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1、枭首示众 ...

  •   “与我有关?”
      
      李雨棠心中隐隐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永安帝死了,萧琰要趁乱登基,这对她来说已然是最坏的消息了。
      
      而另两个跟她有关的消息又会是什么?
      
      “是不是我娘他们……”
      
      “不是,”明月见李雨棠脸色大变,连忙解释道:“令慈与侯府的几位少爷现在都与宁远侯一起被关押在大理寺的大牢之中。四少爷跟六少爷受了一点轻伤,不过都不碍事,您暂且不必担心。”
      
      “那就好。”
      
      李雨棠悬了一天的心,终于松了口气,只要人没事,办法总是会想出来的。
      
      “二小姐,”身旁的菱角突然紧咬着嘴唇,一脸愤恨地说道:“那个萧琰居然张榜通缉您,说您是通敌卖国的叛党,还说只要活捉到您,就赏黄金万两,封食邑千户!”
      
      “黄金万两,食邑千户?”
      
      李雨棠冷笑道:
      
      “没想到我在他萧琰心目中还挺值钱的!”
      
      “这分明就是诬陷,二小姐您养在深闺,怎么可能会通敌叛国!”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没必要为那种小人生气。”
      
      李雨棠笑着为自己的杯子中也倒了一杯凉茶。
      
      “不过他既然想要用这种方法逼我出去,那就说明他的最终目的还是在我,只要我一日不现身,我爹娘他们应该也就不会有事。”
      
      “不是的,二小姐!”
      
      菱角突然噗通一声再次跪在了地上,哀戚地抽噎起来。
      
      “今日张贴的告示除了通缉您的之外,还有一张,是……是……”
      
      “是什么?”
      
      李雨棠手中的茶杯一抖,猛地转身看向菱角,低喝道:
      
      “快说,另一张告示是什么!”
      
      “是……是……”
      
      菱角跪伏在地上,已然岂不生成。李雨棠将目光猛地转向明月,明月一个哆嗦,垂眼不敢与之对视,低声道:
      
      “萧琰不日登基,为鼓舞士气,安抚民心,决定明日午时将通敌叛国的……宁远侯一门枭首示众。”
      
      “你说什么!”
      
      李雨棠猛地拍案而起,将手中的水杯狠狠摔在了地上,怒骂道:
      
      “萧琰,你欺人太甚!”
      
      萧琰这是认准了她此时人必然还在京城之内,不用想也猜得到,他在派兵闯入宁远侯府抓人之前,就一定已经在各城门口布防拦截她了。
      
      如今他这么急迫的下令要将宁远侯一门处决,无非出于两个原因。
      
      其一是想趁着张敬此时人不在京城,逼着她自投罗网。
      
      这其二,则是为防夜长梦多,在反对他的声音日渐壮大之前杀一儆百,为他登基之事树立威信。
      
      李雨棠怒极反笑,拍了拍腰间藏着的另一把简易手|枪。
      
      “萧琰,你不仁,休怪姑奶奶对你不义!”
      
      说着,她吩咐菱角留在此处,照顾好屋中仍在熟睡的怀儿。转身回屋从箱子中翻出一身素色的男子便装换好。
      
      明月与菱角见她这身装扮走出来,吓得急忙将她拦住。
      
      “小……李小姐,万事等太师祖回来再说,太师祖一定不会让宁远侯他们出事的。”
      
      “是啊二小姐,那萧琰就是认准了您舍不得侯爷夫人他们,就等着你自投罗网,送上门去呢,您可千万不要冲动啊。”
      
      李雨棠看向明月,淡然地问道:
      
      “你家太师祖今早奉命出城,已经快马行了一日,你觉得他不知此间变故,能在明日午时之前赶回来救人吗?”
      
      “这……”明月明显有些迟疑。
      
      李雨棠又转头看向菱角,“你觉得萧琰既然是想要登基为帝的人,会因为我没有出现,就放过我爹娘吗?”
      
      菱角摇着嘴角,艰难地缓缓摇着头。
      
      “所以这时候,我不能就这么等着别人来替我解决问题,我得自己想办法才行。”
      
      李雨棠深吸了一口气,向两个人招了招手,悄声吩咐着,明日午时之前,若是还没传来消息,你们就如此这般行事。临了又问了句:
      
      “你们可听明白了?”
      
