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2、第32章:艳福不浅 ...

  •   莫笙也说不上自己为什么突然难过得喘不上气,只要想到当初那一幕,她整个人都变得狂躁起来。
      
      老白不同于以往的利索,似乎脚步位置还受了伤,被她频频逼退,最后只能躲在房间侧角的沙发位置。
      
      莫笙停下来望着它,它也在看着她,一蓝一黄的鸳鸯眼此刻透露着无尽的困惑。
      
      “喵……” 它低低叫了一声。
      
      莫笙转过头不再看它,指尖快速擦过脸颊,手指冰冰凉凉,她心跟着一闷。
      
      这么多年下来,她心中从未有过被抛弃的感觉,哪怕方家并不喜爱她的出现,她至多也遂人意不出现而已。
      
      可只要想到陪伴她多年的小白消失了,就有种天塌地陷、举世孤独的感觉。
      
      “喵……”
      
      似乎看到她的情绪不对,老白若有所觉,爬着步子缓缓走到她面前,抬着脑袋愣愣望着她,不时伸着爪子又叫了声。
      
      莫笙一笑,低着手摸摸它的脑袋。“以后你再给我……”乱跑两字还没出口,手指头黏糊糊的感觉让她眉心一蹙。
      
      在学校里听焦白的那些形容,她还相当自信老白打架是个中好手……眼下手指尖鲜红的血迹让她耳头一热,心中更是又气恼又慌乱。
      
      直到开车到宠物医院,把老白安顿进休息室她才缓缓的吐口气。
      
      那医生推推眼镜,看着老白以往的就诊记录,眉眼很愁郁,“这猫的骨骼有点奇怪,从拍的片子来看,它脚部位置曾骨折过,脑部……嘶……奇怪了。”
      
      莫笙看不懂他推在自己眼前的化验单和检查图,“什么奇怪了?”
      
      “讲不清楚什么感觉,这猫……小嘟,你带这只猫再去拍个全身CT。”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那医生拿了最新出来的CT图对着透光板照了下,眉头差点打结,“这猫的骨骼很奇怪,我本以为它只是腿部受伤,没想到它整个身体的骨骼似乎都错位了,但它居然好好的……?!”
      
      他一脸不可思议看着莫笙,眼睛里还透着惊异。
      
      就在两人相顾无言时,医生助手小嘟敲了敲门,得到示意后她进门俯身在医生耳边低语了几句。
      尽管她用常人听不见的分贝,但在莫笙耳朵里,却清晰无比。
      
      “那只猫……刚才我们不是检查有头部伤口……但不知道为什么,准备上药的时候,发现它只是脑袋蹭到血,找不到伤口了。”
      
      那医生一愣,下意识回想莫笙抱着猫来店里时的情景,当时她用一条灰色毛巾裹着白猫,白猫脑袋顶部有被撕咬过的痕迹,因为是内出血所以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当她一脸紧张掀开那毛发后,头皮下是浮起的脓血,轻轻一碰就缓缓渗出鲜红的血迹。
      
      想到此,他望了一眼莫笙,发现她也皱着眉头。
      
      莫笙跟着两人一同去了就诊室,老白被关在一个白色的小笼子里面,脑袋上的纱布被揭去,看它十分惬意趴在笼子栏上抬头,完全没有一只病猫该有的样子,甚至它叫得欢时被隔壁大黑猫嗷两嗓子,它瞬间弓起背部作攻击状。
      
      医生拎着一个海鲜逗猫棒正想试探,老白爪子一探一收,海鲜棒上的鱼干瞬间成了它口中的食物,它嚼得欢快,吃完后继续趴着栏杆。
      
      以养猫经验所得,这姿势分明是在等待着被投喂。
      
      那医生挑着眉转头看着莫笙,笑道,“你这猫还挺聪明!”居然懂得装病来医院骗吃骗喝。
      
      看着那个空空如也的食盒,莫笙尴尬笑了笑,怎么搞得像她在家里虐待它不给吃的了?
      
      等两人退出去,莫笙伸着手敲敲它的脑袋,瞬间它呲牙咧嘴的叫起来,她有些恼,“让你装病骗吃的,我是饿着你吃的了?”
      
      老白委屈巴巴趴下,理都没理隔壁那只一直挑衅的小黑猫,看着莫笙的眼睛水光盈盈,让她觉得下一秒它要哭出声。
      
      “好了好了,我们回家吧。”
      
      小时候的小白就古灵精怪并略通人性,现在的老白简直和妖精一样,还懂得她耍心机,装一场病就顺利逃过责罚,更让莫笙觉得应该对它多加关爱,要零食玩具那都算是小事,哪怕它跳上天把她那一副窗户拉出花,她都没有带一句骂的。
      
      老白过得尤其畅快轻松的一段日子,快乐得让它几乎忘记了时间。
      
      可惜有个老朋友特别不识趣,总在夜深人静时造访,耳提面命的提醒它该办什么事了。
      
      “小先,我说你这段时间是不是有点没心没肺了?”
      
      “怎么了?!” 老白蹲到窗台,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
      
      夜深时,一猫一狗又开始日常对话。
      
      “我是觉得吧,你剩的时间不多了,虽然机会很渺茫,但好歹也有千分之一的可能,你真的不打算回去了吗?”
      
