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第 31 章 ...

  •   银时和桂的伤势好得很快,正常人至少需要半年多休养才能好的伤,他们只花了半个多月就活蹦乱跳了,其身体素质之过硬实在是堪称攘夷军楷模。军医阿清甚至表示,她曾经有N次想过动手研jie究pou一番她这几位老同学的身体,说不定就能发现地球人类进化的方向。
      
      不过对于他们这些老伙计来说,银时能死里逃生回来是一件比什么都值得庆祝的事情。虽然这一仗因为奈落搅局让他们没能获得预计中的胜利,但是胜败乃兵家常事,更何况……
      
      “啊哈哈哈!咱们攘夷军不就是一路失败过来的吗?输了一次怕什么,下次咱们就打他们个落花流水!”
      
      “坂本,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迷之自信啊?”
      
      “当然是因为——”见周围的伙伴们都被自己吸引到了注意力,坂本甚是得意地双手抱胸,臭美了好一会儿,就在众人准备撸袖子揍他的时候他才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罐头,啪的一声拍在了银时的面前。
      
      “——这段时间我又去谈成了一笔大买卖!而且是对方是幕府军内部的,他们的货可都是从天人那里花大价钱买来的正牌!他们那边说只要给够钱就愿意卖给我们一部分,现在那批武器已经在路上了,明天就能到了!”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他们几个都差点懵了,本来还在商量谁先揍坂本的三人瞬间喜笑颜开,哪怕是一贯树立高冷人设的高杉都花了好一会儿才把自己的嘴角给正回来。桂更是大力地拍着坂本的肩膀,彩虹屁不要钱地就吹了出去:
      
      “不愧是‘桂滨之龙’!坂本,真有你的!果然只要有你在,我们攘夷军的物资后勤就不愁跟不上啊!”
      
      “啊哈哈哈哈!那是当然了!啊哈哈哈哈!”
      
      幕府军内部发生这种中饱私囊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甚至攘夷军用的许多武器就是通过二手渠道从他们那里搞来的。不过像坂本这种直接找到负责人买货的事情也是第一次,据坂本补充,他已经和那边的人说好了,明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到时候对方就会上报他们遭遇攘夷军偷袭大败、再申请一批物资补充云云,简直完美。
      
      坂本对此十分自豪:只要我价钱开得够,幕府这帮人连我买来砍他们脑袋的刀都愿意卖给我!
      
      大家乐呵完了之后,银时这才注意到摆在他眼前的罐头,疑惑:“所以这和这个罐头有啥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这是我这次谈生意的时候,穿过封锁线专门给你带回来的好东西!金时,前两天不是你的生日吗?这个就当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了!”
      
      谈及此处,坂本看上去颇为得意。闻言银时拿起了那个罐头仔细端详一番,罐头周围画了一只大大的红毛蟹——这还是个蟹肉罐头,在白米饭都不容易顿顿吃的军队里,确实算是个非常稀罕的好东西。只不过他更惊讶的,是坂本居然知道自己的生日。
      
      “……其实我们早就准备好给你弄个生日会,阿清提议的,也算是庆祝你平安回来吧。我准备给你煮荞麦面,这个罐头,我等会儿给你把蟹肉蒸一下也放进去。”桂也正色道。
      
      “罐头和荞麦面的钱都是我负责报销的,就当是我一点心意。”高杉壕气地补充。
      
      没想到自己的这帮子损友居然还能有这份心意,银时嘴上说着“切都多少年的老兄弟了搞这些有的没的不嫌恶心么”,实则内心窃喜不已,等到阿清把浇上了满满蟹肉的荞麦面端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还嬉皮笑脸道:
      
      “就你一个人没给我准备礼物啊,阿清。”
      
      “...我给你提议过生日已经很给你面子啦!你从来没记住过我的生日!”阿清不服气地顶了他一句,随后有些羡慕地看着碗里铺得满满的蟹肉,不无怨念道:“这么一大碗的蟹肉可都是我们的心意,你一定要给我吃完了!”
      
      她刚说完这句话,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过去发生过的事情,赶紧改口:“不对!真吃不完你也别勉强!别又犯了胰腺炎!”
      
