乎将自己的存在感降为透明人,组长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好在他办事靠谱,如此一来接受他当组员的小组倒也没什么抱怨,熟悉后有些人第二次还是会找来他。
      “我们正好还差两个人,一起来吧?”林雅辛说,“我朋友说她还想拉一个经统院的,你要是一起来我们就够了。”
      她旁边那位朋友冷淡瞥了一眼偃泠,哼了一声没有表明态度。
      偃泠有点紧张地抬手蹭了蹭镜框:“好、好的,可以的。”
      林雅辛旁边的女生侧身过去给坐旁边的男生说:“我给你说啊,我最烦这种小组分配任务方式了,能找到一起合作的组员就还好,有时候就找不到,只能捏着鼻子接受那种没个屁用的组员,本来做作业就很烦了,还要给这些人收拾残局,害。”
      “但……这次分小组不是为了分配任务呀。”林雅辛小声说,“概率论这么基础的课程,分组只是为了方便交作业打分吧?”
      偃泠没忍住发出一声很低的嘲笑声。
      那个女生眼神里流露出几分恼怒,大概是碍着林雅辛和自己是朋友没再说什么,只是冷哼着瞪了偃泠一眼。
      “那就这样吧,”林雅辛不敢大声说话了,于是凑到偃泠身边去,“我把名单写一下,到时候报给课代表。”
      偃泠有些不自在地往旁边退了退,避免和她接触太近:“好的。”
      
      林雅辛拿出手机准备发消息,压低的声音隐隐约约有些兴奋:“这学期的概率论大课课代表竟然是经统院的那位哎,没想到终于能看到他了……要是能多说几句话就好了。”
      她旁边女生再一次不屑地撇嘴:“什么经统院的那位,不就是一个男的,有什么好吹捧的。”
      “是……召星汉呀!”林雅辛语气兴奋,“你忘记我给你说过的吗?”
      那女生轻轻地“啊”了一声,神色立即有些变了。
      在有着数十个学院、专业科目几十个的大学里,一个人的名声能传遍整个学院都已经十分难得了,如果能够在学校里都为人所知,足以可见这个人的不简单。
      这一节课偃泠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前面的人挡住了视线,让他几乎无法看到黑板,也看不到第一排坐姿端正的召星汉。不过好在陈教授似乎格外钟情召星汉,整个课堂上提了五次问,有两次都点了召星汉。
      只有这个时候偃泠才能看见召星汉的背影,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贪婪的目光有所去向。
      
      “根据刚才陈教授讲的古典概率理论,我觉得我暂时可以想到的例子,就比如说现在我们随机从在这里上课的同学们中抽取一名女生,那么概率就是女生人数除以这里的总学生人数,首先在这个班级里样本数量是有限的,其次是抽取每个人的可能性是一致的,所以……”
      召星汉站在前排侃侃而谈,虽然没有面向大家,但大教室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目光都在他身上。偃泠痴迷地看着他身形,听他声音回荡在耳边,心脏激动得怦怦直跳,甚至有一种几乎要跳出来的错觉。
      陈教授微笑着摆手让他坐下,继而笑着调侃一句:“如果我们抽取这个教室里喜欢课代表的人数,你们觉得这个古典概率会不会很大呢?”
      下面一阵哄笑:“大——”
      后面几排有男生跟着起哄:“我们男生也可以被抽到!”
      这就是他疯狂仰慕的召星汉。偃泠痴痴地想,骄傲,优秀,被那么多的人喜欢。
      他是这么多喜欢他的人其中之一,是拉高了古典概率的人,这是多么一件有幸的事情。
      偃泠翻开自己的概率论课本,忽然看到了那张昨天他写的纸条。
      他想起被藏在枕下有着独属于召星汉气息的那件衣服,想到昨天与他肌肤的触碰,想到弥漫在唇齿间的血腥味道,脑中忽然冒出一个疯狂的念头。
      他想让召星汉看见这张纸条,看到他为他写下的每一句话,但是不会让他知道这是谁写的,看他陷入困扰,看他为之困惑不已。
      偃泠有些兴奋地露出一个轻轻的笑,合上了课本。
      ·
      “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虽然我们的概率论课程比较基础,但是不管以后大家是研究数学还是学习经济,都需要打好基础。”陈教授赶在下课铃响之前说,“所以这门课也没有其他捷径,就是要上课认真听讲,理解吃透概念,平时作业好好完成,多多练题,我们期末差不多就不会有人不过,大家ok吗?”
      下面响起应和声。
      陈教授点点头:“好的,今天下去的话就先完成我布置的作业,到时候会发给课代表,课代表发给你们,不用抄题,直接写答案,下周五上课之前以group work形式交给课代表。”
      召星汉上台前去和陈教授确认了一下作业内容,趁着旁边没人注意他压低了声音笑着问道:“陈教授,这周末您有空吗?我爸说想请您去尝尝青颂城新开的一家日式料理店。”
      “谢谢召先生了,”陈教授笑着拒绝了,“不过我这周末需要处理一下家里的事情,很抱歉无法赴约了。”
      “那真是可惜了。”召星汉颔首,“没关系,下周您要是不忙也可以再去。”
      陈教授点头称是,这时候教室门外探头进来几个女生,兴奋朝着召星汉打了招呼。
      “星汉!”为首的女生招了招手,“我们就知道你在这里,雨梦还怕你走掉了,一直在催着我们快点来。”
      “学姐好。”召星汉礼貌朝着几个女生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学姐笑嘻嘻凑到他面前,似乎想伸手拉他衣袖,被召星汉不着痕迹躲开。她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微微一僵,但很快又笑着说:“我们来是想问问你,上次邀请你加入剧社,你考虑得怎么样啦?”
      召星汉露出思索的模样,片刻后才像是恍然想起来:“啊,这学期的社团招新要开始了。”
      “是呀是呀,要不要来加入我们?”学姐语气欢快问,“这学期期末我们打算改编《莎乐美》出一个改编剧,削减对话内容,主要以舞蹈形式表现。”
      她眼神亮晶晶、期待地看着召星汉:“到时候等你来了,就可以扮演施洗者约翰,再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人选了。”
      召星汉毫不避开她眼神中的炽热,却半点不为所动,依然是温和有礼的模样,语气稍微有些困惑和犯难:“可我现在大二……参加社团活动,还适合吗?”
      学姐听出来了拒绝的意思,有些失落地收回目光,但还是不死心说:“对啊,你还要忙学生会的事情。要是太耽误你就算了,不过我还是很希望你过来的。”
      “之后社团招新节那几天,我一定会再过来看看的。”召星汉说,“要是这边没什么事情,我一定参加学姐的社团。”
      学姐眼中再一次点燃希望的火苗,连忙点头:“嗯嗯嗯!”
      
