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16 ...

  •   明明就是一句玩笑,不知道为什么被他说出来就那么的认真。偃泠收回目光,没再说话,他不知道如果答应了召星汉会不会真的跳舞,直觉上,这个人做得到。
      学姐很快跳完了那段独属于莎乐美的舞蹈,大家依然觉得不妥,但是继续争论只会浪费时间,便说下来再找组织活动的学生会负责人商量一下。
      
      散会的时候有点晚了,召星汉牵引着偃泠出学校,两人站在路边等待家里的司机过来,偃泠再怎么迟钝也明白过来召星汉从来就没叫过什么车,那都是他自己家里的车。
      
      “话说,”召星汉站在路边,没有转头,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偃泠该叫我哥哥吧。”
      
      偃泠心头微微一沉,这是一个一直以来被他逃避的问题,本来以为只要谁都不提起,那么假装不是亲兄弟也可以,然而现在被其中一个人提出来,那么他也不得不面对了。
      
      “是、是吗?”偃泠磕巴道,“我感觉我们差不多大?其实应该差不太多的。”
      
      召星汉没接话,偃泠有些忐忑不安悄悄侧头看了一眼他的侧脸,那张好看的脸上没有表情时显得冷淡疏离,还有一点无情,这让他越发的不安起来。
      好半天后,偃泠才听见他冷冷漠漠地开口了:“也是,要是在外面,偃泠估计也不好意思叫我哥哥。”
      偃泠惊了一下,连忙想解释:“不是,不是,我……”
      
      “没有关系,我不介意。”召星汉只是说,“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喊,不缺这点时间。”
      他侧头看着偃泠,清亮的眼珠子里似笑非笑:“我们俩,来日方长,不着急。”
      偃泠站在炎炎夏日里,四肢都冰冷了,不过好在这时候车到了,上车后召星汉便独自坐在后座另一边,撑着下巴看向窗外,像是对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偃泠局促地坐在车上时,这样想着,等眼睛和右手好了,最好还是搬回寝室住。
      
      ·
      学姐的愿望落空了,学生会负责人十分明白地告知他们,这段舞蹈不可能允许他们演出的。
      为此,学姐在剧社的群里发了很久的脾气,最后连不演了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或者她自己退出,剩下的人爱找谁演莎乐美就找谁,她不伺候了。
      不过大家都很清楚,除了学姐以外莎乐美找不到更好的演员,学姐要是退出,等于排练了大半个学期的剧本就要报废。
      
      偃泠趴在房间的书桌上,听群里学姐发的语音抱怨,暗暗觉得有些可惜。
      
      虽然学姐性格是有些耿直,但他能够理解,对艺术有着痴狂一样的追求的人,是不会容许有这样的瑕疵出现。
      他刚听完最后一条语音,其他人没有发语音,都是打字聊天,他还是看不见这种细微的东西,于是不知道后来那些人有没有劝劝学姐。
      门外忽然传来门锁开关的声音,偃泠几乎是瞬间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努力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视线里那个模糊的人影走进门,有些空寂的房间里便落下一声锁门的声音,这让偃泠完全不需要思考,便很清楚走进来的人是谁了。
      “在看聊天?”召星汉十分自然地走到书桌旁边,看了一眼偃泠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他行为语气都自如极了,不过本来也就是,这里是他的家,他曾经是这里的主人,现在也是,所以拥有到任何一个地方去的资格。
      “嗯……”偃泠试图让自己放轻松,尽量语气平静地说,“我,我听学姐说,她不想继续演了。”
      
      “应该是有些失望。”
      召星汉似乎并不太关心学姐要不要继续演的问题,他的心思显然不在这里。
      
      他忽然想起什么,抬眼问:“怎么,偃泠想看么?”
      