      一说到“胰腺炎”,高杉和桂也立刻反应过来了,而银时的脸则当场绿了,仿佛是又想到了那次惨痛的住院经历。只有坂本毫不知情,热情追问阿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事情说来也简单。几年前有次银时过生日,正巧他们的老师在跟着师母学做料理,于是自告奋勇要为银时做一顿生日大餐。银时的生日在十月份,正好是大闸蟹上市的时候,老师就一次性买了二十只大闸蟹,给他煮了一碗蟹面。
      
      彼时银时对自己老师的手艺十分怀疑——要是松阳做饭的水平能及格,他能小小年纪就练出一手大厨都不逞多让的厨艺嘛?松阳也知道他的手艺实在是叫人不敢恭维,面对银时的怀疑眼神,他赶紧拉出了老婆大人为他背书保证:
      
      “蒸蟹很简单的,这次我保证没问题!我和你说啊,这个螃蟹是我和真礼整整花了两小时才把蟹肉蟹黄和蟹膏都剔出来了,下锅简单爆香然后用它来拌面,真礼尝过了,她也说味道非常鲜美哦!”
      
      “嗯,是真的很香,银时,这都是你的,你尝尝看吧!”
      
      螃蟹面看起来金黄诱人,香味扑鼻,极其勾人食欲,听见真礼也保证了之后他才尝试动了一筷子,结果这一吃就一发不可收拾。
      
      爆炸似的美味信息从他的舌尖散开,他在外面玩了一天早就饿了,这下可真是大吃特吃。真礼还给他端上了一杯姜茶,说是能护胃,可是他果断拒绝了——姜茶味道又苦又怪,谁愿意喝这种东西?少年狼吞虎咽,他旁边的高杉和桂见他吃得这么香,也都条件反射地咽了一下,于是银时还特别嘚瑟的用勺子挖起满满一大勺蟹肉,炫耀:
      
      “这一口,可就是三只螃蟹啊!”
      
      然而银时可能没意识到,吃蟹一时爽,腹泻火葬场啊……
      
      第二天,班上的同学就发现银时缺席了,当入江去问老师的时候,松阳十分尴尬地解释说,他因为身体抱恙,今天去阿清家的诊所挂水了。
      
      实际上,他当天晚上就上吐下泻,被连夜送到隔壁诊所去了。阿清的爸爸诊断他为急性胰腺炎,听说来龙去脉之后,这位医生差点都无语了:二十只螃蟹?就这么一次吃完了?这也太寒(憨)了吧!
      
      后来,阿清给老师的这道料理取了个别名:黄金痛风面,一碗包你进医院。
      
      “好啦,我就随口一说。我知道你对螃蟹可能有阴影,但是这个量我和你保证,不会有问题,你就放心地吃吧!你再不吃,我们可都馋了!”
      
      回忆完这段惨痛的过去,银时望着这满满的蟹肉,虽然他十分想一扫而光,但到底还是多了几分犹豫。就在这时候,阿清的话让他灵光一现。
      
      环顾四周,他看见大家都在盯着碗里的蟹肉,于是青年狠了狠心,大义凛然道:
      
      “这么多...我一个人吃还是有点慌啊!不如这样吧,你们一人帮我吃一口,我少吃点,这样就没问题了!”
      
      老朋友还能记得他的生日,这本来就挺让他感动的了,那么,分他们一口也是可以接受的!青年悲壮得简直宛如割肉喂鹰的佛祖,看着这些好友推脱两句就理直气壮地每个人从他碗里挖走一大勺蟹肉,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然而,等所有人都挖完之后,坂本一边嚼着蟹肉,一边含糊道:
      
      “早知道银时你不喜欢蟹肉啊……那我们接下来还要发它给士兵们作加餐呢,银时你不能吃的话,我少发你几罐?”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正在拼命嗦面的银时僵住了,“啥?什么叫加餐?这不是你给我一个人买的吗?”
      
      “是啊,前几天我去谈生意的时候,想着难得穿封锁线得给你带生日礼物,正巧就遇到了一个罐头商。可是我买罐头也不可能只买一罐吧?因为这附近在打仗嘛,那个罐头商的订单全被退了,眼看就要破产求我帮他呢,我就低价都买下来了,算一算大概够给每个人都发三罐的...银时?你怎么了?”
      
      “...辰马!!你还我的决心来!靠,罐头多给我来一罐,我特么血亏啊!”
      
      ……
      
      到了晚上,阿清正在清算今日医疗部的花销,营帐的门帘就被人拉开了,她抬眼一看,是高杉过来换药。
      
      上次与奈落的战斗,高杉的手臂也受了些伤,打了很久的绷带。阿清麻利地为他拆下旧纱布,给伤口涂了点药换上了新的纱布,等做完了这些,她轻松道:
      
      “应该就是最后一次了,你这个伤口恢复得很好。”
      
      “是吗,那太好了,我已经等不及想再会会那群乌鸦了。”
      
      高杉的神色看起来有些阴郁,看起来他已经在脑内想过无数种若是再遇到奈落、该怎么打败他们的计划。阿清无奈:“你这么在意那群人,是想从他们那里打听老师的事情吗?”
      