      偃泠正好走到教室门口。
      他稍微侧过头,想再看一眼被众星捧月一般围住的青年,但人影挡住了那人,有点看不见。
      就在偃泠准备收回目光离开的刹那,几乎被人群挡住了的召星汉稍微偏转了目光,看向了教室门口。
      ·
      下课后偃泠就去买了票,准备回家。
      他家离学校虽然不算远,但是买了回家来回的票后,注定这个月剩下的天数里他不能再吃早饭,否则熬不到月底,打工挣来的那点维持生计的工资就会被花光。
      晚上,偃泠到了家里,他拿钥匙开了门,男人坐在正对着门的客厅里,翘着脚一边抽烟一边看手机视频。
      一屋子里都弥漫着烟味,偃泠有些不舒服地皱眉关上门,脱了鞋子进屋问:“爸,叫我回来有什么事情?”
      他站在男人面前不动了,面无表情盯着男人的脸,因为他听见了令人脸红耳赤的声音从手机中断断续续流泻而出。
      男人深吸了一口烟,心不在焉地说:“你妈说你外婆生病了,想让你陪她去看看。”
      偃泠沉默片刻:“知道了。”
      
      男人抬头瞥了一眼他冷淡的神色:“二愣子,不过来一起看?”
      偃泠忍住胃里的不适感,摇摇头:“坐车有点累,我先去放东西。”
      “妈的,怎么生了你这个没种的。”男人发出嗤笑声,“一副鬼样,一点男人味都没有,出去真不知道谁还会要你,啧。”
      偃泠沉默地低着头,没有反驳,回了自己阴暗无光的房间。
      他放下东西,张臂扑到落了些灰尘的床上,忍耐着胃里一阵一阵令人不舒服的翻涌,几次想要作呕的冲动被他强行按压下去。
      
      自从母亲离开后,偃泠的父亲,这个半生碌碌无为、在亲戚眼中几乎可以与蛆虫划上等号的男人性情越发暴躁不定,他从前把自己的平庸归结为运气不好,认为是周围人的过错,后来妻子抛弃父子俩离去,他开始怨憎女性,同时也把自己的观念灌输给偃泠。
      从小偃泠就被他爸“女人都不是好东西,你妈更不是”这样的观念洗脑,就像是《女人是老虎》那首歌里方丈警告小和尚一样,让偃泠下意识去避开与女性接触。
      他到了该有的年纪对女人丝毫提不起兴趣,反而避之如蛇蝎,每每看见任何关乎异性相恋的东西都会产生排斥感,久而久之他悲哀地发现,自己不但无法与同性自然相处,甚至还无法很好地与同性来往,他被所有的人都抛弃了。
      有如一道无形的墙竖在他面前,把他和这个世界隔开。
      手机屏幕忽然亮了。
      偃泠撑着脑袋转了个方向,把手机拿到眼前,是一条短信——
      【我明天下午来接你,好吗?】
      他看了一会儿,单手在手机上打字:【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