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17 ...

  •   偃泠忘情地想要讨好这个人,他抬头好几次,再反应过来自己什么都看不到,便忍着心里的失落低下头去。
      但召星汉似乎敏锐地觉察到了他情绪的变动,没再让他跪在铺了厚重毯子的地板,而是伸手将他抱起来坐在自己腿上。
      “想起来了吗?”召星汉问。
      
      偃泠用指尖轻轻碰了一下他的鼻尖,像是小动物试探着触碰主人。他在呼吸纠缠和爱欲蒸腾的迷蒙中迷糊问了一句:“……想起什么?”
      
      “三件事,”召星汉说,“你至少要想起来一件。”
      
      偃泠感觉到领口处一凉,这才后知后觉觉察到危险。他试图从召星汉身上跳下去,但挣扎了几次都没能成功。
      “放开我……”偃泠缩了缩脖子,没什么底气地要求道,“你放开我,我要睡觉了。”
      
      “不听话。”召星汉起身,将他捞了起来朝着卫生间走去,“还没有洗澡啊,这么早睡什么。”
      
      等到了卫生间,偃泠摸索着走进去想把门关上,不让召星汉跟着进来,结果被青年一手撑住门板阻止了。
      “我还没有问完,”召星汉十分自然地跟着走了进来,“你要是不回答我,今晚谁也别想睡了。”
      
      偃泠愕然,诧异于面前这个人是否还是召星汉,完全不像是被他爱慕着的、痴迷着的优秀学生,倒和不讲道理的流氓没什么区别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偃泠担心他的威胁,又想早点结束,于是说,“你……你提示一下吧。”
      召星汉似乎笑了一声:“我白天怎么说的?偃泠,求人是这个态度么?”
      
      偃泠仔细想了一下,眼睛里浮起一些挣扎,不肯看召星汉。
      
      召星汉倒也不急,他已经得到了想要的,如他所说现在剩下的只有时间问题,他有足够的耐心慢慢地,让面前这个人,从身到心,都成为他的专属物。
      他开始伸手帮偃泠脱掉衣服,动作慢条斯理,带着折磨人的煎熬。
      
      偃泠伸手死死抓住自己的衣服,神色终于变得惊恐:“你干什么!住手——”
      
      “害羞了?”召星汉问,“用不着害羞,你整个人都是我的,洗个澡,算不上什么事。”
      偃泠瞪着空茫的方向:“什么叫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召星汉再一次地笑了起来。
      “……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我说你是我的,就是字面意思。”他说,“你现在户口是上在我的名下,也就是说,我爸和你妈是一户,而你和我,才是在一起的一户。”
      
      ·
      偃泠被这个说法惊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你,和我?”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这,怎么可能?”
      召星汉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名以上是兄弟,”他说,“不过我猜你也不可能把我当兄弟来看……某些情况例外。”
      
      偃泠站在浴室明亮的灯下,脸红得彻底。
      
      他这个时候才彻底地明白过来,召星汉想折腾他,有的是方法,而他,完全不可能有招架之力。
      “想好了吧?”召星汉走过来,摸着他的后脑勺,问,“其实你应该很清楚,乖起来的时候能得到更多的奖励。”
      他一边说着,五指微微张开,撬开偃泠的牙关,于是偃泠脸红得更加厉害了,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哥……”偃泠服软了,小声地喊了一声,“哥,哥,请你告诉我吧。”
      召星汉眯起眼睛:“再喊一声。”
      偃泠咬着牙齿轻轻抖动着,内心挣扎许久后,才心下一横:“哥哥,哥哥……哥哥。”
      “真乖,”召星汉终于大发慈悲地认可了,“其实第一件事你刚才已经做了,那就是按照你纸条上自己写的东西,把那些事情全部做一遍。”
      偃泠的脸彻底红了,他垂着眼僵硬地站在原地,鸦羽一样的眼睫毛抖个不停,或许不是害怕,只是紧张,还有其他别的什么。
      
      召星汉却心情十分不错,十分耐心又仔细地给他洗了澡,然后抱着他睡到给偃泠准备的大床上。
      偃泠在他怀里挣扎着:“……衣服呢?!”
      “就这样睡,”召星汉说,“我抱着你,不会冷。”
      偃泠红着脸抗拒:“我不要这样睡。”
      召星汉笑着说:“不睡?那正好,我也不是很想睡,不如我们进行下一步?”
      偃泠感觉到按在腰间的手在轻抚着自己的皮肤,他微微一抖,连忙说:“不,就这么睡,我要睡了……我真的睡了!”
      召星汉“嗯”了一声,果然没有再动。
      
