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2、桃花泛滥 ...

  •   萧琰目光直直地落在墙壁之上,良久方回过神来。他万没想的李雨棠手中那个小小的手|铳居然会有如此的威力。
      
      巴掌大的东西,竟然能将一扇近一尺厚的青砖墙壁给洞穿了个窟窿!
      
      萧琰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幸好他刚才除了一开始将她的小手握得久了一点之外,其他举止还不算太唐突,否则李雨棠若是拿着那东西对着自己勾一下手指,今日他就交代在这里了。
      
      李雨棠将东西收好,笑盈盈地望向仍处在震惊之中的萧珣。
      
      “怎么样?现在六公子可有兴趣坐下来好好跟我谈一谈?”
      
      “你要我救宁远侯他们?”
      
      “是。”
      
      “我有何好处?”
      
      “这手铳之所以有刚才那般威力,全在于火药的配比。只要六公子肯出手相救,民女愿将配比之方双手奉上。”
      
      萧珣沉默了片刻,重新提李雨棠的杯中续上茶水,语气悠闲地笑道:
      
      “我平日里虽然喜欢摆弄这些玩意儿,但是却也知道过犹不及。以我现在的身份,若是私藏此物,只怕是自招祸端呐。”
      
      李雨棠的脸色沉了下来。
      
      “六公子这话说得好没意思,民女今日以诚相待,六公子却如此虚与委蛇。既如此,那就当今晚你我未曾见过,告辞!”
      
      萧珣见她起身要走,也赶忙起身将她拦住,沉声笑道:
      
      “我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怎么这么容易就动气了呢?”
      
      “六公子自然是有得是闲情逸致。”
      
      李雨棠冷笑道:
      
      “只是民女此时却没有这个兴致开玩笑,现在子时已过,六公子若是在天明之前还不能有所决断,那民女只能另寻他法了。”
      
      “什么另寻他法?”萧珣的脸色也沉了下来,眉头深皱,“难道我若不帮你,你就真打算只身犯险,独自入宫?”
      
      李雨棠沉默不语,萧珣的脸上怒气渐生,“那萧琰是如何待你的,难道你心中不知?你若一旦入宫,后半辈子就只能被囚于深墙之内,再无见天日之时!更何况……更何况你就算入了宫,他也未必放了宁远侯他们!”
      
      “所以民女才要先来向六公子求助啊。”
      
      “向我……求助?”萧珣闻言一愣,脸色也跟着缓和下来。
      
      “是啊,与萧琰相比,我更相信六公子是个言而有信之人。”
      
      “可你……不是想要来跟我来谈交易的吗?”
      
      “要向人寻求帮助,总要先拿出些诚意,不是吗?”
      
      萧珣沉默了下来,良久才以极低的声音喃喃自语道:
      
      “可你用来以示诚意的东西,并不是我最想要的。”
      
      “哦?”
      
      李雨棠挑了下眉梢,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
      
      “六公子也知道宁远侯府胡遭变故,除了这些改良之方的小玩意儿,民女此时也确实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了。但若是以后……”
      
      萧珣默默注视着她嬉笑着的脸,轻轻叹了口气,打断了她的话,“这世间难道还有……比你更珍贵的东西吗?”
      
      李雨棠脸色一僵,立即向后退了半步,有些紧张地按向胸前。
      
      “你……是想要我以身相尝?”
      
      “……”
      
      萧珣十分无语地看着满脸警惕的李雨棠,她的手缓缓移向了怀中那柄黄铜“手铳”所在的位置,不由得苦笑道:
      
      “难道我在你心中就是如此不堪之人?”
      
      “那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李雨棠仍旧警惕地望着他,虽然她此时有防身之器,但是以萧珣的身手来说,若他果真想要用强,自己未必还能有开枪的机会。
      
      萧珣摇了摇头,目光深沉地望着她,语气轻若鸿羽地问道:
      
      “若我说,我愿以大夏朝的万里江山为聘,许你一族百世平安,你……可愿嫁我为妻?”
      
      “……”
      
      李雨棠被萧珣的话给说愣了,最近她的桃花似乎开得是格外地旺盛啊,难不成是这三辈子的桃花都赶在这几天开了?
      
      “多谢六公子的美意,只是民女……已经是张敬的人了,所以不知道我若嫁你为妻,张敬他……会不会介意。”
      
      “……”
      
      这次被说得愣住的人换成了萧珣,他的目光再次落在李雨棠身上穿着的素色长袍之上,眉心拧成一团,面色阴沉地紧紧抿了抿嘴唇。
      
      “好,我帮你!”萧珣深吸了一口气,“你在此等我,天明之时,我定会将你家人带来见你。”语闭,背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等等。”
      
      “怎么?”
      
      萧珣立即顿住了脚步,转头望向将他唤住的李雨棠,幽深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期翼。
      
      李雨棠从怀中掏出一张叠好的纸条递给萧珣,这里是火药的配比之法。
      
      萧珣的眸光瞬间黯淡了下来,有些自嘲地冷笑道:
      
      “你这是……怕我失信于你?”
      
