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2、第 32 章 ...

  •   那天晚上,银时几乎是硬凑着跟坂本进了储备物资的仓库,在坂本计算着这些军粮该如何发到士兵手上的时候,青年厚着脸皮多拿了一罐蟹肉罐头揣进怀里,美其名曰:你就当你送了两个罐头给我吧!
      
      毕竟银时也是军队的首领之一,这些物资他本来就有优先支配权,所以坂本也没把他的薅羊毛行为当一回事。趁着对方专心致志的时机,银时还偷摸着拿了一瓶据说是从天人那里缴获的酒给开了,吨吨吨地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然后被那个奇怪的甜酒给呛得直打嗝,不过第二口咽下去之后,他也就觉得没那么难喝了。
      
      “大米今年收成...杂粮米收成...蔬菜,肉类……”
      
      银时看着他把那些数字念念有词,就像个老农民数着自己今年攒了多少粮食一样来来回回地清点那些军粮,突然间,他感慨道:
      
      “坂本,你也不容易啊。”
      
      “我什么时候容易过?只不过我的战场有时候和你们不在一个地方而已,而且大家还意识不到这些工作有多重要。”
      
      坂本随口回答,话里隐隐有些怨念——前段时间攘夷军内部在讨论谁是最强悍的人,银时派和高杉派吵成一团,就是没人想起他(假发:还有我,谢谢)。虽然他生性乐观,但自己的辛苦没能被大家正确地认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小郁闷的。
      
      “别这么说嘛,至少我还是很清楚的,我能没有后顾之忧地冲锋杀敌,也是多亏了你在后面帮忙拉生意啊。”银时嬉皮笑脸地凑了上去,把他喝了一半的酒瓶子直接怼到了坂本嘴边,“来来来,别学高杉那样皱着个眉头,喝点儿!”
      
      “呜哇……!”坂本猝不及防被银时灌了一大口,差点和他刚刚一样被那个古怪的甜味冲到了脑门,好不容易没喷银时一脸咽下去,他抹了抹嘴巴颤巍巍地问:“这啥啊?”
      
      “我哪知道,上面都是洋文,我又不是假发,认得这些鬼佬的东西...反正能喝就行了!”银时大大咧咧不在乎,见坂本嘴一抹又要开始数其他粮食,他索性又摸出一瓶还没开的酒,拉着他就要离开仓库,“嗨,坂本,你再数这些东西也不会多的,不如咱们先喝两杯!”
      
      知道银时这是铁了心想找人喝酒,坂本也就不再推辞,接过他的酒之后找了块舒坦的草地一屁股坐下。一口带着淡淡麦子味的酒入喉,两人的话匣子就开了。
      
      “金时啊,你想喝酒咋不找假发,非得找我呐,我这不正忙着呢。”
      
      “假发那丫最假正经,说啥伤势没好不能喝酒、武士要自律……他啊,肯定能健康地活到一百岁,可那又有什么意思呢?我反正觉得年轻时候就要吃喝玩闹,六十岁两腿一蹬挺好,虽然我八成都活不到那个年纪……你也别说你忙!真忙还能陪我喝酒?”
      
      说罢,银时斜眼看坂本,后者打了个哈哈,老实承认:“是啊,我也确实想偷个闲。整天和这些数字打交道,看它们一天天地减下去,我还得想方设法让它们别减得太厉害……烦!干,说那些有个啥用,喝!”
      
      “喝!”
      
      两人碰了一杯,互相吨吨吨以示敬意。酒过三巡,坂本痛快地打了个酒嗝,一张脸是醉醺醺的酡红,可是他的眼睛尚有神。青年放下了手中的酒瓶,抬起头仰望着星空,含含糊糊地问身边的好友:
      
      “喂,银时,你喜欢看星星不。”
      
      “一般般,怎么?”
      
      “我倒是很喜欢,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夏天,因为夏天的夜空是最明亮的……到了晚上,我就缠着我爸爸带我出门,让他给我指,天上哪里是北斗星,哪里是牛郎织女星,直到我妈和我姐姐过来揪我们回家为止……有次我一个人在外面看星星看晚了,我三姐以为我被人拐了,找了我好几个小时,等我回家之后她又哭又骂地把我一顿打……”
      
      坂本开始絮絮叨叨地和他说自己童年的故事,这让银时也不由得抬头望起了天空。其实小时候和松阳一起流浪的时候,松阳也很喜欢晚上带着他看星星,教他看银河是多么美丽、北斗星的形状是不是像一把勺子等等。偶尔夏天的时候,他们还会撞上大运看见流星,不过流星都快得转瞬即逝,他们只能看见个尾巴,再想告诉对方的时候它就已经消失不见了,但是松阳总会欣喜地告诉他,看见流星是有好运气的……
      
      现在是十月份的中旬,按理说入秋了,但天气还带着点酷夏的余热,不过今晚的天空倒真是非常明亮。群星就像是一个一个会发光的眼睛汇集起来,它们的光芒形成了一道长长的星河,像是一道看不见尽头的光幕一般铺在黑色的夜空中,壮丽得夺人心魄。
      
      不过以银时那无论什么都能联想到食物的奇怪想象力,他从小时候就觉得,那银河就像是把牛奶洒在天上一样。对此,松阳高度赞扬之:
      
      “这么想也很有趣!因为据我所知,天人就习惯把银河叫做‘奶路’(Milky Way)。银时,你真的很有想象力啊!”
      
      那时候他怎么回答松阳来着,哦,好像是这样。
      
      “嗨,这算啥。我还觉得白天天上飘着的云像棉花糖呢!松阳,你说要是咱们造个够高的楼,高得能到天上去,那能不能白天收集云做棉花糖、晚上用星星来点灯?”
      
