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魔法学院任教的日子》七叶菩提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08-08 12:13: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通关口令 ...

  •   我是在下午4点左右到的黑松镇。
      黑松镇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小镇,但是却是欧洲有名的混居区。这个镇子坐落在山脚下,山上就是著名的唐诺斯科学院,镇子里面有四分之一的人口是巫师或者是非正常人类生物,剩下的四分之三则是麻瓜。
      当然,巫师不会在麻瓜面前显露魔法,麻瓜也不会意识到自己左邻右舍中的一个是挥舞着魔杖念叨咒语可能下一秒就会变成黑猫的巫师。
      这种神奇的平衡得益于规则的建立和维护,并且已经延续了数百年。
      舅舅把车开进了一个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停车场的入口坐着一个门卫,看上去五十多岁,瘫在椅子上打着瞌睡,帽子被他拿下来扣在肚子上。
      车子在停车场里拐了几个弯,从地下一层拐到了地下二层,舅舅这会好像是迷了路,在地下二层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
      “再往左转一圈,对对对,就这里,往后退一点,唐。”舅妈时不时在舅舅后面指手画脚。
      我被绕的有些糊涂了,根本不记得自己是从哪个口子进来,要拐到那个角落里去。
      “好了!就在后面,倒车,倒车!唐!”就在这时,忽然听见舅妈叫了一声。
      我顺着舅妈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到了一个通道门的前面。
      这个门,似乎是……向下的?可是我记得进来的时候这个停车场外面明明写着是两层,怎么多出来一层?
      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这应该也是一个隐蔽的快速通道路口。
      果然,等车子从通道里出来以后,已经停在了一片巨大的停车坪上。
      在我眼前的是一片巨大的山湖,湖水幽深黑暗,湖的四周是连绵的群山与茂密的树林,而在它一侧的山崖上,耸立着一座宏伟的古堡,古堡内建有许多角楼和高塔,就和我在《唐诺斯科学院——黑暗与光明交集的岁月》中见到的一样。
      “怎么样,很壮观吧!”舅妈这时候也下了车,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
      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舅妈伸手在我脑袋上揉了一下,说:“快走吧,我们送你进去,或许你还能赶得上晚饭。”
      “你们不留下来吃晚饭么?”
      “当然不了,今晚我们俩有更重要的事情。”舅妈看了一眼正在把我的行李箱往外搬的舅舅。
      我好像看到了舅舅的脸几不可查地红了一下。
      好吧,忽然觉得肚子有点饱。
      “走吧,刚伊丽莎白给我发来消息,说她已经在门口等你了。”舅妈把手机塞进口袋里,拉起舅舅的手,朝着唐诺斯科的大门走去。
      我走在他们的身后,轻轻摩挲着手指上的小绿。
      这家伙一路上可憋坏了,这会儿可劲地在我手指上打转,想要出去放会风,我哪能让他在这个时间点到处乱窜,只能先安抚着。
      停车坪到古堡大门之间是一条用碎石铺成的路,虽然很宽,但是从一开始就竖着车辆禁止通行的牌子,只能步行。通道两边种着高大的杉树,我们走了十多分钟,最后终于来到了古堡前的草坪上。
      巨大的石阶上站着一个穿着巫师长袍的女人,一头波浪卷的金发,鼻梁上驾着一副巨大的黑框眼镜,一瞧见我们就跳起来冲我们挥手。
      “哦丽娜,你们可算来了。”伊丽莎白给了舅妈和舅舅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把目光落在我身上。
      我有点犹豫,不知道是要握手还是要拥抱,不过好在她很快就伸出手抱了我一下。
      “你就是唐的外甥吧,我们新来的中国炼气学概论课的老师。恩,还真是个好看的孩子,怪不得丽娜总是和我念叨,说唐有一个特别好看的外甥,只可惜在东方。”
      虽然习惯了舅妈每天喊我小可爱,但是听到伊丽莎白的话,我还是小小的害羞了一下。
      “你好,我是唐云。你可以叫我云,也可以直接叫我唐云。”我松开伊丽莎白的时候,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草药的味道,和东方的那些灵草的味道不一样,有点冲,但是还算好闻。
      “不要这么拘谨,我们很快就是同事了,相信我,你很快就会喜欢这里的。”伊丽莎白说完转头对舅妈说:“丽娜,我们好久没见了,真的不留下来吃个晚饭么?”
