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魔法学院任教的日子》七叶菩提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8-04 13:14: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帅气的哑炮 ...

  •   下飞机的时候,我又瞥见了那个帅哥。
      他走在我前面,拖着一个小行李箱,亚麻色的线衫搭配浅蓝色的牛仔裤,手长脚长的,看上去至少有一米九的样子,让我不禁想起一个成语叫做鹤立鸡群。
      这次他没看到我,跟着人群就下了飞机。
      我才出机场,就见到了我舅舅和我舅妈。
      我舅妈手里还举着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用歪歪扭扭的中文写着“热烈欢迎最最亲爱的唐宝贝=3=!”
      我有几秒的犹豫要不要装作不认识他们。
      是的,牌子上的唐宝贝指的就是我。我姓唐,唐诺斯科学院的唐,但我的全名绝不是唐宝贝。我当然不会叫唐宝贝这样俗气的名字,就算我想叫,我爸妈也不会允许的。
      会这么叫我的,只有我那个纯欧洲女巫血统的舅妈。
      大概是因为我长得特别符合我舅妈对于东方人的审美,所以从她第一眼见到我,她就喊我唐宝贝,我舅舅因此没少吃醋。
      我舅妈当年也是唐诺斯科学院的学生,在作为交换生来悬圃学习的时候,和我舅舅好上的,然后我舅舅就不顾家里人反对,远嫁欧洲。
      一开始我外婆可生气了,差点就要拿钉头七箭书千里取我舅舅狗命,好在我舅舅后来也争气,进了东方修真界驻魔法部办事处,而我的舅妈也进了魔法部,搁在外界来说也算是俩国家级别的公务员,我外婆这才消了气,不过最近又开始催着抱孙子,上礼拜还国际快递了一箱送子观音符过去。
      我犹豫的这会功夫,我舅妈已经看见了我,大老远的就朝着我挥舞起手里的牌子,大声喊道:“Oh baby!小可爱,快来!舅妈在这里!亲爱的看这里看这里!这边!”
      有那么一刹那,我仿佛觉得整个机场的人都在看我。
      为了防止她喊出“甜心”“宝贝儿”“我的小心肝”之类的词语,我赶忙朝着他们奔去,一边跑还不忘一边做几个深呼吸。
      然后我的脑袋就被埋进了我舅妈36D罩杯的胸里,直到我快窒息了,才被我舅妈松开。我舅舅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一开始还会吃醋,现在完全已经淡定了,他站在一边,拍了一张我被舅妈谋杀未遂的照片,云心通(一款东方修真界联合魔法部共同研发的即时通信软件)上发给我妈,告诉我妈已经接到我了。
      “看我的小甜心,真是越来越好看了~”我舅妈虽然松开了我,但是还不忘伸手在我脸上捏了捏。
      我有点脸红,毕竟我已经是二十好几的人了,还被人叫做小甜心,有点hold不住。
      “来吧,让我帮你……恩,你这包可真……”舅妈顿了一下,我想她大概是正在她脑海里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新款新款,东方人的时尚。”我抱住自己的包,说道。
      舅舅干咳了两声,及时缓解了我的尴尬,说道:“车子就停在外面,我们快走吧,现在出发还能赶上唐诺斯科学院的晚饭。”
      晚宴??
