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14 ...

  •   直到被带到教室门口,偃泠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因为不是公共课,召星汉只把他送到教室门口,偃泠自己走进了教室,他看不太清楚东西,正要摸索着找座位时听见倒数几排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听声音好像是林雅辛,偃泠摸索着走过去,被女孩伸手拉着坐在位置上。
      
      林雅辛似乎挺高兴:“偃泠你终于回来了!大家都担心你的伤,本来还想去看看你,然后班长说联系你,结果召星汉告诉我们不用去看你,免得打扰你。”
      偃泠感觉到了一丝微妙的来自同学的关心,这是他大学这么长时间从来都不敢奢望的,就在他受了伤回来的时候,仿佛就出现了。
      
      “谢谢你们,”他礼貌地点了点头,“我没有事,让你们担心了。”
      
      林雅辛凑过来,压低声音:“对了,我让社长把举报你的那个人从社团开除了。”
      偃泠露出有些惊讶的表情。
      
      “你不用惊讶,其实我不说社长也会处理她,因为这件事她处理得不妥当,才给你带来了这么大伤害。”林雅辛说,“所以以后伤好了还是要来和我们一起搞活动呐。”
      偃泠忙不迭道谢:“谢谢,谢谢你们。”
      “没事啦。”林雅辛摆手,“对了,你眼睛和手是不是不太方便?需要我帮你抄笔记吗?”
      
      偃泠却借着模糊的视线看了看自己完好无损的左手。
      
      “其实我可以自己写字的,”他说,“我两只手都可以写字。”
      只不过长大之后,左手只用来写过一样东西,那就是所有和召星汉有关的文字。
      
      “你可以帮我用手机录一下音吗?”偃泠拿出自己的手机,“我以后补。”
      
      “可以呀可以呀。”林雅辛一边说着一边接过手机,“刚才是召星汉送你过来的吗?没想到你和他的关系还不错,我还以为男神很少随便交朋友呢。”
      
      “我和他也不是朋友啊,”偃泠低着头说,“只是这会儿陈教授拜托他暂时照顾我一下,陈教授挺喜欢他的。”
      
      林雅辛有些惊讶道:“那他人可真好呀,果然传闻都是真的。”
      偃泠点点头:“对,他人真的很好……大一的时候他就帮过我一次忙,我一直都觉得他人很好。”
      
      “原来你们大一就产生过交集?”林雅辛似乎有点感兴趣,“哎哎,所以你们很早就认识了吧?”
      
      偃泠其实也不太确定。
      
      “就是大一有一次,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几个学院一起出去旅游……”
      
      林雅辛想了想,连忙点头:“啊,我记得,那次去的是云别山,我们还在那里露营了一晚上,第二天冒着大雨坐车回去的。”
      
      偃泠说:“嗯,对,就是那次我们一起出去……后来室友拉我出去说什么探险,我和他们走分散了,然后没能及时找到路回去。”
      
      等他回到约定集合的地方,才发现大家似乎忘记了他这么一个人,满载学生的大客车已经离开,只剩下他一个人被丢在荒寂的山脚郊外处。
      
      讲道理,一般来说带队的老师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但他生来好像就是为了被人遗忘和忽视,甚至朝夕相处、同住的室友都没有想过要找他。
      
      手机很快也没电了,附近几乎没有人住,偃泠凭借记忆沿着汽车来时的路往回走,走了很远也很荒凉,他害怕得要死,但还是不得不往前走。
      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预兆着一场狂风暴雨。
      
      他走了太久,不得不蹲在路边恢复体力,脸上被已经卷起的烈风刮得生疼。
      
      这时候,路的尽头亮起刺眼的车灯,光线穿破昏暗,径直打在偃泠脸上。他抬手挡了挡光,隐约看见光晕中有人骑着一辆价值不菲的摩托朝他而来。
      
      召星汉是独自回来拿东西的,但他还是为偃泠停了下来,并且答应载他一程,但两个人都没能走成,因为暴雨很快就来了,他们只能推着摩托在茂密的大树下躲雨。
      
      暴雨一直没有停歇,偃泠着了凉傍晚发起烧来,烧得神志模糊,召星汉只得脱下衣服裹着偃泠,抱着他在大树下睡了一夜,用自己的胸膛尽量给他温暖。
      
      偃泠是发着烧被送回去的,两人谁都没有问起对方的名字,他是没有勇气问,至于召星汉大概是不屑于问。
      
      但是后来他从经统院的学生会干部公开中认出来召星汉,看见公告栏中相貌端正眉眼俊美的青年时,那一晚在暴风中的经历仿佛滋生出了其他的东西,很快茁壮生长得如同为他在暴雨中遮风挡雨的大树般茂密繁盛。
      而召星汉,大概就是那轮驱散乌云、栖落于树顶之上的太阳。
      
