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30 17:52:2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得救 ...

  •   
      那骑在马上的领头人发现柴堆后面好像有不对劲,下了马拔剑就往柴堆那边走去,跟在他后面的一队人也都赶紧下马一齐围了上来。
      
      郁凌站起身,挡在了骆虎前面,两只手掌伸在胸前,脸上蹦出了一个笑:“你们找我?”
      
      那领头人提起剑抵在郁凌胸口,阴狠地看向他,冷笑道:“难不成你现在还想装作自己不是丁愿?”
      
      旁边男孩看到剑也并不害怕,只是呆呆地站在一边看着,农妇已吓得脸上都扭曲了,赶紧上来将男孩拖走。
      
      郁凌朝农妇道:“嫂子,我看这孩子骨骼清奇,天赋异禀,将来必能干番大事业!”
      
      那农妇也不回答,将孩子拖进院里,赶紧将院门关上。
      
      郁凌伸出两个手指,将那领头人的剑往一边拨了拨:“兄弟,你们弄错了,我真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呵,你当我们眼瞎呢,这么大个活人我们还能认错,不过你都成那样了还能活过来也是件奇事,大伙儿本来是想抢了你的尸体回去,现在抓活的更好。”那领头人语气虽嚣张,但看向郁凌的目光仍有些怯怯的。
      
      后面两个穿黑衣的人也跟了上来,郁凌像看到活下来的希望了一般,顿时忘记自己已经重活一世不再是从前的模样了,大声朝那两人喊道:“两位无稽山的兄弟,是我呀!我是郁凌,我真不是丁愿,我没死呢,不对,我死了又活了。”
      
      那两人相对望了一眼,被郁凌的这番话给绕糊涂了,皱眉骂道:“魔宗妖人,胡言乱语,郁师兄都入了土了,别想装神弄鬼糊弄我们!”
      
      郁凌一拍额头,醒悟到当下和他们说也说不清了,不如趁着这些人对他还心存忌惮时索性再虚张声势吓吓他们,看能不能找机会逃脱。
      
      骆虎站在郁凌背后,几次想到前面来护住郁凌,都被郁凌挡到后面去了。
      
      郁凌在骆虎耳边轻声道:“等会儿我想办法引开他们,你找机会自己逃,算是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骆虎使劲摇着头,但他害怕得两手直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郁凌往前走了几步,装出不害怕这帮人的样子,极其自信又狠厉地一个个朝他们看过去:“哼,我怎么可能轻易落到你们这帮乌合之众手上,大不了咱们来个同归于尽。”
      
      他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瓷瓶子,举在过头顶,冷笑道:“看到了没?这是七焰堂的焚魂散,一沾水便能毁肌肤,要是粘到你们脸上,有一点点到了你们眼睛里,眼睛就彻底毁了。我看谁还敢过来,我就将整整一瓶用掌力散布在空中,大家眼睛全得瞎。”
      
      那领头人将信将疑,但头不自觉地往后一仰:“哪里有这种鬼东西,我不信!”
      
      郁凌抓起瓶子往他跟前一挥,吓得他赶紧将脸捂住,见周围没有动静这才把手放开,他旁边一人扯了扯他的衣襟,小声道:“老大,魔宗的东西邪门着呢,要杀丁愿和花渐落,咱们可以从长计议,这眼睛要是瞎了这辈子就完了。”
      
      郁凌看到领头人有些动摇了,底气更足了:“我不想我手下的兄弟陪着我冤死,你们让他走。”他说完看向骆虎。
      
      骆虎一直都是吓得大气不敢出,他知道这白瓷瓶子里的药明明就是他给郁凌治伤的药,对郁凌此举还真是为他捏了一把汗,但自己修为低,要真打起来也护不了郁凌,还不如配合着将这谎话说下去。
      
      他强忍着心里的恐慌,装作制止郁凌的样子哭喊着:“少主,不可,这东西歹毒无比,少主何必受这个苦啊,小的白活一世,是个没骨气的孬种,害怕瞎眼啊,只能抛下少主先走了。”
      
      骆虎哭着,转身向后,慌慌张张死命跑了开去。
      
      经骆虎这么一哭,这一干人脸色更难看了。
      
      “只要有一个人搞鬼名堂,我立刻将焚魂散撒出来。”郁凌举着那瓶子,往后退到一匹马旁边,另一手扯了缰绳打算上马。
      
      他猜想自己只要上了马,很可能会遭偷袭,但所幸的是骆虎已经走远,终于将欠他的人情还了,心里总算也有了一丝安慰。
      
      郁凌上马时一手要将那瓶子举起,而他腿上刚好了些,一条腿不好使力,那举着瓶子的手便不自主地去扶马鞍。离马最近的一年轻男子眼疾手快,手里的长鞭瞬间朝郁凌手指上挥过来。
      
