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盛世花朝又逢君(三) ...

  •   一个听上去并不是那么有钱的名号,但能够将这楼中大部人压住。
      
      老板娘在轻微的骚动中结巴着开口:“安、安武侯家公子……三千金……诸位还有……”
      
      男人的轻笑声自头顶落下,有些漫不经心和几分傲慢:“三千五百金。”
      
      水乔抬头对看不见的声音主人怒目而视,早些时候不叫价,他一出来抬价什么妖魔鬼怪都跟着出来了,出手还这么……不知道是该说阔绰还是在故意玩他。
      
      他咬了咬牙,想想后来姐姐受的苦难,再一次跟抬:“四千!”
      
      楼里一片安静,只听少年清澈的声音与男人低沉散漫的声音相来相回,老板娘脸上笑容快开出花来,几乎合不拢嘴。
      
      这一次男人沉默了很久,水乔心头疯狂默念不要再继续了不要再继续了……然而正当老板娘要开口说话时,男人忽然出声了。
      
      “四千五百金。”
      
      水乔差点没被这不温不火的语气气到拔刀。他望着三楼一片撒着金粉的薄纱微微抿唇,有一瞬间想要斩开这些碍事的障眼物,窥得那后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我……”
      
      无形的压力潮涌般迎面扑来,他静静垂眸立于众人视线之中,神色逐渐平静。
      
      出门带了点钱,塞在腰间。他伸手摸到一枚,以三指拿出抛向老板娘所站的高台处。
      
      “易有加子,”少年在那枚铜方殊破空飞落之时沉沉开口,“其名为信,生逢尽头不悔言!”
      
      铜子“叮——”的一声掉落在老板娘脚边。
      
      女人滑稽地睁大眼,身体激动得哆嗦如筛糠。她俯身抓起那枚铜方殊,战战兢兢望着三楼处不可窥见的人影。
      
      男人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狭长眼眸微微眯起笑了笑:“是你的了。”
      
      ·
      夜深后,一场狂欢逐渐落下帷幕,看热闹的人相继离去,热闹如同潮水一般翻涌而来又平静后退。
      
      隐约有议论声被路人遗落在风中。
      
      “今日竟没能见到花魁,还真是可惜啊。”
      
      “是啊,最后出来那女人虽然美,但也只比得上花魁一分而已。”
      
      “安武侯家公子平日不怎么露面见人,没想到出手这么阔绰,动辄三四千金方殊,最后抢不过人,竟然还用上了替人完成任意一个要求的‘易有加子’!”
      
      “怕不是个傻子哦,哈哈哈!”
      
      这些水乔都是听不见的,此时此刻他正坐在熏业楼最奢靡的一间屋子里,温暖的屋里燃着袅袅熏香,飘绕在一只红烛周围,一切如梦如幻般令人恍惚,滴水灌溉花瓶的青石发出一声轻响,他转过头去,看到窗外一轮半月穿过窗棂,倒映在水面有着破碎的光影。
      
      到现在,他都还有些不真实感。
      
      门被敲了敲,水乔差点没按捺住跳起来去开门,但想到今晚他也是一掷千金的人了,这点定力还是需要有的,于是又坐下来了。
      
      “进来。”他整了整衣领,沉声开口。
      
      老板娘带着几个姑娘走进来,跟在她身后的姑娘们手中端着不同的东西,有酒,有些是食物,还有些是上好绸缎的布料,以及一些水乔没见过的东西。
      
      水乔满心疑惑:“这是要做什么?”
      
      老板娘脸上笑容一僵,随即甩开了帕子笑起来:“一看公子就不经常来我们这破地方……”
      
      身后的姑娘见水乔生得一副好看的模样,忍不住纷纷上前来围着他。
      
      水乔紧张得不敢乱动:“你们要做什么?”
      
      老板娘拿帕子掩着唇咯咯笑起来:“小公子,这先伺候着您,一会儿咱姑娘就来了。”
      
      水乔被这些看起来和他差不多的姑娘环绕着,结结巴巴开口:“这,不必这么麻烦吧,夜深了,还是先……”
      
      “哎哟,没想到小公子也是性情中人,就这么急着见我们姑娘呢?”
      