      偃泠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地开始去搜集关于那个人一切的资料,这并没有让他得到满足,他习惯了想要的东西永远得不到,于是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在那个人看不到的阴暗一隅满足自己的渴盼和向往。
      
      有时候他也会迷茫自己为什么痴迷这样万众耀眼的人,复而又想想,那大概是因为他没有,所以才无比的羡慕和渴求。
      
      林雅辛忽然发出一声惊讶的叫声。
      教室里掀起一场小小的躁动,偃泠的视野中有个模糊的人影走动,他问:“怎么了?”
      
      没等林雅辛说话,那个走动的人影在偃泠旁边位置坐下,他手里被塞了一杯温热的不知道是奶茶还是咖啡什么的东西,有些惊讶地抬头朝旁边看去。
      
      “我刚去交假条了。”属于召星汉独有的、好听的声音在很近的地方响起,“小心烫,慢慢喝。”
      偃泠更加惊讶了,他握了握那杯奶茶,似乎在犹豫着想说话。
      
      林雅辛在旁边似乎很小声地笑了起来,召星汉朝林雅辛伸手要过偃泠的手机:“给我吧,我来帮他录音。”
      “等下!”偃泠耳根发烫地阻止道,“你、不用你……”
      
      他害怕召星汉会拿到手机,这样就会有更多的秘密暴露在他面前,这样的可能性让他想想就羞愧难当。
      
      召星汉却伸手在他后颈轻轻一按。
      
      “我又不会乱翻,你别怕。”召星汉笑着说,“而且就算不翻,我也知道。”
      他未尽的话语意味深长,偃泠绞紧手指,手心里冒出冷汗,再不敢抬头。
      
      教室里上课的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准备在偃泠他们这排前面坐下的学生转过头来,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些古怪的气氛,朝偃泠打了个招呼:“偃泠,你好些了吗?”
      
      偃泠是真的没想到还会收到来自其他同学的关心,顿时坐直了点头:“好了……谢谢,谢谢关心。”
      旁边的另一个人挤过来:“哎,那我以后期末考试前是不是就可以拜拜你了?”
      偃泠:“?”
      
      “陈教授可是你妈妈啊,”一个女生的声音插进来,“拜拜你保佑我们期末陈教授的课不挂科。”
      
      陈教授因为其教学能力之强悍,包揽了他们这个年级几乎所有和数学有关的科目,所以只要陈教授的课不挂科,差不多就等于期末考试胜利了一半。
      偃泠:“……”他是真的没想到还能这么用。
      一到期末病急了乱投医的学生来拜他,诚心诚意祈求过期末不挂科,然后等成绩一下来惊觉他也挂科了,估计大家的表情都会变得十分一言难尽……不过还好,他从来没有挂过科。
      
      越来越多的学生似乎围了过来,气氛融洽地聊天,有人笑着说:“偃泠的数学好像挺厉害,果然是遗传到了陈教授吧。”
      
      “其实偃泠把前面头发剪短了也还挺好看的,”一个女生接过话头,“感觉也是遗传了妈妈。”
      
      偃泠从来就没收到过这样的关注,他有些紧张得说不出来话,别人说什么他就跟着点头,渐渐地有些招架不住,像只鸵鸟一样想把自己埋起来。
      
      这时候从桌下伸过来一只手,按在他手背上,似乎在让他安心。
      召星汉说:“各位,老师来了,快回去准备上课了。”
      
      学生们这才纷纷散开,偃泠终于松了一口气,召星汉把奶茶放到他手中:“喝一口,别怕。”
      偃泠自己捧着奶茶喝了一口,暖意和甜度从嘴里一直蔓延到胃里,他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甜吗?”召星汉问,“下次要不要再放点糖?”
      偃泠点了一下头,又摇了摇头。
      
      林雅辛在一旁看得好笑:“召会长,你这怕不是男生对待女朋友的态度啊。”
      
      偃泠连忙说:“别、别乱说,这不是……”
      
      召星汉却笑着说:“应该的。”
      ·
      召星汉陪偃泠上了一下午的课,晚上没有课的偃泠准备回寝室先去陈教授那里,召星汉却还是说要送他。
      
      “陈教授说她先回家了,我就送你回去。”召星汉帮偃泠抱着书,另一只空着的手捏住他的手腕,“走吧?”
      偃泠跟着走了几步,鼓足勇气说:“你,送我上车就好,到那边我会给陈教授打电话。”
      召星汉没松手,只是说:“举手之劳。”
      
      他们在校门外没等一会儿车就来了,偃泠也不知道召星汉什么时候叫的车,迷糊地跟着上了车,然后和召星汉一起坐在后座。
      他感觉有哪里不对,说不出来的不对劲,但是没有想明白。
      
      汽车很快到了目的地,召星汉捉着他的指尖牵他往前走,一直走到偃泠说的目的地,坐落在别墅区中心的住宅,召亦的家里。
      
      偃泠恍恍惚惚想到,刚才在车上,好像既没有听到召星汉报目的地,也没有听到司机开启路线导航播报的声音,仿佛司机很清楚他们要去哪里,也知道这条路怎么走。
      这是为什么?
      
