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归位》狂上加狂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6-12 07:55: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尚府能从当年落魄到如今的富庶体面,可不全靠尚云天的那点子俸禄,柳将琼的经营算计功不可没,常年经营操持几家店铺,早就让曾经深闺不知疾苦的妇人磨砺得口才了得。如今陡然尖刻起来,岂是刚刚提起裤子的尚云天能招架得了的?
      
      虽然成婚十载,可他心内还是爱着柳将琼的,且不说琼娘八面玲珑,善于经营人脉,对他官场裨益甚多,单论容貌,崔萍儿也不如柳将琼的天生玉质来得精致,让人看了移不开眼。
      
      当年听闻琼娘的身世时,他其实心内狂喜难以自禁,暗自庆幸若不是因为这般隐情,琼娘这样的容貌,就算是流落市井,也有富足人家争相纳聘,哪里轮得上自己?
      
      崔萍儿一再表露心迹,他也推拒过。只是奈何琼娘一向看中所谓的闺秀礼节,床第间连荤话都听受不得,夫妻间时日久了,到底是欠缺了味道。
      
      一次琼娘归省时,他酒后失了分寸,耐不住崔萍儿的主动,半推半就有了首尾,竟食髓知味,愈加耐受不住了。
      
      那崔氏小娘到底是荒淫的琅王府里出来的,床榻上的放荡叫他真正领略了男女纵情滋味,这般背地里有了几回后,心里的那浓浓的愧疚竟慢慢淡然了许多。
      
      男儿追逐仕途是为了什么?不就为了换取人生在世那点子声色享受吗!同自己的那些个三妻四妾的同僚相比,他尚云天的半生竟是虚度罢了!
      
      但是他心里是认定了柳将琼才够资格做自己的妻子,与这崔萍儿暗地里的露水姻缘,并不想被妻子知道。
      
      只是今日不知怎么的,向来替自己把风守门的书童却没了影踪,叫突然返家的琼娘看见了自己狼狈之像。
      
      想到这,他不由得扫了一眼犹在啼哭的崔萍儿,直觉是她动心思做了什么手脚也说不定。
      
      不过……这样被撞破了也好,就像萍儿说的,她到底是真正的柳府千金,亏待不得。而且萍儿不能生养,又向来疼惜一对小儿女,将来入了尚府,不会生下子嗣危及琼娘的嫡子嫡女地位,他更不会宠妾灭妻,定然雨露匀洒,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般私通固然失了体面,但是他本以为依着琼娘心内对崔萍儿久存的亏欠,这抬妾的事情也是水到渠成。只是不知岳父母大人肯不肯,会不会觉得妾位偏房委屈了柳府真正的小姐。
      
      可是一向高贵淡然的妻子,却如市井泼妇一般动手打人,又出言刻薄讽刺自己,是他万万没有料想到的。
      
      望着琼娘漂亮杏眼里的寒芒,他一时哑然,扶着崔萍儿的手也缓缓松开。
      
      冷言讽刺了丈夫,她又转头看向泪眼婆娑的崔萍儿:“至于你,也甭在我面前装苦主了!我也原不知,可是新近无意听见了父亲母亲的私下闲语,才算是彻底明白当年错抱的一桩官司!你自己回去问问父亲和母亲,当年为何错抱!他们原是为了避祸,想要偷偷拿别家的男孩子敷衍半途劫持的仇家,保住自己的传宗骨血,可谁知避祸之后,匆忙换回来的时候,柳家两个奶娘忙里出错,各自换了一回,虽然换回了两个男孩,却将你我错换了一番!换错的奶娘事后发现,生怕主子怪罪,兀自隐瞒下来,临死才吐露实情。这内里的冤孽缘由,岂是我和崔家所主导?”
      
      这话她说的没有半点虚假,所以论起来,崔家才是真正的苦主。
      
      虽然崔萍儿身世飘零,却也不是崔家夫妻贪图权贵,出卖女儿做人小妾的缘故。
      
      依着柳将琼后来派人打探到的实情,分明是崔萍儿当时年纪小眼皮子浅显,嫌弃崔氏夫妇定的殷实人家的儿郎不够显达富贵,自己仗着年轻貌美,背着家人私奔,主动贴附了琅王,做了他的妾侍。只是后来真的入了琅王府才领教了那位琅王楚邪的残暴本性,叫苦不迭。
      
      刘将琼所言,其实崔萍儿早就知情了。可是那又如何?若不是当年抱错,她柳将琼这个贱种岂会享受到柳家无边的富华,成就京城闺秀的美名?她欠她萍儿的,永远都是偿还不清!
      