      身边的姑娘们一听,都纷纷跟着笑起来。
      
      水乔被她们笑得几乎埋下头去,耳朵都有些滚烫起来:“我是,是说,早点见一面我好办正事……”
      
      “哎,哎,不急,您这千金加一个承诺换来的,当然要让您好好办正事咯!”
      
      老板娘将“正事”咬得有些重,周围又是一片嘻嘻的笑声。
      
      水乔尴尬抬起头:“总之!不必那么麻烦各位姐姐了,还是早点让我见到人吧。”
      
      老板娘捏着手指挥了挥帕子:“小公子这么着急,那大家就先下去吧,我这就把姑娘给带上来。”
      
      这么好说话,水乔稍微松了一口气,挺直脊背坐在凳子上,双手在外袍宽袖下微微发抖,又有些烦躁忍耐不住似的轻搓着。
      
      抹着脂粉一身香气的女孩子们鱼贯而出,老板娘跟在最后也出门去了,顺便贴心带上房间门。水乔转头望着静默燃烧的红烛,眼睛被光芒刺得微微发疼。
      
      烛火被风吹得微微跳动,流光乱转,他仿佛在火光中看到刀光剑影,窥探到了前世记忆的几分残影,慢慢低下头,眉头紧锁。
      
      没让他等太久,香气很快又远远传来,水乔抬起头时外面正好有人推门进来,语笑嫣然看着水乔,细声道着歉:“小公子,久等了。”
      
      水乔露出茫然神色:“你是……”
      
      推门进来的女子脸上笑容微微一僵,但很快又恢复自然:“小公子真是爱玩闹,今夜可是咱们的大好日子,您要这样说,奴家可是会生气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嗔怒飞过来带笑带媚的一眼,眼尾勾着一抹绯红,她很会拿捏男人的心思,配合着眼波流转,这一眼确实看得人心头火起。
      
      只是妩媚,只是勾人,少了很多熟悉的东西……水乔在红烛映照下看着女子像是含着水露的眼,迫使自己回忆起记忆中那双女人的眼睛。
      
      那双眼睛总是空荡荡、带着一分迷茫,但是在看人的时候又会恢复生机。这样一双眼睛的主人却有着一张名动王朝乱世的脸,名声越过云朔国传到四方山海,传得神乎其神,让大部分人有所耳闻。
      
      他在光下盯着这个陌生女子水盈盈的眸子,回忆他心想的那个人的眼睛,就在灯火再一次跃动的刹那,脑中忽然闯入一双凌厉如刀、微微上挑的眼睛。
      
      那是……!
      
      水乔回过神来,惊魂未定喘息一口气,娘的,有些人还真是阴魂不散,这样都能突兀地想到。
      
      他忍着头疼带来的不适,望着女子:“你不是花魁?”
      
      女子带笑的脸微微一僵,眼中闪过被侮辱了一般的恼怒,嗔怪他不解风情:“小公子,今晚您买下的人可是我呐,提起别人做什么呢,讨厌……”
      
      水乔默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完了,买错人了。
      
      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侧身往旁边移动半步:“我……我先去趟茅厕,你暂且等一下。”
      
      女子见他终于有反应了,只是似乎在害羞,掩唇轻笑走过来想去拉他的手:“出去做什么,这房间不就有……”
      
      水乔默默退避一步,假装没看到对方有些恼怒有些尴尬的脸色:“不不不,我还是习惯出去解决……”
      
      他一边说着一边绕开女子,朝着门口快步走去,差点还撞翻放在门边摆放着装饰花瓶的矮桌。
      
      一出门没想到正对上守在门口的老板娘,水乔尴尬笑了笑:“我……去趟茅厕。”
      
      说完不等老板娘作何反应,转身匆匆忙忙沿着楼梯往下走。
      
      身后投来数道让他感到如芒在背的目光,老板娘忽然大喊一声:“他要跑!”
      
