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第33章:不速之客 ...

  •   自从莫笙提出要带老白去医院,它便不想理会夜晚老爬上窗台来口嗨的小伙伴。
      
      狗子见它这总是一副高冷的模样,便想着办法让它开口,“你知不知道,最近学校又来了一个家伙,我看你家那个谁啊,也去喂过咯。”
      
      老白朝它翻了个白眼,这么多年,她喂过的猫咪还少吗?多一个新人又有什么好奇怪。
      
      狗子见它依旧爱答不理,无趣的趴着阳台栏杆上,看到楼下路过的野狗夜猫还时不时吠几句。
      
      连着几个晚上,老白都忍着气不出声,它倒和楼下几个小家伙混得熟了。
      
      “哎,那么高,你怎么爬山去的呀?” 有一只小野狗拉着嗓子叫几声。
      
      狗子居高临下看着它,“我和你们这些凡犬俗狗不一样,我可是当年太上老君座下弟子门前的一条……咳咳,一尊小神。”
      
      闻言,老白嗤之以鼻,“嗤,可笑!”
      
      狗子涨红了脸,“那最好笑死你哦!”
      
      被风吹得背脊发凉,老白挪挪步子,转个方向继续伏匍着,狗子口嗨引来连绵起伏的猫狗回应,吠声打破这片区域的平静,走到窗台口的莫笙皱皱眉头,对楼底下的动静有一丝不快。
      
      “这几天是怎么了?”她挠挠头发,纳闷望了一旁出奇安静的老白,这几天它倒是没再发叫,还总缩在阳台,对周遭的一切置若罔闻。
      
      目光接触到她,老白下意识再次挪挪脚,把两只前爪抱在怀里,这一副样子落在狗子眼里就是实打实的惧怕。
      
      它嘿嘿一笑,“果然一物降一物,你也有觉得害怕的时候啊?”
      
      老白翻白眼,“你觉得我害怕她?”
      
      狗子没理会它的话,老白却从它神情里捕捉到一丝揶揄,它重复道,“我没怕她!”
      
      “你们赶紧散了,有几个住户要下楼逮你们去了。”狗子朝楼下喊了几声,原来还叫得正欢的猫狗瞬间作鸟兽散,不时楼底出传来叫骂,果然有几个大汉抡着棍子在蹲起来。
      
      老白拉着爪子正想伸个懒腰,狗子打着哈欠道,“对,你不怕她我怕她,我要走了,明天老地方见。”
      
      老白差点一脚过去,结果冷不丁又被人一把捞起来,莫笙的脸再次放大,“你又开始叫了?嗯?”
      它刚不就回了两句话吗?
      
      她睁着眼瞪着它,鼻头靠着它的鼻尖,凉意从鼻尖泛散开,一股温热的气息喷着它的脸,它瞬间忘记挣扎,甚至被她的目光吸引,全然忘记自己此刻的姿势。
      
      “喂喂喂……注意你的口水啊。”狗子很不识趣的在旁边提醒道。
      
      老白一个激灵,忽略掉某处的不适感,从莫笙手上跳下来时忍不住再度白眼窗外的狗仔,“你怎么还不走?!”
      
      “不想走了,想看戏!”狗子干脆又坐回栏杆上,见老白跟着莫笙屁颠屁颠往客厅跑,它也跟着悠闲得晃悠进去。
      
      老白见到还跟着屁股后面的狗子,又是一吼,狗子投降道,“好了好了,你别这样,我不耽误你们,我马上走,马上走哈。”
      
      目送狗子走远,老白悠悠转过头,见莫笙进了卫生间,它便走回猫窝准备打个盹,刚走几步感觉不对头,它折回客厅再往大门走,静静蹲在那听着大门外细碎的声音。
      
      虽然开着暖气和热水,莫笙还是听到那声锁扣被弹开的动静,她心下一惊,立马将浴室的灯关上。
      
      等那个脚步声走到客厅,莫笙摸着黑避开退到阳台,直到那人鬼鬼祟祟的进入她卧室,她立马拿着钥匙冲到房门口拉上门,对着里面死喊,“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来我家里?”
      
      里面的人没回话,反而拼命拉着门把,试图开门出来,老白在背后静静坐着,看着莫笙扯着门。
      就在莫笙准备打电话报警时,里面的人说话了。
      
      “阿笙,是我。”
      
      这声音?……是那个她久未碰面的老爹?
      