      我这才觉得自己的肚子有些饿,在飞机上飞了这么久,也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听到这两个字,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当年看哈利波特电影里的宴会场景,肚子也很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舅妈咧着嘴笑了好一会,从大衣的兜里掏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塞进我手里。
      我闻着那透出来的味道香甜,就知道是舅妈给我准备的小蛋糕。
      舅舅傲娇地哼了一声,催促道:“上了车再吃吧。”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很多以前需要巫术才能实现的事情,用现在科学技术很容易就搞定了,所以如非必要,巫师也很少用扫帚或者神奇生物们代步了,地铁,汽车,火车,飞机,不光方便快捷,舒适程度还不是一般的高。
      舅舅的车就是一辆今年新款的BC,价格不菲,年初的时候买的,买的时候还特意拍了照片发在云心通家族群里嘚瑟,被外婆用一句“哟,我看你这车后座挺空的,是不是可以加个婴儿安全座椅啊”给怼了回去。
      我坐在后座上,的的确确感受了一把有钱人的感觉。舅妈抛弃了舅舅,没有坐在副驾驶座,而是跟着我坐在后座,理由是和我很久没见了,要交流一下感情。
      我吃了蛋糕,觉得不是很顶饱,毕竟小小的一个。
      舅妈看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就知道我没吃饱,有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三个小蛋糕和一瓶水。
      她那衣服的口袋看着小小的,居然能装下这么多东西,估计也是用了类似于芥子空间的魔法。
      我吃了六分饱,再抬眼时,舅舅已经把车开出了市区,外面是一片田野,上面不知道种着什么作物,绿油油得还挺好看的。
      “亲爱的,你这导航是认真的吗?”舅妈和我说了一会话,便直起身子问我舅舅。
      我这才注意到舅舅的手机搁在方向盘边上,上面显示着导航路线:距离唐诺斯科学院还有723千米,预计行驶时间8个小时……
      “现在都下午了,八个小时,还能赶得上晚饭吗?”我有些惆怅。
      舅舅点了根烟,漫不经心道:“放心,魔法部最近在这边开了快速通道,这导航不准的,瞎指挥。”
      他说这话的时候,导航里的女声还在孜孜不倦地重复:“已偏航,正在重新规划线路,您已偏航,正在为您重新规划线路……”
      我知道快速通道这玩意,国内也有,属于比较高深的空间法术。
      不一会,舅舅就开着车驶离了主干道,拐到了一条偏远的小水泥路上,两边树木丛生。
      开了一会,就看到前面有一个桥洞,舅舅按了几下喇叭,然后油门一踩,就朝着桥洞下开去。
      进了桥洞,眼前一黑,再亮起来的时候,已经在桥洞的另一边了。
      然后我就看见几秒的延迟后,导航上的显示突然变成了:距离唐诺斯科学院还有543千米,预计行驶时间6个小时……
      “非正常出行事故处理司一定是把交通部的电话打爆了,不然按照他们办事的效率,这一带的快速通道铺设好起码要到五年后。”舅妈回头看了一眼桥洞,又扭头冲我说道:“宝贝看见了么,是不是很酷!”
      我不忍心打击舅妈说这些之前上课老师都有提过,实验课上还让我们尝试构建过一个距离不超过1米,通道直径在10厘米左右的虚空隧道。我昧着良心惊叹道:“哇,这真是太酷了。”
      我话音刚落,舅舅就嫌弃地切了一声,他头也不回地说道:“你趁现在多和你舅妈说说话,去去你这一口的西部牛仔腔,最近这一批应声虫养得真不怎么样。”
      我哦了一声,正要和舅妈说这事,舅妈突然直起了身子,看着自己的手机,大声说:“唐,你知道吗,小布莱恩家的那个帅气的哑炮也去了唐诺斯科学院。”
      舅妈这声唐喊得当然不是我,然后我就看见舅舅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顿,然后侧过身子看了我舅妈一眼,疑惑道:“你哪来的消息?”
      舅妈晃了晃手机,“伊丽莎白在群里说的!她今天在吉娜奶奶的办公室里看见一份文件,说是聘请路易担任唐诺斯科学院的老师。真是不可思议,路易明明是个哑炮,一点魔法也不会。真不知道吉娜奶奶怎么想的,她们想让路易教那些学生什么?如何伪装成一个麻瓜吗?”
