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乾阳观主 ...

  •   
      几道晨光自高处的气窗投射而入,如同舞台的聚光灯柱笼在神像前的几个蒲团之上。萧澜月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白嫩的手指指着李雨棠刚刚跪拜的蒲团说道:
      
      “人家也不是故意要吓她的,只是这大殿里光线不好。我路过门口时,瞧见里面蒲团上影影绰绰地跪着个玉雕的美人,就想着莫不是壁画上的仙姑跑出来了?”
      
      萧琰无奈地笑道:
      
      “你这是话本子看多了吧。”
      
      萧澜月却凑到萧琰身边,指着笑嘻嘻说道:
      
      “二皇兄,你仔细瞧,她像不像去岁母后生辰时,你送的那副美人图?”
      
      “切莫胡言。”
      
      萧澜月的话像是无心,却又似有意。萧琰轻咳一声,望向李雨棠有些尴尬地说道:
      
      “冒犯了……”
      
      李雨棠摇了摇头,几人一时无话。
      
      殿外适时传来钟鼓三通,观中的道众纷纷来到大殿,准备开始早间的诵经礼拜。四人也就退出了殿外,走了没有多远,便听到身后殿内传来器乐齐鸣和着颂唱之声:
      
      琳琅振响,十方肃清,河海静默,山岳吞烟。万灵镇伏,招集群仙。天无氛秽,地无妖尘。冥慧洞清,大量玄玄也。
      
      萧澜月听着大殿之内传出的诵经声,撇了撇嘴说道:
      
      “这乾阳观的道士也太懒怠了,人家别的寺庙道观都是天刚亮就起来做早课。这都辰时了,他们才慢悠悠地爬起来诵经。”
      
      萧琰用手中的折扇轻轻敲了下萧澜月的脑袋,笑道:
      
      “切莫胡言,乾阳观的道长们以修真养气为主,每日卯时阳气上升之时开始打坐,修行呼吸吐纳,以养真元。”
      
      “哦——”
      
      萧澜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一双眼睛旋了又旋,随即丹唇勾起,颇有几分深意地哦了一声,笑眯眯地说道:
      
      “修真养气,为的不就是求取长生?听说乾阳观的观主乾阳真人都一百四十多岁了。”
      
      李雨棠吃惊地插嘴问道:
      
      “七公主,您说乾阳真人已经一百四十多岁?”
      
      在她记忆中,世界上活的最久的人是一个叫马巴高索的印尼人,活了一百四十六岁,被载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这位乾阳真人岂不是跟他差不多?
      
      “是呀。”
      
      萧澜月点点头:
      
      “听说今年一百四十六岁了,都说他已经修成了半仙之体了呢。我跟二皇兄这次来就是奉父皇之命,想请他出山做镇国大国师的。”
      
      这位乾阳真人居然也是一百四十六岁……好微妙的年纪哦。李雨棠记得那位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上最长寿的人,最后好像是实在活得不耐烦了,最后选择绝食而死的……
      
      萧琰轻咳一声,截断了萧澜月的话,笑道:
      
      “都是民间之谈,亦为可信。父皇请乾阳真人出山,乃是仰慕他老人家的高法大德。李兄李小姐莫要听她信口胡言。”
      
      李云杨笑道:
      
      “放眼天下,若说高法大德,自然首推乾阳真人。”
      
      萧澜月也立即笑嘻嘻地说道:
      
      “我也是听宫女嬷嬷们说的,这世上哪里就真有神仙了?除非亲眼见着,我是不会信的……”
      
      说话间行至岔路,四人便两下分道而行。
      
      因为要在观中住上几日,李云杨有许多事情要亲自去安排,便只余下李雨棠自己。她趁机借口想要在观中随意瞧瞧,故意支开一众随从,只带了贴身丫鬟菱角,以方便在道观中找寻能够回到现代世界的线索。
      
      乾阳观建成年代久远,具体时间已不可考,但就三清殿前那两棵千年古柏来看,历史绝不会太短。 
      
      初入乾阳观,她心中就已经开始暗暗打鼓了。她在现代世界遇到的“乾阳观”且不说那堪比土地庙的秀珍规模,以及那尊塌了半边身子的神像。就是所处的地理位置也完全不同。
      
      那间挂着摇摇欲坠的“乾阳观”三字牌匾的破旧道观,建在密林深处的山洼间,而此时她身处的这座乾阳观却是建在群峰之上,虽然同样古旧,却依旧是山岚环抱的神仙气派。
      
      如今后土殿、玉皇殿、灵官殿……李雨棠一间间信步走来,表面上看似云淡风轻、随心随性,心中却早已凉了半截,恐怕两座乾阳观仅仅是名字相同的巧合,这一趟元阳山之行只怕是徒劳无功了。
      
      不知不觉间,李雨棠已经顺着一侧的山墙来到了道观后山。虽然乾阳观自建成之日起,就没有再进行过大规模的修建,但历代的积累,东一处西一处的零星添置,便也遍布了大半个元阳山。
      
      日头渐渐攀高,走了多时也未见半个人影,紧紧跟在身后的丫鬟菱角变得有些紧张,小声说道:
      
