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归位》狂上加狂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06-13 08:21: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天际渐露鱼肚,靠近京城的水乡芙蓉小镇依然一片静谧,石拱桥下的白蓬船三三两两攒靠在一处,漾着水波静等着艄公如往昔从酣睡中醒来。
      
      但是靠着时辰吃饭,蒸制炊糕一类的手艺人要较旁人起得早些。
      
      这不,街边卖桂花糕馄饨早点的崔家已经早早地点了灶火开始和面上蒸锅了。
      
      不大一会,被烟火熏燎得陈旧的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娘子半散着乌黑发亮的长发,拎着一只快要及腰的木桶从门里跨了出来。
      
      虽然天色未大亮,但那点子微光却足以照亮这小娘白皙的面皮。水乡的斜风细雨,暖风桃花甚是养人,可是如这小姑娘带着不可言状贵气的美人胚子却并不多见。
      
      只看那飞扬的黛眉下一双眼儿若两泓清泉笼着些许寒烟,挺翘的鼻子下薄唇微微紧抿着,那饱满的唇珠似刚出锅的桂花糕一般,凝着一层诱人的冻儿,馋得人移不开眼。
      
      她倒是不急着打水,先站在自家门前的过户石桥板上低头照了照水面。有些泛绿的水面依稀能看见她的影子。接着,她放下水桶,从自己腰间缠缚的粗布衿里取出一把掉了齿的桃木梳子,依着水里的影子慢慢地梳拢着垂在肩旁的乌黑长发,再从衣袖里抽出一条青布巾子略显笨拙地将好不容易挽起的头发包裹紧了。
      看着自己还算成形的发丝,虽然鬓角垂挂下几绺头发,但总算是能见得人了。
      
      算一算,柳将琼已经活了两辈子,但是自己亲自动手梳头的光景却少之又少,也怪不得现在闹得手忙脚乱了。
      柳将琼?她对着河面的影子微微苦笑。不,现在应该唤作自己为崔将琼了。
      沉入冰冷井水之时,爱恨尽数湮灭,本以为自己回天无力,谁知魂魄升天之际却恍如黄粱一梦,转眼间自己竟回到了十五岁的年华。
      只是皮囊依旧,身边的境遇却已乾坤巨变,再看不出前世的半点模样了。
      在那恍如梦境的前世里,自己的生平可谓叫平常女子艳羡的平顺一生。有了这样繁花似锦的前生,再重活一世,却沦为商贾小民之家的女儿,算得上是从云端跌落到了泥潭深处。若是换了旁人,只怕愤恨抱怨老天弄人,自挂东南枝头也不受这重活一世卑微不堪的苦楚。
      可变成了崔将琼的她在朦胧的睡眼中看到房梁上的蜘蛛网,还有皱着眉看着自己的崔家老夫妇时,先是震惊,心内却归于一片平静。
      世间冷暖人自知,那些前世浮华的霓裳下,是何等的腌臜不堪,也只有自己才能知道。
      成为崔将琼也好,一切不过是都回归本位罢了。只是……明明自己前世到了十六岁才被窥破的身世秘密,为何现在足足提前了一年?难道这一世因为她的重生,发生了什么改变?
      记得初醒来时,手肘处火灼的疼痛,琼娘挽起衣袖看着自己肘弯陡然出现了一枚“卍”字符。这酷似佛家的万字形,颜色艳红,是前世不曾有过的印记,万字形既有光明之意,还有轮回不绝的寓意。琼娘心道难道是生前善事做多积累下来的福报?
      重生的头几天,总是心神恍惚,依稀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中。等总算安稳了心神,弄清自己的境遇后,琼娘只当自己病糊涂了,不露声色地打探前情。
      
      听父亲崔忠的意思,发现这俩家抱错孩子的由头,还要从崔萍儿出主意,希望自家的糕饼生意做进京城里说起。
      崔忠听了她之言后,她跟随父亲进京城做挑货生意时,给柳府里的丫鬟送定下的糕饼,正巧被柳家的尧氏撞见,崔萍儿的模样像极了尧氏,让尧氏和身边的婆子都直了眼。
      而琼娘却并不肖似柳家人,加之萍儿一句“我与夫人这般像,真以为是当年爹娘抱错了孩子”的玩笑话更是让尧氏疑窦重生。
      闲言几句下,无意中得知她是当年庙宇巧遇崔家的女儿后,想起当年自己指示奶娘做的勾当,尧氏顿时心下惶恐。这么细细查访下来,审了当年的两个奶娘,从一个姓尹的奶娘嘴里才得了实情,闹明白这两家抱错了女儿的真相。
      顿时两家都炸了锅,而柳家反应甚是迅速:幸好俩家的孩子都是十五岁,还未曾定下人家,琼娘也未见过太多的外人——沅朝的风俗,京城里都是小姐们十六及笄后才可跟随母亲出入各种茶会宴席,顺便定下亲事。是以除了亲友,大部分的京城官宦亲眷还未曾见过柳府的这位大小姐。
      柳家人觉得,一切的补救都还来得及!
      尧氏亲见了崔萍儿后,爱女心切同老太君商议一番,便让柳梦堂出面,与崔商定将俩家的女儿偷偷换了回来。
      