      舅妈冲着伊丽莎白眨了眨眼睛,伊丽莎白非常有默契地笑起来,“好吧,既然这样,那就改天再约吧,我先带这位小可爱进去了。”
      我和舅舅舅妈简单的告别了一下,分别之前,舅舅让伊丽莎白帮忙,在唐诺斯科学院外面的草地上给我们三个拍了一张合照,当然这张照片很快就出现在家族的云心通群里。
      一向很少冒泡的外婆还发表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丽娜的肚子比以前大了一点”的评论。
      不过后面他们讨论的内容,我就不清楚了,因为那个时候我正跟着伊丽莎白走在学院内长长的石梯上。
      “学院已经帮你办好了基本的手续,我带你去看一下你的办公室,手续相关的文件还有课表都已经放在你的办公桌上。哦,小心脚下。”伊丽莎白突然伸手把我拉住。
      我还没回过神来,就感觉脚下一震,我们踩着的石梯缓缓旋转起来,一边旋转还一边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仿佛下一秒它就要散架掉一样,等它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搭在了另一处地方。
      “这些楼梯又该维修了,每年维护修缮这座城堡都要花费不少钱,不过似乎从今年开始小布莱恩家族承包了这笔巨额的开支。”伊丽莎白说着,率先踏上了楼梯,我紧跟上去,生怕楼梯再动起来。
      “对了,今年小布莱恩家族的那个哑炮也来了唐诺斯科,还担任了魔法史的老师,他和你一样,也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你很快就能见到他的。”
      伊丽莎白冲我眨了眨眼睛,我敢保证这个动作是她和舅妈之间的小秘密,只有她们那群小姐妹才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我一边走一边记着路,但很快就发现这根本没有用。唐诺斯科学院里的楼梯不说上千也有上百,他们形态各异,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实在是不□□分。用伊丽莎白的话说,你总不能指望它们一直都在那里,就算今天它们没有晃动,明天它们也会耐不住寂寞动起来的。所以记着怎么走根本没有用。
      “那你们是怎么找到正确的教室的?”我有些无奈。
      “路虽然不一样,但是终点是不会变的呀。”伊丽莎白的话让我楞了一下,我仿佛在里面听到了一丝禅机的味道。
      “好了,这里就是你的办公室了。”伊丽莎白在一个雕刻着繁复花纹的石门前停了下来。
      石门的四面刻着四只巨大的野兽,雕刻的痕迹相较于城堡其他地方的石像要新一些,雕刻的内容也稍有不同,虽然做了风格的统一,但是还是能依稀辨认出雕刻的是东方的四大灵兽,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应该是近代开设中国古代炼气学概念这门课以后专门为了欢迎中国来的修炼者做的装修。
      看来唐诺斯科学院对于这门课与其任教老师还是诚意满满的嘛……
      “需要有正确的口令才能打开,这种古老的方法是创始者创立的,至今依然十分有效。秋在离开的时候,把她的口令告诉了我,你进去以后将它改成你喜欢的密语,修改的方法很简单,但是每间房间都不一样,你的入职手册会告诉你的。”伊丽莎白说完,清了清喉咙,字正腔圆地用普通话念了一句:“我爱脆皮鸭文学。”
      轰隆的一声,门开了。
      我:????
      
      门后面的空间很大,进了门是办公区域,沿着墙壁是书柜,中间是一张巨大的老式办公桌,上面摆着一沓文件。沿着盘旋的楼梯往上第二层是休息区,里面摆放着茶几和几张沙发,再往上就是塔楼的顶端,是睡觉的地方。
      虽然门上的雕刻是四方神兽,但里面的装饰还是非常西式的。
      “我先回去换一身衣服,”伊丽莎白掏出手机看了看,说:“待会我带你去食堂。”
      “好的。”我点了点头。
      “顺便说一句,云,你的包……恩……很别致。”
      我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伊丽莎白一走,我就拎着行李箱上了楼,说是行李箱,但是大部分东西都放在我的须弥芥子包里,虽然这包看着有点惨不忍睹。
      我走到顶楼,把包往地上一丢,仰面大字形倒在床上。
      塔楼的床很大,床上铺着被褥,我翻了个身闻了闻,好像还淡淡的阳光的味道,看来今天刚晒过。床边的柜子上放着一套黑色的巫师袍,这一路走来,学院里的人都穿的是这样的巫师袍,我想这大概是他们的传统。
      不过我这一身似乎又与别人的不一样,在袖口的地方用刺绣的手法绣了银色的云纹,领口处还加了两根长长的细绸,可以将领子收拢。
      我拿起来在我身上笔画了一下,尺寸刚刚好,虽然好看,但是莫名地觉得有些给给的。
      我把袍子丢在床上,推开窗,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来,小绿滴溜溜地在我掌心打转,对我禁锢它的行为颇有不满。
      我也是没有办法,它生了灵智以后在炼器阁里呆了几百年,第一次出国,难免精神亢奋,唐诺斯科学院城堡的石头虽然有魔法加持,比一般的石头要坚固,但是对于飞剑,特别是小绿这种飞剑而言,简直就和刀切豆腐一样。我担心我第一天课还没上,先把学校的墙壁戳出几个窟窿,所以进门的时候就悄悄把它禁锢了。
      “行吧,去外面逛两圈,别乱来。”我叹了口气,在戒指上点了一下。
      小绿解了禁锢,变成一道淡绿的光,嗖的一声就不见了。
      刚把小绿放出去,我就有点后悔了,看它这架势,怎么看都不像是省心的主。
      我站在窗边极目远眺,湖面开阔,城堡在水面上投下巨大的阴影。风从湖上吹过来,带着淡淡的水汽,夕阳在远处洒下一片又一片碎金,有那么一刹那,我有些想家。
      不过这种思绪并没有持续多久,我很快就在云心通朋友圈里刷到了一条更新。
      状态是我小姨妈发的,是小姨一家和我爸妈的合照,地点是我家客厅。还附带一句文字:今天在老姐家吃饭,顺便让老姐帮我把包包改造一下!
