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归位》狂上加狂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6-14 08:26: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待得身后的琼娘快步跑来,又掏出衣袖里的巾帕子替他擦拭额间的汗渍时,崔传宝面对妹妹娇憨的模样再也绷不住脸了。
      
      论起来,在他心里崔萍儿才更像是他的亲妹子。虽然萍儿的性子刁钻,吃穿样样都要争抢家里最好的,可是再怎么吵闹,十五年疼爱妹妹的感情,岂是说换人就能换人?
      
      不过叫人心凉的是,如此朝夕相处,吵吵闹闹一同长大的妹妹萍儿,听闻了自己的身世后,毫不犹豫地登上华车入了高门深户,没有半点眷恋之意。爹娘伤感之余,他心里也不好受。加之这换回来的妹子琼娘整日哭天抹泪,嫌弃着崔家的贫寒,少年郎心里更憋着邪火,只觉得这半路送回来的到底跟自家人不是一路,怎么看都亲近不起来。
      
      但是现在,琼娘收敛了前几日的怨毒冷漠,粉面含笑地望着自己,眉眼间依稀有几分娘亲刘氏年轻时的模样……崔传宝第一次觉得面前的这位千金小姐的确是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再前行时,他的步子不由得放慢了几分。
      
      等兄妹二人一同进了院门时,刘氏正在灶上蒸制桂花糕。在蒸腾的水汽间看见琼娘回来了,刘氏连忙喊道:“刚蒸出的糕,先与琼娘吃,传宝,你把水缸灌满了也来吃。”
      
      琼娘听了娘亲在唤,便端来了木盆。刘氏煎熬了数日,也摸索出了刚刚返家娇贵女儿的习惯,许是官府里的小姐们都是这规矩,食饭前要用温水净手个半晌,水凉半分也不行!
      
      她连忙取了瓢,从大铁锅里舀了两瓢热水,又顺手抓了一把蒸糕用剩下的干桂花一并撒入木盆里,略带讨好地说道:“你先前嫌弃铁锅里的水有腌臜味儿,可大清早的,实在来不及再用小陶锅烧,娘用桂花瓣掩了味道,你且将就着洗一洗可好?”
      
      琼娘被刘氏小心翼翼的模样催生得眼角微微发热。自己先前到底是刁蛮成了什么样子,才能让这个素来泼辣干练的妇人对自己这般小心翼翼?
      
      可笑她对于自己的亲生母亲这般苛责要求,可是前世的自己,却处处谨小慎微地伺候着自己那严苛得不近人情的婆婆卢氏……还有那养母尧氏。对亲生母亲刘氏却从未尽过一天的孝道。
      
      可惜自己这般小心地侍奉,也没有落得婆婆卢氏和养母尧氏半点怜惜。最后竟然问都不问自己,便俩家商议着抬了崔萍儿入门为平妻。
      
      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真是可笑又可悲。
      
      “娘,以后不用撒花瓣,本就是蒸糕用的水,自带着桂花的香甜,再说糯米蒸粉的熟水最养人,我这几日的手都白皙了不少,这水是打来给爹爹和哥哥净手的,你撒了花瓣,他们若嫌弃太香怎么办?”
      
      刘氏听了琼娘温温软软的话不由得一怔,待看到她冲着自己甜笑的模样,不由得也笑开了眉间的皱纹:“你不早说,若知道是给他们用的,哪里用撒花瓣,只一把沙子下去也磋磨不细他们的粗手!”
      
      刚刚劈好了干柴的崔忠看到琼娘纤细的双手小心翼翼地端着一只粗苯的大木盆朝自己走来,连忙伸手去接放在了一旁的晾糕用的木桌上。
      
      琼娘从肩头抽下巾帕子,待崔忠洗了手后递过去给爹爹擦手,本想将水倒了再新打一盆让哥哥传宝洗。可是想到昨日刘氏喝骂崔传宝多用了一盆热水实在败家,便明白对于普通人家,柴草和热水都是当节省之物。
      