      明月与菱角二人彼此对望了一眼,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很好。”
      
      李雨棠点了点头,转身深吸了一口气,昂首阔步地向外走去。身后的明月立即跟了上来,她回头瞧了一眼,有些不解。
      
      “还是小道送您过去吧,外面势头正乱,万一……”
      
      李雨棠笑了笑,“不会有万一,现在我的命可金贵着呢,值万两黄金,千户食邑,那些人可不允许我轻易就出什么事。”
      
      此时夜已深沉,大夏朝虽未实行宵禁的制度,但是今日的京市街道却如同死一般的寂静。
      
      每逢乱世,活得最心惊胆战的,就是最底层的百姓。
      
      如今的大夏朝可算是风雨飘摇,北部边城兵变,一向被国人敬仰崇慕的大将军突然成了叛贼。
      
      南方又有强敌来犯,一日之内连破十座城池。
      
      国之君主又突然亡故,朝廷之上党派纷争,群龙无首,各方势力蠢蠢欲动。真可谓是四面楚歌,却又失了依仗。
      
      李雨棠来到告示栏前,左右瞧了瞧。嘴角露出一抹讥讽之笑,虽然时近午夜,但这告示栏附近却连一个职守的兵丁都没有,哪怕安排个巡夜的更夫也好。
      
      他们那些人,未免也将她李雨棠看得太蠢笨胆小了些。
      
      告示栏上面果然贴着两张告示。李雨棠瞧了瞧画着自己画像的那一张,撇了撇嘴,“画得真丑!”
      
      她伸手准备将两张告示撕下来,刚刚抬起的手却突然被人攥住了。瞥眼看去,唇角轻轻勾起,“六公子好兴致啊,这么晚了居然还出来散步。”
      
      萧珣眉眼深沉,轻笑道:
      
      “我以为,李小姐是等在下?”
      
      “那倒是亦未可知。”
      
      李雨棠目光落在仍被萧珣攥着的手上,笑了笑。
      
      “六公子今日倒是坦率了不少。”
      
      “与佳人交臂而失之,实为憾事。”
      
      萧珣瞥了一眼李雨棠抽回的手,也笑了笑。
      
      “换个地方说话可好?”
      
      “好。”
      
      李雨棠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一间布置雅致的茶室之内,萧珣替李雨棠倒上了一杯热茶。
      
      “夜间露寒,先暖暖手。”
      
      李雨棠掩在袖中的手紧了紧,笑着接过茶盏抿了一口。
      
      “李小姐不愧是将门之后,行事果然爽快。”
      
      萧琰瞥了一眼李雨棠刚刚放下的茶盏,突然意味深长地笑道:
      
      “你就不怕我在这茶水中放些什么?”
      
      李雨棠轻浅一笑,勾唇道:
      
      “若是换做旁人,自然是要怕的。但是民女相信六公子是心怀远大之人,绝不会做那么目光短浅的事情。”
      
      “哦?”萧珣挑眉,“我竟不知在李小姐心中,对在下的评价居然如此之高。”
      
      他的目光落在李雨棠身上穿着的那件十分眼熟的素色长袍之上,眼神变得有些黯然,语气之中透出些许遗憾。
      
      “既然如此,李小姐怎么不先留给在下一个机会?”
      
      李雨棠同样垂眸看了一眼身上的长袍,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那日护城军军营一行,李雨棠就已经猜测出张敬与六皇子萧珣之间必有关联。
      
      哪怕是皇上让六皇子协管护城军,但熊鹏跃作为张敬这边的人,若是没有张敬的授意,是断不可能将她私下里打造的简易手|枪,以及改良弓|□□告诉萧珣。
      
      一款极具威慑力,并且领先于同时代的新型武器究竟意味着什么?张敬不会蠢到连这都不懂。所以这位被他看中的合作者——萧瑨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而她今晚特意挑了张敬平日里常穿的袍子,目的也正是向萧珣暗示自己与张敬的“关系”匪浅。一为提高自己谈判的筹码,而二嘛,则是为了……自保。
      
      见李雨棠没有说话,萧珣叹了口气,“今日我若不出现,你可是真打算揭了告示入宫?”
      
      李雨棠轻轻颔首,无奈道:
      
      “距离明日午时还有不到六个时辰,若没有其他的转机,民女也只能孤注一掷了。”
      
      萧珣闻言望着目光决然的李雨棠,唇角露出一丝玩味地笑意。
      
      “你不像是那样会因一时冲动,而鲁莽行事的人。”
      
      “看来六公子果然是很了解我。”
      
      李雨棠从容地饮了一口茶水,勾唇而笑,突然当着萧珣的面从怀中掏出那一把黄铜制成的简易手|枪,握在掌中把玩。
      
      萧珣目光一凝,眼中闪过一丝警惕。紧紧盯着那黄澄澄的东西,手掌暗暗扶在桌板之下悄悄运力。
      
      他对这个由熊鹏跃亲手打造,长得跟手铳很像,但是威力却要大上许多的东西真的是再熟悉不过了。
      
      李雨棠瞥了一眼变得有些紧张的萧珣,语气轻松地问道:
      
      “六公子今夜出门,身上可曾多带些银子?”
      
      “嗯?银子?”萧珣被问得一愣,“你这是……想劫财?”
      
      李雨棠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就他这么一个连封号都没有的落魄皇子,身上的财肯定还没有色多呢,劫他图什么啊!
      
      将枪口对准侧边的墙壁,轻轻勾下扳机,只听砰地一声。
      
      李雨棠眼神微闪,取下套在枪头上自制的消音管,心道还得再回去改进一下,没想到夜间开枪的声音居然还是这么大。
      
      然而萧珣此时却僵直地缓缓站起身,目瞪口呆地向那扇被击中的墙壁走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