      这场抓奸闹剧,最后总算是闹到了柳家当家的柳梦堂的面前。
      
      这等府宅里的丑事,堂堂翰林大学士也不好亲自出面,更何况女婿尚云天如今入主吏部,乃皇帝的左膀右臂,他也要给贤婿几分薄面。
      
      所以柳大人关上房门,与夫人尧氏商议一番后,由尧氏这个当母亲的来跟将琼交涉。
      
      自从发现女儿抱错后,再也没有对柳将琼露出慈母微笑的尧氏,这次倒是难得的和善,只面带笑容拉着她的手,将她引到了内室的雕花西窗前,一边递给她热腾腾的茶盏一边说道:“萍儿在市井里长大,到底是亏欠了规矩,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跟我和你父亲商量就自作主张了呢?若是早早说破,你这个当姐姐的又怎么会不体贴容人呢?”
      
      这番开场的话,叫柳将琼的心一路下沉。
      
      果然,尧氏又开口道:“只是……叫你妹妹萍儿做妾,我和你父亲心里实在是过不去,原本,我们已经替她物色了几个才俊,入门便是正头的夫人。可是你妹妹一直不肯允诺,既然他们已经……如此了。你心内也不要怨恨她,云天那孩子如今位列公卿,府宅里怎么可能一直空旷下去?她入了你的府宅里,我跟你父亲反而放心些。左右你都会周全了她的短缺,她也会帮衬你的不足,娥皇女英共侍一夫也算是佳话……就算她入门后,与你一般平妻,她生不出儿女来,也不会叫你太委屈的不是?”
      
      尧氏接下来说了些什么,柳将琼全然听不进去了。原本她以为尧氏肯定不会同意她一向疼爱的崔萍儿入府为妾,却没想到,母亲原来是抱着让崔萍儿成为平妻抬轿入尚府的打算。
      
      她心内悲凉,可是看着自己一向敬重,当做亲生母亲的尧氏,千万凄苦竟然倒不出来,只说了一句:“娘,你怎么能这样……女儿不愿!”
      
      尧氏听了这话,脸上的笑意全退了干净,只紧绷着脸道:“萍儿吃了那么多苦,你又不是不知!要不是崔家夫妻亏欠了她,短少了看护,她至于被那琅王纳了去?可是我们何曾埋怨过你亲生的爹娘,也知道你从小娇养,断然回不得商户庶民的人家,所以从没叫你出府,对待你更视如己出,当年给你置办的嫁妆丫鬟哪样不够体面?你还有什么不足的?”
      
      柳将琼听到这,猛抬头,直盯着尧氏道:“母亲,我听说了那尹奶娘临终的遗言……崔家原本可不想占了柳家的这般福祉……”
      
      尧氏突然被揭了短儿,顿时有些语塞,可很快就稳下心神沉着脸道:“现在想不占也不行了……你那亲生的大哥崔传宝不成器,将小舅子打成了重伤不治身亡,如今身陷囹圄。崔家人不要脸面,偷偷求到了萍儿那里,萍儿宅心仁厚,求到了你父亲出面去斡旋。算起来,她算是对得起你们崔家,难道你就这般不容她?你父亲已经同云天和你婆婆商议过了,你婆婆是向来喜欢萍儿的,而云天他说你若愿意,就抬萍儿为平妻。”
      
      柳将琼听得一怔,什么?……柳尚两家原来是私下里都商议好了的,可笑自己竟然最后一个知道……崔家竟然有这等飞来横祸?崔家夫妻为什么宁可去求崔萍儿也不来找自己呢?
      