      还没等他想明白,面前的大门已经大开了。
      
      陈教授热情地笑着说:“你们回来了?快进来吧……饭菜还没好,先坐一坐,我就不管你们了哟。”
      ……你们?
      
      偃泠愣愣地往前走了几步,很想问问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召星汉并没有给他提问的机会,拉着他进了门,甚至还在玄关处帮他脱鞋换鞋。
      
      “陈教授在忙着做饭,我送你上楼去?”召星汉的声音听上去还是那么的淡然温和,而且对于来到“别人家”这件事十分自然,自然到让偃泠感觉他是进了自己家。
      偃泠本能地感觉到不对劲:“等一等,为什么,为什么你进来了?”
      
      太不对劲了,一切都太奇怪了。
      
      为什么召星汉来到这里自然得仿佛不像是来做客的人,为什么陈教授连招呼他都没有……偃泠本来以为陈教授只是很喜欢召星汉这个好学生,才会事事都拜托他,然而他们的关系却好到像是超出了师生。
      
      召星汉反问道:“我不该进来吗?嗯?”
      偃泠说不出来为什么该不该进来,他有些糊涂,于是只能稀里糊涂被拉着往屋里走。
      
      召星汉带着笑意的声音还在他耳边回荡:“我这么辛辛苦苦送你回来,连一口水都不能喝吗?偃泠好狠的心啊。”
      
      “不是……”偃泠小心地往前走着,很快被带到楼梯前,朝楼上走去,“我,我很奇怪……为什么……”
      
      他稀里糊涂不知道被牵到哪里去了,乖乖地跟着往前走,好像这个人无论带他去哪里,都会义无反顾跟着去。
      
      他这么乖、这么听话地任由自己牵引着,什么都不问的模样,隐约让召星汉心里生出一些奇异的感觉。
      
      某种被他用这层迷惑人眼的外表掩盖的念头在作祟,他转头看着旁边这个乖得让人发馋的人,生理和心理的机能都感到干渴。
      
      “到了,”召星汉停在一间房间外,“这是你的房间,进去看看?”
      
      偃泠按照他说的方向往前走了几步,一边奇怪地问了一句:“……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房间在哪里?”
      身后的人没有回答。
      
      偃泠忽然背后汗毛倒竖,那是一种天生的本能,只有在危机即将来临时才会出现。
      
      他转过头努力辨别后面那个人的动作和表情,但很可惜的是,什么都看不清楚。
      
      “喜欢吗?”召星汉语调忽然一变,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却一瞬间变得格外的沉静,“啊,忘了,你现在还看不到。”
      偃泠:“……什么?”
      
      召星汉似乎笑了一下:“好可惜,你现在看不见。”
      他又说:“真的很可惜啊,这个房间都是我亲自布置的,本想给你一个惊喜,结果你看不见,还想问你喜不喜欢。”
      
      偃泠咽了咽嗓子,声音已经有些发颤了:“你,你说什么……为什么你会……”
      
      召星汉却不理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嗯,不管看不看得见,你也一定会喜欢的。”
      
      偃泠终于发觉到了被他忽略掉的一些致命的细节,他这时候已经不敢再想,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似乎已经晚了。
      
      召星汉问:“偃泠,陈教授的新任丈夫,你知道姓什么吗?”
      
      “赵叔叔……”偃泠下意识回答,回答之后才意识到有哪里不对,“赵……不,召?!”
      他瞪大眼,终于在这时候隐约意识到了真相,却来不及去想这一切发生到这个地步,是什么在推波助澜。
      
      召星汉似乎往前走了一步。
      
      偃泠视野中的光线骤然一敛,房间门发出“啪嗒”一声,落锁的声音在无人说话的空间显得格外清晰。
      
      “你一定会喜欢我给你准备的。”
      
      召星汉朝前靠近一步,笑着说:“就连这道门,只要关上,除非从里面用指纹解锁,否则外面的人根本进不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自己日渐变态…不,其实是错觉
    感谢深山老林小仙男妹砸和崽崽浇灌w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