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9-05-01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魔宗(1) ...

  •   
      郁凌一脸淡然地起身,朝钟尧初和堂下几人拱拱手,道:“这位兄弟说我是丁愿,这样的事情我曾经也遇到过,还因此遭受过毒打,可我真的不认识什么丁愿。如果我真要伤害子奕,我也用不着陪了他大老远过来,到了钟家的地盘上再来害他。”
      
      钟尧初听了郁凌这番话,点了点头,回到座位上。
      
      这时,一看上去不满二十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穿了一身较为浅色的灰衣,打扮得极精神,昂头看着郁凌,冷笑了一声:“魔宗妖人向来诡计多端,如果他随意说几句话就能糊弄过去,那也显得我们钟家人太好对付了。”
      
      “玉铭,你这是何意?”钟尧初道。
      
      这叫钟玉铭的年轻人是钟尧初最为看重的侄儿,平日里最是争强好胜,又爱出头,钟家人私底下都将他视作家主的继承人。
      
      钟玉铭走到郁凌跟前,嘴角微挑,极为得意地冲郁凌笑了笑,道:“天底下哪里这么多巧合的事,就是双生子也不会长的一模一样。而且上次咱们三大派围剿丁愿,可是让他逃脱了的。伯父,而且您一眼就看出六弟是被花渐落吸了元气,花渐落会这种妖法,很可能也会传给身边的魔崽子!”
      
      郁凌看向钟玉铭,发现这张脸还有几分英俊,但就是眉眼间显得过于刻薄,而让人看着不那么舒服。
      
      钟尧初朝钟玉铭摆摆手,示意让他先退后,然后转向郁凌道:“你说你在安合镇认识了我四弟?”
      
      “正是,是钟大哥救的我,我在钟家住了好些日子,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功力怎样,他最为清楚。”郁凌淡然答道。
      
      “好,钟淹马上就会派人过去给我四弟送信,等他来了咱们再说这事,到时候你当着我四弟好好把你的来历说清楚。”钟尧初神色变得更加和气了,起身道,“小兄弟,既然来了,也不用急着走了,先在这儿住几天吧。”
      
      钟尧初说完示意大家都可以退去了,又在钟淹耳边小声交代了几句后,走出了红崖阁。
      
      郁凌知道,钟尧初这是嘴上说得客气,言下之意便是要将他软禁在钟家。
      
      众人出去后,厅内就只剩下钟淹和郁凌。
      
      钟淹朝郁凌和善地笑了笑,安慰道:“郁公子,你赶了好几天的路,一路上也劳累了,不如趁着这几天在这儿好好歇着。你放心,我们宗主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等四爷回来了,证明你不是那谁……丁愿了,自然就不会多为难你。”
      
      钟淹说完,厅内进来了两名家丁,钟淹朝那两人说道:“带郁公子去芳芜苑,好生招待着。”
      
      郁凌跟在两名家丁后面,出了红崖阁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中间横跨了大半个钟家。
      
      眼前楼阁水榭不断,装饰华丽精巧,与无稽山的简单古朴相比,明显带了浓重的烟火气。
      
      “果然南方富庶啊,难怪唯有钟家是以家族相传承的,这么大的家业,只要不败落得太快,也够传好多代了。”郁凌边走边感叹着。
      
      两名家丁将他带到了一处僻静的小院,完全听不到其他地方的人语响。屋内一应日常需要用的东西都备得很齐。
      
      郁凌四处看了看,心想:“钟家果然是要面子的人家,连软禁都做得这么客客气气的。”
      
      “饭和茶水我们都会按时送过来,郁公子看看还需要什么,尽管和我们说。”其中一名家丁向郁凌说着,两人合上门便出去了。
      
      郁凌在床上坐着,觉得身子累得直往下缩,他往下一倒,脑袋里立马出现的又是钟子奕笑着和他说话的样子。
      
      想着想着,突然间他握紧拳头往床上重重地砸下去,心里骂道:“这什么世道,子奕那么老实简单一个人,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情,为什么会落到这个结局,这些恶人专挑弱小老实的人欺负,简直太不要脸。”
      
      他倒在床上醒醒睡睡,整个人都还是沉浸在钟子奕离去的悲伤中,对于钟家要拿他怎样也没了心思去顾及。
      
      他一觉醒来时,天已经断了黑。四处静悄悄的,只能听到微微的风声,朦胧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显得有些阴森森的。
      
      突然,他感到外面好像有些响动,像是移动得极为小心的脚步声。
      
      他感觉心在往喉头上跳,从床上坐了起来,小声道:“子奕,是你吗?”
      
      他话刚说完,外头两个黑影破门而入,直向他冲来。
      
      “什么人?”郁凌光着脚从床上跳下去,看到其中一黑衣人手中明晃晃的剑正向他挥过来,他情急之下抓起旁边的椅子去挡。
      
      他用椅子护住头部,可以看到那握着剑追他的人回头看着另一人,好似在犹豫着什么。
      
      “钟尧初表面对我客客气气,难道暗地里又派人来杀我?不对,如果他认定我是丁愿,应该当着众人杀我解恨才是。那这两人到底是谁派来的?”郁凌在心里嘀咕着,眼睛紧盯着他们,看他们接下来到底想要怎样。
      
      郁凌胡乱朝他们挥着椅子,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又不听使唤了,之前和金禅过招时的那种感觉突然之间又没了,他将椅子使劲砸过去的时候,完全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力道,被那执剑的黑衣人轻松一脚就踢开了,两条手臂被震得钻心一样疼。
      
      他身子往旁边一闪,抓起一比人还高的木架子朝这两人推去,自己赶紧进了另一间屋子。黑暗中,他模糊辨认出了另一扇通向屋外的门,当他拉开门栓跑到屋外时,两黑衣人一前一后向他围了过来。
      
      郁凌以为这下他肯定是没命等到钟乐初过来了,这时,他脑子里莫名其妙地闪过与李寂互道“后会有期”的情形,心里顿时涌出些遗憾来。
      
      眼前一线冷光劈来,他感受到那剑冰冷地在他下颌贴了一下,顿时脑中一阵恍惚。
      
      结果,一会儿过去,他回过神来时,那剑已经从他脖子上移开了。
      
      眼前,两名黑衣人相互对望了一眼,像是确认了什么事情,收了剑,打算转身离开。
      
      “咦?并不是来杀我的,那就是来试我的?赶紧走赶紧走,我真不是丁愿。”郁凌在心里催促着,这下是虚惊一场,这条命算是暂时能保住了。
      
      两名黑衣人刚转身,天空中突现一道红光。郁凌抬头看去,直见一片红色衣裙直往他这边飞来,飞得从容而优美,他抬着头看得痴了,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个穿着红衣的人。
      
      “是人是妖?”一黑衣人再次亮出剑朝天空飞来的红衣人喝道。
      
      红衣人快要落地时,下来得极快,让郁凌没法看清他的模样,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无法分辨,只依稀看到他披散的黑发也随一身红衣舞了开来。
      
      只听得“呜”的一声,红衣人落地的瞬间,那两名黑衣人像是被一股风给刮到了几丈开外,双双滚落在地。
      
      “愿儿,你怎么落到如此境地!”郁凌听到耳边的话语声和风声夹杂,身子已和这红衣人一起飞离了地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