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山鸡不做回答,依旧瞪着双眼。
      
      温瑶麻溜爬起身来,心里已经有了主意——那就是了。
      
      说不激动那是假的,自她被赶来万妖山后,她就没见过什么正儿八经、有道德、有底线、有品格的好妖。
      
      如果今天她吃了鸡仙,最多饱餐一顿,可如果她成了鸡仙的救命恩人,那结果肯定就不同了。
      
      书中神仙那都是高风亮节、光风霁月的好形象,试想一下,如果这山鸡恢复了意识,那必然会对她感激涕零,说不定还会满足她所有的愿望。
      
      当然了,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解除身上的禁术。
      
      想到这儿温瑶就觉得愤愤,想她看过那么多穿书小说,那个个混的风生水起,就没见过谁像她这幅惨样!
      
      温瑶说干就干,当即就给山鸡洗了干净,还用新收的野棉花和藤篮给他做了个柔软的窝。
      
      山鸡被洗的白白净净,唯独翅尖还呈焦糊样儿,温瑶很是惊叹,这该是什么样的雷,才能把它羽毛劈得这样干净。
      
      温瑶对上山鸡那双漆黑还有些干的眼,想到水乃生命之源,便问:“鸡仙,你是不是渴啊?”
      
      山鸡那对眼珠无意识地动了下,虽的温瑶没看见,但还是摘来一片杨树叶,折成管状,倒了些清水,往山鸡嘴里流。
      
      她边认真做边道:“鸡仙啊鸡仙,你可一定要醒来啊,你看看我,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一定要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温瑶虽然没养过鸡,但她知道,鸡嘛,无非爱吃一些虫子蚯蚓大米粒儿,可是它目下这个样子也啄不了食儿。
      
      她想了一想,还是将它留在院中,自己去厨房煮米粥。
      
      米是温瑶在隔壁山的集市上用藤筐、篮子换的。她从小是被爷爷带大的,虽然天生手笨,但也在她爷爷的日以继夜的熏陶下学会了不少手艺。
      
      温瑶此时正专心致志地往灶膛里添火,她自然看不见,此时院墙之上,黄鼠狼露出一双贼兮兮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棉花堆里那只褪了毛的大山鸡。
      
      黄鼠狼抖了抖又短又圆的小耳朵,花白胡须颤个不停。
      
      他自然不能理解温瑶深沉的小心思,只道温瑶是个蠢货,明目张胆地把鸡放在院中,不是等着他来偷?
      
      又叹这小蛤.蟆却有两三分的真本事,竟然能搞来这么大一只鸡。他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鸡。
      
      黄鼠狼叹着叹着,身子已翻上了墙头,将将蹬腿一跃就见偏房走出了一道纤瘦人影……
      
      温瑶添了半天火,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终又折回院中,将山鸡拖回厨房屋檐阴影下,还正是一抬眼皮就能看到的角度。
      
      自方才她的心里就一直惴惴不安,现下一抬眼就能看见鸡精,她可算是放了心。
      
      黄鼠狼气得直磨牙,依旧不死心地蹲在温瑶院中的菜园里,守在一颗大白菜后,直勾勾盯着那鸡。
      
      直到看着温瑶踏出房门,用一只小木勺将碗中的米粒儿,搅凉,和碎,一点一点喂入大山鸡的鲜黄鸡喙中……
      
      黄鼠狼有些不解,她是不是脑袋坏掉了,逮了这么大一只鸡她还不赶紧吃了,喂它作甚?
      
      难不成她是嫌山鸡太小?
      
      可是那山鸡不小了,那可是它见过的最大,最肥的鸡。
      
      米稀被温瑶小心翼翼地灌入山鸡嘴中,然山鸡并不懂得吞咽,温瑶没得办法,只得捏着它的脖子往下顺,结果自然不成功。
      
      温瑶恍惚扫了山鸡一眼,只觉得它瞪着的一双眼中,充满了怨念。
      
      她叹了叹气,转身回厨房,出来的时候手中换了一只碗,她一边沿着碗边嗦喽白粥,一边道:“你醒了可不要怪我啊,我没养过鸡,但我想要救你的一颗心可是日月可鉴的!”
      
