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1 ...

  •   每周四下午惯例举行全校性体育活动课,课上到一半,黑云积压大半天的天空终于下起瓢泼大雨,浸透整座城市。
      召星汉本来和同班几个男生一起冲回寝室楼,结果半路遇到他们班体育委员往操场跑,一问才知道是体育器材还没收起来,怕泡了水损毁那些新配的器件。他和体育委员关系不错,于是也跟着去操场帮忙收拾东西。
      
      “谢了哥们!”体育委员和召星汉并肩朝宿舍跑,有些歉意看了他一眼,“你衣服都湿透了,早点回去换一件吧。”
      “行。”召星汉并不太在意地摆了摆手。外面雨下得很大,措手不及的学生们纷纷从外面跑回来,伴随着一叠抱怨声,脚下积起来的水迹把宿舍楼大门口都给弄湿了。
      
      他三两步冲进宿舍楼,挤在一堆刚回来的、打着伞准备出去的学生里,一边走一边扯出塞在牛仔裤里的衣摆,双手拉起来抖了抖水,暴露出一截线条流畅、精实有力的腰线,充斥着青年独有的朝气感。
      “咔嚓”。
      召星汉仿佛听见这么一声从人群中传出来。他迅速回过头,然而什么都没有看见,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情,有人刚从外面跑进来抖着身上的水,有人仰头望天唏嘘,有人在等外卖。
      
      但是被窥视的感觉并没有散去。召星汉沉下眸子,若无其事地转身慢吞吞朝着楼梯走去,裤子兜里手机震动一下,他掏出来解锁查看新消息。
      消息显示来自【天蓝缘来网】,未解锁手机之前下面的内容无法查看,召星汉正要点进信息,身后忽然被人重重拍了一下。
      
      “星汉!”身后的人从召星汉身后挤上前来,“你怎么淋成这样?”
      来人是室友贺明光,召星汉收起刚才那一瞬间的警惕,露出温和的笑意:“刚去帮忙搬东西了。”
      贺明光笑嘻嘻接道:“就猜你估计是去帮忙干啥了,咱星汉哥长得帅成绩好,人还这么暖这么温柔,等下届新生报道了估计追你的人能排成一个团。”
      “有这么夸张?”召星汉失笑。
      “甜蜜的烦恼。”贺明光朝他挤眉弄眼,“你该早点脱离单身状态,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人骚扰你了。”
      “不会那么多。”召星汉重复了一下,“也就是说,还是会有人找我?”
      “那当然。”贺明光耸肩,“要不然怎么会是甜蜜的烦恼呢,我们这样的丑逼求都求不来,干的干死涝的涝死……”
      他还在继续喋喋不休,召星汉忍俊不禁摇摇头。他宁可不要这样的烦恼,因为烦恼就是烦恼,已经困扰到了他的生活。
      
      贺明光没听见召星汉答话,于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看见他在低头看手机,凑过去问了一句:“咋啦?”
      “天蓝缘来网通知消息。”召星汉十分淡定地将手机在他面前晃了一眼,然后把短信转发给自己老爹,“报名通过,需要提交更多的个人资料。”
      【尊敬的用户,恭喜您的基础资料已通过审核,接下来可以发布相亲信息啦!如果想要解锁更多服务,请您在自收到信息起三日内将学历、个人收入、婚姻状态等资料发送到小缘邮箱(资料及邮箱地址详见附录)】
      贺明光惊讶地张大嘴:“咋,你真要去相亲?”
      召星汉微微笑了下,没回答。两人聊起别的话题,一起上三楼回了寝室,一打开门他们差点被从没关的窗户里灌入室内的风吹得背过气去。
      “我的妈呀!”贺明光死死扒住门框,浑身都因为寒冷战栗起来,“快快快——关窗户!水全部冲进来了!”
      他们的寝室在狂风暴雨中惨遭摧残,一片狼藉令人惨不忍睹,仿佛有一场台风席卷而过。
      
      召星汉连忙走到阳台上去关窗户,脚下已经积了一大摊水。他低头看了一眼,再抬头时才想起来自己还有衣服挂在窗台外面的晾衣杆上,又是一阵狂风吹过,他那件本来就摇摇欲坠的白衬衣终于被风卷走了。
      召星汉试图伸手去抓,然而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件可怜的衣服如凋零的落叶,在半空中飘飘落下,最终落在寝室楼外面的花坛边上。
      就在衣服的不远处,有一个人举着破旧的格子伞,蹲在花坛上,面朝着花坛里同样被暴风雨摧残的花丛。
      没有人知道他在专注地做什么,那个动作十分像在为花朵撑伞,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疼惜意味。
      召星汉犹豫片刻,站在窗口喊道:“同学——”
      那人在听见他的声音刹那,几乎是瞬间神经质一般的跳起来,转身仰头,猝不及防地与召星汉对视。
      
      是一个身形有些纤细的男生,脑后的头发挺短,但额头前的刘海却长到有些过分,已经盖过了眼睛,而直挺的鼻翼上那副黑框眼镜,完全将他眼睛湮没了。
      召星汉只看得到他眼镜的反光,干咳一声,说:“可以麻烦你把那件衣服捡起来吗?揉成一团丢给我。”
      男生轻轻抿了一下单薄而且没什么血色的嘴唇,很快地将头低了下去,错开召星汉的目光。
      这是什么意思?召星汉有点无法摸清一个陌生人此刻的举动,他正要说什么,男生忽然动了,将伞靠在肩上,转身,朝着花坛上召星汉的白衬衣走去。
      召星汉满眼期待地盯着男生动作,结果对方做出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动作——
      男生捡起那件衣服,拎着它,走向不远处的垃圾箱,就在召星汉眼前,抬手抛了进去。
      
      召星汉惊得回不过神来,只见男生再一次转身了,抬起头朝他露出一个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挑衅的笑容。
      
      艹、你、大、爷。
      饶是以召星汉这种至少表面看来的好好人也忍不住在心里大骂。他抬手撑在窗台上,半身探出去怒喝:“你干什么!”
      然而那个作恶的人压根没再回头,将衣服干净利落丢入垃圾桶后,他低下头撑着伞匆匆朝着宿舍楼后方去了,身影从召星汉视野中消失。
      
      “怎么了?”贺明光一边高声问道一边走到阳台前。
      召星汉低骂了一句脏话,伞也不拿转身出了寝室下楼,冒着雨疾步赶到衣服被丢下的垃圾桶前,探头一看,最上方并没有那件被人恶意丢进去的白衬衣。
      他愣了一下,脸色古怪地抬头看了一眼寝室楼,确定自己刚才在阳台下朝下看的位置就是这里,然后再次转头嫌弃地看了一眼垃圾桶。
      衣服确实不在里面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俗话说dateline是第一生产力,那我觉得开文一定是让我一定要把开的脑洞写下去的最佳生产力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