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遇害 ...

  •   
      他看到榻上那黑影完全没挪动半点,心里开始着急起来。赶紧又走到门前,抬起脚使劲朝门上踹去。
      
      门开了,他冲进房间里。走到榻前,黑暗中也可模糊看出这靠在榻上的人就是钟子奕。
      
      他伸手去抓钟子奕的胳膊,钟子奕的脑袋像失去支撑了一样,突然之间垂了下来。
      
      郁凌怔住了,全身一阵发凉,伸手去抬起钟子奕的下巴:“子奕,怎么了?”钟子奕的脑袋又不受控制地晃动了几下。
      
      郁凌又伸出另一只手去扶钟子奕的脑袋,发现钟子奕的脑袋完全就是无力地耷下来的,他手掌去拍钟子奕的脸时,触到了钟子奕的鼻前,发现他已经没有了鼻息。
      
      郁凌吓得将手缩了回去,随后又扶着钟子奕的肩大声喊着他的名字,而钟子奕已经没有了半点反应。
      
      郁凌出了房间,对着楼下大声喊着让店小二上来。
      
      那店小二也听得出郁凌这么急着喊他上去,楼上肯定是出了事了。他掌了灯,拉着店掌柜一同上了楼。
      
      店小二进来时,郁凌才看清钟子奕的脸。这张脸上没了一点血色,而且还带着一种可怕的黑青色,眼睛和嘴巴都是自然地合上的,看上去死前没有做任何挣扎。
      
      那店小二看到死了个人,吓得大叫了一声,将灯放到郁凌身边,赶紧退到了门边站着。
      
      店掌柜怕有其他客人看到这房里死了人,赶紧将门合上。
      
      郁凌跪在钟子奕旁边,捧起他的脸看了又看,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已成事实。他又拉了钟子奕的手,那手也是和脸一样的颜色,而他身上却还没冷,看来事情也就是他回来不久前发生的。
      
      郁凌将钟子奕抱在腿上,想喊又觉得从喉咙到胸口都被梗住了一般喊不出声来,他一手搂着钟子奕的肩,一手抓在他胳膊上,垂下头对着他大声喘着气。这一刻他很想一切能够倒回去,他一定不会抛开钟子奕单独跑出去这么久。
      
      那店掌柜也吓得呆住了,站在一边腿不断打闪,口里念着:“这是怎么回事,我什么声音都没听到,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这太吓人了,这杀人的也够邪门。”
      
      郁凌从榻上起身,走到那店小二旁边,一时情急揪住了店小二的领口喝道:“我看到你一直在店里,怎么发生这样的事你会不知道?”
      
      店小二怕得带着哭腔说:“我也不知道啊,店里没几个人,本来就清清静静的,今晚上我真没听到什么不对的声音。”
      
      郁凌又想起刚刚门还是反锁着的,说明凶手是从窗口进来的。他又提了灯往窗口走去,一看,果然窗口被人打开过。他伸出身子向外看去,外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行走,就算是有人从窗口进来杀人也不会被人发现。他将窗口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没发现一点脚印之类的痕迹。
      
      他又将灯放到钟子奕旁边,脱下钟子奕的上衣看他身上有没有伤口,却只见他身上全都是那一种青色,没有一处伤口。
      
      “我也就出去了一个多时辰,这凶手进来杀人应该也是在天黑了以后动的手,没有留下伤口,而且还没有弄出一点动静,看来这人不但能飞檐走壁,而且下手极快。”郁凌仔细一思索,原本悲痛的心情突然间也安定下来了,他恨不得一晚不睡去查出来这到底是什么人干的。他想到这杀人者不是一般人,官府肯定是查不出什么来,不如早些将钟子奕的遗体送到钟家,钟家人多见识也多,可能还能找出点线索来
      
      他让店掌柜和店小二先出去,那店掌柜嘟哝道:“客官,我这小店本来就是折本的生意,出了您这个事只怕更没人敢来了,您看……”
      
      郁凌听得出店掌柜的言下之意是让他快些走,他冷静地说道:“行,明早我们就走,方便的话帮我准备一辆马车,明天早上一起结账。”
      
      “马车有的,明早就给您准备。”
      
      店掌柜二人出去后,郁凌将门合上,回到钟子奕身边坐着,两滴眼泪这才滚了出来。
      
      他将钟子奕的遗体放好,拿了被子盖在他身上,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
      
      “子奕……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了?我不过就是出去了一趟,怎么事情就这样了?”他一想到此行是为了报答钟家对他的恩惠,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心口就痛得更厉害了。
      
      这夜晚又恢复了可怕的寂静,郁凌靠在榻上,一合上眼睛就想起这些天在钟家的情形,钟子奕对他坦诚、热情,给他打水送饭,钟乐初一个劲地留他,对他百般照顾。要是钟乐初知道他唯一的儿子突然没了,他该会有多痛心。
      
      他难过的时候感觉着他这具躯体只剩下了腔子里的这口气,难过一阵,又会清醒一阵,一想到这些事情,又会重复陷入痛心的感觉当中。
      
      他就这么守着钟子奕迷迷糊糊地过了一晚,天色渐渐亮了,他好希望钟子奕这一晚上只是睡过去了,天亮时能像平时那样又醒过来。
      
      当天亮得能将钟子奕那张发青的脸看清了时,郁凌心里的绝望感又一次漫了上来,将他整个人狠狠地吞没,让他喘息都感到困难。
      
      他眼睛有些发热,但还是忍着没让自己哭出来,他知道他一哭整个人都会崩溃,他害怕他会没有勇气将钟子奕送去钟家。
      
      这时,郁凌听到店小二在门上敲了两声,又小声朝里面道:“客官,马车给您备好了,带着榻上的那位公子下来吧。”
      
      郁凌应了一声。回到钟子奕旁边,用盖在他身上的被子将他整个人包住,扛在肩上出了房间。
      
      在他上了马车驾车上路的那一刻,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气袭来,他打了几个冷颤,顿时变得格外清醒。
      
      “走一步看一步吧,老天爷既然让我再活一次,总会给我一条活路。”他在马车上颠簸着向前赶路时,突然间对自己有了耐心。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将这件事查明白,将凶手揪出来,让死去的和活着的都能够得到安慰。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