      黄鼠狼:“!”
      
      救鸡?她果然是脑袋坏了!
      
      黄鼠狼这一激动,扒着白菜邦的那只爪子就用大了力气,发出“咯吱”一声脆响。
      
      温瑶听见声音,回过头去,结果什么都没能瞅见。
      
      将将欲回头,就闻一阵“砰砰”敲门声。
      
      温瑶打开门,门外是童歌。
      
      童歌是在人界修炼化妖的雪狐精,真真是个媚骨天成,举手投足,风情万种。
      
      曾经因着误食几只凡人精魄而被赶来万妖山,不过同她相处这些年下来,温瑶知晓她本性一直不坏,也愿意同她交往。
      
      “童歌,有事吗?”不过温瑶开门的时候只开了条缝隙,因为童歌是不坏,但,狐狸爱吃鸡,那是天性,她生怕她误会,不好解释。
      
      童歌捂嘴“咯咯”地笑,一双妖媚的眸含着滢滢秋水:“温瑶,你傻啦,不是约好今日去赶集么?”
      
      温瑶这才一拍脑门想起,是了,家里米面都用尽了。
      
      再不去买,她就只能喝风了。
      
      温瑶扒着门边犯了难,这门她是一定要出的,可目下院子里的山鸡要如何办?以黄鼠狼那贼精的性子,若是发现她不在家,必然得来偷鸡。
      
      童歌自然不晓得温瑶的忧虑,她手中抓着把贵妃团扇,搭在额上遮去灼人的日光,语气颇有些不快:“温瑶,你琢磨什么呢?今日不去了么?”
      
      温瑶抬眼将她一看,心念一动就来了主意:“童歌,你先回家等我一下,我收拾好就去找你。”
      
      说完也不待童歌有何反应,“啪嗒”一声合上木门,插上门栓。
      
      她这一关门哪还能看到门外,童歌翻眼一嗤:“呵,你只蛤.蟆精能收拾什么?还怕人看不成?”
      
      温瑶看着房檐下棉花团中那只山鸡,不再犹豫,卷了卷袖口,就连鸡带窝的一同抱入正屋。
      
      时下虽说是到了八月,可日头依旧是火辣辣的热,就连风都有些闷人,这不,一套动作下来,温瑶冒了一身子的汗。
      
      她胡乱抹了把额头,蹲下身子,伸出食指戳了戳山鸡翅膀:“喂,鸡仙,你到底能不能好了?”
      
      山鸡身上是有温度的,温瑶一只食指从它翅膀移到胸膛处,感受到内里微弱的跳动,这才又道:“鸡仙啊,我可没有丢下你不管,我只是有要事需要出门。”
      
      “啊,对了,我叫温瑶。你记住啊。”
      
      现在可不是行好事不留名的年代,她虽不晓得这山鸡能不能听见她说话,但该说的她还是要说,她得叫山鸡知晓,她真的是它的救命恩人。
      
      温瑶说完爬起身来,收了不少篮子小筐塞到背篓中,落了大门锁后,径直来到了黄鼠狼家。
      
      黄鼠狼一见来人是温瑶顿生警惕,生怕她发现了刚才自己在她院中,可待他看了清晰,才又发现温瑶这一身行头是要出门。
      
      出门?那不就意味着她家里那只大肥鸡没人看了?
      
      黄鼠狼有个毛病,开心时眼神老是闪烁个不停,瞧得人可不舒服,他上前迎了两步,笑眯眯问:“温瑶?有何贵干?”
      
      温瑶一见他就知晓他盘个什么心思,他鼻尖眼尖,方才那出一闹,他肯定晓得她家里藏着大肉呢。
      
      温瑶敛眉一笑:“黄鼠狼,方才是我对不住你,咱们都是邻居,我不该对你那般凶。”
      
      眼见着黄鼠狼狐疑地退了两步,一双鬼精的眼将她上下扫视了遍,才又道:“我自觉对你不住,这不,我打算去隔壁集市,带你去可好?我请你吃包子。”
      
      黄鼠狼下意识里拒绝:“不,不用了。我生得这般寒酸,集市里的妖都不欢迎我。”
      
      废话,跟你走了,怎么偷你的鸡?
      