      水乔心头猛地一跳,快要跑到楼梯最下层时,外面瞬间冲进几个身形彪悍的男人,几乎将出楼的大门堵死。
      
      他有些烦躁收住脚步,当机立断抬手在楼梯扶手一撑,整个人跃到旁边直通三楼的楼梯,朝着楼上跑去。
      
      追着下来的老板娘惊叫起来:“不能让他上去!贵人们都还没离开,不要惊扰了贵人们啊!”
      
      等到她话音落下时,水乔已经冲到了三楼。
      
      他现在还十分的气愤,不但有一种被欺瞒的感觉,还有没能见到姐姐的失落感……跑到弥漫着靡靡香气的三楼时,他忽然灵光一闪——
      
      都是江云垂误了他!
      
      眼见几个男人从楼梯下冲向三楼,水乔往后退了几步,当机立断转身踹开身旁一扇门,抬手摸到腰间的刀,正要抽出时猛地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
      
      老板娘在外面惊叫了一声,捂着胸口差点陷入昏厥。
      
      房间内四名护卫听见门动静声同时转过身做出戒备姿态,稳坐在他们后方被保护起来的男人歪过头,手肘放在桌上,修长的手指中握着一只暗金的酒杯。
      
      他面容清俊,五官线条清晰得像是用刀雕刻出来的,半分柔和的感觉都没有,眉眼间若有若无的威严和英气彰显这个人不容他人侵犯与靠近。
      
      男人本来是稍微低着头的,听见突如其来的动静也不抬头,只是稍微挑起眼,正好对上水乔有些迷惑和茫然的眼睛。
      
      “……乔?”
      
      男人似乎也有些迷茫,放下酒杯坐正。
      
      水乔愣了下,料想自己是听错了。他虽然身为安武侯长子,但是平日里也不怎么出去赴宴结交宫中贵族,尤其是江云垂常年征战在外,两人要想见一面更是困难。
      
      这件事情他是有印象的,上一世他跟了江云垂,随他入宫参见年幼的国主,宴会上有人试探问:“这位是?”
      
      水乔依稀记得当时江云垂喝着酒,漫不经心地笑:“这位是安武侯家公子,那日花朝盛节之前,孤王也不曾见过。”
      
      所以在此之前,江云垂应该不认识他才对。
      
      头又有些发痛,每次回忆都是一种折磨,他摸到额头上有冷汗,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痛楚。
      
      门外由远及近出来老板娘讨好的笑声,护卫转头看着男人等待命令,男人招了下手示意他们出去看看。
      
      一名护卫从水乔身边走过,带着疑惑打量他一眼,眼见那些人将要进来,水乔心中无声咆哮江云垂误我……然后跳起来冲向男人。
      
      男人抬手压下警惕起来的护卫,稳坐不动等着水乔扑过来。
      
      这番举动正好符合水乔心意,心下不由得大喜冲过去一把抱住男人,几乎是跌进他怀里的。
      
      男人低垂着眼眸,脸上看不出喜怒,仿佛是冷淡等待观戏的观众。
      
      水乔想着被他随手掷出的千金,想着今夜之后的下场,忍耐着极度的不舒服感,咬了咬牙:“抱紧我!”
      
      男人露出迷惑的神色,但还是依言抬起手环过他肩头。
      
      水乔感觉还有点不够,于是又要求:“再抱紧一点!!”
      
      男人更为不解,但还是揽住他肩膀几乎将他按在自己怀里。
      
      于是这样之后,等到老板娘带着人走进来时,便看见的是面色有些发红的少年跪在男人腿上,整个人几乎要缩进男人宽敞的怀里。
      
      老板娘瞪大眼睛,捂着胸口,差点再一次为眼前这一幕昏厥过去。
      
      见人来了,水乔当机立断拖着哭腔大喊一声:“爹!我给你买的姑娘还没付钱!!他们来讨债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这一章的正确打开方式——
    水乔的爹寄未生:臭小子竟然敢叫别人爹!!打死算了!!!
    江云垂:叫得真好听,多叫几声也没关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