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15 ...

  •   半个小时后,做好了饭的陈教授上楼来敲了敲门。
      “偃泠,准备吃饭啦,等你召叔叔很快就回来了,记得叫上星汉一起哦。”
      房间里半天没有回应,陈教授又敲了敲门:“偃泠?”
      
      隔着一道门板,偃泠背靠在紧闭的门上,艰难而又哆嗦着伸手去刷指纹门锁,试图打开门,但一次又一次冰冷无情的“嘀”声提示着解锁失败,召星汉一只手撑在他脸侧的门上,另一只手不安分地作怪。
      
      “偃泠,还没回答你妈妈呢。”他笑意极浅,但也看得出来心情不错,“不能让陈教授久等啊。”
      
      偃泠抬头捕捉他的视线,但目光内皆是一片模糊昏暗,他害怕得不行,如同被拿捏住要害的小兽,害怕着与他近在咫尺这个人的气息,害怕着炽热的呼吸和就在耳边的说话声,曾经被他狂热痴迷的笑仿佛也变得催人命。
      
      “放我出去。”偃泠只能小声要求着,“开门。”
      
      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演变到这一步,为什么陈教授要结婚的对象是召星汉的父亲,为什么曾经被他追随仰望和痴迷的人成了他重组家庭的兄弟。
      偃泠有些迷茫,隐约感觉到这一切像是被某只无形的手推动着形成,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一切是那么的自然而然,一切又是那么的精谋细算。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召星汉低笑一声,“你不乖了啊,以为仗着自己受伤了我就不能做什么了?”
      他有些沉迷地抚摸着衣服下细腻的皮肤,满意得不行,心想做了这么久的努力也不是白费功夫:“毕竟伤的也不是能用的地方,你说是吧?”
      
      偃泠被他摸得止不住地发抖。
      
      陈教授的声音再度传来:“偃泠?你不在吗?奇怪……”
      
      召星汉稍微收敛了笑意,在他腰间收紧力道:“回答。”
      偃泠只得故作镇定高声道:“知道了,我等会儿就出来。”
      
      陈教授终于满意了:“记得叫上星汉一起啊,这还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吃饭。”
      她走了,偃泠却更感绝望,再一次试图去开门的时候被召星汉捉住指尖贴在唇边咬住了。
      
      “忘了给你说,”他笑了笑,“没来得及输入其他人的指纹,现在只有我可以开这道门,到时候再把你的录进去。”
      
      “你……”偃泠艰难地在他阴影下汲取呼吸,“你到底想要什么?”
      
      召星汉似乎有些惊讶:“我想要什么?这一切不都是你想要的么……你想看我穿着白色衬衣坐在你面前,我现在穿的就是,哦,对,你看不见,不过没关系,来摸一摸。”
      
      他捉着偃泠的指尖放在胸口处,炽热的皮肤下心脏鲜活剧烈跳动着,彰显着主人其实也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平静,偃泠被烫得想要缩回手去,却被死死抓住不放。
      
      “还有什么?”召星汉沉下头在他耳边,呼吸喷薄,“你想跪在我腿间……这是你自己写的,不过我还留着,想看吗?”
      
      偃泠下意识摇头,召星汉再一次低声笑起来,戏谑似的说:“迷恋我的人,是你,不是吗?可为什么当真人出现在你面前,你却避之不及?”
      他松开手,感觉到失去钳制的偃泠缩紧肩膀,慢慢地滑坐在地上,深深地低下头去。
      
      “我羡慕你,痴迷你,看到你就会觉得很满足,就像是飞蛾扑火那样的……”他低声说,“也像是万物向往太阳,但没有人愿意真正触碰到太阳,因为过于近距离接触太阳,只会让自己被烧得粉身碎骨。”
      
      面前的青年许久没有回答,偃泠有些无措地抬起头,想看看他的脸,再一次忘记了自己什么都看不见。
      
      召星汉却单膝跪了下来,手指探入他柔软的黑发,像是安抚。
      
      “我不是太阳,”偃泠听见他这样说着,“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会生老病死的普通人,也会爱着或者恨着,还会对某个人产生不一样的欲望。”
      
      召星汉继续说:“你问我想要什么?其实倒也没什么……只是有三笔账要和你清算,知道吗?”
      偃泠听见他这么说的时候下意识微微一抖,摇了摇头。
      什么时候有了三笔账?他连一笔都不知道。
      
      “自己好好想一想,”召星汉起身刷了门锁,“等你伤好一点,顺便给你一点时间想,要是在我下次清算之前还没有想清楚,那我就要加倍收债了。”
      
      ·
      视线在慢慢恢复,已经可以看到模糊的人影了,就像是高度近视没有戴眼镜的感觉。
      
      偃泠这几天上课上得都有点心不在焉,至今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和召星汉住在了一起,名义上还是重组家庭的兄弟,每天上学放学都和召星汉一起。
      
      召星汉说到做到,这几天没再做出之前那种让他会害怕的举动,在外面也十分照顾他,这倒是让只看到表象的陈教授十分高兴。
      
      她终于让儿子回到身边,又和堪比完美的男人结了婚,现在还不需要担心家庭重组带来的一系列不合影响,人生几乎已经算得上是完满了。
      
      偃泠能够感觉到她很开心,也由衷地为她高兴,只是还有一件十分困扰的事情,召星汉说的算账到底是什么。
      
      他想来想去只觉得自己可能在一件事情上惹到了召星汉,那就是偷偷跟踪他以及写纸条性骚扰他,让很多同学都看到了,不过还有两件事是什么?
      偃泠凑近课本,摸索着写了一行笔记,被人打量的感觉又出现了。
      
      他转头看着旁边坐的林雅辛,有些茫然问:“你在看我吗?”
      林雅辛看了一眼他的课本,欲言又止:“偃泠你……”
      “怎么了?”偃泠不明所以。
      
      林雅辛凑过来了一些,声音压低:“偃泠你……和召星汉是什么关系呀?”
      偃泠:“!!!”
      