      温瑶笑吟吟上前,一把抓起他后颈皮,热络道:“诶,走吧走吧,大家都是邻居么,互帮互助。”
      
      黄鼠狼张口要拒绝,可温瑶哪给他拒绝的机会,一把将他塞入背篓中,跟着道:“大包子诶,肉馅的,香喷喷的,你肯定欢喜吃。”
      
      黄鼠狼眼睁睁看着温瑶盖上了竹盖,心下颇愤愤——胡说呢,再香它能香过大肥鸡吗?
      
      他推开竹盖:“我不要待在背篓里,你将我放下,我同你走。”
      
      他知道,这温瑶平时扣门着呢,断然不可能平白无故请他吃包子,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是发现他盯上她的鸡了。
      
      既然如此,他还不如顺着她,引她放松警惕,到时候包子肥鸡两不误。
      
      一行三人顶着热辣辣的日头,行了近一个时辰才翻到隔壁山的市集。
      
      东南岭的妖没有货币概念,对于他们而言唯一珍贵的便是灵力。
      
      是以他们有缘的互相相中对方东西就以物换物,相不中的就以灵力交换。
      
      温瑶体内多的是灵力,可奈何她运用不起来,只得可怜巴巴守在道边吆喝,只有有人买了她的东西,她才能去买米买面。
      
      温瑶编的小物件灵的很,轻巧又漂亮,且一件只收一天的灵力,这不,没多久就卖得精光。
      
      温瑶先履行诺言,给黄鼠狼买了个猪肉馅的大包子,黄鼠狼接过包子,开心的胡须乱颤,一只妖私闷闷溜到没人的墙角处,吃了起来。
      
      温瑶觉得好笑,黄鼠狼虽然奸诈狡猾,可原身委实可爱。
      
      人嘛,就是这样,对着可爱好看的动物,总是情不自禁给出更多的耐心与柔软。
      
      温瑶走过叫卖声熙攘处,突然见到道边一只大象精摊前甚是冷清。
      
      她好奇多看了眼,就见他摊上摆着各种奇怪的瓶瓶罐罐,她一时好奇,走了过去:“诶,你卖的这是什么呀?”
      
      大象精此刻处于半人半兽状态,他翻眼打量了要温瑶,扇了下巨大的耳朵:“上界灵药。”
      
      温瑶颔了颔首,妖怪修炼靠的乃是天地灵气,受伤了,静待几日就能恢复如初,这所谓灵药,听起来,真真鸡肋。
      
      不过……
      
      “可有治疗烧伤的?嗯……烧糊了的那种。”
      
      大象指了指边上的瓷白小瓶:“此药为太上老君亲手所炼,可化腐生肌,美容养颜,别说烧糊,就是烧成了一捧灰,此药一上,必能恢复如初,且肌肤更加细腻顺滑。”
      
      温瑶双眸一亮,颇感兴趣:“这么厉害?真假的啊?”
      
      大象扇了扇巨耳:“我灵山象族,不屑欺诈。”
      
      温瑶是信的。东南岭的妖这点信誉还是讲的,她问:“多少灵力?”
      
      大象精竖起两根指头。
      
      “两天?”温瑶可以接受,甚至还觉得有些便宜。
      
      大象这才真正有点情绪上的波动,拔高了声调:“疯了吧,两百年!”
      
      这下子轮到温瑶跳脚了。
      
      两百年,这比抢劫差什么!两百年,那可是,好多好多篮子呢,她就是编到手烂掉,也编不来两百年的灵力。
      
      温瑶拔腿就走,半道上撞见童歌。
      
      童歌可不知道她方才受了什么惊吓,只媚眼含笑地拉着她去看胭脂水粉,温瑶精神头不高,闷闷道:“我米面还没买呢,买完也不剩什么了,我就不看了。”
      
      得到温瑶的拒绝,童歌也不恼,约定了半个时辰后在集市入口见,她就姿态翩翩地行去了胭脂坊。
      
      温瑶心里还惦记着那瓶价值两百年灵力的灵药,脑中倏然闪过大山鸡焦糊的翅膀——
      
      应该不疼吧?都已经是历过雷劫的鸡仙了,那肯定不疼。
      
      温瑶如是想。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