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盛世花朝正逢君(二) ...

  •   “不要和人靠得太近,你会忘记自己本来的样貌,变得越来越像一个人。”
      
      明明因为无还毒的作用,许多事情都记得不太清楚,然而刺客组织夜鬼首领的这句话,一直都被他牢牢记住。
      
      此地风尘气息甚重,正是人间最淋漓尽致的景致,古来文人墨客挥洒写意,也写不尽这方天地的醇美。
      
      在这样的地方,和一群真性情的人呆久了的话,就算是神,也不由得会变得像人一样了吧。
      
      水乔走神想了下其他的事情,身形灵活的小个子人在水泄不通的人潮中左右闪避,很快就跳到了他面前,笑嘻嘻地摊开一双漆黑的手掌。
      
      那双满是泥污的手中捧着一个荷叶包的东西,水乔借着酒肆上挂的灯笼看了一眼,没看出是什么来,但是闻到了烧鸡的香气。
      
      来的人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他笑嘻嘻地露出一口白牙:“大人,这是您让我买的东西,咱小子要求也不高,给我两枚银方殊跑路费足矣!”
      
      跑趟路就要收两枚银方殊?怎么不去抢?
      
      水乔紧盯着小乞丐:“我没有让你去买东西。”
      
      小乞丐的眼中有一瞬间的锋利,犹如光线在刀刃上折射了一下,很快又不见了。
      
      他还是笑嘻嘻的口气:“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罢了,今日花朝盛节,我就不计较了,不过倒是您,花舞歌宴就要开始了,还是早些去找好位置吧。”
      
      说完后,他把手里的荷叶包往水乔怀里一推,转身又像一条泥鳅一般钻进了人群中,很快便没了踪影。
      
      ·
      花朝盛节?这是哪一年的花朝盛节?
      
      如若说是他怎么也不会忘记的那场花朝盛节……水乔一手按住隐约作痛的头,恍惚记得那一年的花朝盛节,似乎他安排了这么一个人,为他打探消息。
      
      心头骤然狂喜,水乔单手捧着那只烧鸡蹦起来。
      
      没错了,没错了……这是所有错误的最初源头,他十七岁那年的花朝盛节!
      
      缓缓盛放于花朝盛节之上的那朵最妖冶、仿佛浸透着剧毒一般绝美的——花魁,是他苦苦寻找了多年的姐姐。
      
      那个温顺而又妩媚的女人,却在本该绽放出最耀眼的光芒那一夜,执刀指向摄政王。
      
      江云垂心思极重,早已在与刺客的过手中具备警惕,所以那个女人没有得手,他却也没有动手杀了她,而是在水乔苦求之下,答应放过她——
      
      “从今往后,你的刀‘浪沧’为我而执,为我杀尽一切阻碍。”
      
      水乔答应了,瞒着自己的父亲安武侯、母亲渺夫人,成为了江云垂手下最锋利的刀。
      
      再锋利的刀,终也会有被折断的那一日。
      
      杀了拦在摄政王面前所有的人,杀了许多该杀的、不该杀的人,最后也杀死了自己。
      
      水乔将包着烧鸡的荷叶一掀,叼在嘴里,一头扎进前方涌动的人潮中。
      
      一定还来得及,只要他能够先找到姐姐,阻止她刺杀江云垂,那么就不会被抓走。
      
      他也不会因此,受到江云垂的胁迫。
      
      既然能够得到重来一次的机会,那么就不会再辜负神的垂爱,要好好地活着,活到为神出刀的那一天。
      
      现在,先要保护好身边的人,然后,试试能不能找回过往的记忆,不再参与刺客的事情,也不再和摄政王、云朔王室扯上关系。
      
      清脆的琴音和有节奏的鼓点相应相和,卷着纷飞的花瓣飞扬到天际,飘忽向着夜空中的残云荡漾而去。熙熙攘攘的露华街上,人群爆发出一阵一阵呼喝声。
      
      花朝盛节开始了。
      
      ·
      熏业楼内人声鼎沸,底楼早已被堵得水泄不通,二楼是些颇有些脸面的皇城贵族,衣冠整洁,席地端坐在案桌前,早已有楼内安排的姑娘们周全伺候,三楼则是被设计为上下错开的两层,上层是房门紧闭的房间,沿着短小木梯走下来的下层则架起价值不菲轻纱帷幕遮挡的小间,隐隐可见后方人影晃动,外面有三两个人按剑巡视。
      
      三楼这样的设计是为了让贵人既可以在房间中休息,又可以走到下层观赏楼内中央台上的景象。
      往上四楼却出奇的安静,古木的走廊上静悄悄,偶尔有捧着东西走过去的姑娘都是轻声轻脚的,甚至不敢大喘气,像是生怕惊动了什么一般。
      
      临近尽头的一间屋子里,门扉稍微敞着,断续有暗香阵阵溢出,幽隐而又静谧。
      
      熏业楼的老板娘在这屋子门口站了一下,堆起满脸的笑容,也不管里面的人看不看得到,在绘着流云仙鹤的门上敲了敲:“卿姑娘,马上节日就要开始了,大家都等着了……”
      