      偃泠以为自己睡不着的,但没想到的是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他很快陷入沉沉的睡眠中。
      梦与清醒的边缘之际,他感觉到好像有人在自己额头上轻轻碰了一下。
      
      ·
      “你们要搬出去住?”
      陈教授端着刚做好的早饭从厨房里走出来,有些惊讶地问:“这,好突然。”
      召星汉颔首道:“昨天和偃泠商量了一下,我们都感觉老是往这边跑不太方便,路程也有些远,所以最好还是住在学校附近比较合适。”
      偃泠低着头吃饭,闷闷不乐地想那才不是商量的——如果被人拿着录音,他不同于平常的甜甜腻腻的叫声,来商量,也叫商量的话。
      
      “这倒也可以,”陈教授想了想,感觉也有点道理,毕竟大学在学校事情也多,如果不在学校里也不太方便,“那,你们住在哪里呢?要租房吗还是……”
      “他在那边有一套自己的房产。”召亦说,“几个月前才交房的,现在应该装修好了吧?”
      “差不多了。”召星汉说,“直接搬进去住就行。”
      
      偃泠愕然地抬头看他一眼,为什么有一种这个人把一切的一切都算计好了,就等着他往里面跳的错觉?
      
      陈教授这样便放心了:“哎呀,那好吧,反正你们也都是大孩子了,只不过偃泠最近受着伤,还是要麻烦星汉多多照顾他了。”
      召星汉喝了一口牛奶,点点头:“应该做的。”
      只不过他把人都照顾到了床上去,陈教授暂时是不会知道的。
      
      偃泠很不想去的,和召星汉同住在父母屋里他都这么肆无忌惮了,要是,要是真的等到单独和召星汉住在一间屋子下,他微微打了个哆嗦,不敢相信会发生什么。
      但他没有理由拒绝,也不敢拒绝召星汉的要求,于是在周末时被陈教授和召亦高高兴兴地送到了新家去。
      而召星汉真的也,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刚开始还不算太过分,到后来行为越发的放肆,偃泠经常脸红耳赤地被他抱在怀里玩弄一整晚,明明是过分至极的行为却让他不感到反感,或许是因为这个人是他一直向往着的人,也或许是从这样特别的温情中体味到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
      那种东西……名为喜欢。
      
      但是偃泠不敢奢望也不敢去想那种可能性,召星汉从来都没有表态过,除了在为满足自己的兴趣时,他依然是偃泠十分熟悉的那个人,学院里每个人眼中的男神。
      如果是真的喜欢就好了。
      
      有时候被召星汉从身后搂在怀里时,他会这么卑微而又不切实际地幻想一下。
      但偶尔又会觉得自己贪心不足。曾经只能遥遥地仰望着,现在已经能够近距离接触他,甚至和他住在一起,被他亲手照顾,甚至和他睡在一张床上,依然不够满足。
      偃泠唾弃着自己的不满足,但又如此地渴盼愿望成真。
      于是也更加珍惜现在的一点点温存。
      召星汉忽然在黑暗中开口了:“……怎么了?做噩梦了吗,你全身都在发抖。”
      
      偃泠蜷缩在被子里,用牙齿咬住了自己的手指,片刻后才竭力用镇定的语气回答:“我没事……”
      召星汉便没有再问了。
      他其实睡得已经有些迷糊了,但还是凑了过去,在偃泠后颈上亲了亲。
      “偃泠乖,”他收紧手臂,“晚安。”
      
      ·
      骨折的伤势先好了,但是眼睛依然没有完全恢复视力,看东西时模模糊糊的,行动依然没有那么的方便。
      好在偃泠自己也能够做大部分事情了,倒不是那么的需要人帮忙,不过召星汉依然坚持大部分时候都在他身旁照顾着。
      他们班的人都快把召星汉当自己班的人了,某一天班长确认学生信息时,站在召星汉面前看了半天的名单,愣是没有找到召星汉的名字,自言自语:“奇怪……怎么没有你?”
      坐在偃泠旁边的林雅辛说:“班长,人家是经统院的,你怕不是傻了吧。”
      班长尴尬地朝召星汉笑了笑,然后走开了。
      