      于是,她便忍了下来,等父亲和哥哥都净手后,准备也用那盆水将就一下。
      
      刘氏看见了连忙道:“娘给你另外打水。”说着,倒水另外打了一盆,又撒了些花瓣进去。
      
      女儿的那双手,细白纤弱的叫人看了就心生怜爱,当得好好保养着,幸而家里有体壮的父亲和兄长,粗重的活由他们男人担着,只这女儿要慢慢将养,一点点适应小户的生活,不然那么娇弱的体格,再如前些日子病了,可叫人痛煞心肠了。
      
      不过等到吃饭时,却只有传宝和琼娘在吃,崔家夫妇顾不得食早饭就外出摆摊卖早点去了。
      
      传宝吃的是桂花糕切下的边角余料。崔家的桂花糕是带馅的——可是边角切下的糕是没有馅的。
      
      琼娘的碗里却是刘氏特意留下的方方正正一大块。夹带的馅料咬一口,祖传的蜜料入口香甜,唇齿留香。
      
      琼娘小口咬了一下,看了看哥哥碗里的,便转身入了灶房,取刀将自己的糕一切为二,将大的那一块分给了哥哥。
      
      传宝不要,只说自己平日总吃,已经吃腻了,要琼娘全吃了。不过琼娘知道他在撒谎。蒸糕的佐料都是有本钱的,崔氏夫妇精打细算,他夫妻俩连边角余料都舍不得吃呢!
      
      兄妹谦让一番后,那糕到底是被琼娘硬塞入了传宝的口中。传宝的腮帮子鼓鼓的,冲着笑开的琼娘直瞪眼。
      
      到底是年纪小,本来隔阂的小兄妹在谦让推搡间竟亲密了不少。
      
      食完饭,传宝让琼娘歇着,他将俩人的碗筷洗刷干净,转身便看见琼娘站在木凳上,在衣箱里翻找些什么。
      
      原来琼娘当日从柳府出来时,身上穿的是绫罗绸裙,头上的发钗不多,却个个是京城名铺的精工细作。回到崔家后,这些华丽的行头成了往昔最后的念想,她每天都要装扮在身上。
      
      可是这几日,琼娘重生觉醒后,便将它们全换了下来,让刘氏收到了衣箱里,倒是入乡随俗穿起了崔萍儿没有带走的衣裙。
      
      这些衣服其实并不见补丁,虽然衣服浆洗得发旧了,可是针脚细密,领口也被那爱美的崔萍儿绣上了花样,穿在身上也甚是合体。
      
      琼娘这几日听爹娘思念崔萍儿时,叹息闲聊,夫妻俩都纳闷那崔萍儿去柳府时,穿得的那件襦裙,是从哪里拾掇出来的百纳服,补丁摞着补丁,穿得那般寒酸,直叫尧氏直言讽刺崔氏夫妻俩刻薄女儿家。
      
      也许是因为这般缘故,琼娘回到了崔家后,柳家又送了不少的衣物过来,算是周全了尧氏与琼娘最后的母女之情。
      
      不过送衣物过来时,当时的琼娘冲着送衣物的婆子哭喊着要回去见尧氏,哭得厉害,叫婆子差点脱不开身。自那以后,再不见柳家人送来衣物。
      
      琼娘当时迟迟不见柳家派人来接她,一堵气,将送来的几包衣物都扔到了灶堂里,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当然,这都是过后琼娘听刘氏提及的。又怕她心里憋了闷气,只软语哄着自己,说是等过年时给她买好看的衣裳,绝不比柳家送来的差。
      
      琼娘听了自己曾经做的败家事情,当真气闷了一会,倒不是心疼那些个衣物,只气十五岁的自己如此的不懂事!若是能打包送到当铺里典当了,岂不是可以贴补家用?
      
      当初她操持尚家中馈,有柳家给的嫁妆做底气,现在回到崔家,却是万事开头难,自然要精打细算。
      
      崔家如今虽然清贫,但还不算落魄,只是每顿饭都不见精细粮食,偶尔切了半斤猪肉,都拣选厚厚肥膘的,只拿回家炼了荤油后,取炸得酥脆的油梭子炒了青蒜,给琼娘下饭吃。
      
      琼娘看着传宝望着自己的碗咽唾沫的样子,便知这菜在崔家算是奢物。但是琼娘那娇惯的味蕾在吃了几顿素后,生平第一次馋肉馋得不行。
      
      就算度过生死劫难再世为人,隐隐有看破红尘之意,午夜梦回肠鸣肚饥也是忍不住吮起了手指头。
      
      琼娘觉得当务之急,便是要让崔家赚些买肉的钱。当然以后也要积攒些家底,不然等到爹爹崔忠再次病重时,崔家便又要遭逢上一世的种种苦难了。
      
      这么想着,她拣选了一根鎏金盘扣的发钗,转身问崔传宝:“哥哥,你可知附近有当铺吗?”
      
