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盛世花朝正逢君(一) ...

  •   潋望王朝三百四十五年
      潋望归溯,天下分列
      诸国王侯上奏,受封国君,他们盘踞于领土之上,一面对自己所有严防死守,一面对临境之界虎视眈眈,战乱的阴影盘旋山河大地之上,从不曾消散。
      神明在冥冥之中布下棋盘,大地山海,万物生灵,皆只是神手中一枚棋子。
      
      三百八十年,云朔国年仅五岁的世子云度继承父之权位,成为当世最年幼的国君,内有同宗氏族伺机而动,外有敌国环绕频繁侵扰,摄政王江云垂横空现世,辅助年幼国君十二年。
      十二年后,云朔国国都奂城以北,简澜江边,细雪纷飞。
      
      他对妹妹寄流方说,想往北去,愿求死前能够回到重云雪山,求得神明的原谅,葬身于神明脚下。
      
      但是这具身体早已从内至外枯败腐朽,无法让他再次承受长途奔波。离开奂城第三日,摄政王便同国君带兵追上他们。
      
      天地都是冷的,只有男人怀里是炽热的,他身披漆黑的大氅,像是前来送葬的人。
      
      如果能够在这怀中死去,也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水乔茫然地睁着眼,眼前景物仿佛蒙上一层细密的雾,看得不真切。
      
      他知道那一刻要来了,只是不解看到这样的男人——如往日一般的冷冽肃容,眼睛里却沉着极致的痛楚。
      
      那双眼睛里是那么的悲伤,悲伤得将要落出泪来……没有眼泪,直到水乔闭上眼,他也没有看到这个男人的眼泪。
      
      他闭着眼,断断续续唱了一段歌,曾经神明对他唱过——
      
      “风雪千载终有散,等一春归寒意消。不闻故人复归来……”
      
      试问来路见何方?
      
      身后有兵戈倒下相击之声,兵士们低声和歌而唱:“试问来路见何方……”
      
      我的来路,又在何方呢?
      
      他默默地想着,想着故去的亲人朋友,想着所剩不多的记忆,想着早已在记忆深处模糊了音容的神明。
      
      此时此刻,唯有抱着他的这个男人,最为真实。
      
      男人低下头,在他意识消逝之前埋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水乔,一定要记得……”
      
      什么都听不清了,一切命定之事皆已结束。
      
      瘫坐在简澜江边的寄流方突然尖叫了一声,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
      
      她对云朔国国君怒目而视:“你们害我全家,害我兄长,你们——永不得好死!”
      
      然后纵身跳入寒冷刺骨、波涛汹涌的简澜江,浪潮起伏几转,瞬间将她淹没。
      
      年轻的国君无力瘫倒在江边:“……流方!”
      
      ·
      冬雪纷纷落落,终将这临近北地之国覆满,千万里冰雪浩瀚,铺成一道长路。
      
      水乔睁眼发觉自己已成离魂之人,生前记忆还是无法回想太多,不知游荡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索性跟着仍是一身黑色大氅的男人,看他去何处。
      
      兜帽将男人头发亦遮盖,远看去他的身影在苍茫雪白天地间只是一个黑点,于风雪中时隐时现。
      
      远处有一座坟墓,碑前直直插着一柄一尺多长的黑鞘短刀,赤红编织绳缠绕在刀柄上,端头静静垂下,紧贴着斑驳了的刀身,在风雪卷席中犹然静止。
      
      男人单膝跪在墓前,垂着头,伸出手似乎想要触碰那柄刀,却停滞在半空不往前。
      
      雪中狂风呼啸而过,拢住他长发的兜帽被吹开,悬落于刀身的红绳与男人白丝参半的长发一起飞扬,仿佛将要隐没在雪地中。
      
      水乔伸出半透明的手指轻触那柄刀,然后盘腿在写着自己名字的墓碑上坐下,静静地看着男人满是疲惫却依然精致的眉眼。
      
      男人似有所感,怔怔地抬起头,与水乔相对。
      
      一滴眼泪从他坚毅的脸庞滑落。
      
      真是奇怪啊。
      
      水乔默默地想。
      
      我活着的时候你从不曾多看我一眼,为何还要在我死后,为我落泪?
      
      那滴眼泪沿着下巴滚落,在半空中凝结为水滴状冰晶。水乔伸出手,冰晶却穿透他手掌,打在冷硬的墓石上,砰然碎裂成无数晶片。
      
      天地间的风雪恍然又大了许多,漫天满地的雪中,有人一步步走来。
      
      男人转过身,泪眼朦胧中,出现了少年的身影。
      
      他怔怔望着那人走来:“……乔?”
      
      水乔从墓碑上跳了下来,跪在那人面前。
      
      少年模样的人伸手从水乔头上轻抚而过,俯视男人:“我是神——”
      
      “——我本无相,我的相貌,是你最想见到的那个人。”
      
      神的声音轻而缥缈,融在天地的风雪里,却又清晰落在男人和水乔的耳中。
      
      水乔仰起头看着神:“我终于等来了您,我辜负了您的信任,所以请把您赐予我的,收回去吧。”
      
      神却不理会他,依然平静地看着男人:“浪沧,是我极尽心血锻造,用以杀神。”
      
      “云垂江,你毁了我的刀。”
      
      神张开手,那柄刀飞入手中。
      
      “我将以‘杀天’之力,回溯时光,重得浪沧最初形态,完成夙愿。”
      
      神明转过身将要离去,水乔也不受控制地跟着离去,他回头看了一眼依然跪在雪地中的男人——
      男人忽然抬起头,目光中如有烈火灼烧。
      
      “请等一下!”
      
