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4-21 09:00: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妖物 ...

  •   
      郁凌顺着山路往下走,耳边除了风声鸟鸣再无其他声音。山巅多怪石,形状奇异,远远看去像是生灵幻化而成。
      
      再往下走些时,大片都是参天古木,将太阳遮挡得只见些小光斑。树上多有老藤缠绕,胳膊粗的老藤纹路清晰,像老人额头叠起的皱纹。
      
      接近正午时分,郁凌走得身上已汗湿,他腿上的伤未全好,走下坡路上很容易颠到痛处,走起来极为费劲。山间阴冷而湿气重,他身上发冷,腹中饥渴,浑身感觉不舒服,越走越觉得这个地方不能久呆。
      
      “这鬼地方好让人难受,我得快点离开,要真在这儿碰上七焰堂的人了,还得将我带到摩柯山去,那才惨。”郁凌越往山下走越感觉这地方阴森森的。
      
      他朝着山路一侧的低处走去,料想着山坳处应该能找到溪水。
      
      走出十几步远时,他开始听到潺潺的流水声,便加快步子朝着水声发出的方向走去。
      
      他突然间觉得小腿上一阵刺痛,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根刺藤挂在了他腿上。这样的刺藤他在无稽山从来都没见过。刺藤离地上近的那一部分是黑青色的,尖端却慢慢变成了紫红色,而它长出的刺又是艳丽的红色,像是刚扎进人的肉里,带出来的血色。
      
      郁凌觉得这东西长得奇怪,但是也没有多留心,用手里的棍子拨开,继续往前走。
      
      他快走到溪边时,山风拂过,山间独有的腥气格外重,初闻时是落叶腐败的味道,随后却闻出了一股臭味,那种臭味像是来自埋有腐尸的地底下,让人闻到后心里立马生出不悦。
      
      郁凌蹲在溪边,闻着这股让他皱眉的味道。
      
      这水一喝下去,那股味道似乎就会要带到了身体里。可不喝吧,他实在又熬不下去了。
      
      “真是个鬼地方,得赶紧离开。”郁凌安慰着自己反正就要离开这儿了,喝几口又不会死,便硬下心趴在溪边猛喝了几口水。
      
      他感觉溪水经过他的喉头,那股腥味便向上漫入到他脑中,让他回忆起几年前在无稽山偶然进入的一个地窖,幽黑,潮湿,从那里走出时脚下总觉得踩着了不明的又软又滑尸体。
      
      他喝完水,在身后凸出地面的一老树根上坐下,抬头看看头顶的天空,明明太阳当空,却驱走不了这地方的阴湿之气。
      
      郁凌身子突然间往下一沉,直接跌落到了地上,原来在他屁股下的树根竟然消失不见,那地方成了平地。他一晃神,觉得有什么不对,赶紧蹲起来,用手去摸刚刚坐着的地方。
      
      “奇怪了,我刚刚明明是坐在了树根上,怎么突然间这地方成了平地,什么都没有了,我这是遇上什么邪物了?”郁凌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不管是不是真有什么古怪,他都还是早些离开为好。
      
      他起身又往山路那边返回去,经历了刚刚的事情,这下他走得小心翼翼,生怕再遇上刚刚那样的古怪邪物了。
      
      郁凌从六岁起就生活在无稽山,无稽山是块风水宝地,山下虽也有幽深的谷地,但谷中清气充溢,邪祟远离,从来不会有这种奇怪的腥臭味。
      
      百炼虽看重郁凌,但从没让他下山去历练过,降妖除魔之类的事情他只有从同门口中听说过,却从没见过,对此他早就跃跃欲试,想下山见识见识。
      
      如今真碰上这些东西,他原本的好奇都被心里突然涌上来的害怕压了下去。
      
      “听说树妖要吃人,难怪刚刚那溪边有股腥臭味。”郁凌想到自己还喝了那溪里的水,顿时一阵恶心,肚里也不觉饥饿了。
      
      他想到那无脸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带着他跑到这么远的山上来,更觉得奇怪了。
      
      “这人不知道是妖是神,不知怎么还和花渐落有了过节。我下山时好像是朝摩柯山相反的方向走的,所以才会走了这么远什么人都没遇到。”
      
      太阳的斜光穿过树林,将郁凌的影子投在远处的树上,他总是忍不住要去看树上晃动着的影子,像是感觉到树上有什么古怪一直跟着自己。
      
      太阳落山后,天色很快变暗,郁凌找了一处空旷的山崖朝下望去,这山峦起伏,根本看不出还有多远的路要走,但他又感觉离山下不远了,只要再撑一撑,不久后能够下山的。
      
      “这地方太吓人了,入了夜还不知道会遇上些什么呢!”从前他仗着一身修为,有着降妖除魔的壮志,如今他只是个带着伤的普通人,别说树妖和猛兽,就是突然出来一条野狗他也会吓得腿打闪。
      
      半边月从山后爬上夜空,照亮了郁凌前行的路。路是越走越平,越来越阔了,可就是还看不到灯火,听不到人语。
      
      突然,身后响起了落叶发出的嗖嗖声。
      
      “都入秋了,难道还有蛇?”郁凌挺下脚步,往后看去,隐约看见落叶被拱起成一条腿粗的线,正在向他这边蔓延。
      
      他来不及看那地下的东西从何方而来,转过头赶紧往前冲。刚想跑起来,膝盖里痛得他向前就是一个趔趄,他强忍着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逃出这怪物的魔爪。
      
      树叶的嗖嗖声越来越急,越来越清晰,那地下的怪物眼看就已经追到他脚边来了。
      
      “难道还真是树妖?”郁凌知道继续往前走的话肯定是走不过这东西的,他只好往旁边的山坡上爬。
      
      他一手攀了一根树枝,另一手往地上胡乱一抓,只觉得手下抓住的那东西胳膊粗细,正在他手心下快速移动,像是这树妖另一处正在蔓延的树根,他吓得赶紧将手缩回来。
      
      这时,他刚握住的那树根突然之间迅速绕着他的腰卷曲起来,他一阵晕眩,身体腾空起来,被甩向山路中间。
      
      他用手抓住树根,使尽全身力气想将树根掰开,而树根将他裹得越来越紧,完全不能掰动丝毫。
      
      离他不远处,又现出了几处树根,树根掀起落叶时,发出一阵阵腥臭味,与他在溪边闻到的那股味道极为相似。
      
      树根从他的胸口,穿过腋下绕着背上裹了两三圈,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觉得喘息越来越费力。
      
      突然,他感觉胸口没那么憋闷了,树根好像松了些,他将手抓在树根上好像也能够将它扯动了。树根的力道柔和了许多,就像是一个人刚刚还在暴怒中,突然就变得温和可亲了。
      
      随后,落叶掀起时的嗖嗖声也弱了下去。郁凌听到远处像是有隐隐约约的琴声传来,那琴声不像是七弦琴,比七弦琴的琴声更为圆润通透,琴声和缓悠扬,像是有人在他耳边低语,听得他有些恍恍惚惚,好像进入了一个很平和的梦境里,平复了他心里的恐惧。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树妖突然间变得温和了,原来也是受了这琴声的影响。
      
      他胸口的树根彻底弹开了,其他地方的树根也缩走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和腰,又朝那树妖追过来的方向看去,月光下的一切恢复了平静,远处的琴声也越来越清晰。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