      偃泠有些局促地看了召星汉一眼,张嘴想说什么。
      
      偶尔林雅辛会笑嘻嘻地来开他玩笑,说什么召星汉对他是真的好,还有什么什么自己的梦想男友就是召星汉这一款的,不过好可惜没能遇上,这才会提醒偃泠想起之前那件事来,召星汉自称那些纸条是女朋友送来的。
      
      他越来越迷惑于召星汉的态度,但又不敢开口问一问,多年来的自卑和退缩早已刻在了骨子里,让他远不如其他人那样有勇气去追逐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只能被动消极地坐等世事变迁。
      下课了学生都走得差不多,偃泠看着召星汉趴在桌上写东西,轻声开口:“哥哥……”
      他已经习惯了私底下这样叫召星汉,因为他不敢直呼召星汉的名字,平时相处要是喊“喂”的话,召星汉是不会理他的,倒是叫哥哥会立即给反应。
      “饿了吗?”召星汉果然停下写东西,转头看过来,“下节课不上了,早点回家吃饭。”
      偃泠摇了摇头:“不是,你还有自己的课,老是陪着我的话,会耽误你的课程。”
      “就那么几节专业课,我看看书也就会了,”召星汉并不在意地说,“反正多学点数学也挺好的,不用担心我。”
      
      偃泠便没有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召星汉说:“你们摄影社的来通知说后天参加一个室内影视作品欣赏小活动,要去么?”
      “在室内的话,就去吧。”偃泠说。
      召星汉忽然说:“对了,上次你拍陈教授的照片,洗出来……”
      “我,后来没有这么做了,”偃泠连忙说,“后来妈妈送了很多她的照片给我,而且现在也不是很需要了。”
      他终于如愿以偿能够回到母亲的身边,曾经聊以慰藉的东西便不再那么重要了。
      
      召星汉问:“为什么没有洗我的照片?”
      偃泠愣了一下:“?”
      
      “是觉得我的照片不好看?”召星汉语气隐约有些不太好,“你明明偷拍了那么多,却一张都没有洗出来,还是觉得我拿不出手来?”
      偃泠消化着他的话,心里却想到了其他地方去。
      他几乎是瞬间就领会到了什么:“等一下,这,该不会是你说的三件事中的其中之一吧……”
      召星汉长久的沉默算是肯定了他的猜测,偃泠伸过手想摸摸他的手,结果被召星汉躲开来了。
      
      “哥,”偃泠只得硬着头皮说,“其实不是我不想洗你的照片……我手里有很多你的照片,真的……我只是……”
      召星汉不轻不重地冷哼一声,等他解释。
      
      偃泠说:“……我只是想留着、留着自己偷偷看,所以藏在了手机里,不想洗出来让别人发现……”
      他再一次摸索着过去,这次终于摸到了召星汉的指尖。
      很显然的,这样的说法过关了。召星汉终于开口说:“这次就原谅你了,下次,可就不允许了。”
      偃泠连忙点头:“那,那下次,可以要你的正面照吗……”
      
      他没有等来召星汉的回答,反而倒是等来了召星汉有些粗暴的亲吻。
      偃泠有点被吓坏了,推拒着不肯:“这是教室,会有人,会有人的!”
      召星汉却按住他,另一只手举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偃泠听见了按键声响,露出有些茫然的神色。
      “这张就很棒,”召星汉凑到他耳边,低声说,“发给你,下次要记得洗出来。”
      偃泠“唔”了一声,点点头。
      召星汉却还不放过他:“偃泠存着那些照片,会经常翻出来看吗?”
      
      偃泠被一言戳破了,红着脸再次点头。
      
      “那,会幻想我对你做什么?”
      偃泠点了下头,又连忙摇头。
      
      “有没有之前做的那么过分?”召星汉又问,“还是比这个更过分。”
      偃泠只剩下了摇头,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意思。
      但召星汉猜得到,偃泠是想说他之前做得太过分了,但他依然故意曲解道:“啊,是不是我比较温柔了……你一定想要我做更过分的事情,嗯,等你伤完全好了,全都满足你。”
      偃泠继续摇头,连眼睛都微微有些红了。
      
      召星汉笑了,终于不再欺负他。
      “骗你的,”他咬着偃泠红透了的耳廓说,“你那么乖,我怎么舍得欺负你。”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完,也可能是今天,我酝酿一下
    感谢我的学霸小可爱、我是猫咪镇长stubbs、崽崽浇灌,给大家鞠躬w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