      “不回去了,而且……已经回不去了。”老白说着,低下脑袋,望着自己毛茸茸的脚面想到,如果能一直这样陪在她身边看着她,这样的状态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这么多年过去,它还是觉得在她身边最轻松自在,也不担心以后会如何,因为对于它而言,陪伴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即便下一秒会死,都值得来过这么一趟人间。
      
      望着老白忽明忽暗的神色,那只狗长长叹口气,结果却发出了一声“汪”,它很是抱歉的摇摇尾巴,再试了一遍。
      
      “汪汪汪……”
      
      好了吧,他的语禁时间又该到了。
      
      它无奈耸耸肩,正想拍拍老白的肩头,突然看到窗口那出现的一张脸,它吓得一个呲溜从窗口掉了下去。
      
      “喵呜……”老白喊了句,瞬间整个身体腾空,它慌乱得拼命挣扎,直到脑袋被敲了一下。
      
      眼前的星空变成无限放大的脸,糟乱的头发遮着眼睛,朦胧间那双眼懒懒抬了一下,口中呼出温热的气体,她打个哈欠将它卷在怀里,口里迷糊的嘟囔道,“大半夜跑去阳台瞎叫什么呢,让邻居听到发表意见可要被丢出去的。”
      
      听到这话,它张着嘴差点又叫了一声,最后脑袋一蹭,赶紧埋进她的胸口。
      
      温软清新的味道很舒适,它动了动脚,碰到更加柔软的位置,它又赶忙缩回脚,蹬着空腿再次挣扎起来。
      
      她有些不开心,一把揪住它的背部,掐着它两只前腿往自己怀里再次抱紧,它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一层跟着另一层的毛绒布将它裹得严严实实——她用睡衣把它裹在怀里了。
      
      盖上被子时它心跳渐渐开始清晰,周身更是热意升腾,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往脑门上顶,某个微不可察的地方也悄然发生着变化,它囧得只想找个角落藏起来。
      
      结果脑袋又被敲了一下,她喷着气恼道,“别动,睡觉!”
      
      它吓得不敢再动,却听到耳边熟悉“哎哟哎哟”的声音。
      
      抬头看去,一双大狗眼正贼眉鼠眼的往她被窝里的它脸上瞧,它啐了一口,那狗眼往后一退,弯起一个很欠揍的弧度。
      
      “艳福不浅呀老白……这么快就躺上去了,哎呀呀,不枉你如此长情啊。”
      
      “呸,你个狗嘴。”老白又挣扎了一下,但感觉周身的力量变得更紧迫。
      
      “汪汪汪……我本来就是狗!”
      
      那只狗见老白被困在局中,很是得意的在旁边晃来晃去,不时还到处翻着房间里的各类抽屉衣柜。
      
      “停下你的狗手,再继续乱动我明天又去食堂把你那张脸扒烂!”
      
      “汪汪汪……”狗子想继续说点什么。
      
      “……” 老白瞪着它甩头摆尾。
      
      “汪汪……”还是说不出口。
      
      “……” 老白嘴角含着笑意,这狗子禁语时间到了。
      
      “汪……”狗子放弃挣扎,难得碰到老白窘迫,还想都占点平时占不到的口风便宜,结果碰到该死的语禁,让它反倒被老白嘲弄的眼神打得狼狈退场,走时它很是不甘心的仰天长叫一声。
      
      莫笙伸着手摸摸旁边的大枕头,一抓一甩,动作一气呵成,那狗子一口气没出又被枕头打回肚子,它十分憋屈的想前世今生这二人的恩怨可真是一部血泪史。
      
      渐入梦境的莫笙放开对老白的钳制,它身姿一跃,往阳台方向跑去,不时它那尖锐焦躁的叫声冲散莫笙的睡意,她不耐烦的拉起被子蒙在头上,选择不再出去看顾它,可隐隐之中那一声声喊叫依然难以完全屏蔽。
      
      睡意被打搅是一件极其不痛快的事情,她无力撑着脖子再度走到阳台口,见到老白支着脚望着窗外在声嘶力竭,“喵……喵……”
      
      看着它叫得起劲,莫笙脑子里灵光一闪,它这叫难道是因为……发情了?(和谐)
      
      她瞬间睡意全无,靠近它的时候莫名有点激动,十几岁的老猫身体机能还适合再做绝育手术吗?还是给它找个对象?越深入思考两者的优缺点,她眉目便越发纠结。
      
      黑暗之中,老白心底浮出一丝不太妙的感觉,望向那位越发靠近目光奇亮的人,它不自觉往阳台外退两步。
      
      那黑狗看出它表情里的不对劲,再往后瞧,嘴角便漾着笑意,哈哈哈,看这样子老白要遭殃啦。
      
      “汪汪汪……”它的叫声让老白听出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
      
      “喵……”老白一声惨叫,被莫笙再度抱在怀里。
      
      “没想到你年纪都这么大了兴致还这么好?大半夜不睡觉在想哪家姑娘呢?”
      
      果然是这样的!
      
      老白两眼一翻,完全不想再挣扎了。
      
      “你要再笑明天我就把校门外那只老黄给搞到郑予家里去……”
      
      那只黑狗刚想起哄,被老白嗷了一嗓子,吓得它瞬间抱头撤退。“汪汪……(走了)”语禁次数多了,它说的话节奏都能让老白领悟出意思。
      
      “快滚!”老白又喵了一声。
      
      莫笙往它脑袋再度拍了一下,“你还叫?!明天有邻居来投诉,我就送你去医院!!”
      
      送……送医院是要干嘛?!老白吓得卷在被窝里不敢再开口。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