      说实话,偃泠其实是有点亲眼去看这场表演的。他想了想,缓慢点了下头:“我想看一看……莎乐美这场剧。”
      话音刚落,他忽然感觉召星汉似乎靠近了一步,立即又变得紧张起来,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躲。
      “那很简单啊,”召星汉随意地说,“只要你给我一点甜头,我就去帮你劝劝学姐。”
      偃泠有些懵了:“什么?”
      召星汉却没有说话,捉住他的手腕,将一张纸条塞进他的掌心。
      
      偃泠刚摸了摸手里的纸条,召星汉便说:“这是你第一次送给我的纸条,夹在你的作业里交到我这里来,然后被全班同学都看见了,你还记得上面写了什么吗?”
      本来偃泠并不为自己写的东西和近乎骚扰地送给召星汉感到羞耻,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召星汉嘴里听到这件事,他就有点绷不住脸皮了。
      他下意识想摇头,召星汉却又拉着他拿纸条的左手,放在自己腰间,声音里带了笑:“记不得了?没关系,我帮你复习一下……‘想看你穿这件衣服’,嗯,我专门穿了过来,摸摸看是不是?”
      偃泠刚摸了一下,便被灼伤手指一般收了回来,难以置信地抬头望着召星汉。
      
      “你、你,你……”他这回是真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你的,你只穿了衣、衣服?”
      
      “我没有只穿着衣服走过来啊,是刚才进来脱的。”召星汉爱怜地摸了摸他依然黯淡无光的眼睛,“你还写了什么……想我坐在椅子上,用手摸摸你的脸——是像现在这样吗?”
      
      那只是臆想的。
      偃泠在心底小小地咆哮着,但他不敢说出来,他甚至连抬头看一眼面前这个人的勇气都没有。
      
      臆想的东西怎么可能奢望它会实现?能够实现的,那他也不至于这么臆想了。
      不是每一个美梦成真都让人欣喜若狂,至少现在,偃泠只有一种被捕食者盯上的危机感,却还不能逃离。
      
      “要跪在我腿间?”召星汉继续说,“还要舔湿我的手指——”
      偃泠面如死灰,恨不得把自己埋了,或者干脆死去算了。
      
      “照你写的做啊,”召星汉笑了笑,语气有种说不出来的温柔,但不容人抗拒,“不要急,我们可以慢慢来做,你对我写的这些事情。”
      他明明是在欺负人,表现得却又那么正直,依然是从前那种让人仰望和羡慕的端正。
      
      偃泠低着头死死咬着牙,一动不动,像是在暗中和什么人较着劲。
      
      “偃泠乖,来试一试,”召星汉再一次开口了,“你不是想看他们表演么?过来舔一舔,等下我就去帮你给学姐他们说,这场剧就一定不会取消了。”
      他不着急,也不焦躁,耐心地诱哄着如白纸一般的猎物心甘情愿走进自己的陷阱,只为了之后能够全盘享用他,声音温柔极了,像是那些长着人首鸟身的女妖,用歌声让猎物陷在永远没有办法逃脱的海浪漩涡中心。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偃泠慢慢地俯身,扶着召星汉的大腿蹲了下去,像是蜷缩在地板上,脑袋放在床边,很是温顺的样子。
      召星汉没忍住满意地笑了一下,但是没有发出声音,伸出一只手贴在偃泠脸侧,一下又一下地轻抚着,抚平他害怕和局促的焦躁,让他不至于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感到害怕。
      
      偃泠逐渐也没有那么不安了,他放松下来,侧头去找召星汉另一只手的指尖,用细细白白的牙齿轻轻咬住,慢慢含了进去。
      “真乖,”召星汉再一次不吝对他的赞扬,温热的手掌从他脸侧一直摸到后颈,然后探入黑发中轻轻安抚,“不过还好,这么乖的偃泠,也只有我能看得到。”
      偃泠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双眼睛依然没有神采,却因为冒出泪花,被灯下光晕轻轻一照,倒映出了一片能够溺死人的深海。
      
      召星汉眼底的光芒微微一敛,如果偃泠能够看得到他现在看自己的目光,一定会警觉地逃掉。
      不过可惜的是,他什么都看不到。
      
      于是只能乖乖地做落入陷阱的猎物。

  • 作者有话要说:  那么问题来了,方长是谁
    感谢深山老林小仙男、我是猫咪镇长stubbs妹砸浇灌w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