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背篓里装了十斤米十斤面,压的温瑶几欲吐血,好在她背篓肩带做的较宽,只是觉得重,也没有勒得很疼。
      
      回程的时候又路过大象精的摊子,温瑶踌躇半晌,终是又走了过去。
      
      大象精看见了她,礼貌性的打了招呼,也不热情,毕竟他知道,这小妖,一看就是个穷妖。
      
      温瑶左右看了看,见无人注意她这才从袖兜中摸出一颗珍珠,举到大象精面前:“换吗?”
      
      温瑶一遍遍给自己洗脑——高投资高回报,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没有什么是拿不出去的!
      
      大象精接过珍珠,眸光蓦然一闪亮,认真盯了片刻,便问:“你哪里得来的?”
      
      他修为比东南岭大多小妖都要高,一眼就能看出面前这小姑娘的原身是只蟾蜍,而一只蟾蜍怎么能拥有南海鲛人族的珍珠?所以他下意识里就问出了疑惑。
      
      温瑶见他这般忽觉心里不舒服,一把抓回珍珠:“要换就换,不换拉倒,问那么多干嘛。”
      
      大象闻言连连点头:“换!换!”
      
      温瑶脑袋嗡然一声,她怎么觉着,自己做了亏本生意?
      
      大象见她眉头微蹙,生怕她要后悔,一把从她手中拿过珍珠,又将摊上各种灵药混成一堆,包起,封好,特殷勤地塞到她背篓中。
      
      一套动作完成的行云流水,自然流畅,迅疾且痛快。
      
      温瑶却被他搞懵了圈,还未回神,大象精就道:“我灵山象族向来厚道,买卖向来不会叫别人吃亏。那药样样都是顶尖的,绝不会叫你说不好用。”
      
      温瑶看了看他空荡荡的摊子,疑问:“象兄,这珍珠可顶这么大的用?我不会占了你便宜吧?”
      
      她可真不知道原来自己的眼泪这么值钱,毕竟方才只是想来试探一下,本没抱什么希望。
      
      大象精闻言哈哈一摆手,含糊道:“也没甚作用,没甚作用,不过,我喜欢嘛!喜欢就是天价!”
      
      温瑶怀着复杂的心情行到了集市入口,一颗心老是提着,她便放下背篓,拿起那灵药,一瓶瓶过目,什么还童、驻颜、凝神、养元……
      
      还真是齐全得很。
      
      童歌从集市出来,打眼便见着道旁那只要将整个人都塞到竹筐里的温瑶。她勾了勾唇角,平日里她最爱同温瑶一起出门,因着她容貌平平,原身又是磕碜人的蛤.蟆,同她在一处,无论发生什么她都抢不了她的风头。
      
      偏偏她还又傻,老是出糗,如此,就更显得她矜贵优雅。
      
      她眼波流转,唇畔含笑,微微俯身,凑到温瑶耳侧,气若幽兰:“温瑶,你干嘛呢?”
      
      温瑶哪能知道童歌故意吓唬她,要看她众目睽睽之下出丑?
      
      虽然她被吓得咯噔一颤,险些一头栽筐里,但她还是乐呵呵地站起身来。
      
      又因为蹲得太久,甫一起身就觉眼前一黑,她下意识里扶住童歌白细的手腕:“童歌,你可算是出来了,我有好东西给你。”
      
      温瑶穷酸旁人不知,她童歌可清楚得很,她能有个什么好东西?
      
      她忍下轻蔑,故作一副兴致盎然,言语都有些雀跃:“什么呀?”
      
      温瑶从竹筐里掏出两只瓷瓶,兴致颇高:“听说这丹丸为太上老君亲手所炼,可驻颜美容、养肤亮发呢。”
      
      温瑶晓得童歌爱美,而这种东西她留着却也没什么用。因着术法一日不解禁,旁人就一日看不清她的容貌,纵使吞的再多,也不顶用。
      
      童歌却掩嘴一笑,将那驻颜丹往她怀里推了推:“你自己用吧,我可用不着。”
      
      温瑶呆了一呆。
      
      心里有些不舒服。
      
      童歌方才的语气,好似不是在开玩笑。
      
      她是……在取笑她?
      
      而童歌可不知道她那一呆意味着什么,只作一副欢快状拉起她的胳膊:“走吧,眼瞅着天要黑了。”
      
      回到万妖山温瑶亲自将黄鼠狼送回了家。
      
      温瑶依稀记得黄鼠狼曾说过他在人间深山修炼成妖,一辈子没见过人是什么样子,偏偏化形那日很巧,有一个砍柴老头入了山,他很稀奇,便记住了老头的样貌,结果人形一化,他同那老头不差分毫。
      
      后来他藏住了尾巴,一日溜到人间集市游玩,才见人类并非都是老头那副模样,可老头确确实实是最丑的模样。
      
      黄鼠狼懊悔不已,回山闭关修炼,可无论他如何努力,模样都已定了型,再也无力回天。
      
      于是他一怒之下,下山吃了几只可爱孩童,不几日便被当地土地赶来了万妖山。
      
      温瑶知道他对容貌颇有执念,也因的自己的老头模样颇自卑,于是犹豫没再犹豫,临走之前从背篓里翻出还童丹,一双圆眸亮晶晶的:“黄鼠狼,这还童丹听说是太上老君亲手所炼,也不晓得顶不顶用,总之吃不死人,你试试吧。”
      
      黄鼠狼没说,其实他是看见了温瑶在那象精摊前所发生的一切,他充分相信这个东西不是她害他用的,可他也实在不能理解。
      
      那象精时常在市集摆摊,不过因为卖的东西鸡肋且售价高昂,鲜少有人光顾,如今价值这么高的东西,一向扣门的小蟾蜍,就这么送给他了?
      
