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长生泉水 ...

  •   那个小道士一脸惊讶地望着李雨棠,问道:
      
      “你怎么知道?你……认识咱家?”
      
      “我只是随口一猜……”
      
      果然!李雨棠额头暴汗,要么就是这位镇元真人读过《西游记》,要么只能说是叫镇元子的老神仙都是同样的狂妄自大,而且还都有“清风明月”这两个标配。
      
      不过……有些事情总归是宁猜错,莫错过,李雨棠重新将目光落回了石门之上……
      
      “李家姐姐,原来你在这里啊!”
      
      一只白嫩的小手突然出现在李雨棠的眼前。萧澜月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见她正有些愣怔地看着远处,也好奇地歪着脑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只见到一扇镶嵌在山崖石壁上,平平无奇的石门,于是忍不住问道:
      
      “瞧什么呢,那么入神?”
      
      “七公主殿下。”
      
      回过神的李雨棠连忙收整心神,“民女刚刚听两位小道长说此处有一眼长生泉,一时好奇便有些出神了。”
      
      “哦?长生泉?”
      
      这话显然成功地勾起了萧澜月的兴趣,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转头看向两个小道士,兴奋地问道:
      
      “什么长生泉?喝了可会长生不老?”
      
      “那自然……”
      
      明月刚一开口,便被清风悄悄扯了下衣袖,截断了他的话,抢说道:
      
      “那自然是做不到的,不过这泉水喝了之后能祛病强身,对人确是大有裨益的。”
      
      萧澜月狐疑地看了他二人片刻,突然眼睛一转,眉眼弯弯地大声说道:
      
      “来人呐,把这石门打开,本宫要进去瞧瞧——”
      
      “是!”
      
      话刚落地,便有两个侍卫走向石门,准备将其打开。
      
      “住手!”
      
      “不可!”
      
      清风明月二人连忙出声大喝,齐顿双足,飞身欲要上前阻止。一旁余下的侍卫见状立即闪身出来阻住二人去路,争执间正准备佩刀出鞘将其吓退,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两声惨叫。
      
      那两个准备开门的侍卫,双手刚一碰触石门,便听到噼啪数声,二人惨叫着连退数步,痛苦地捂着手掌跪跌在地上。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轻,几乎没有人看清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立即被宫女侍卫护卫起来的萧澜月指着那两个刚刚去开门的侍卫,声音惊恐地问道: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启禀公主……”
      
      其中一个侍卫按着颤抖不止的手,抬起一张惨白的脸,呼吸沉重地回道:
      
      “那石门有机关,微臣二人……似是着了暗器!”
      
      “什么机关暗器!”
      
      被侍卫控制住的明月小道士梗着脖子叫道:
      
      “那是仙法!仙法!咱们太师祖在石门上布下了法阵,凡夫俗子都碰不得!”
      
      “仙法?快给本宫瞧瞧!”
      
      萧澜月听了明月的话,心中惧意立即去了七八分,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兴奋。推开挡在身前的宫女,几步小跑到刚刚去开门的侍卫面前,瞪着一双发亮的眼睛仔仔细细地瞧着他们受伤的手掌,高兴地拍着手叫道:
      
      “果然没有伤口!原来这世上竟果真有仙法,难怪父皇一定要请乾阳真人做大国师呢!”
      
      说罢转身瞧见被侍卫们钳制住的清风明月两位小道士,立即变了个脸色呵斥道:
      
      “你们这群没长眼睛的奴才,还不快放了两位小道长!”
      
      其实刚刚李雨棠与清风明月对话之时,萧澜月就在附近,哪里会听不见?自然是知道这石门既然是禁止外人入内,以当今圣上对乾阳真人的敬重,以及乾阳观在大夏国的地位,哪怕是她贵为金枝玉叶的一国公主,也不可能有特权的。
      
      奈何这位七公主自小任性妄为惯了,又有父皇母后的盛宠,别人越是不让做的事,她就越是想要去瞧个究竟。何况她这般年纪,本就对这些神仙鬼怪故的事情格外好奇。因而刚刚才直接命人去破门,想得无非是个先斩后奏,谅别人也不敢将她怎样。却不想门没打开,反倒生出此等变故。
      
      萧澜月见清风明月二人面色仍有不愉,知道自己这次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于是赶忙笑嘻嘻地说道:
      
      “二位小道长不必生气,本宫这就回去好好教训这几个没有规矩的奴才!”
      
      也不给二人回话的机会,立即一脸甜笑地上前挽住李雨棠的胳膊,眉眼弯弯地撒娇道: 
      
      “李家姐姐,你刚刚可让澜月好找哦。”
      
      “七公主殿下找民女做什么?”
      
