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小窗漏进一片白生生的月光,打在栖迟所在的那一方小窝,他掀去覆身的旧衣,站起来时已然化作了一身形瘦长的少年。
      
      他的脸瘦削且苍白,他的眸狭长而漆黑,他静静立在床榻一侧,目光长久地落到少女熟睡的脸上。
      
      少女被术法压制了原貌,但施法之人修为不及他,是以他便清晰且真切的看清了少女的面容。
      
      他看见的那张脸,同数十年前没半点不同,他甚至可以想象,如果她现在张开双眼,那么一双好看的眼睛里,必定闪亮着灵动的光芒。
      
      只是她是个骗子,她没来,他等了她那么久,她都没有出现……
      
      栖迟的背影宽且薄,承载着月光。他伸出指骨细瘦的手,覆上温瑶白皙修长的脖颈——一瞬莫名的烦躁。
      
      几乎让他想要正真的用力,想要掐死这个不守承诺的骗子。
      
      轻易许诺,却从不兑现。
      
      为什么?
      
      她是得知了自己的身份,她也惧怕自己,嫌弃自己?看不起自己?
      
      可是这样,她一开始就不该对他表露善意,她不该那般明媚,也不该那般真诚,他差点儿就信了……就差一点儿。
      
      栖迟最终还是没能真的下去手,他苍白细瘦的手指从温瑶脖间滑下,一路滑到她的小臂。
      
      那一截小臂是那样的滑腻温软,他握了上去,忽然,就松不开手了。
      
      那时她叫他多吃点饭,他就拼命地朝嘴巴里塞东西。
      
      他想让自己胖一点,她也许就会更喜欢自己一点。
      
      彼时,他不知道自己不能克化那些食物,它们在他体内长时间的停留,终是引发了魔气的反噬。
      
      那时他多痛啊,魔气的反噬会叫他的仙躯如同烈火焚烧,会叫他的肺腑犹如沸油煎炸,他呕吐着那些拼命塞到嘴巴里的食物,既肮脏又狼狈。
      
      他漆黑的眸透不出一丝光亮,忽然觉得有些困,他翻上床榻,抱着温瑶的手臂,蜷缩着沉沉睡去。
      
      动作既轻又静,像一片羽毛,飘飘悠悠,落到温瑶身侧。
      
      再无声息。
      
      ……
      
      温瑶一夜好眠,晨时不出所料地又做了那个梦。
      
      其实,对于那个梦,温瑶是一百万个拒绝的。
      
      如果她早能料到她会因为和温岚打架,而被赶来东南岭养老,那她就是死也不会在那时手贱救下反派!
      
      可那个梦却叫她反复想起那日,反复想起小反派冰冷且疏离的眼神……
      
      悔。断肠呕血的悔。
      
      温瑶想起书中反派凄惨的童年,悔恨之余,又觉自己的小良心日日都经受着责备与煎熬。
      
      书中反派戏份很大,对他的童年遭遇也介绍的很详细。
      
      说是,反派同男主是同母异父的兄弟。
      
      但男主父亲是天界战神,母亲是司海月神,他生来便是天之骄子,身份尊贵。
      
      可后来男主父亲战死,他母亲禁受不住打击,一心为他父亲报仇,刚出月子便下至魔界九幽之狱,结果仇没报成,还差点搭上了自己的性命,所幸后来被魔界魔尊所救。
      
      魔尊对月神是个真心,可月神对魔尊却无半点心意,后来却也不晓得怎么了,许的月神被魔尊一腔深情感化,亦许的月神被魔尊强迫,总之反派就出生了。
      
      反派是魔界未来注定的魔尊,他之血脉牵连着魔界大地每一处山脉河流。
      
      可他天生仙胎魔骨,自身矛盾,每每魔气强盛冲撞仙躯之时,都会导致魔界动荡,轻则河水逆流,山脉崩塌,重则震动地脉,岩浆肆意,恶鬼冲出九幽……
      
      他被视为不祥,被视为魔界灾难。
      
      人人避之不及,就连他亲爹都对他十分忌惮。
      
      后来得知,只要反派离开魔界,便不会再牵动魔界。于是反派便被送入天界,交由男主抚养。
      
      可男主也是个命苦的,一出生就没了爹,后来娘也跑了,纵然身份尊贵,可他也从未得到过父母疼爱。
      
      他看着还是个小娃娃的反派,手足无措,如何爱他?他不会,便放任反派野蛮生长。
      
      可男主未曾想过,他亲爹为救天下苍生而死,他娘半疯半癫随他爹而去,他虽是个苦娃娃,却得天帝疼惜怜爱,济济九重之天,哪有神仙敢对他有半分不敬?
      
      而反派仙胎魔骨,苟合所出,非仙非魔,自然得不到男主的优待,自幼便被他人瞧不起,受尽奚落嘲讽,更有甚者,顽劣孩童每每仗着男主领命伏妖不在天界,而对反派拳脚相向,欺凌捉弄,可谓是真正的一丝关爱都未曾体会过……
      
      想到这里温瑶就睡不下去了,按照剧情发展,反派后来之所以还能活着皆是因的温岚这个白月光,可她害怕温岚会虐得反派黑化,最终连累自己,从而硬生生切断了温岚同反派之间的联系。
      
      她本是想白月光呢,也不一定就得是哪个人,只要她同样待反派好,那日后反派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她的。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谁能想到她前脚背着温岚在反派面前刷了一波好感,后脚就被赶来了东南岭!
      
      一想到这一茬,温瑶她一颗小心肝就悬个不停,也不晓得反派在没有白月光后到底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会不会有别的白月光,会不会还记得自己,最好他就别记得,她反正就只在他面前刷了一波好感,可从没伤害过他!
      
      温瑶双手合十拜了拜天,脑中滚过原主被剔鳞、抽骨、挖眼珠的血腥场景,一连打了几个哆嗦,这才准备起床。
      
      不想才一张开双眼,入目便是一只空荡荡的棉花窝。
      
      温瑶昨夜睡得沉,而她又天生心大,自然是没察觉到昨夜被人家抱着胳膊睡了整一宿,当然了,现在她也没察觉。
      
      她掀开被子,跳下床,一双溜圆的眼在地上搜寻了半天都没能见着山鸡的身影。
      
      难不成跑了?
      
      她想着就去检查门窗,却见门窗皆是落了栓的,那……
      
      鸡呢?
      
      温瑶懊恼地拍了下脑门,可不是笨嘛就说,鸡仙,鸡仙,那神仙要去哪里又如何需要走门走窗?
      
      这不,到嘴的鸡,飞了。
      
      被这么一搞,温瑶大早起来就有些不开心,她耷拉着脑袋回到床边穿鞋,弗料这手刚一搭到床沿,就见自己盖的那床薄被下鼓起大大的一坨。
      
      温瑶心下生疑,一把掀开薄被,就见床中央处,蹲着一只红毛山鸡。
      
      蓦然有光打入,但见那山鸡颇淡定地瞄了她一眼,继而扭过头去,缩着脑袋,继续睡。
      
      温瑶:“!!!”
      
      什么情况?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一点点短小
    感谢 37545617 投来的地雷 超级感谢 笔芯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