      他可不信:“我不要。”
      
      温瑶才不听他说,一把抓过他的小爪,将东西按在他手中,乐道:“我害不着你,你收着吧,我也不惦记你什么,你可什么都没有。不过这东西我留着没用,与其留那儿落灰,还不如给你呢。”
      
      温瑶背着整整二十斤的东西,转身的步伐略显沉重,她边走边说:“你就安心收着吧,你现在不要,打明儿再去我家偷,就不地道了。”
      
      黄鼠狼被她说的老脸一红,手中攥着小瓷瓶一言不发。
      
      她是如何知道的?他就是这般打算的,今日接了她的东西,就是承了她的人情,赶明肯定得还,然若是他去偷来,就谁都不欠了。
      
      毕竟,凭本事偷来的东西,不需要还。
      
      温瑶背着他挥了挥手,也不管他如何想,回到家中卸下竹筐,浑身都软了。
      
      她的膝盖磨破了层皮,这走了一日山路,早被汗水浸透,痒乎乎的疼着,抓又不敢抓,只得摩挲着旁边一溜儿皮肤,转移一下痛楚。
      
      此时屋内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温瑶借着窗外昏暗的天光摸到油灯,将将一点亮,回头就见正屋中央,山鸡不知何时又滚到了地上。
      
      温瑶先是被吓了一跳,后又想起这鸡还是她亲手拖入房间的,平复了下呼吸后,这才上前将山鸡抱回棉花团上。
      
      看着山鸡那焦黑的翅尖,温瑶蓦然想起最要紧的,疾疾从背篓里翻出瓷白小瓶,打开,却见内里盛的是呈透明状的药膏。
      
      温瑶凑着鼻子上去闻了闻,入鼻的是淡淡檀香,她小心翼翼用无名指指腹挑了些出来,认真细致地给山鸡涂了全身。
      
      山鸡虽大,她却只涂了薄薄一层,所以纵使是很小的一瓶,也很够用。
      
      她看着还剩下的半瓶药膏,想了一想,这上界灵药必然不只针对烧伤,索性挑了些出来给自己涂在了膝盖手掌处。
      
      要不就说人家是价值两百年灵力的好东西了么,温瑶才涂到身上没一会,就觉得手掌膝盖处,慢悠悠腾上一股清凉,不消半柱香的功夫,伤口已然恢复如初。
      
      温瑶甚是惊诧,举过油灯去看山鸡。昏黄跳动的灯光下,山鸡鸡翅处的焦黑已然渐渐褪去,且身上其他部位,居然慢慢生长出了浅红色的绒毛。
      
      浅红色?温瑶揉了揉眼,在她记忆中鸡不是黄就是白再不就是黑,何曾见过红色?
      
      不过她也没多想,都是能修炼成仙的鸡精嘛,颜色鲜亮些也寻常。
      
      她忙活了一天,累得都不想动弹,但身上却黏腻腻的难受着,她低头嗅了嗅,还有一股子汗酸味儿。
      
      她知道现在最该做的就是去将上午的米粥温一温,吃饱了再烧锅热水,洗个澡。
      
      可她实在太累了,又想着也不急于一时,便巴巴地瞅着山鸡那双一瞬不瞬的黑眼睛。
      
      恍恍惚惚间就见山鸡眨了一下眼,温瑶一个激灵,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再往前凑了凑,时间过了许久,温瑶目不转睛。
      
      直到她的眼睛有些发涩,才真的确认山鸡是真的再次眨了下眼睛。
      
      温瑶连忙邀功:“鸡仙啊,你是不是要活了?那你可记住,我叫温瑶,是你的救命恩人。”
      
      虽说这样有些不要脸,目的性太强,但也没办法,她如果不一遍遍给山鸡灌输她是他救命恩人的信息,若是有一天她不在,他却康复跑了,又想起他是在万妖山被人救了,再想不起来是谁救的,那不就前功尽弃了么?多少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这等低级错误她可不会犯。
      
      然山鸡只是眨了眨眼,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动作。
      
      温瑶难免有些泄气。
      
      拖着油灯恹恹无力走向厨房,收拾了近一个时辰,才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到正屋。
      
      温瑶的屋子不大,正屋统共就两间,一间留着住,一间堆着生活用的杂物。
      
      她寻思着把山鸡放哪里都不合适,唯独放在跟前守着最好——可得防着那黄鼠狼。
      
      这么一想温瑶就把山鸡朝床边拖近了些,又一想秋季夜里寒凉,这山鸡才将将生出一层绒毛,铁定不保暖,就煞有其事地给他盖了层旧衣。
      
      温瑶今日累了整一天,这不,刚沾上枕头她就睡着了。
      
      她沉浸梦乡,哪能想到,原本老老实实躺在棉花窝里的大山鸡动了动脑袋,眨了眨眼睛。
      
      这是栖迟第二次自杀。
      
      因为太痛苦,死亡都比这痛苦来得叫人痛快。
      
      可是现在,他突然不想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可以收藏呀!你的收藏,我的动力!
    感谢 阿钱哈哈哈哈 投来的地雷 笔芯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