      李雨棠垂头不语,萧珣苦笑了一声,怅然道:
      
      “你若是真要谢我……不如就将那日在桃花诗会上你所做的那首诗,重新抄录一份送我做为谢礼吧。”
      
      “好。”
      
      李雨棠立即痛快地点头,从腰间的荷包中取出一支自制的炭笔。直接在那张写着火药配比之方的背面,将那首《游子吟》抄写了一遍。
      
      虽然她实在搞不定那软绵绵的毛笔,但是就硬笔书写来说,她自觉自己的字迹还算说得过去。
      
      笔走游龙,待最后一笔落定,李雨棠方后知后觉的发觉自己就这么随便应付一下,似乎看起来不太礼貌,于是又在诗句的最后补上一个简笔画。
      
      这样看来……好像似乎更不礼貌了,她抬起头有些尴尬地对着萧珣笑了一下。
      
      “要不,我改日再重新好好写一遍送你吧。”
      
      “不必了,这一张我甚是喜欢!”
      
      萧珣伸手抽过她刚刚写好的那张纸,珍而重之地仔细叠好收入怀中,露出那许久未见的灿然一笑,附耳轻声说了句,“等我。”
      
      萧珣走了没过有多久,李雨棠便听到窗外街道之上传来甲胄撞击与快速行进的脚步之声。
      
      悄悄推开一条窗缝向外望去,眼前的场景顿时看得李雨棠心中一惊。还算得上宽敞的街道上,密密匝匝地满是身着甲胄的士兵。
      
      从这些士兵的穿着以及他们手中举着的旗帜来看,这是驻扎在城外的护城军。
      
      此时他们正排着整齐的队伍快速向前行进,而前进的方向正是……皇宫!
      
      李雨棠手心紧张得有些微微冒汗,她自然知道这是萧珣调动了城外的护城军,准备对将要登基继位的萧琰进行逼宫。
      
      可是萧琰手中却掌握着大夏朝除了护城军之外的全部兵马。以护城军的几千人马来对抗整个大夏朝的百万大军,这几乎是连以卵击石都不够资格!
      
      只要萧琰将宫门紧闭,再派御林军拼死抵抗,待附近援军一到,整个护城军必将在顷刻之间化为灰烬。
      
      萧珣这么做实在是太冒险了,不行,她得赶在援军到达之前提前行动!
      
      李雨棠快速冲出房间,却被守在门外的几个兵卒拦住了。
      
      “你们想干什么?”她皱眉问道。
      
      其中一个兵卒抬手抱拳道:
      
      “六皇子临行前说今晚外面不太平,让我等在此保护李小姐的安全。所以李小姐,您还是请回房歇息吧。”
      
      李雨棠的脸色沉了下来。
      
      “萧珣这是想要软禁我?”
      
      “李小姐误会了,六皇子也是为了您的安全考虑……”
      
      “我若是偏要出去呢?”
      
      李雨棠冷眼横扫,几个兵卒立即将门前围住,冷声劝道:
      
      “请李小姐不要为难我等。”
      
      \'“那好吧……”
      
      李雨棠叹息着颇为无奈地转身准备回房,刚走了半步,突然猛地一个转身抬手指向一名兵卒,衣袖中飞速闪出一道亮银,直直地向他脖颈处射去。
      
      被射中的兵卒捂着脖子一脸惊恐地晃了两晃,正想要开口说话,刚张嘴吐出一个“你”字,便噗通一声载倒在了地上。
      
      在其他人还来不及快速反应之时,李雨棠又分别瞄准,连射几次,将其他几人逐个击中。
      
      眼看着门口的几个兵卒逐一倒地,以药效的反应速度来看,这一次麻药的提纯效果还是颇为令人满意的。李雨棠走上前从他们颈间逐个将射出的银针取回。
      
      顺着走廊悄悄来到楼梯口,李雨棠探头向下看,果然瞧见仍有多名兵丁把守。她心中冷哼,这些个天生就是皇子的家伙,果然没有一个是可以完全信任的。
      
      一个两个都口口声声说喜欢她,想要娶她为妻。而实际上呢,一个图权,一个为利。
      
      第一个被拒绝之后,直接派兵将她全家人抓进大牢,为逼她自投罗网,甚至下令将她的家人隔日问斩。
      
      而另一个呢?表面上说的深情款款,愿以江山为聘,许她一族百世平安,这才一转身就派人将她给软禁起来。
      
      李雨棠挑了下嘴角,此路不通,姑奶奶难道还不会翻窗户吗?
      
      她撤回身,逐一进入二楼的各个房间,终于寻找到一扇适合窗子。窗外是一条静悄悄且仅能容两人并行窄小甬道。
      
      李雨棠悄悄探出头,确定四下无人,立即轻手轻脚地顺着窗户爬了下去。
      
      双脚刚一落地,一只手就悄无声息地搭在了她的肩膀之上。她惊得猛一回头,双目立即瞪得滚圆。
      
      “怎么是你!”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