      郁凌手上一阵发麻,随后传来钻心的痛感,他感到手心里已经空了,那瓶子早掉到了地上。他腿顺势往上一跨,上了马背,而旁边退开的人见他手里的瓶子掉了,一齐朝他这边拥了过来。
      
      领头人仰头大笑几声,看到身边的人将那白瓷瓶子捡走了,脸上满是反败为胜的张狂,将剑指向郁凌:“哈哈,这下我看你还有什么花招。”
      
      郁凌脑中一片空白,想到自己刚获重生,现在便要毙命于此,这实在是老天在作弄他这条贱命,瞬间他又回忆起那种濒死的绝望感,手臂上开始发冷。
      
      “这小子刚刚上马都费力,大家不用怕他了,先挑了他手筋脚筋再说。”那领头人朝后面喊着,手上的剑又朝郁凌逼近了些。
      
      郁凌人在马上,四面都被人包围,完全没办法突出去。
      
      一阵风的呼啸声突然间钻入郁凌耳中,越来越清晰。周围将他围住的那些人好似也听到了这阵呼啸声,纷纷偏过头去,看这是何处传来的怪响。
      
      不待众人将方向辨认出,一个白影从天而将,向郁凌袭来,他身上带着一股劲风,靠近郁凌的几人不由得侧过头,抬起胳膊去护住自己的眼睛。
      
      “何方妖人?”那领头人强撑着,费力地朝那白影喝道。
      
      那白衣人的头被一顶青色的斗篷遮住,他身材高挑,身形之快让人根本来不及看明白他的意图。
      
      郁凌只觉后背的衣襟被人抓起,随后全身便腾空了,整个过程快得让他头晕目眩,不知道这白衣妖人带他去了哪个方向。
      
      但在这晕眩中,他隐隐觉得这人的身法有些熟悉,像是就在他身边很亲近的一个人。他们在空中飞行得极快,那人斗篷上的青纱被风撩起,郁凌好奇地朝他脸上看去,那面部才露出一个角落便差点把郁凌吓晕了过去。
      
      这人的脸上像是盖了一层冰晶,而那冰晶却与整张脸非常契合,完全不是硬罩上去的感觉,高低起伏极其自然,那冰晶像是从肉里头长出来的,透着一股寒意。
      
      郁凌眼睛一闭,心下叹道:“我大概是见鬼了。”
      
      两人来到一山崖上空,无脸人松开郁凌,郁凌摔到了地上。
      
      郁凌定了定神,看到这无脸人并没有扔下他就走了,而是背对着他立在前方,好像并没有马上要离去的意思。郁凌仍旧觉得这背影让他有一种熟悉感。他走上前,想和这人说说话,先听听他的声音看。
      
      “多谢前辈相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前辈。”郁凌走到那人附近,朝他打了个拱。
      
      无脸人一听郁凌说话,猛地转过身来,虽未开口说话,但那张脸已让郁凌背上一阵发冷。
      
      郁凌见这人不说话,猜想他可能是没嘴巴不会说话,如果自己再加追问,只怕会将他惹恼了。只好又近前躬身行了个礼:“既然前辈不方便告知,那晚辈只能将前辈的样子记在心里,求菩萨保佑前辈长命百岁。”
      
      郁凌越说心里越虚,想着自己最近格外倒霉,还是早点远离这怪人为好,便拱着手向后退:“那晚辈就先行告辞了。”
      
      “哼,花渐落极为看重的人竟是这般唯唯诺诺,简直太让我失望了。你回去告诉花渐落,他早晚有一天会臣服于我。”
      
      那无脸人的声音一出来,郁凌便感觉自己身子都僵住了,好像有一股寒意在他全身经络蔓延,这声音浑厚而有穿透力,像是从一间空旷的冰窖中传出,带着寒意和回响。
      
      郁凌朝他看去,他的脸虽被斗篷遮住,但郁凌能感觉到他说这番话时有股目空一切的自负感。
      
      “竟然敢说要让花渐落臣服,这到底是何方高人?从声音来看,这人年纪还不大,天衍派东方天齐修为极高,但他断然没这么年轻。北边雪域神殿虽高深莫测,但他们向来不爱插手中原与魔宗的恩怨,洞庭钟家的人本事平平,就更不用说了。除了这些人,还能有谁呢?”郁凌想了好久,仍是想不到半点线索。
      
      一晃眼间,那人突然在郁凌眼前消失了,完全没有留下什么声音。周围几声鸟鸣衬得这山崖上格外寂静。
      
      郁凌放眼望去,这地方四处都是高山,周围的树木和地形也很陌生,他断定此地离无稽山应该还很远。眼下云雾缭绕,山谷暗黑深不见底,他虽站在山崖上,仍感阴风习习。
      
      “难道这到了摩柯山附近?这无脸人救我,其实是要救丁愿,让丁愿到花渐落面前去传话,所以他应该是已经带我出了追杀我的那帮人的包围圈了。”郁凌查看着四处的地形,一时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为好。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