      “二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等下四少爷寻不见人该着急了。”
      
      “不急,刚刚已经跟四哥打过招呼了,我们人还在元阳山上乾阳观的地界,他不会担心的。”
      
      李雨棠打量着周围的景致,苍松凝翠、清风扶岗,瑞草含露、奇花吐芳,山间的鸟鸣伴随着潺潺的流水。她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吐出胸中的窒闷,原本烦躁的心情也变得轻松舒畅了起来。
      
      “菱角,你听到流水声了吗?我们去瞧瞧,若是有山泉,就取点水来喝。”
      
      菱角连忙劝阻道:
      
      “二小姐可是渴了?山中泉水生冷,喝不得。咱们还是回去吧,奴婢带了您最爱喝的铁观音。”
      
      “咱们元阳山的泉水就是生冷也喝得。”
      
      一个清亮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将李雨棠主仆二人吓了一跳,寻声望去,只见两个十四五岁的青衣小道士站在不远处,两人肩上共挑了一担水。其中一个小道士正一脸傲气地瞥着她二人。
      
      菱角一听他这话,立即哼笑道:
      
      “你这小道士懂得什么?我家小姐何等娇贵,那些泥汉糙妇才喝生水呢!”
      
      那小道士将肩上担的水挑卸下,冷笑道:
      
      “万物一齐,哪里有什么娇贵卑贱之分?”
      
      说罢上下打量着李雨棠主仆二人,语气颇为不屑地说道:
      
      “你们便是观里来的‘贵客’吧?斋堂居然还要咱们送泉水过去,清风,咱们走,小道爷还不伺候凡夫俗子!”
      
      “哎——我说你怎么说话呢!”
      
      菱角欲要上前理论,却被一旁的李雨棠拦住,只见她走向两个小道士,笑着说道:
      
      “我家丫头不懂事,二位小道长莫要生气,你们这水可否送我一些喝,刚刚走了不少路实在口渴了。”
      
      “这……”
      
      刚刚与菱角斗嘴的小道士瞧着态度亲和容貌清绝的李雨棠向自己走来,搔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将头别向一边,白净的脸上竟生起一抹羞红。另一个始终没有开口,被唤做清风的小道士自水桶中舀了一小瓢清水递给李雨棠,说道:
      
      “女居士请用。”
      
      李雨棠接过喝了一口,泉水异常甘甜清冽。不知是不是实在是太渴了的缘故,她竟从来没发现清水居然也能这么好喝,一口气就喝了小半瓢。轻拭嘴角,将水舀递还回去,说道:
      
      “这泉水果然好喝,难怪斋堂要专门担这泉水过去。”
      
      “那是自然,这可是咱们太师祖亲手开出来的长生泉水。”
      
      刚刚与菱角斗嘴的小道士颇为骄傲地扬着脑袋说道:
      
      “多少人磕破了脑袋只为求一口泉水。”
      
      “太师祖?”
      
      一旁的菱角突然插嘴问道:
      
      “你们说的可是乾阳真人?”
      
      小道士显然还在生菱角的气,扭过头去没有理她,一旁的清风却开口回道:
      
      “本观观主乾阳真人是小道二人的师祖,小道的太师祖乃是镇元真人。”
      
      “镇元——真人?”
      
      长生泉……镇元——真人——李雨棠听到这个名号,唇角微抿,心中有种微妙的笑意。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西游记》这本书,而这位镇元真人的道号是不是叫做镇元子?
      
      李雨棠听着潺潺的流水之声,似是从旁边的山崖方向传出来的。待到仔细看时,蓦然瞧见那漆黑的崖壁之上,在茂密的藤萝之后隐着一扇石门。石门与崖壁之间几无间隙,若不是刻意去瞧,根本没人会注意到它的存在。
      
      李雨棠走到近前,瞧见石门两旁刻着一副对联,上联是:长生不老神仙府;下联是:与天同寿道人家。
      
      她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愧是镇元——真人啊,那副狂傲得不可一世的经典对联居然也刻在大门上了。
      
      “想必镇元真人的长生泉便是在这里吧?”
      
      李雨棠伸手正想要去要推门,身后两个小道士急忙出声阻止。
      
      “女居士且慢,此处是吾等太师祖清修之所,非观主允许不能擅入。”
      
      李雨棠收回了手,转身瞧着一脸正色看着自己的小道士,笑道:
      
      “多谢两位小道长提醒,初到贵观一时好奇,险些冒犯了真人。”
      
      她仔细打量了一圈两个脸上稚气未脱的小道士,又回身看了一眼石壁上的对联,笑着看向刚刚跟菱角斗嘴的小道士,问道:
      
      “这位小道长,我刚刚听你称呼旁边这位小道长叫‘清风’,那你可是叫‘明月’?”
      
      那个小道士一脸惊讶地望着李雨棠,问道:
      
      “你怎么知道?你……认识咱家?”

  • 作者有话要说:  感恩与您在这美好的时光相遇在晋江,生活中偶尔会有一些不开心,愿我的文能给您带来片刻的欢乐。
    本文存稿充足,若恰好能讨您欢心,希望您能点一下它的收藏,以期待与您下一次的重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