      传宝本以为妹妹故态复萌,想要拿出美衣华服打扮一番,没想到她竟提出要去当铺。
      
      当下一愣,琼娘见他不应,便站在木凳上道:“我想买些物件,不好管娘要钱,把这钗当了,给你买糖吃好不好?”
      
      传宝看着她粉雕玉砌的娇小模样,明明是个小女娃子,却是拿了哄孩子的口气跟自己说话,当下又气又好笑,伸手稳住她晃来晃去的身子,扶着胳膊叫她从木凳上下来道:“要买什么?我还攒些铜钱,买来给你,那钗你留着。”
      
      说着真从自己的床上翻了个半旧的小布袋出来,从里面倒出了五枚铜板。
      
      琼娘上一世在柳家虽然也有个哥哥,但是柳将琚年少便醉心于武术侠风,结交了一批江湖朋友,终日不见影踪,后来更是投身军中,与琼娘的感情不算亲厚。
      
      如今崔传宝虽总是跟自己冷着脸,倒很有当哥哥的架势,这般慷慨解囊,倾尽所有,不由得叫琼娘心头一热。
      
      上一世身在豪门,可是呆得久了心头都是冷的,没有半点的人味。
      
      再多的华衣美食,也不如现在排布在床边的五枚铜钱来得有诚意。
      
      她抿了抿嘴,点头道:“这钱我先用着,将来定然加倍还给哥哥。”
      
      传宝再次被他认真的模样逗笑,只说用就用了,哪里要她来还?然后便带着她一起出了门。
      
      原以为她是要买些簪花糖豆一类的小物,没想到她径自去了街角的书画店。店主刚刚卸了门板,就迎来了一个粉嫩的小娘,开口就问店里可有极细的蟹爪笔。
      
      那蟹爪笔本是做工笔画之用,在诸如侍女发丝一类极细小处着墨。不过这小娘虽美,看着一身青布衣衫,也不像是会学画的风雅人家里的孩子,问明了是她要用后,当下打趣道:“这笔太细,你拿不住,莫不是买错了?”
      
      琼娘淡淡瞟了他一眼,补了一句道:“潍县的蟹爪笔是上品,但是价格有些金贵,店主家拿茂县的三笠笔便可。”说着从兜里摸出了四枚铜板。
      
      这一开口,可不是稚嫩粗浅小娘能说得出口的了,店主不由得一愣,乖乖,行家啊!那潍县的蟹爪笔以落笔细腻著称,要五两银子一支,非名家雅士是不会买的。就算这小娘买得起,他一个小县的书画店里也不会沽卖这等金贵货物啊!
      
      当下倒是减了几分轻视之心,也没有跟这小娘讨价还价,依了四枚铜钱卖给了她一支三笠蟹爪笔。
      
      琼娘踌躇了一下,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店家可否一枚铜钱卖给她一小块红曲。
      
      店家看她紧咬嘴唇,俏脸飞霞的模样,我见犹怜,那红曲大都是赶上祭节,普通人家买来点制炊饼馒头上的花纹,不值几个钱,当下用黄草纸裹了一小块,白送给了琼娘。
      
      传宝本以为妹妹嘴馋要买零嘴,没想到她只买了个没有几根毛的细笔,当下心疼起自己辛苦积攒的私房钱来,只觉得这从世家豪门里出来的妹子花钱太随便,净买些无用之物。
      
      但是他本就跟琼娘不算太熟捻,铜钱既然给出去了,总不好开口责备,只好闷闷地走在她的身后。
      
      

  • 作者有话要说:  累成狗~~~~咩 谢谢亲们的地雷 手榴弹 机关枪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