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16章^ 最新更新:2019-04-30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钟家 ...

  •   
      修真界都道,洞庭钟家家大业大,有钱又有势。郁凌才到钟家门口,立马就感觉这传言说得果真不假。
      
      进入钟家首先要经过一道山门,门两侧有人把守,但把守之人并没将他拦下问话。
      
      又走了一里多路后,才到达钟家的正大门,远远地便可看到两座石狮子立在门口。门两边的围墙伸出了好远,一眼看不出这钟家到底有多大。
      
      郁凌将马车停下,一守卫走了上来。那守卫身着一身灰衣,身材较为瘦小,面容和善,是个典型的当地人模样。
      
      “这位公子,你找谁?”那守卫将郁凌打量了一番,看到郁凌面容憔悴,猜到他肯定是有要紧事。
      
      郁凌下了马车,朝大门里头望去,道:“你进去通报一声,说是钟宗主的侄儿钟子奕路上遭了难,我把他的遗体送回来了。”
      
      那守卫吓得往后一退,往马车上看了看:“你稍等,我马上进去说。”
      
      郁凌正对着钟家大门站着,想到接下来有可能会被钟家人认成丁愿,心里也甚不在意了。
      
      “这世上长得像的人也不是没有,只要我咬定我不知道什么丁愿,他们也不敢拿我怎样,遮遮掩掩倒显得我心里有鬼。”他虽是这么安慰着自己,但总隐隐还是有些担忧钟家的人不是那么好应付。
      
      一会儿过后,从大门口快步走出一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同样是穿一身灰衣,但看上去装束稍显得华贵些。这男子神色仓皇,看到郁凌的马车,便赶紧往这边走来。
      
      “我是这府里管事的,我叫钟淹,小兄弟从何处而来,我家六公子可是在你这马车上?”中年男子说话腔调温和,语气掌握得格外恰当。
      
      郁凌将马车的帘子掀开:“我从渝州一路陪同子奕而来,不料路上有人趁我离开之时下了毒手。”
      
      钟淹往马车里看了一眼,又感到有些为难,道:“我都没有见过六公子,一时也无法辨认。”
      
      他稍作思忖,又道:“想起来了,我上去看看他腰间的玉牌就知道了。”
      
      钟家家族成员庞大,所以钟氏子弟出生不久后就会获得一块刻了他辈号的玉牌,这玉牌便是在钟家身份的象征。
      
      钟淹上了马车,朝钟子奕脸上看了一眼,很快便转过头去,在他身上找出了一块玉牌,细看了一番,又走下马车来。
      
      “是六公子。”钟淹神色瞬间变得难看,长叹了一声,向跟过来的几名家丁道,“快去通知宗主!咱们先把人抬到朱崖阁的偏厅去吧。”
      
      郁凌跟着钟淹进了大门后,往左拐,进了一条僻静的小路,走了接近一炷香的工夫才走到朱崖阁。
      
      很快,朱崖阁外头传来了细小的议论声和脚步声。钟家家主钟尧初带了一行人进了朱崖阁,钟尧初的其他几个兄弟子侄也都赶了过来。
      
      郁凌从偏厅走出来,钟淹便领了他到钟尧初面前来。
      
      钟尧初四十多岁人,和钟乐初长得有几分相像,身材比钟乐初要稍高大些,神情也更严肃。他大步走在一行人前面,目光冷峻,神色中气愤多过悲伤。其他人在后面站着,有的长吁短叹,也有的只是像钟尧初这般,表现出来了的更多是气愤。
      
      “宗主,正是这位小兄弟陪着六公子从渝州过来的,路上发生的事情咱们可以听他说。”钟淹勾着身子向钟尧初介绍郁凌。
      
      郁凌心中悲痛,也没心思多和钟尧初客套,就只是简单地朝他拱了拱手道:“在下郁青,是钟公子的朋友,这一路都是我陪他过来的。昨夜断黑时,我出去了一趟,回来子奕就遭了毒手了。”
      
      钟尧初听了郁凌的话,也没多问其他,像是窝了一肚子火一下无处发泄,向钟淹道:“人呢?我先看看。”
      
      郁凌起初以为钟尧初见了此事也会要难过一番,结果钟尧初只是像处理寻常家事一般冷静,他这才理解为何钟乐初会和这个哥哥不和,闹到要远离钟家分开过活的地步。
      
      钟尧初走到钟子奕身边,使了个颜色,让人揭开盖在钟子奕脸上的布。他一看到钟子奕的脸,瞬间气得捏紧了拳头,咬牙道:“把他衣服扯下来一些,我再细看看。”
      
      他看到了钟子奕的领口后更加生气了,快步上前抓着钟子奕的衣服又扯开了些,大骂道:“花渐落干的,子奕这是被那妖人吸了元气,才会全身发青,我一见就知道是花渐落。他说什么没杀过我钟家的人,如今都动到我亲侄儿了,这口气我忍不了!”
      
      钟尧初一发火,声音在整个偏厅回荡,其他跟进去的人个个都不敢说话,胆子小些的甚至原地开始发起抖来。
      
      钟淹看到钟尧初生气了,伸出胳膊去拦后面还要往里进的人。
      
      钟尧初朝挤在门口的几人怒道:“都出去,别看了!”像是钟家遭受了奇耻大辱,连自家人都羞于让他们看到。
      
      钟淹将钟尧初引到正厅坐下,又安排郁凌在一边坐了。
      
      钟尧初这时怒气也下去了许多,开始和郁凌客套起来,问了郁凌事情发生的详细经过,说话间甚至有了些温和可亲的味道。
      
      当郁凌说到凶手是从窗口进来杀人,而且没有留下任何踪迹时,钟尧初声音又提高了些:“没错,花渐落那妖人来无影去无踪,下手又狠又快。”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间看向郁凌:“花渐落为何会选在你不在的时候下手?难道他还忌惮你一个年轻后生?你到底是什么人?”
      
      郁凌被钟尧初这么一问,突然间心里慌了一下,他想到这钟尧初能坐上钟家家主的位子,定然不简单,果然是心思很细。
      
      他正打算解释时,突然有一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脸狐疑地走了上来。他走到郁凌跟前,勾着身子将郁凌的脸仔仔细细看了一阵,大声道:“他就是丁愿,我不会看错的,一个月前那场大战我见过他,而且昨天在沅水,我还看到他了,当时在一家客栈,我看到他和咱们六公子在一起,可惜我当时不认得六公子。昨天看到他的时候只有我单独一人,所以我退出去想再找些人过来,可后来再去那家客栈时却找不到他了。”
      
      这人话一说出,钟尧初立马从座上起来。其他几名钟尧初的兄弟将子侄辈挡向后面,齐齐摆出防备郁凌的样子。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