      “嗯...这我也不知道了,不过我听说江户现在就在准备造这样高的楼……”
      
      那之后的对话,他就没什么印象了。不过松阳总能把他提出来的一些稀奇古怪的点子视作他有想象力的标志,并大加赞赏,让他得意洋洋,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幼稚得让人发笑。
      
      今晚,望着这片璀璨的星夜,他突然想起来,小时候他还思考过一个问题,为啥晚上还能看见白天的云团(虽然黑乎乎的),但白天却看不见晚上的星星呢?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其实这些星星无论何时都是存在的,只是白天太阳的光芒太亮,只有这样的黑夜里,它们才能放出属于它们的光芒,让他们这些人注意到那是一片如何纷繁复杂的世界。而在那样的世界里,他们也好,他们所生活的这个国家、星球、乃至太阳,都渺如烟海。
      
      坂本伸手随手一指,顺着他的手势,银时抬头一看,那是一颗非常明亮的星星。
      
      “那个啊...应该就是那什么天狼星了,只要天气晴朗,咱们一年四季都能看见它。我现在在想,它叫‘天狼星’,那...咱们现在遇到的那群狗子模样的天人,不会就是从这颗星星上过来的吧?”
      
      “你可拉倒吧,那群狗子叫什么‘戌威人’,假发之前不是说过么,就是他们第一个轰开了幕府……坂本,你喝多了吧。”
      
      “哈哈……可能是吧。不过我和你说啊,自从知道了天人的事情之后,我就不太喜欢看星星了。”听见银时的吐槽,坂本干笑了几声,随后他又举起酒瓶子猛地灌了自己一口,像是故意就要把自己灌醉似的。“因为我突然发现,我一直以为空荡荡的天空,原来这么挤,到处都是那个什么天人。”
      
      “可不是,光咱们见识过的,少说也有百八十种了吧,这估计就是九牛一毛……你看啊,就你手指的那地儿,没准也有个万儿八千种的天人呢!”
      
      “是啊,那么多的天人呢……那么多,都要来咱们的国家,都要打咱们。我现在想,我不是不喜欢看星星了,也许我是在怕,怕看星星了。”坂本感慨了一声。就在他的这声之后,本来还咋咋呼呼、随着他的话头胡诌的银时,也突然安静了下来。
      
      他们都意识到了一个既定的事实。望着那片安静灿烂的绚烂星空,半晌,夜风吹起,将坂本的那句话吹到了四处:
      
      “满天繁星,举目皆敌啊。”
      
      他们谁也没再说话,都只是闷头喝酒,就在一瓶酒到了底的时候。坂本摇摇晃晃地、要拽着银时一起起来,就在这个时候,银时突然一把摔了酒瓶子。
      
      啪的一声巨响,在这个他吐露心迹的夜晚,这一声仿佛也是在打碎他潜藏于心、早已决定要舍弃的某种逃避。
      
      银时拍着他的肩膀,大着舌头就嚷嚷:
      
      “你怕...怕个球!”
      
      “天人?能比你那个揍得你鬼哭狼嚎的姐姐还可怕?那可是能操着薙刀追你三条街差点砍死你的厉害人物啊!天人能比她更不讲理?!哪来的都是敌人,你丫坂本辰马连幕府都能谈得下来生意,怎么就不能和天人谈下来了?难不成他们个顶个都是不要钱也不要命的主……?嗝!”
      
      银时慷慨激昂地说到一半,正准备加大力度再来一通嘴炮,结果一个酒嗝打得他一秒就忘了该说些什么。“你……”他醉醺醺地望着坂本,张了半天的口继续酝酿,最后……
      
      “嗝!”又是一个嗝,他彻底忘了他想说什么了。
      
      这两个嗝一打,反倒让气氛变得轻松多了。坂本忍不住地笑了出声,抓着银时的手就换成了他拍对方的姿势。
      
      “我当然知道你的意思!是啊,天人来地球,总还是带着目的来的吧?要是他们有所求,那就是我坂本辰马活跃的舞台了!宇宙这么大,等战争结束了,我一定要去亲眼看看那些天人,到时候看我就像姜太公钓鱼一样,把他们一个个都钓起来!啊哈哈哈哈!”
      
      “以及,我姐姐没你说的那么蛮不讲理!你明明连她的面都没见过!”
      
      说完这句话,坂本开怀大笑——是啊,银时从没见过她姐姐,只是听他偶尔抱怨他姐姐的事情就能脑补出一副修罗的模样,他们也没有见过战场以外的天人,又怎么知道真正的天人生活是什么样的呢?
      
      这下,他是真的什么都想明白了,但那将是一条比战争更艰难的道路。
      
      ……
      
      就在那个夜晚,攘夷军营里,高杉与阿清并肩在星空之下漫步、坂本和银时喝得醉醺醺地仰望星空、桂早已安睡,这些年轻人都不知道,即将改变他们命运的一场战役,已经越来越近了,而它的开端,是一句非常简单,但对他们而言无疑是开启了地狱大门的话语。
      
      渐渐的,夜深了,所有人都回到了他们彼此的帐篷中休息,如果这个时候还有人看着夜空,他们就会发现,弦月浮在其中,但看起来和平时不一样。在断断续续的云层之后,仿佛存在着一个有意志的物体。
      
      星舰之上的天道众,望着已成战场的日本某处,漫不经心地下达了他们对包括奈落在内的、地球上全体天人武装的第二道指令。
      
      “针对地球反叛势力,现在,解禁轻中型武器的使用。望三个月内消灭障碍,使地球能尽快加入银河联邦,这将有利于我等所有人的利益。”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可以配合《我的三体·罗辑传》的ED《黑暗森林》食用
    我很喜欢坂本,他是一个很浪漫的人。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