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轻呼吸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3-23 19:28:2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

  •   沈新竹是高二1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连着晨读算两节课。
      这节是第二节了,沈新竹整理着手中的资料,让同学们翻开了该讲的页面,抬头看了眼讲桌下的学生们,很好,最后一排的那位薛洲同学,问题学生,乖乖的坐在那里。
      
      台下的同学们时不时的小声议论后面那位不良问题学生,转过头去瞄独霸后排的薛洲,平时早课不会在的人,今天居然来早读还乖乖听课了。
      
      最重要的是,昨晚一事,班上有些人也听说了,还没等着传开,主角就到了。
      一脸疲倦的薛洲,头发也乱糟糟,被前面许多眼睛盯着烦,往后一靠,将桌上的书往脸上一拍,挡住了。
      
      午时,沈新竹用完餐后去跟校长谈了会儿学生的事,顺便请了个假。
      转身又回了办公室,有几个老师闲着没事正在议论,哪哪个同学,也提到了高二1班,沈老师进去后,也就停了一嘴。
      
      不过,不说不痛快。
      沈新竹坐下后,旁边的戴着黑框眼镜,黑长直到女老师肖燕座椅朝他这边移了移。
      
      “沈老师,诶你班上的那个薛洲吧,昨晚跟人打架进派出所了,是真的吗?”
      沈新竹愣了愣说:“哦,其他年级的学生去找他,发生了点误会摔到了,正好警察去那边查事,都是误会,待会儿我再去高三那边说明下情况。”
      
      “这样啊!那些孩子啊!不让人省心的。诶对了,您班上的另外一位问题学生如何了?昨天放学,他好像在学校走失踪了,家长都找到了办公室,后面听说武老师又看见找到人了,就回去了,您不知道了呢吧?”
      沈新竹的食指在那本文学书上敲了敲:“常相思?”
      本想中午趁着有空把书给他,再好好聊聊,结果去校长那里多说了几句耽误了。这孩子刚来学校,许多事情还没交代,是挺让人担心的。
      
      “咚咚”门外站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学生。
      “请进。”
      “沈老师。”女学生走了过来,肖燕才把椅子退了回去。
      来的女学生是公交车上的其中一位,也是高二1班的班长祝青敏,沈新竹的得力小助手。
      “嗯。”
      “这是运动会我们班的计划!里面有口号啊什么的,请沈老师过目。”祝青敏笑嘻嘻的递给沈新竹一本小册子。
      “好啊。”沈新竹接过翻了翻,心不在焉的抬头说,“你们几个办事没问题,我很放心。嗯,最近班上,相思跟大家相处的怎么样?”
      还是问到了他。
      
      祝青敏的脸色变了个样。
      
      “额...他吧,感觉...不合群,班上的同学都不愿意跟他一起,他整个人都散发着别让人靠近他的气息!特别冷!找他说话,也不理人,特孤僻。”说着,祝青敏的嘴撅着,眉毛皱到了一堆。
      沈新竹点了点头:“新同学也许有些怕生。同学之间,应该互相帮助互相关爱多交流,才会有集体感,你还是多跟同学们说说吧。”
      祝青敏叹了口气嘟嚷着:“成啊!不过,沈老师...他自己不理人就没办法了呀~好像今天中午也没见着人,连薛洲都在食堂呢!”
      “没见着人吗?”沈新竹推了推眼镜框,若有所思。
      
      象原白天温度上升的也快,暖阳越来越暖,杨棉的汗水浸到了里衫。在工地上终于算是弄清了步骤,擦了一手的泥,脱下手套后,这才休息开饭。
      热死了。杨棉把特地带的大棉袄给脱了,天真的他以为白天跟黑夜不会差太多。
      事实上,还有人脱得只剩了件薄长袖。
      
      学校后门操场栏杆那边,很多学生都堆里过去,杨棉瞅着吸了口烟,郝宇这边的工人也朝着那边去了。
      “嘿!那边在干嘛?”杨棉喝了口水,叫住了郝宇。
      郝宇拍了拍灰:“喔,饭点了,那边是学校外面的快餐,很多学生嫌食堂的饭不好吃就都叫外卖,外卖的从外面搭着楼梯,把盒饭用长杆给他们挑下去。”
      “还有这操作?”杨棉意思是,现在还有这操作,他以为只有过去有。
      “是啊!想起我们那时候!”郝宇笑了笑,“外面的真的比里面的好吃多了!等着我啊,待会儿没了!”
      “好,去吧,帮我带一盒。”杨棉坐在了一旁的学校那边的椅子上了,郝宇答应后,就跑过去了。
      
      郝宇这个人,虽然老是喜欢跟杨棉攀比点什么,争面子,但人不坏,啥好东西都想的到杨棉,都给杨棉带来。人又壮,永远精力旺盛。
      杨棉可能觉得自己老了,干这点活就有些累,喉咙还不舒服,又痒又有些疼。
      他坐在那边,太阳的光辉下,看着这片校园,绿色环境,红色校服到处都是,真是美好啊。
      手微微的挡着点太阳,杨棉又准备这档子来一根。
      
      远处却有个小红点站在工地那边,水泥前面转悠着,吸引了他的注意,杨棉把打火机收了起来。那是学生吧?跑到工地上去了?
      