      我看着照片里被小姨放在膝盖上的LV包,心疼了几秒,关掉了手机屏幕。
      我记挂着楼下的文件,简单收拾了一下就下了楼,我草草地将那些文件过了一遍,其中有一份是聘用书,还有一份入职手册,剩下的都是各个部门包括魔法部的文件,已经盖过公章,我只需要在上面签字就好了。
      我在文件上签了字,然后把聘用书收好,照着入职手册上的方法,走到二楼的休息间。
      入职手册上说,修改这里的通关口令的方法,是旋转二楼休息间进门左手边第三尊鹰头马身有翼兽的雕像,顺时针两圈,然后逆时针一圈。
      我分辨了好久,才找到那尊鹰头马身有翼兽的雕像,小小的一只,藏在帷幔后面,不仔细辨认还以为是飞马。
      我摁住它的脑袋,顺时针转两圈,然后逆时针转一圈。
      “口令。”石像抖了抖翅膀,伸出前肢。
      我将右手食指放在它的前脚掌里,思考了一下,报了一个新口令。
      收回手指的时候,鹰头马身有翼兽的眼睛亮了一下。它眼睛闪烁的时候,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这种感觉,非常微弱,若非是修道人的灵觉敏锐,普通人根本感受不到,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小小地窥探了一下。
      “修改完毕。”鹰头马身有翼兽收回前爪,头一探,把我手里关于修改密码的那一页纸叼了去,鹰嘴动了几下,就把那张纸给吃了,然后抖了抖翅膀,重新变回原来的样子。
      我没有去深究,毕竟这种应该属于唐诺斯科学院的秘密魔法,就和东方的门派独门秘法一样,不好随意窥探。
      我简单地冲了个澡,将袍子换上,恩,虽然娘炮,但是还是挺好看的。
      我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掐了一个口诀,几秒之后,耳边风声微响,一道淡绿色的光一闪而过,然后停在距离我眉心不到5厘米的地方,剑芒吞吐,一副要弑主的样子。
      我眼皮也不眨地伸手在剑身上点了一下,小绿绕着我转了两圈,似乎对我的新装扮特别满意,最后重新变作戒指套在我的手指上。
      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水腥味,看来这一会儿的功夫,小绿已经去湖里游了一圈。
      我又在塔楼上坐了一会,大概六点的时候,门边上的一尊精灵小石像扇了一下翅膀,从里面传出伊丽莎白的声音。
      
      来的路上,舅妈就和我说了,唐诺斯科学院的食堂伙食还是不错的,但是这是相对于欧洲食堂整体水平而言,放在国内也就是普通大学食堂的水准吧。不过我也不是挑嘴的人,更何况我妈给我准备了很多下饭的小食,我的包里光老干妈就有十来瓶。
      我和伊丽莎白到食堂的时候正好是饭点,虽然离开学还有三天,但食堂里已经有不少学生。餐桌上放着丰盛的食物和饮料:烤牛肉、烤猪排、香肠、烤番茄、罗宋汤和听装的雪碧、可乐、苹果汁,还有许多我辨认不出来的菜肴,它们至少从外观上看都让人很有食欲。
      几只纸鹤从外面飞进来,消失在食堂的墙壁里。
      伊丽莎白说,这是学校这几年开放的外卖服务,那些不想来餐厅就餐的学生,可以在家养小精灵提供的菜单上选择自己想要吃的食物,家养小精灵收到订单以后就会帮他把食物打包好送过去,不过这需要收取一定费用——在1998年家养小精灵权益保护法颁布以后,家养小精灵们都陆续开始为自己的劳动收取一定报酬,虽然报酬通常低得令人发指,有时候一个破帽子就足够了。
      “离开学还有三天,到时候你就可以看到吉娜校长了,她今天还在朋友圈里晒她和金字塔的合照。这几天你可以好好熟悉一下唐诺斯科。”伊丽莎白开了一听雪碧,喝了两口,又说:“按照传统,每位新上任的老师都要在开学晚宴上发表致辞,我可是很期待呢。”
      什么?还要致辞?我一惊,脑子里冷不丁就冒出了一副喜气洋洋的画面: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新年好!春回大地百花艳,节至人间万象新,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又一次如约而至……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