      这么一想,她心内顿时苦涩起来。
      
      当年骤然知道自己的身世时,柳将琼年纪尚小,在自己的心中柳家夫妻才是自己的骨肉至亲。想到自己要离开熟悉的父母和大哥,回归低贱商户,跟几个陌生人过上未知市井小民的日子,只哭得整夜泪透枕榻。
      
      好在柳梦堂开口发话,那崔家只是个街市里摆摊卖炊饼餐点的商贾人家,日子清苦,柳家娇养了十六年的女儿怎么好回去当街叫卖?再说家丑不宜外扬,京城谁人不知柳家嫡女柳将琼才貌双全,突然送回,总叫人非议,毁了柳家清誉。柳家再多的女儿也养得起,便回绝了崔家讨要自己亲生女儿的请求。
      
      后来崔家不肯善罢甘休,只嚷着要到官府里打官司讨要女儿。柳家这才勉强同意他们夫妻来见柳将琼,听听她的意思。
      
      可笑,她当时还心存感激,加之误会崔家卖女求荣,攀附富贵,对于崔家的固执顿时心生厌恶。只觉得自己要是落入这等破落无赖的市井之民的手里,便堕入火坑,再无出头之日。所以在见到那对夫妻时,看着他们不合时宜的寒酸穿着和一脸上不得台面的局促时,忍不住面露厌恶之色,出口狠狠地嘲讽一番,直言她宁肯死也不要跟他们回去。
      
      从那以后,他们倒是没有再纠缠柳府,更没有出现在柳将琼的面前。
      
      就连柳将琼成婚后,听说崔家落魄得要迁往关西讨生活时,她托人送去的一百两银子也被崔家人如数奉还回了尚家府上,只附信言明,叫她安心嫁人,做柳家的女儿,他们绝不会再去找她,叫旁人知晓她真正的身世。
      
      现在想来,她当时的言行,叫她亲生父母何等的心寒?
      
      如今,尧氏拿了崔家大哥做了要挟逼着自己低头。柳将琼千万句质问梗在喉咙里,却没法再说出口去。
      
      崔家二老本就失了女儿,若是再没了儿子,岂不是那对老夫妻的性命?
      
      尧氏见她不说话,这才笑着和缓了面容道:“你也休要想不开,左右是一家人的事情,大崔家那边也不用担心,你父亲会拜托同年处理妥善的……”
      
      从柳府出来,柳将琼失魂落魄地上了马车,一路回到了尚府。
      
      她闷闷地吸了口气,打算去看看正在书房练字的一双儿女,路过小花园时,却听到自己九岁的儿子廉哥儿开怀的笑声:“崔姨,你说得可是真的?以后要常住在我们府上了?”
      
      “若是你母亲同意,便是真的……只是怕你母亲不愿……”崔萍儿柔声回道。
      她话音未落,女儿倩姐儿奶声奶气道:“母亲为何不愿?”
      
      “许是怕我陪伴你父亲还有你们太久,她就要陪得少了吧!”崔萍儿故意迟疑道。
      
      廉哥听了,竟然不高兴地说:“母亲忙得很,她只喜欢与侯门府宅的夫人们饮茶赋诗,施粥茹素,被人夸是闺秀典范,便高兴得忘了我与妹妹,更顾不得父亲了……上次父亲发烧时,她不是也没有陪在身边,正忙着陪那个什么丞相夫人去寺庙筹募赈济灾民的义款吗?要不是崔姨你精心照料,父亲只怕要大病一场呢!”
      
      接下来,崔萍儿又低低说了什么,柳将琼却什么也听不进去了。
      
      若说丈夫的背叛,撕破了她叫人艳羡生活的伪皮。儿子看似童言无忌的话,更击碎了她所有的自欺欺人的努力,眼泪顷刻滑落了下来。
      
      什么名门贵妇,名动京华?全是狗屁不如的东西!
      
      从十六岁起,她更看重别人眼中的自己。只一心盼着若是有一天自己的身世被人知晓时,唤来世人的一句:不信!柳家女儿这般无双才貌品行怎么会是卑贱商户之女?
      
      可是这般的刻意换来了什么?
      
      养父母为了顾全俩面,给了自己柳家嫡女的虚名,却吝于真正的父慈母爱。而自己诚惶诚恐地扮演着世人眼里的慧心贤妇,却丢了丈夫与儿女的心。
      
      甚至连自己的亲生爹娘,也被自己的奚落刻薄所伤,落魄远走他乡……
      
      柳将琼觉得喉咙难受得难以呼吸,茫茫天地间,似乎全失了她的位置。
      如果……当初自己肯与崔家夫妻归去,早早认清了自己的位置,会不会落得今日这般可笑的下场?
      
      柳将琼无法再设想下去,当她失魂落魄地走到后花园的水井边时,只觉得身后猛一股力道,将她推入了深深的水池中去。
      
      当吞咽了几口水,整个人猛地下沉时,隐约听到尚云天的书童高声喊道:“不好了!夫人想不开,投井自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喵 早起更文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