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9、咸鱼翻身(正文完) ...

  •   泰国的塔佩门护城河前,无数河灯漂漂荡荡,在河中心汇聚,向远方流去。
      河上光与火交织相映,映亮了一张张幸福的、充满期待的面庞。
      两个普通的游客挤在熙攘的人群里,十指紧扣。
      在一对对亲密的红男绿女中,两个男人的组合看起来就有些突兀了,何况其中一个神神秘秘地只露了半张脸。
      而从他露出的额头和眼睛判断,那是个相当清秀漂亮的小伙子。
      
      旁边同样来放水灯的两个白人女孩一直在盯着他们看。
      宋致淮注意到了她们的视线,跟池颂咬耳朵:“她们不会是认出你来了吧?”
      池颂把围巾往上拉了拉,声音被毛线软化过,更显得温柔可爱:“……怎么会呀。”
      宋致淮把戴在自己脑袋上的绒线帽摘下来,双手撑开,给池颂戴上:“……以防万一。”
      他的手擦过了池颂的耳朵,眉头不觉一皱,捏住他的耳垂搓了搓:“耳朵这么凉,正好戴上暖一暖。”
      池颂好久没有在公共场合这样同宋致淮恩恩爱爱了,又刺激又害羞,连宋致淮的眼睛都不敢看,一副想逃又留恋不舍的纠结样儿。
      宋致淮觉得池颂这副模样可爱得像只小动物,索性把绒线帽往下拉,把池颂的眼睛也盖住了。
      池颂自然是伸手去扶帽子,手刚抬起来,就被宋致淮捉住了。
      在人山人海间,宋致淮把他的围巾压下来一点点,亲了下去。
      
      周围尽是恋人在接吻,因而池颂他们并不显得很扎眼,只有近处的几个女孩子在察觉到接吻双方的性别后,捧着脸尖叫几声,掏出手机给他们拍照。
      池颂一听到快门声就心慌得厉害,但宋致淮却很镇静地结束了那个点到即止的吻,并把池颂的脸重新挡好,上前去用英语跟那几个亚裔的女孩子交涉,说想看一看照片,并希望她们不要把照片发布在社交网络上,因为他的爱人是一个很害羞的人。
      
      戴着金丝眼镜的宋致淮温文尔雅,口吻也很绅士,几个妹子怪不好意思地把手机掏出来给他看后,主动把照片给删了。
      而池颂站在一边,双手插.在羽绒服兜里,低头踩自己的鞋带玩,脸烧得怪烫的。
      趁他独身一人时,从刚才起就在观察池颂的白人女孩之一走上前来。
      她顶着一头亚麻色的小卷毛,脸上有些雀斑,看起来跟池颂年纪差不多。
      在她走过来时,池颂还紧张了一把。
      但是那女孩走过来后,却只是非常温柔地用英语向他表示了祝福:“祝你和你的恋人好运,永远幸福。”
      池颂愣了愣,才绽放出一个由衷的笑意,用英语回应了她:“谢谢。”
      女孩冲他比了一个大拇指,笑眯眯地走回了同行女伴的身边,离开了灯光璀璨的河岸。
      
      在异国他乡,在这个人人都可以许愿的夜晚,这种来自陌生人的善意让池颂心里特别暖。
      
      很快,宋致淮折返回来,微笑着摸摸池颂被亲吻得发红的唇畔:“刺激吗?”
      池颂故意板起一张脸来:“以后不许这样。万一被人认出来了……”
      宋致淮却存了心逗弄他:“刺激吗?喜欢吗?”
      池颂不理他了,转过头去,牵起他的手来。
      过了几秒钟,他才用微不可察的音调回应了宋致淮:“……嗯。”
      
      ……很刺激,超喜欢。
      
      池颂和宋致淮买了河灯,好容易才挤到河边。
      宋致淮看中了一艘超豪华的河灯船,售价5000泰铢,折合成软妹币得1000来块,灯红柳绿、披花挂彩的,老远看过去就透着一股资本主义的腐朽气息,十分符合宋致淮这种人的审美。
      池颂却很喜欢那种通用的500泰铢一只的荷花河灯,觉得那样才像是放河灯,宋致淮放的那玩意儿,感觉不像是用来许愿的,花里胡哨,显得心不诚。
      宋致淮倒是很有歪理:“河神也是知道东西贵贱的。心诚不诚,看放什么价位的灯就能知道。”
      