      神停住脚步,却不回头。
      
      “请让我……一起!请让我一起回去!”
      
      “我会成为浪沧的刀鞘,请让我,守护他!”
      
      神冷冷笑了:“这并不是你真实的想法。虚伪的人类,你让我无法相信。”
      
      水乔回望男人,明明看不到他,但男人的目光却投向他所在的方向。
      
      他双膝跪在雪地中,声音极轻:“我想……再看一看他的笑容。”
      
      风雪呼啸而起,神明转身挥手,短刀便插在男人面前的雪地中。
      
      细碎的冰粒雪花渐渐覆没神的身影,狂风肆虐不止,山海颠覆,天地扭转,日月同现,无尽的冰雪开始消融。
      
      万古长流的时光逆转,天崩地裂中,男人伸手紧紧将短刀护在怀中。
      
      在被无边无际的大雪冲刷意识之前,他听见男人嘶哑的声音在耳边大吼——
      “水乔!水乔!就算忘记一切,也不可以忘记我!”
      “记住我的名字,一定要记住……”
      
      记住你……
      你是……你是谁……
      你是……
      
      他按着几乎将要炸裂的脑子,痛苦而无助地抬头,远处天际有烟火骤然炸开,他眼底染上明灭灯火的光芒,口中喃喃出一个名字——
      
      “江云垂……”
      
      暖暖的风中有酒香,盖过浓重的露气和花香,冲淡了仿佛残留在魂魄中的寒意。
      
      水乔怔怔地看着眼前繁华街道,一时间竟不知道这是在做梦还是现实。
      
      一眼望不到头的露华街上灯火通明,这里面不仅有寻欢作乐的公卿贵族,还有一边走一边吆喝的小贩,以及兴致盎然游街的平民百姓。琴音笙箫缭绕不散,女人轻灵的唱声和男人粗犷豪放的笑声混杂,灌注在沉沉的夜色中,仿佛幽幽酿造出一杯浓稠芬芳的酒。
      
      每个人都沉醉在这酒中,醉生梦死,似是要忘却人世间一切烦恼,唯今朝独来一杯,只恐错过无边美景。
      
      人潮都向着露华街的深处流动,水乔卷裹其中磕磕碰碰走了几步路,差点被一个小贩的扁担推倒在地上,索性放弃了跟着人群往前,退后到一家酒肆外面的围墙下,靠墙站好了。
      
      满街的灯火通汇,聚在他眼中,化为跃动的星星点点,将那双有些茫然、却十分好看的眼睛变得褶褶生辉。
      
      ……这是哪里?
      
      他记得,自己不是……死了么?
      
      毒发的痛楚似乎还残留在这具身体中,但他的脑子并没有因为疼痛变得清晰。水乔伸手朝怀里摸,摸到冰冷的武器,总算是清醒了一点。
      
      浪沧!
      
      他忙不迭将一尺七寸长的短刀抽了出来,贴在自己有些僵硬的脸上,仿佛能够透过寒冰冷铁,攫取到一丝熟悉的温暖。
      
      刀身上金错斑驳交杂,他用皮肤感受上面的暗纹,几乎落下泪来。
      
      “……我……还活着……”
      
      刀在人在,人死刀亡。
      
      如今盛世繁华,他和浪沧皆还在浮世中。
      
      他捂住依然阵阵发疼的头,努力回忆之前的事情。
      
      他终是死在一身剧毒,死在那个男人的怀里。
      
      死后神来了。
      
      神说,他没有完成神的夙愿,所以让他回溯时光,重新回到……
      
      所以他这是回到了哪一年,这是什么时候?
      
      他死去的父母、兄弟朋友,还有姐姐,他们还在么?
      
      水乔有点迫不及待想回家,隐约又觉得这条街着实熟悉,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因为无还毒,上辈子他的记忆只能保留很短暂的时间,开始那几年或许还能记得过往小时候的事情,随着毒性加重,记忆保持的时间越来越短。
      
      所以上辈子直到死前,他只能记得最近几天的事情,以及曾经一些比较重要的人和重要的事件节点。
      
      他还记得死之前,江云垂跪在他的墓前,悲恸不已,似乎说了什么,但他想不起来具体说了什么。
      
      等了一会儿,人群没有减少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多,纷纷朝着露华街深处涌动,人声嘈杂如浪潮,彰显一片太平的世道。
      
      没有硝烟、没有战乱,那——这是哪里?现在又是什么时候?
      
      水乔愣了一会儿神,这时候人群中逆向窜来一个机敏的小个子人,冲着他这边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大家好哦~我终于等来了小乔
    更新暂时是隔日或者隔两日,之后会调整,九点没更就暂时不用等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