      李雨棠忽然被这笑得像只小狐狸般,娇憨软萌的小公主抱住胳膊,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十多岁的小丫头变脸速度简直就是戏精本精啊。
      
      “这乾阳观里都是男道士,二皇兄也是男子,就澜月一个女儿家,没人陪我玩儿实在太无聊了。”
      
      李雨棠甚是无语地看着她身后跟着的一大堆嬷嬷宫女,她怎么看都不觉得这群人会是人妖啊?哦,对了,这是古代,在这些特权阶级眼里,这些奴婢下人都不算人,哎,万恶的旧社会啊。
      
      李雨棠哪里会不清楚萧澜月的小心思,这小丫头估计是怕乾阳观去萧琰那里告她的状,这是拉着自己给她做挡箭牌呢。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打心底里惧怕她那个二皇兄,只可惜李雨棠现在没心思照顾小朋友。
      
      回头深深地望了一眼那扇嵌在崖壁之上的石门。李雨棠嘴角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微笑,看来这次乾阳观之行果真是来对了……
      
      乾阳观原不是对外迎客的道观,因此一般香客善信是不会在此留宿的。但萧琰兄妹身份尊贵,来此又带了皇命,观中便为二人准备了两间清净的小院。李雨棠兄妹来观中祈福还愿也需要逗留几天,乾阳观总不好做得厚此薄彼,便也为他二人又腾出一间小院来。
      
      好不容易摆脱了萧澜月的纠缠,李雨棠回到道观安排的住处时,一桌热腾腾的斋菜早已备好。匆匆用过午饭,她便迫不及待地带着贴身丫鬟菱角出门去饭后“散步”。
      
      再次来到镇元真人的那扇石门时,却发现门前不时有人走来走去,始终不得靠近仔细研究的机会。无奈只好先去别处转转,然而花了近一个下午的时间,绕遍了临近的几个山头也再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终于在临近傍晚时分,等到了四下无人的机会。时不我待!李雨棠激动地几步跑到石门前,跟在身后的丫鬟菱角擦着额头的汗水,喘着粗气道:
      
      “二小姐,您这步是不是散得有点太久了,奴婢陪您散步散得都饿了。”
      
      李雨棠瞥了一眼身形瘦弱的菱角,刚满十五岁的年纪,就已经卖身为婢七八年了,与原主年纪相仿,个子却矮了将近半个头。仁爱之心泛滥的她伸手拍了拍菱角的肩膀,安慰道:
      
      “不要紧,等下回去,晚饭多吃一点。”
      
      菱角一听这话,嘴巴撇了撇好悬没哭出来,委屈巴巴地说道:
      
      “乾阳观的道长们过午不食的,哪里来的晚饭啊?”
      
      “什么,这里不吃晚饭?”
      
      正在认真研究石门的李雨棠惊讶地回过头来,摸着自己肚子,一脸庆幸地说道:
      
      “幸好今日饭菜不错,我午饭多吃了一碗。”
      
      “二小姐……”
      
      “哎呀,年轻人身子壮,一顿不吃饿不死的,不要打扰我。”
      
      李雨棠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不再理会满脸委屈的菱角,继续研究起面前的石门。石门与崖壁都是湿漉漉的,攀附其上的藤蔓才长得格外厚壮。石质是最常见的花岗岩,上面密布着滑腻的苔藓,看起来黑乎乎的。然而在两扇石门与崖壁的接缝处,以及石门上的两个铜环把手都是干干净净,没有丝毫苔藓生长的痕迹,这说明石门常常被人开启……
      
      仰头望着超过七八层楼高的崖壁,李雨棠喃喃自语道:
      
      “开关究竟在哪里呢?”
      
      她可不会相信那两个小道士骗人的鬼话,什么仙法!今天早上她看得分明,在那两个侍卫双掌碰触石门的瞬间,石门与他二人的手掌之间迸射出蓝白色的火花。受伤后二人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口唇发绀,手臂肌肉抽搐。手掌上出现焦黄及灰白色,边缘整齐的圆形伤痕。这哪里是什么仙法?这分明就是电击伤,俗称触电!
      
      在这个男耕女织的农业社会里,出现一扇带有电击防盗功能的石门……难道不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吗?再加上石门两旁刻着的对联内容,以及名为清风明月这两个标配小道童,这位神秘的镇元真人难道不值得她一探究竟吗?
      
      “有了,一定就是这个!”
      
      李雨棠欣喜地发现,在门边一块不起眼的小石头后面有一个凸起的旋转石钮。她屏气凝神,握住石钮逆时针扭动了半圈,听到一声极其轻微的咔噔声。起身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点了一下石门,没事!
      
      就在她准备伸手去抓石门上的铜环时,身后却突然传来的喝止声。
      
      “女居士且慢!”
      
      李雨棠心中一惊,猛然回身时,脚下踩到半截藤蔓,一个趔趄撞向了石门。
      
      吱嘎嘎……
      
      黑黢黢的石门在几人一片震惊中,缓缓地打开了……
      
      明月小道士张着嘴巴指着石门结结巴巴说道:
      
      “门开……开了……” 
      
      “看……看见了……”
      
      同样一脸震惊的清风小道士回应道。
      
      李雨棠揉着被撞痛的手肘,看着衣袖上蹭到的一大片黑棕色的苔藓,十分嫌弃地说道:
      
      “你们有空就把这石门上的苔藓刷一下,滑溜溜的脏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恩与您在这美好的时光相遇在晋江,生活中偶尔会有一些不开心,愿我的文能给您带来片刻的欢乐。
    本文存稿充足,若恰好能讨您欢心,希望您能点一下它的收藏,以期待与您下一次的重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