      工地在学校后门,还被栏杆给围上了,他是怎么走到里面去的??
      虽然现在没有动工,但也十分的危险。钢筋水泥。
      杨棉毫不犹豫的站起,跑了过去。
      
      “嘿!快出来!”杨棉进去了,一边喊着,只看见那个穿着校服,头发有点长碎的男生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矿泉水空瓶。
      “干嘛呢!?”杨棉走过去,将人拉住了,二话不说直接带出了栏杆外头去。
      
      那男生的刘海长到遮住了眼,从杨棉的视角看去,那学生的眼睛中带着点反光,风吹起的霎那间,他看到了眼神中的无尽的空...
      让人背后一凉。
      他没说话,也没有要说话的动作。
      
      杨棉问:“你捡矿泉水瓶干嘛?”
      那学生看了看手中拿的瓶子,突然,扬手一挥朝墙外面扔了过去。
      嗯??什么情况,一道美丽的弧线。玩呢?
      还是没说话,杨棉又问了几声,叫什么名字,走来这干嘛?多大了?哪个年纪?都没回答。傻的吧?杨棉的内心在咆哮。
      算了,真的是傻的,那学生就面对着他,一声不吭。让人莫名火大。
      正胶着状态,杨棉准备撤了。
      
      “相思?”沈新竹突然出现。
      杨棉措手不及,又颠了两步回来了。
      看着沈新竹从远处跑过来。
      
      方才,沈新竹绕了半个学校,终于知道了这位问题少年往这边“无人区”走。
      还好,没出事。
      
      沈新竹气喘吁吁跑到了杨棉前面,很完美的掠过了他,一脸担心的看着他的学生。“呼!咳,怎么跑来这了?迷路了吗?”
      常相思看着沈老师,点了点头,又微微笑了笑。
      
      神了。杨棉故意大声咳了咳。
      沈新竹松了口气,抬起头,才看见身边人。又是....他,没错。
      
      “绵羊?”沈新竹一笑,“你怎么在这儿?”
      “嘿嘿,沈老师!真是缘分哈!我...咳咳咳,在这打工呢!”杨棉摊了摊手,已经是一身泥了,不难看出。
      “啊...”沈新竹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看了看他身上,“这天气还是别穿这么少。”
      这句....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杨棉不知道怎么接,“啊,白天热啊....阿切!”
      “我先带他回教室。我那里还有感冒药,待会儿带下来给你。”
      “啊?感冒药?不用不用。”杨棉挥了挥手客套。
      “我看你昨晚就像是感冒的症状了,今天又把衣服脱了,再不吃药,明天可能都起不来。反正,我那里还有几包,吃点总好受点。我先带他上去了。”沈新竹拍了拍杨棉的胳膊,点了点头,就带着常相思朝教学楼那边走了。
      
      杨棉咳嗽了两嗓子,看人走远。什么奇妙感受?居然被关心了?
      说实在的,他爸都没关心他生病这些问题,沈新竹不说这话,他都没感觉出来,自己是因为感冒而不舒服。
      
      也不怪自己洞察力不行,这身体素质就贼好,一年到头也没生过病,现在倒是奇了怪了。
      
      “嘿!看啥呢?”郝宇两手端着两盒饭走过来,顺着杨棉盯的方向看了眼,将手里的盒饭伸到杨棉的面前去,“来,我给你点的,我们这边的红烧肉,特别香,你可得好好尝尝!”
      “咳咳....”杨棉接过了盒饭,三菜一汤,还是蛋炒饭配了酸菜。
      看上去还不错。
      
      杨棉想再坐到方才阳光正好的座椅上去吃,正好看见两学生占了座,还是一对儿小情侣。叹了口气,只好回工地周围跟其他人坐在小板凳和台阶边上吃。
      
      秋风骤起,银杏叶飘落在了杨棉的头顶上。
      这饭菜凉的也快,喝汤的时候都会冻牙。除了郝宇特别推荐的红烧肉以外,他是一样都吃不惯,太咸味儿重,随意糊弄了几口。
      凉汤进嘴里过一会儿才会感受到中药味。
      