      他再一次出声后,莫笙松开门把,看到是莫要时,眉毛快拧在一起。
      
      “你这大半夜为什么不声不响的跑进来?”本想问他为什么能进来,但想到这房子本是方家的产业,她不过是沾他的光来住,他手上有钥匙能进来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莫要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捏着口袋拿出了一盒烟,见旁边蹲着的老白猫,他又收起来了。
      
      见他这个样子,莫笙心领神会,“是和她吵架了?”莫要睇了她一眼,懊恼的抓抓头发,没说话。
      
      自从莫笙从方家离开之后,除了莫要偶尔的一两个电话,方妤未曾联系过她,她也知道莫要在方家的处境,方妤的个性和方田殷极为相似,一样的自负骄傲,虽然明里暗里想让她回去,可断然不会主动开这个口。
      
      莫要在方家地位并不高,一向对方妤唯命是从,能让她在省城留下,是他尽最大力的结果。
      
      让莫笙猜出原因,莫要稍不自在,“也不是吵架,只是因为一些小事而已。”
      
      莫笙点头轻轻“哦”了一声,起身把趴在地上的老白抱到猫窝里。
      
      狗子看到这情形觉得不对头,用爪子碰碰老白的脚,“喂,你有没有觉得这家伙有点心事?”
      
      老白瞟了它一眼,目光跟着凝重。
      
      正如黑狗子所说,它从莫要身上感受出一股特别奇怪的气息,似某种情绪上的消极,他的目光不敢直视莫笙,说话时漂浮不定。
      
      “他是不是想对莫姑娘……”狗子才开口,就看到莫要突然站起身,背对着他的莫笙并没有发现他此刻手上拿着的手帕巾。
      
      老白见过太多这种情节了,脑子思考没来得及思考便做出动作,瞬间跳到他的身上,用指甲勾住他手腕上的袖口。
      
      他们的动静惊到莫笙,她转过发现一人一猫已经滚到沙发下面,老白按着莫要,用爪子拼劲的拍他,莫要动作没避开它,被抓得嗷嗷直叫。
      
      “老白,你住手!”莫笙赶紧丢下手上的东西,把老白抱到手上,老白不停朝着莫要哈气,整个背部炸起毛发,眼神十分不友善。
      
      莫笙赶紧安抚拍拍它,深知老白的个性不会无缘无故发怒,但看到莫要躺在地上,手背还渗出血丝,她升起怒意,将老白往沙发一丢,指着它骂道,“你怎么回事?怎么能随便抓人!”
      
      她深谐它的灵性,但此刻受伤的是力保自己的老爹,她全然忘记以前它从不会无缘无故对人发怒。
      
      莫要在地上哀哀直叫,莫笙赶忙跑去厨房拿了药箱出来,见老白还蹲在那,她凶道,“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你。”
      
      老白一动不动蹲在那看着她给莫要包扎,有那么瞬间觉得是自己判断失误,直到莫要伸着手掏出个东西在莫笙鼻子底下一过,她倒下时它只能急得喵喵叫唤,也无法改变莫要已经驼起她往门外走。
      
      听到那只老白猫凶恶无比的哈气,莫要关门时做了一个让自己十分后悔的动作,他提着脚想把老白踢远,谁知道脚刚过去,老白便死死咬住他的裤腿,不管他如何用力甩,它丝毫不松口。
      
      见硬的不行,他软下表情,低声道,“乖猫咪,阿笙现在晕过去,我急着带她去医院,你别拉着我,快松开……滚!”见它不依不饶,他耐心尽失。
      
      老白瞪着他,从他脸上看出点东西,在旁边的狗子跟在它身后,也察觉到不对劲。
      
      “这个不是他!”
      
      狗子确认了老白的猜想,老白少了顾忌,便直直往对方眉心抓去,见老白猛烈的攻势,对方只能暂时放下手中的人。
      
      “你是什么东西?” 对方开口问道。
      
      老白斜着眼喵了一声,对方神色一惊,往后退了两步,看着自己的手掌很是不可思议,他刚才竟然被一只猫给打退了?
      
      片刻,原本还细声讨好的人刹那换了另一张面孔,獠牙铁面似鬼煞,利爪如针,步步紧逼而上,老白也毫不示弱,爪牙齐上,硬是将对方吓退三寸。
      
      狗子见老白渐渐占上风,赶忙去看被丢在门口的莫笙,她晕过去的时间不会太久,如果让她醒来看到这幅场景恐怕不是件太妙的事,于是它凝神静望,不时耳朵边飞出一朵黑红色的利器,直往那不速之客身上射去。
      
      突然一阵青色浓烟渐起,不时烟雾散尽,老白一跃而起,跳在狗子的旁边瞪着地上的人。
      
      “她怎么还没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