      “那是自然,是他们带走的老师,也肯定知道那之后老师的事情……虽然老师现在只是被幕府关押着,可是只要我们一天没救出他,我就一天不得安宁。”
      
      根据他们从幕府内部收获的线报,与松阳老师同时被抓的还有一批政/治/犯,他们都被安置在了一个机密的地方关押着等候处刑,但是由于幕府现在内部党争也很激烈,所以在倒向天人的定定派取得彻底胜利之前,这批犯人都只是被软禁着而已。换而言之,只要他们、和支持他们的那一批攘夷派幕府高官能够成功,不仅他们攘夷军可以成为正规军,老师他也能名正言顺地出狱。
      
      到那时,老师就能光明正大地回到故乡,与小光父女团聚了——这就是支持他们几个战斗至今的信念。
      
      “...但是,在那之后呢?如果我们能成功,那之后你想做什么呢?退伍吗?还是...继续向上爬?”
      
      阿清忍不住地提问。这个问题其实她想过很久了,她自己是为了给父亲报仇、加上逃避没能拯救师母的愧疚才来到这个地方,若是害死父亲的罪魁祸首德川定定能伏法、老师也能归乡的话,她也就得偿所愿了。可是,他们呢?
      
      银时不消想,如果战争胜利了问他想要什么奖励,他一定会说让他退伍,这个人天生没什么野心;而桂则正好相反,他一定会继续战斗下去,为了他的理想与抱负奋斗终生。但是,高杉却从没有像他们两个一样明确地表达过他的态度,她有时候觉得,她完全不了解自己的这位同学。
      
      对此,高杉的表情依然没什么变化,他答道:
      
      “我没有的选择,毕竟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鬼兵队,得对他们负责。”
      
      他相当于是默认了他会和桂一样,继续在这个金字塔的世界里搏杀,直到能站到顶端。不然,他可以离开,他的部下怎么办呢?拿一笔薄薄的抚恤费,哪里来回哪里去吗?有很多人,和他们的昔日同学一样,都是为了成就一番事业才来到这里的啊。
      
      他是为了部下的利益,他不能退——这是他的言外之意,但是,阿清却不太相信。
      
      你自己真的对权力毫无向往吗?我不信,多少人为它而疯狂。这东西,一旦沾上了,比最厉害的毒品都要毒啊。
      
      仿佛是看出了她的心思,高杉开始转移话题:“不说这个了。话说,你对银时这次生日还真在意啊,我和桂过生日的时候,你可都没这么上心过。是因为你还当他是你男朋友么?”
      
      知道上一个话题高杉不想多谈,她也顺着他的意思继续:“毕竟他死里逃生嘛,请他吃顿饭庆祝一下也是应该的。我可没觉得我俩还能继续下去,他都说了战后要去入江家娶纯子,我干嘛还吊死在他身上……喂喂,你是不平衡了嘛?也想要庆祝一下?”
      
      “如果你愿意送我什么的话,我当然却之不恭。”
      
      青年巧妙地偷换了概念,把“庆祝”直接换成了讨要生日礼物,而看穿了他的阿清也不说破,她想了想,回答道:
      
      “但是我现在没有什么能送你的,只有祝福,你愿意接受它做迟到的生日礼物吗?”
      
      “当然可以,我洗耳恭听。”
      
      外面的秋风萧萧,屋内的烛火也被吹得阵阵飘摇,阿清正视着高杉那双清澈的绿色眸子,清了清嗓子一字一句、非常认真道:
      
      “高杉晋助君,我,永彬清在这里为你送上生日祝福。
      愿你一生无病无灾。
      愿你未来长命百岁。
      愿你老后子孙满堂。
      愿你永远幸福安康。”
      
      当她说完,她看见,那个自来了战场之后就一直维持着严肃高傲神情的青年,居然清爽地笑了。
      
      “也许我明天就会死,不过,我会努力把你的祝福都变成现实的。好了,我回去了。”
      
      在不知道未来的时候,有个人能这样祝福他,就仿佛是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目标——高杉笑着与她告别。少女差点看呆了,她想,自己已经多久没看见他这么发自内心地笑过了?
      
      “我送送你吧!”想也没想的,她跟上了高杉,青年的脚步顿了一顿,等待着她跟上自己,两人一路沉默无言,却又仿佛能知道彼此的心情。
      
      抬头是满天的星斗,低下头是叶堆成秋。

  • 作者有话要说:  阿清的嘴应该是言灵级别的,总之没一个成真。
    银时那段螃蟹的灵感...农师傅!!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