      教学楼的旁边就是食堂,下课后下个楼转个弯就到了。
      虽然食堂的饭菜难吃了点,跟猪食似的,但省事,没啥人,不用排队等着。薛洲是这么想的,每次就宁愿吃难以下咽的饭菜,也不愿多走两步路。
      这回食堂破罐破摔似得,没饭,只有清汤面,吃的薛洲想吐。
      一碗面坨扔进了垃圾桶里。
      薛洲将卫衣的帽子戴上走出了食堂,埋头快步,冷。他准备在回教室睡个午觉,或者是操场后院去找个没人的地方晒太阳睡觉。
      
      正想着,跟人撞了个肩头。
      
      “诶!没长眼...”
      那被撞的瘦高个学生抬起眼跟薛洲打了个照面。
      “我去,薛洲!!”那人旁边的同学激动了起来。
      薛洲一听扬起头瞅了对面那人,还有他旁边两个,有点眼熟,好像是隔壁班的,并无交集,没什么好聊的。
      
      “诶诶诶!好像是。”隔壁班瘦高个瞅了眼薛洲手上的伤口,拦下了他,“你昨晚把高三那几个收拾了?”
      靠。管你们屁事。薛洲点了点头。
      “啧,自动上门,我是二班的王超,听说你的光荣事迹,想找你联盟!”二班的人眼神里放着光的盯着薛洲。
      绝对是渴望的眼神。
      “呵,联盟?”
      “可不咋地。”王超挑了下眉,得意的拍了拍裤兜处,凸出来的是个方形盒,懂的人自然就懂了,“咱换个地方聊呗?”
      
      薛洲这样独来独往的“好汉”,打架高手,谁不想招揽。
      高二2班的几个不良学生,一听薛洲昨晚的事迹就热血沸腾,在教室去问没人,刚好出门就碰上,用了包贵点的烟诱惑成功。
      
      后门那边工地不远处的后墙还有块隐蔽的小空地,没摄像头,没人经过。
      地上全是烟头,墙头边飘起的几缕白烟,从外面看不知道的以为着火了。
      2班几个爱打堆出现的基本都在这了,蹲着的靠着墙聊天,也不管上课铃响几声。王超给薛洲把烟点上,靠在墙边上。
      “说吧,什么事?”薛洲叼着烟,低着头。
      王超手搭上了薛洲的肩头:“也没啥事,就是想跟你这种单枪匹马的高手做个兄弟!”
      薛洲移了移肩头轻笑:“就你们几个?”
      
      “糙!?够牛b啊!”对面几个小跟班明显有些坐不住了。
      王超单手撑墙,另外只手挥了挥示意他们淡定。
      “哎哟!你们几个听听!人家1班老大就是尿性!”王超故意说给薛洲听,话锋又一转,“不过,兄弟,你看你这么有个性,呆在软包蛋班级不憋屈吗?独来独往的多没意思!我们这边又需要你这种打得了高三又欺负得了学弟的人才,何乐而不为?”
      
      薛洲看着王超满脸的青春痘,内心毫无波动。
      说实话,薛洲根本不喜欢跟人打架,只是一身的干仗本事也都是被他爹逼出来的,想学也是为了防爹。
      年少轻狂什么的,他没多大兴趣,都不及他的梦想万分之一。
      
      “跟你们结盟,有啥好处?”
      王超一听,哟,立马来劲了。“那可不要太多。”
      旁边的附和:“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超哥,对兄弟简直没话说,你只要加入我们,诶,应有尽有的嘛!”
      王超点头:“低调,这么说吧,什么条件尽管提!”
      薛洲吸了口烟,看了这烟的牌子,想也不用想吧,这超哥铁定是个有钱家的主,俗称:败家子儿。
      “成啊,你们这么有诚意,我再拒绝那不就是不识趣嘛。我答应你们,什么打架的事叫上我,但要求我也有。”薛洲转过头去,跟王超眼神对视。
      
      “哟!”王超把烟甩在地上,心想这货没有想象中的难搞定嘛,“来来来说。”
      “让我出手一次算...五十,其他随意。”薛洲珉了下唇,这五十说的非常没底。
      “五十?”王超一笑,“妥了,以后的午饭老子都给你包了!”
      
      说完,那败家子儿一把揽过薛洲的胳膊得意的拍了拍。
      “我宣布啊,高二1班薛洲跟高二2班王超正式结盟,以后他就是我们兄弟了!!同甘共苦,生死与共啊!”
      

  • 作者有话要说:  码字的最高境界是不闻窗外事。(评论我就不挨个回了=3=我要一心一意的码字,这样才健康快乐hhh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