      他背后冒出冷汗,猜测会不会是和召星汉一起回家被人看到了,正要想掩饰的理由:“我、我和他就是……就是这几天回家顺路……然后陈教授让他稍微帮我一下……”
      
      “之前看他对你这么好,还觉得奇怪呀,现在就感觉,能解释得通了。”林雅辛说,“原来你们俩是……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拿出去乱说的,要是你不想让人知道的话。”
      
      偃泠稍微有些迷茫:“什么?什么对我好,我和他,我和他没什么关系,真的……”
      
      “你别不好意思啦,我都看出来了,”林雅辛笑,“你用左手写出来的字迹,和那天召星汉收到的纸条上字迹一模一样呀,你忘了我给你说的吗,召星汉说那是他家小女朋友偷偷写的,我是真的没想到那个人就是你,怪不得被藏得那么好呢。”
      
      偃泠握笔的手慢慢变得汗涔涔,之前少有用左手写字,所以他丝毫没有担心过会出什么问题,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林雅辛竟然会对自己的笔迹记得这么清楚。
      “你、你,你记错了吧。”偃泠磕磕巴巴说,“我……”
      
      他已经没有继续解释的心情,脑子里乱哄哄地在想召星汉那句话。
      
      之前还在暗暗不快召星汉说的女朋友是什么人,现在想来倒像是一句维护……不对,偃泠猛地想起来一件事,召星汉说自己收着那些纸条,还有之前在卫生间被逮住,这些仿佛都在说明一件事,召星汉一直都知道是他在背后偷拍和写纸条。
      
      好奇怪的态度。
      
      偃泠迷惑地想不通,他只觉得这个人的行为太不可思议,依然没有让自己往某些可能的方向去想。
      
      ·
      周五依然有剧社的活动,之前偃泠受伤后没有参加,剧社的人压根没想继续等他,召星汉似乎也一直不太愿意出演角色,学姐最后定了人作为演员,莎乐美还是由她亲自上场,毕竟其他人的舞蹈都还没有她跳得好。
      
      偃泠被召星汉牵着去围观剧社的排练,和召星汉打招呼的人也顺便会和他打招呼,陈教授不仅仅给数学院上课,还有其他一些学院也会上她的课,这些学院的学生多多少少也听到一些传闻。
      
      偃泠坐在椅子上,召星汉坐在他旁边,手臂搭在他身后椅背上,那是一个绝对占有和维护的姿态,但又让人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
      
      学姐正在和其他社员争论。
      
      她想还原原著中莎乐美最后跳的七重纱之舞,但这段极具魅惑力和挑逗色彩的舞蹈必然不被准许演出,毕竟这是演给很多人看的,学校不可能放任学生在舞台上肆无忌惮跳一段脱衣舞,不然估计得第二天热搜预定。
      
      其他成员也在劝学姐放弃这个想法,大家纷纷劝说不如以七层面纱替代,学姐一直强势惯了,几乎就从没有收到过这样的反对,当即争得面红耳赤,最后甚至说:“七重纱之舞是莎乐美里面最有灵魂的一段,要是删了真的很可惜!我自己在家里也排好了这段舞,你们要是不信我可以现在跳一下。”
      
      她一边说着真的起身站到舞台中央去了,准备跳这段舞。
      
      偃泠却感觉《莎乐美》中最有灵魂的一段是最后,莎乐美亲吻着爱人头颅的嘴唇,最后被射杀,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真正的莎乐美,美不在为希律王献的舞。”偃泠小声说,“因为那只是为了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不惜动用自己所有的一切能力,但只有最后,和爱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才真正的算是活了过来。”
      虽然就只活了那么一刻,然后真正地死去了。
      
      巴比伦的士兵们议论着这位美丽的公主,说她像是从坟墓中走出来的死人,就像最美的玫瑰却没有生命,所以即便迎风飞舞那也只是空洞的,唯有被爱人的鲜血染红了花瓣时,那才是她最美的刹那。
      
      召星汉侧过头,面带笑意看着他:“偃泠说得对啊,你喜欢莎乐美的爱吗?”
      偃泠想了想,不太确定:“喜欢……吧?”
      
      疯狂的,近乎病态的,又不顾一切的炽热的爱,她高高在上却唯一得不到那个人的爱,她渴求被爱却让那个人避之如蛇蝎,最后不得不用最极端的方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她的爱,大概是能让人灵魂都受到炙伤的太阳。
      
      舞台上学姐已经开始跳舞了,偃泠坐直身体,头稍微往前倾,他想看学姐跳舞,可惜这个距离看得不太清楚。
      然而他被召星汉搂住肩膀按了回去。
      
      偃泠:“?”
      他有些不解,回头看着旁边的人。
      
      “不要看她,”召星汉伸手摩挲着他放在膝盖上的左手,语气十分的漫不经心,“你要是想看脱衣舞,我跳给你看也行啊。”
      
      “……那是七重纱之舞。”偃泠小声反驳道,“而且,你会跳舞?”
      
      召星汉说:“不会,不过莎乐美会为了想要得到的人跳,那我也可以,不会又有什么关系。”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我的学霸小可爱、深山老林小仙男、我是猫咪镇长stubbs浇灌w
    我又回来更新了,又双叒叕,感谢大家忍受我,虽然下下周还要考试,不过我坚信我能在这之前写完的…吧orz?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