      女子清清冷冷的声音从门缝中飘散出来:“我知道了。”
      
      “哎,哎……”
      
      老板娘脸上笑容更盛,不敢再打扰,踩着小步子退了下去。
      
      房间里,香炉中烟雾淡淡缭绕,女人笔直地跪坐在梳妆镜前,白皙手指将面前的簪子一枚一枚插入发间,清晰的铜镜映出着墨颇重的薄唇。
      
      门响了一声,她微微皱起秀眉:“说过我知道了……”
      
      那面铜镜上,骤然倒映出男人安静却又坚毅的眉眼,静默地看着她。
      
      女人忽的怔住。
      
      ·
      越是往熏业楼走,人越发的多。虽说出不起钱,但如果有幸能够看一眼花朝盛节选出来的花魁,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辈子都算值了。
      
      水乔在水泄不通的人群中艰难前行,差点就想踩到别人脸上去了……好不容易挤到门口,听着里面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叫价的声音越来越频繁,他心头一沉。
      
      该不会赶不上了吧?
      
      他一边客气说着“让一让啊”,手中却毫不客气地将挡在面前的人用力推开。想在这密集的人群中开出一条道来实在不容易,等到挤进楼里去后,正听见娇媚的女人声音笑着——
      
      “敬原公子开价一千金方殊,诸位大人,可还有出价的呢?”
      
      老板娘用扇子轻掩着唇,咯咯笑着环顾四周,目光却是飘往三楼上,眼中隐隐带着期待。
      
      水乔脑中空白了一下,敬原公子?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为什么三年一度花朝盛节选出来的花魁开价才一千金方殊?怎么这个价就没有人继续往上抬了?
      
      一千金方殊可以买下皇城郊外一条街,用来买花魁一夜实在是有些过于奢靡,但这些贵族并不在意,他们有的是金钱,有的是权势,可以将钱一掷在最美的女人身上,也可以肆无忌惮地挥霍在战争中,或者是用来精心栽培自己的势力,豢养门客,甚至是培养刺客,勾结往北一带的神族世家。
      
      只要他们高兴。
      
      但是比他们更为奢靡的,水乔没见过除了摄政王之外再有的任何一个人。
      
      虽然记忆过于模糊,但他还依稀有印象当年摄政王用买下皇城外最繁华的一条街的价格买下花魁一夜,那条街的价格,至少是五千金方殊。
      
      水乔有些不悦回忆这些,他其实并不喜欢这些贵族一掷千金的作风……云朔国廷中大部分贵族被归为老旧一派,与以摄政王为首的国君势力分庭抗礼,水乔的父亲安武侯不屑党派之争,也看不太上摄政王,他只忠于年幼的国君。
      
      重活的这辈子,为什么从一开始就有哪里不对?
      
      水乔皱皱眉头,只觉得头疼得厉害,什么都想不起来,越是去想越是头疼,隐约只听到老板娘心有不甘的声音回响在楼内嘈杂声中:“没有了吗,真的没有了吗,若是没有了……”
      
      就算不是摄政王出价,也不能让她落到别人手中。
      
      水乔骤然抬头,眼中目光与脸上神色一致坚定起来。
      
      他绷紧身体,深吸一口朝里面又挤了几步,大喊一声——
      
      “我出三千金!”
      
      ·
      四下嘈杂声如潮水退去般骤然消失,诸多的人闻声回头,在一阵混乱后找到了置身于人群后方发出声音的水乔,脸上都出现惊人相似的震惊神色。
      
      老板娘也有些被震住了,半晌没回过神来,望见水乔的模样后,脸色变得有些精彩。
      
      “啊,啊,这位公子……这位公子出价三千金!”老板娘结巴好一会儿才勉强将话说清楚,差点没控制住自己情绪跳起来,“三千金!还有人吗……啊不对不对,这位公子是哪家的?”
      
      她才反应过来这个半大点站在台下的少年,可能无法像上几层楼的贵族一般随手掷出千金,在被天价冲昏的头脑的空隙中回过神来,想起问。
      
      这样一问,周围人也纷纷怀疑起来,投过来的眼神中掺杂着奇怪的意味,像是嘲笑又像是轻蔑。
      
      水乔静静站在原地,他能够在众多聚集的人群中感受每一道流动的不一样的气息,凭借微小不易被人察觉的细节分辨——
      
      当头落下一道如剑锋般锐利的目光,他慢慢抬起头,眼底有楼中灯火倒映的流光滑落,与那道目光的来源隔着一道薄纱帷幔直直对视。
      
      眼前晃动的人影、明亮如白昼的光芒让他有些眩晕,一瞬间激起头疼让他下意识去摸别在腰后的刀,直到指尖触到寒铁冷刃才睁着眼睛茫然地微微动了下睫毛。
      
      那一眼仿佛隔着漫长和遥无边际的时空,让他以为再回到生前最后的那个云朔国的冬季,大雪覆身一眼望不见头,所有的温暖和眷念都被埋藏在冻土之下。
      
      并不是……不要害怕……
      
      “呵……”水乔轻轻喘息着平复呼吸,仰着头用清澈的眸子环视四方,轻笑一声。
      
      “安武侯家公子——”
      
      “水乔。”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