      虽然池颂觉得这是歪理,但他不得不承认,家里挣钱多的那位才是爷。
      最后,宋致淮买下了那艘价值5000泰铢的灯船。
      池颂捧着个巴掌大小的荷花河灯,点燃后默默许了个愿,珍惜地将灯放进水里。
      宋致淮一直提着灯船,看着池颂许愿,直到池颂要起身,才伸手扶了一把他,怕他一蹲一起,用力不均,再伤着膝盖。
      池颂把火柴揣进兜里,拢着手哈了口气:“你快放。”
      宋致淮说:“不急。等你的河灯漂远了再说。”
      
      等到宋致淮的灯船下水,池颂才明白他为什么要等自己的河灯漂远了再说。
      那灯船做得很精细,LED灯一开,那叫一个光芒万丈,把周围的小河灯衬托得特别寒碜。
      池颂:“……”看,这就是资本主义罪恶的力量。
      宋致淮闭上眼睛,认真地许了个愿,才把停泊在岸边熠熠生光的灯船推向了河中心。
      看着一千块软妹币发光发亮,渐行渐远,池颂有点心疼。
      宋致淮很自然地把池颂的手揣进自己兜里,冲他笑一笑:“走了,去逛逛街。”
      
      “你许了什么愿?”回去的路上,宋致淮问池颂。
      不等池颂回答,宋致淮便说:“我许了……”
      池颂急忙把手从他的口袋里掏出来去捂他的嘴:“不能说,说了就不灵验了。”
      宋致淮笑:“行行行,不说。……想不想喝鲜椰?”
      他指着一个路边摊。
      池颂摸了摸被各种泰国小吃填满的肚子,在体重和食欲之间权衡了好半晌,才舔舔唇,点了点头。
      在宋致淮买了椰子往回走的时候,池颂的手机在口袋里振动起来。
      池颂一看来电显示是“亚鸣姐”,立马接了起来。
      
      泰国的天灯节极为热闹,街道很是嘈杂,池颂把通话声音开到最大,才能勉强听到周亚鸣的声音。
      周亚鸣问:“今天放过灯了吗?”
      池颂揉揉冻得发红的鼻子,怕周亚鸣听不见,大声回答道:“嗯,放过啦。活动有三天,今天放河灯,明天放天灯!”
      宋致淮把插了吸管的鲜椰凑到池颂唇边,池颂小口吸了几下,浓厚清凉的椰香在他口中弥漫开来。
      他满意地眯起了眼睛,用口型对宋致淮说“好喝”。
      周亚鸣在那头说了些什么,环境吵嚷,外加池颂有些分心,他没能听清她说的具体内容。
      池颂略略提高了一点声音:“亚鸣姐,你说什么?”
      周亚鸣重复了一遍:“恭喜你,池颂,明年一月一号的国剧庆典,你被提名年度演技飞跃演员了。”
      池颂拿着手机,目瞪口呆地站在熙熙攘攘的异国街道上。
      他礼节性地跟周亚鸣客套了一下,挂掉电话时,耳朵里还在嗡嗡作响。
      宋致淮有点担心:“怎么了?周亚鸣说什么?”
      池颂自言自语:“……我被提名得奖了?”
      
      池颂不是第一次获奖,但这次,却很有可能是他成年后获得的第一个像样的奖项。
      
      宋致淮比池颂还吃惊:“……卧槽,这么快?”
      池颂:“???”
      宋致淮喜上眉梢,拉住池颂的手:“我刚才许的愿望就是希望你明年得个奖啊。……走走走,我们快回去还个愿。”
      
      池颂呆愣片刻,伸手捏了捏宋致淮温暖的掌心,嘴角的笑意也慢慢扩大:“嗯,是要还个愿的。”
      因为池颂许的愿望,是让宋致淮的梦想成真。
      
      或许是因为那个夜晚实在是太过灵验,以至于在国剧庆典开始颁奖流程时,听到自己是今年票选出来的“年度演技飞跃演员”时,池颂的内心竟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
      给“年度演技飞跃演员”颁奖的嘉宾是一位三十年演艺圈资历的女演员,还有孙广仁孙老先生。
      