      毕竟女大十八变,就算有见过琼娘的外姓人,只推说长大变了模样也挑不出错处。
      只是琼娘听闻后,痛哭不已,直言不愿离开柳府。
      可是若是将她留下,那崔萍儿便无正经的名目留在柳府。毕竟尧氏晚来得子,年过四十才下这对龙凤胎,总不好说自己又生了女儿,或者说崔萍儿是妾侍偏房的孩子吧?
      虽然尧氏心里对于自己养了十五年的琼娘也有些不忍,可是看着萍儿乖巧肖似自己的模样,却身着满是补丁的衣裙,一时愧疚自己亏欠了亲生的女儿太多。最后干脆咬牙叫府宅里的两个婆子将琼娘硬推上马车,送还了崔家。
      琼娘到了崔家之后,哭闹不已,喝水嫌弃碗破,食饭耐不住粗糙。最后竟是高烧不起,一连昏迷了三天三夜。
      所以当琼娘睁开眼时,她的亲娘刘氏是又喜又忧,喜的是女儿总算醒了,忧的是她再哭闹下去可如何是好?
      不过这琼娘许是高烧烧坏了脑子,竟是问些稀里糊涂的问题,似乎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回到崔家。
      刘氏心里又拎提了起来,担心孩子被烧了邪病出来,只从箱底摸了自己当年陪嫁的一对银镯子,准备让崔忠典当些钱银,请郎中给琼娘治病。
      可是琼娘却拦住了她,平静地唤她娘,只说自己好了很多,根本不必浪费钱去请郎中。
      不管那是不是荒诞的梦境一场,能重活一世真好。
      崔将琼弄清自己的境遇后,除了最开始看似消沉适应了两日,倒是很快积极努力适应起以前曾经畏惧不已的市井生活。
      只是两位夫妻依旧放不开手脚,看着自己娇滴滴的亲生女儿,却始终觉得是老爷府里的千金小姐,与她说话也是处处刻意小心。
      琼娘可不想这么生分下去,所以今晨,在崔氏夫妻忙着烧火蒸糕时,她主动提着水桶出门打水。只是小姑娘个子娇小了些,虽然水桶是空的,可是拎到水井旁依然累得手腕子泛酸。
      
      也许是前世最后一刻跌落井底的记忆太不堪,她看着深深的井口有些踌躇不前。
      
      就在这时,有人凑将过来:“崔家小娘可拎不动?要不要旺哥哥我帮扶一二?”
      
      回头一看是个形容猥琐的年轻男子,她依稀记得刘氏曾经说过,这人叫张旺,是前街猪肉铺老板的独子。他仗着家里殷实,整日游手好闲,最爱跟街坊里倚在门户做鞋样儿的寡妇小媳调笑。
      
      看样子他是夜饮归来,清晨未及还家,布帽歪带,衣带松垮,满身的酒气。
      
      而张旺也识得琼娘,毕竟卖糕饼的崔家与某个富贵人家抱错孩子的事情传得满街都是。
      
      那新换回来的崔家小娘也不知是不是从小锦衣玉食的缘故,竟然生得娇美异常,紧着崔家夫妻二人的容貌长处,凑成了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平日里只能在高车华盖下才能一见的仙骨媚姿,如今跌到了这市井街角里,满街的浪荡子可算是有了一亲芳泽的福气呢!
      