      舅妈一边说一边笑起来,等她笑够了,她又补了一句:“用你们东方人的话说,老天总是公平了,貌美与智慧不能兼得。”
      她说完顿了一下,又转身在我脸上捏了一把,对我说:“亲爱的你是个例外。”
      我一时走神,居然忘记了害羞。
      我这会的注意力都在舅妈新奇的措辞上。
      哑炮我知道,指的是明明是魔法世界的纯血巫师,却没有任何魔法能力,感知不到魔法元素。但是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舅妈居然在这个词前面用了一个前缀形容词——帅气。
      虽然魔法部早就颁布了哑炮权益维护法令,但是哑炮这个词还是有点歧视的味道,这感觉就和我们说傻蛋呆子差不多。
      能在哑炮这个词前面加上帅气这个前缀的,还是由我这个颜控的舅妈加上去的,那这个人必然不是一般的帅。
      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飞机上那个金发的年轻人,他笑起来一口大白牙,就好像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阿波罗一样。
      舅妈见我走神,以为我被她说的那一圈名字弄懵了,索性把手机凑到我眼前。
      “唐宝贝,你看,这是伊丽莎白,她是唐诺斯科学院草药课的老师,用你们东方人的话说,她应该算是我的闺蜜,以后你在唐诺斯科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她帮你,不过你这么可爱,一定会有很多人抢着帮你的。”
      照片里的金发女郎手拿星爸爸咖啡,鼻子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笑得一脸灿烂,看上去大概只有三十来岁,比我舅妈年轻不少。
      仿佛是看穿了我的想法,舅妈忽然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我觉得伊丽莎白之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待在唐诺斯科任教草药学,完全是因为她想用学院里培育的那些珍贵草药制作面膜,你看看她,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四十六岁的样子。”
      舅妈说完,手指又在屏幕里划了几下,从朋友圈里划拉出一张照片。
      上面是个时髦的欧洲老太太,穿着一件天蓝色的小风衣,头上戴着一顶蓝色遮阳帽,涂了大红色的唇膏,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一定是风情万种。
      “这就是吉娜奶奶,唐诺斯科学院的现任校长。你一定猜不出她今年多大了,一百一十六岁!我敢肯定,她一定也用了伊丽莎白的面膜。对了,你到了学院以后,千万不要忘了代我问候一下吉娜奶奶,我可不想下次一见到她,她就扯着嗓子对我喊。”
      舅妈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魔杖,随手挥了一下,然后一头抵在自己的下巴上,再开口时,声音就变成了一个有些尖利的老太太:“丽娜,你已经好久没有来看我这个糟老太婆了!”
      她说完这句话后,就连开车的舅舅也忍不住笑了一下。
      舅妈收起魔杖,又冲我做了个鬼脸,说道:“哦算了吧,她要是糟老太太,那巴黎时装周都没模特敢上台了。她一直是一个睿智又时髦的老太太,不过这一次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居然聘用了路易这个帅气的哑炮,难道是学院所有女生投票表决的结果?”
      舅舅将手里的烟掐了,使了个诀将烟头烧成飞灰,吹出窗外,说:“虽然聘请谁做老师一直是由学院自己决定的,但是我记得魔法部有规定,没有教师资格证的人不能在任何学院担任任何一门课的导师吧。”
      舅妈听了若有所思,把刚放进口袋里的手机又掏了出来:“我进教育司的系统里查一下,所有登记在册的有教师资格证的魔法师都是可以查到的。”
      然后我就看见她点开一个手机软件,指纹解锁了密码登录了进去。
      不一会就听见舅妈惊呼:“偶买高,天哪,我的上帝,他还真有教师资格证。天哪,唐,我觉得我得冷静一下。”
      舅舅好像一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反应要比舅妈冷静的多,他只是淡淡问了句:“什么课程的?”
      “魔法史,这门课还真适合他。但愿他不会比奥利弗教授讲的更枯燥。当年听奥利弗教授讲魔法史,下面有一半学生都在打瞌睡,也许不止一半。”舅妈一边在手机屏幕上划着,一边说道:“虽然你早晚都会见到路易,但是还是先给你看一下他的照片。我朋友圈里好几个小美女经常会发路易的照片。”
      她说着,把手机凑到我眼前。
      照片上的年轻人金发碧眼,深邃的五官,英挺的眉眼,笑起来好像有一轮小太阳在他的身后发出万丈光芒。
      这个……不就是我在飞机上见到的那个帅哥吗?
      “我好像……在飞机上见过他?”
      在舅妈似笑非笑的目光下,我快速地把飞机上遇见路易的事情说了一遍,只不过没有提到云舟,毕竟这东西说出来,可能会让他们担心。
      舅妈听完,语气颇为遗憾:“真是可惜,没能拍到你们一起出来,你们俩要是站在一起,一定非常的养眼。”
      我:???
      舅舅却是在前面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以后注意一些。”
      这话可能舅妈不明白,但是我却是清楚的,修道者讲究因果缘法,我和这个人在同一天进唐诺斯科学院担任老师,又在同一班航班上相遇,未尝不是一种缘法。
      或许,初见时的那一声轻呼,并不仅仅是偶然,而是,他也看见了云舟。
      这么一想,我突然对之后的再见,有了一点点的期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