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浴房遭袭 ...

  •   李雨棠是万万没想到,两个小道士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还刚巧将自己撞个正着。但若是这次放弃,他们必然加强守备,下次只怕就再难有机会了。既然都被撞见了,索性就干脆硬闯进去,说不准还能有什么意外收获。于是立刻抬脚迈步进了石门之内。
      
      身后的清风明月望着李雨棠消失在石门的背影张了张嘴,明月呆呆地转头看向一旁的清风……
      
      “刚才的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太师祖……”
      
      清风咽了口口水,喃喃回道:
      
      “太师祖每次回来,在门前都会说这句话。”
      
      “什么?”
      
      明月一双眼瞪得滚圆。
      
      “别什么了,赶紧跟进去看看!”
      
      清风拉着尤在愣怔的明月跟了进去。
      
      李雨棠进了石门,经过了一小段光线昏暗的石头甬道,甬道之内十分干爽,并不像外面崖壁那般潮湿。出了甬道,一块巨大的假山石挡在眼前,遮住了背后的风景。望着面前的大石头。李雨棠险些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只见嶙峋的大石上刻着五个字:
      
      “曲径通幽处”......
      
      这位镇元真人要么看过《红楼梦》,要么知道常建的诗。一处是巧合却不能处处是巧合。一位看过《西游记》,懂得制作电击门,还能把“曲径通幽处”五个字刻在石头上的道门老祖,说跟她不是来自同一个世界,打死她都不会相信。
      
      李雨棠迈着坚定的步子转过面前的巨石,哪里还管得了是不是擅闯了乾阳观的道门禁地?
      
      巨石之后并非是如红楼梦那般的园林景致,倒像是一处临湖而居的田园小筑。几簇翠竹,间或几颗松柏,地上到处种着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馥郁而芬芳。
      
      一条蜿蜒的小路徜徉其中。一侧小巧的碧湖上烟波渺渺,一叶轻舟漂泊其上,几只水鸟闲适地卧在上面。石子铺就的小路弯过三两个弯,便被一条蜿蜒的水道从中截断,一座简单质朴的木质小桥铺架其上。
      
      李雨棠的脚尚未踏上木桥,便被身后追来的清风明月二人拦住了去路。
      
      “女居士请留步。”
      
      清风小道士当先开口道:
      
      “此处是我等太师祖清修之所,寻常人皆不得擅入,女居士还是请回吧。”
      
      李雨棠打量着面前拦住她的两个小道士:身形敏捷,步伐轻盈,呼吸均匀而绵长。看他二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料想武功修为纵使比不上她四哥,也绝不会弱得太多。拿她十个捆在一起怕是也打不过其中的一个,看来硬闯是绝对没有胜算了,只能想办法智取了。于是微微笑道:
      
      “寻常人可破得了你们太师祖在石门上布下的仙法?”
      
      “寻常人自然是绝不可能破得了!”
      
      明月急切地开口确定,话说出口却又立即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劲。
      
      李雨棠立刻笑道:
      
      “那我刚才破了仙法,进得门来,自然就不是寻常人,而算是有缘人了?”
      
      “这……”
      
      清风明月二人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齐齐愣在了那里。
      
      李雨棠继续说道:
      
      “何况二位小道长的太师祖并不在此处,我也不算扰了他老人家的清修,是不是?”
      
      明月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惊诧地问道:
      
      “你怎知咱们太师祖不在此处?”
      
      李雨棠心中暗笑,那位乾阳真人都一四十六岁了,他的师傅少说也得一百五六奔两百岁了吧,怎么可能还活着?
      
      一旁的清风却剑眉微蹙,沉声开口道:
      
      “太师祖他老人家虽然云游四方,此时确实不在观中,但此处也不能让外人随意进入,女居士还是请回吧。”
      
      “哈?镇元真人......去云游四方了?”
      
      李雨棠听清风说他们太师祖出外云游去了,震惊得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这位与她来自同一个世界的道门老祖未免也太——长寿了吧,近两百岁的年纪了居然还活着,并且还能出去走四方?
      
      见他二人齐齐点头,不似说谎,李雨棠心念电转,便已有了权衡。望了眼小桥对面那一排翠竹搭建而成的小屋,挤了挤眼睛,做出一副万分愧疚的模样说道:
      
      “原是仰慕镇元真人高德,心向往之,窃以为能得见仙缘。不想真人不在,小女子实在是太过鲁莽了,竟然擅闯真人清修之地,实在是……还请两位小道长原谅。”
      
      清风明月二人见她突然转变了态度,一双妙目氤氲,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追悔模样,顿时有些慌了手脚,不知所措地连忙摆手说道:
      
      “不敢不敢。”
      
      “女居士尚德慕道,情有可原,不必太过自责。”
      
      李雨棠抬起丝帕佯装拭着眼角,开口问道:
      
      “不知镇元真人此时仙踪何处?”
      