      当孙老从密封函中取出得奖人的名字,报出“池颂”二字时,全场欢呼,掌声雷动。
      不管这些掌声和欢呼里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池颂还是站起身来,得体地向所有人鞠躬。
      宋致淮作为星云娱乐的代表,坐在国剧庆典最前排的位置。
      准备上台领奖的池颂离开自己的座位,恰好从他身边走过。
      两人视线交错一瞬后,池颂低下头去,耳根微微发红。
      今天早上出门前,是宋致淮给他挑的领带。
      ……两人的领带扣还是情侣款的。
      
      宋致淮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仰头看向舞台上的池颂。
      今天的池颂穿了一身西装。他难得收拾自己,但人靠衣裳马靠鞍,这套西服一上身,显得他腰格外细,皮肤也在藏蓝色的衬托下白得发光,看上去又乖巧,又有一种禁欲的性感意味。
      孙广仁显然对这个评选结果比较满意,向来在公众面前比较寡言的孙老,竟然在把话筒交给池颂前,难得地发表了一番言论:“这次池颂受到提名的作品,《星光璀璨》和《孔明锁》,我都在追看。看过后,我敢断言,明年的池颂会在演技方面带给观众更多的惊喜。”
      他指的当然是定档在明年播出的作品《延期毕业》。
      孙老在业界的地位和眼界非同一般,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简单谈过自己的感想后,孙老将话筒交给了池颂。
      女嘉宾不失时机地接上话来:“池颂,获得这个奖项,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自从上台后池颂便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小白杨似的,现在话筒交到了手里,池颂还是不免有些紧张,刚开口时,声音还有些发抖:“感谢评委会和各位观众对我的肯定……”
      
      他的视线扫到了台下。
      陆缘正坐在导演一席中,在他旁边,坐着和他穿着同款西服的凌立行。
      《孔明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必然能斩获“年度最佳网络剧”,是以陆缘一点也不紧张,还在底下冲池颂乐呵呵地比了个心。
      池颂的视线再一转,落在了前排的宋致淮身上。
      他只温柔地望着自己,目光中含有无限的鼓励,让池颂砰砰狂跳的心渐渐平复下来,从喉管滑回了胸腔。
      来之前,周亚鸣早就让他背熟了获奖词,不打无准备之仗。如果他提名成功、获得奖项,上台后也不至于无话可说。
      
      池颂是演员,这些台词对他来说太简单了,他很快把该感谢的都感谢了一遍。
      感言时间只有两三分钟,在把获奖词全部背诵完毕后,池颂还剩下大约二十秒的时间。
      
      他握紧了话筒,提了提气,说出了发言稿上原本没有的内容:“……最后,我还有一句话,要对很重要的人说。”
      底下的宋致淮突然有了些奇妙的预感,他的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上,望向此刻在聚光灯下闪闪发光的池颂。
      
      “我池颂是千千万万星辰里的一个,但是……”
      池颂又深吸一口气。
      《Stylish》里为他拍摄封面的法国女摄影师教给他的那句法语涌到了他的唇边。
      那句话,他曾在梦里对宋致淮说过千千万万遍。
      现在,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在长.枪短炮的包围下,他用法语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地吐出了那句他演练过无数遍的话,对着台下的宋致淮。
      他不管媒体会如何解答分析他这一句话,此时此刻,池颂只想对那个为他花了5000泰铢许下心愿的人,说出那句早就该说出来的话。
      “……但是,你是我的唯一。”

  • 作者有话要说:  《咸鱼》就这样完结啦~
    可能会有番外,不过这段时间把精力集中在新文上!
    新文从本周四开始日更~求一下收藏和支持吧~
    放一下新文文案!
    徐行之在自己的报社文里写道: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大反派,他们伶俐又可爱,他们千奇又百怪,他们勤勤恳恳,要从牢里逃出来。
    后来,他穿进了报社文里。
    世界说:你的设定搅乱了世界秩序,你要把打算冲破牢笼、占领世界的反派boss杀掉。
    徐行之说:对不起,我只是一条咸鱼。
    世界说:没关系,反派是你亲手宠大的师弟,他最听你的话了。
    徐行之:……我没写过这样的设定。
    boss温柔脸:师兄兄,你喜欢这条金锁链,还是这条银锁链?你慢慢选,我什么都听你的。
    徐行之:……我真没写过这样的设定。
    ——这设定,一切如你所愿。
    攻受设定:黑莲花美人师弟攻×真放浪高帅师兄受,年下,美攻帅受,主受1V1,he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