      张旺晨时从暗娼门子里出来,溜达到了崔家附近,突然想起崔家新来的小娘,便存了心停驻片刻,没想到还真是撞见了这位蒙尘的妙人儿。当下凑将过去,准备撩拨下这小娘。
      
      那崔家先前的崔萍儿也是朵娇花,加之眼皮子略浅,他隔三差五的弄些头花粉盒,就逗引得崔萍儿对他另眼相待。若不是崔家那凶婆子刘氏盯得紧,那崔萍儿不费功夫就能被他骗入巷子里解了亵衣。
      
      只不过,最近半年,那小浪蹄子倒端起架子,不大乐意跟自己调笑亲近。他本来有些恼意,没想到更好的还在后头呢!那拿腔作调的崔萍儿走了,却换回了个更娇媚的崔家琼娘。张旺自从垫着石头翘着脚儿,隔着院墙望见了琼娘一眼后,骨头都酥软了,觉得天仙下凡也不过如此。只等这小娘及笄,便叫自己的娘亲请媒婆上门提亲。
      
      乖乖,到底是金水里养大的水仙花!看她挺着纤细的腰条,若纤柳一般颦眉而立时,张旺只觉得昨日在暗娼身上泻下的邪火竟然腾得一下撩拨得更旺,隐隐要烧焦了裆裤!
      
      看张旺一脸馋涎地凑了过来。琼娘直觉往后一躲,当下连桶都不想要了,转身就想往回走。奈何张旺堵个正着,压根撤不开身。
      
      在梦般的上一世里,她虽习得功夫,也不过是较一般女子强健些,如今她年纪尚小,气力不足,更不是眼前这浪荡子的对手,
      
      眼见着他要上前动手动脚,琼娘微微提起裙摆,准备趁着他不提防,冲着裆部来一脚鸡飞蛋打。那张旺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猛喝:“离我妹妹远些!仔细断了你的腿!”
      
      张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短襟青褂子的少年正提着一个水桶和一根扁担立在自己的身后。
      
      来者正是琼娘真正一母同胞的兄长崔传宝。他与琼娘是双胞胎,也是十五岁的年纪,但是遗传了父亲崔忠高大的身形,壮硕得如小牛一样,正瞪着一双圆眼狠狠盯着张旺。大有他动一动,便冲上来挥舞扁担之势。
      
      张旺见自己此时讨不得好处,悻悻地侧过身子道:“不过是街坊间,想帮你家妹子提水行个便利,怎的你这小子还冲着我嚷嚷,好心当做驴肝肺……”一边说,一边甩着衣袖恨恨离去。
      
      崔传宝懒得听他的嘀咕,只走过去来到水井旁,提起琼娘先前丢下的水桶,系好绳子顺到井下,再将自己带的水桶也打满水,然后用扁担穿好,自己一人挑起了两担水,头也不会的大步往家返去。
      
      琼娘踏着小碎步,一路疾走地跟在兄长的身后,一前一后往家中走去。
      
      回来的这些时日,崔传宝不怎么爱搭理她。琼娘猜测,大约是没重生前返回崔家的那个自己哭闹得太厉害,说了许多嫌弃崔家的话,不但伤了父母的心,也叫自己的双胞胎哥哥心内生了埋怨。
      
      前世梦境里,琼娘因为感恩柳家的养父母将自己继续留下,所以刻意疏远崔家,不曾主动与他们联系。
      
      只是后来出嫁为人母后,渐也懂得了人情世故的更深层,心里后悔对待亲生父母太过刻薄,这才遣人辗转打听了崔家的境遇,想要暗地里帮衬些。可是打探来的消息却叫人担忧不已,大抵是她这个同胞的哥哥不争气,因为崔忠后来生了一场重病急需银子,他便为了捞取快手的银子偏走了歪门邪道,去赌场做了看场子的打手,更是娶了相熟酒肉朋友的姐姐。
      
      那女子乃是暗娼门子里出来的,嫁人后积习不改,仗着自己卖笑积攒的皮肉钱,在婆家里耀武扬威,更谈不上孝敬公婆了。
      
      至于后来崔传宝为何会打死自己的小舅子惹上官司,也应该跟她那位未来的大嫂有关吧……
      
      琼娘想到这,眉头微微打结儿。前世她一味纠结于自己的出身秘密,妄想着本不该属于她的一切,最后落得丈夫变心,儿女疏远的下场。
      
      上天待她不薄,让她重活一次,这一次,她不会好高骛远,去追求什么贤妇美名,将儿女扔甩给奶娘丫鬟,最后闹得孤家寡人的下场。在这人间烟火味十足的市井里,她要踏踏实实地做个商门小妇,孝敬自己的父母,嫁个品行端正如一的丈夫,更要亲自抚养自己的孩子……
      
      想到这,她望着前面倔强少年的背影,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开口唤道:“哥哥,等等我! ”
      
      琼娘天生音质清婉,加之妙龄,这一一声“哥哥”宛若黄莺。饶是崔传宝心内对她存有不满,也不由得顿住了脚步。
      

  •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亲问更新时间,在有存稿的情况下 每早七点,若是以后余粮没了,就不好说了,狂仔是个习惯果奔的银~o(* ̄▽ ̄*)o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