      清风小道士摇头道:
      
      “太师祖他老人家行踪不定,吾等也不得而知。”
      
      一旁的明月又紧接着说道:
      
      “不过咱们太师祖心怀天下,哪里有灾殃应该就会去哪里。”
      
      “多谢明月小道长指点,多谢二位小道长原谅小女子冒失之过,那小女子就先告辞了。”
      
      李雨棠欠了欠身,带着还没弄清楚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脸呆愣的菱角立即转身离开。
      
      身后的清风明月彼此对看了一眼,挠了挠脑袋。
      
      “这是哪家的小姐?”
      
      “好像是镇北大将军李汝成的小女儿。”
      
      “她破了石门法阵的事情,要不要禀报给太师祖?”
      
      “应该……要吧……”
      
      李雨棠走得飞快,生怕慢了一步,身后那两个小道士就会反应过来。直到离了后山,身后追得气喘吁吁的菱角方连忙叫道:
      
      “二小姐,歇……歇一下吧,那两个呆道士没追上来。”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怕被他们追了?”
      
      李雨棠白了菱角一眼,这丫头说这么大声,是怕别人听不到吗?菱角却咧着嘴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继续说道:
      
      “二小姐您自小见到新鲜事就坐不住,早上见了那石门,奴婢就知道您一准是要找机会再去的,只是下次咱再去,远远等下手的机会就好,别再满山头绕圈子了成吗?奴婢的两条腿都走短了一节了。”
      
      “下次?”
      
      李雨棠笑道:
      
      “你还想再去一次?”
      
      “二小姐不打算再去了?”
      
      菱角一脸诧异地望着李雨棠,不再去了?这不是她家二小姐的行事风格啊,她不是一向遇到什么新鲜事一定要刨根究底的吗?
      
      李雨棠柳眉轻扬,缓缓开口道:
      
      “你不觉得活人比死物更有趣吗?”
      
      “啊?二小姐是说您对那个活了快两百年的老头子……啊不,镇元真人更感兴趣?”
      
      李雨棠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道:
      
      “赶紧回去吧,晚上不是还要准备焚香沐浴吗?”
      
      “是……”
      
      浴房之内,李雨棠闻着金猊香炉中冉冉飘出的屡屡上等檀香,两根葱白的指尖自香柏木做成的浴桶中挑出几枚花瓣。
      
      在一旁伺候的菱角开口问道:
      
      “二小姐还要再加些热水吗?”
      
      “不必了,你们出去吧。”
      
      “二小姐今日也不需要奴婢们服侍吗?”
      
      “嗯。”
      
      待菱角等一众婢女退出屋外,站在浴桶旁边的李雨棠直起身来,将指尖托着的花瓣丢入水中,弹了弹手上的水珠。
      
      洗个澡还要人在旁边参观?开玩笑!
      
      她是真不理解古人的这些个爱好,洗澡上厕所都要一堆仆人在旁边看着,听说那些权贵们,有的甚至连啪啪啪的时候都要旁边围上一圈人伺候。免费参观还不收门票,什么爱好啊,暴露狂?行为艺术?
      
      李雨棠绕着飘满鲜花的浴桶走了一圈。她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是正在做一个长长的梦,梦里她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狗血故事里。
      
      按照故事的狗血程度,洗澡应该是必不可少的情节。在她看过的电视里,小说中,只要女主角一洗澡,一定就会有人贸然闯进来。闯进来的这个人一定是个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绝世美男。这个人——就是男主角……当然,也可能是西门庆。
      
      等一下如果真有人闯进来。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李雨棠用她那纤细柔软的指腹摩挲着自己那光滑精致的下巴。像他们领导那样冷静干练,亦或者像她大学教授那样博学睿智……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身处深闺,能接触到的非血缘异性并不多。府里的兵卒家丁,客栈的掌柜伙计,乾阳观里的道士们,还有那位二皇子……想到萧琰,她突然回忆起当初浮现在她脑海里,那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但还来不及老脸发红,一个紫色的背影突兀地闯入脑海之中,令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将原本就穿得整整齐齐的衣领又紧了紧,衣服还是再多穿一件的好……
      
      正准备转到屏风之后再添一件衣服的李雨棠,嗅觉敏锐的她突然闻到一股奇异的淡淡香味,立即屏住呼吸,将丝帕弄湿捂住了口鼻。即使吸入了极少量的香气,依然让她感觉到了轻微的晕眩,身子晃了两晃,便倒在了浴桶旁。
      
      

  • 作者有话要说:  感恩与您在这美好的时光相遇在晋江,生活中偶尔会有一些不开心,愿我的文能给您带来片刻的欢乐。
    本文存稿充足,若恰好能讨您欢心,希望您能点一下它的收藏,以期待与您下一次的重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