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8、夜店偶遇 ...

  •   正在啃苹果的池颂表情微微发生了变化。
      清迈天灯节是泰国最热闹的节日之一,惯例是在每年的十一月份举行。
      
      那一年,池颂跟宋致淮刚刚在一起。
      某天晚饭时,池颂在新闻频道看到了清迈天灯节的直播,万灯齐飞,光华流照,画面美得每一帧都可以截屏下来做桌面。
      池颂看呆了,眼睛睁得圆溜溜的,捧着饭碗只顾着往嘴里扒饭。
      宋致淮看他这副样子,跟看到木天蓼的宋英俊一模一样,忍不住去顺他的头发:“喜欢吗?”
      池颂口是心非:“……啊,不喜欢。”
      宋致淮挑起一边眉毛:“嗯?”
      池颂这才乖乖说了实话:“我不是要去演那个螃蟹精嘛,开拍正好是十一月初,起码要拍半个月,没时间去泰国的。”
      宋致淮捏捏池颂的脸肉,笑道:“不急,什么时候等你有空,咱们再去看。”
      
      第二年的十一月,《星光璀璨》第一季开机。
      第三年的十一月,《星光璀璨》第二季拍摄中。
      第四年,宋致淮提前为池颂请了两个月的假,并在床边说,我带你去清迈看天灯吧。
      池颂心里暖呼呼的:“……你还记得啊。”
      “是你说要去的,我当然记得。”宋致淮抽了几张纸巾,替池颂擦擦嘴,“到时候人多,坐着轮椅可不好进场。所以你得赶快好起来。”
      
      为了不瘸着一条腿去看灯,池颂每天好吃好喝地养着自己,坚持每天绑沙袋做抬小腿运动,为了演隋晓而掉的肉全都养了回来。
      从医院回家后,因为不用去跑通告,他清闲了许多,天天抱着宋英俊撸猫,培养好久没培养过了的主奴感情。
      偶尔他会在微博上回复几个担忧自己身体状况的小粉丝,并不定期地更新一下自己的恢复状况,好让他们安心,。
      
      白知荣和Harry哥这对速战速决的情侣正在准备海外婚礼,忙到头秃,听到池颂受伤的消息后,还忙里偷闲地来探望了池颂好几回。
      他们提来了一堆保养品和水果,Harry哥把买来的双流草莓一个个择干净后送去厨房洗了,而白知荣坐在沙发上,一边嗑瓜子一边嫌弃池颂:“你胖了多少了?我可问过医生的,腿受伤后不能把自己养得太胖,否则体重增长,对你的膝盖也会产生负担。”
      池颂看着白知荣:“知荣,你是不是也胖了点儿?”
      一提到这个白知荣就脸黑:“你别说了。Harry他自己要吃晚饭不说,还硬要拉着我一起吃,我能不胖吗。”
      据池颂所知,除了应酬之外,以前的白知荣常年戒断晚饭和早饭,一天只吃一餐。
      池颂安抚他道:“按时三餐对身体好呀。再说,实在不想吃,你稍微忍一忍,吃点水果沙拉……”
      白知荣愤恨地嗑瓜子:“你以为我没试过吗?你都不知道Harry他有多损!我只要一说不吃饭,他晚上就做大餐,什么干锅虾煲,什么天麻炖鸡汤,什么香他做什么。我闻着那个,还能吃得下水果沙拉吗?”
      池颂惊讶。
      Harry哥真是深藏不露,这一手太坏了,简直是精神攻击。
      但是看到白知荣比以前健康红润许多的脸,池颂还是挺开心的。
      
      说话间,Harry哥端着洗好的草莓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他把洗好的草莓在茶几上摆好,还特意拿了个小碗,拣着个大色红的草莓,给池颂装了满满一碗,好让他不起身就能吃到。
      白知荣拿了颗草莓,随口问:“用盐水泡过吗?”
      Harry哥一边用宋致淮常穿的围裙擦手一边答道:“泡过。你不是爱吃用盐水泡过的吗?我记得的。”
      白知荣满高兴的,往Harry哥嘴里塞了一颗:“还不错,表扬你。”
      Harry哥张开嘴,眼角瞄到池颂,脸就红了一半,但还是乖乖接下了白知荣的投喂,闭着嘴慢慢咀嚼。
      池颂抱着因为最近正在减肥所以不停打瞌睡的李大忠,坐在沙发一角,看着两人无比和谐的相处,心里特别安宁。
      ……被盐水泡过的草莓,吃到嘴里好像的确更甜了。
      
      池颂受伤的事情只告诉了池扬,出院后,他叮嘱过池扬,千万别把这事儿告诉爸妈,能瞒就瞒一瞒。
      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池妈妈就火急火燎地杀到了宋家别墅。
      别墅区的管理人员被宋致淮知会过,认识池妈妈是宋总的家人,看到她来了,当然是无条件放行。
      
      门铃被按响时,宋致淮还没睡醒,昏着眼睛给池妈妈一开门,当场就吓精神了。
      池妈妈比他还激动,一见到宋致淮就开始哭,眼泪汪汪的,一口标准南方小县城的方言,听得宋致淮如同置身异国他乡。
      后来,他总算勉强听明白一句话:“颂颂他是不是要死的啦,致淮你莫要哄我……”
      宋致淮温声解释道:“……池颂他好好的,他只受了一点轻伤。”
      池妈妈并不信,但好歹找回了普通话语言系统,抽噎着说:“我看网上好多人给颂颂点蜡烛,说颂颂出事故了……我问小扬,小扬支支吾吾的,我只能自己来瞧瞧……颂颂他在哪个医院,我得去看看他呀……”
      宋致淮哭笑不得:“……”
      他直接领着池妈妈到了他们的卧室,把睡得香甜的池颂拽起来。
      池妈妈看见完好无损、不缺胳膊不缺腿的池颂,又哭了。
      
      然后,还在熟睡中的池颂就被池妈妈狠狠抽了一顿。
      池颂被揍醒了后,缩在床角,被池妈妈气壮山河地教训了一通,主题是“池颂你出事情不跟家里联系你长本事了是不是”。
      ……池颂委屈到变形。
      事后,他发了条微博,简单还原了一下今天早上挨打的场景,并请求粉丝不要再给自己点蜡了,再点蜡他有可能被他妈妈打死。
      
      然后他就被自己的粉丝嘲笑了七八千条,也是心累。
      
      池妈妈在宋家留了十来天,确定池颂真的就是小伤,没有像那些狗血电视连续剧里的男女主那样,得了重病还装作嘛事儿没有来驴自己,她就放心了。
      临走前,池妈妈还威胁池颂,如果以后他再敢有事儿瞒着自己,她就用鸡毛掸子抽死他。
      
      十一月初,池颂终于丢开了拐杖,和宋致淮一起搭上了去清迈的飞机。
      天灯节一共三天,可以放水灯,去古城寺庙放天灯,最后一天还有花车□□,热闹程度比起中国的过年也不遑多让。
      
      在簇拥的人流中,池颂突然想到了刘澈。
      池颂喜静,只在读书时被刘澈鼓动,跑去西班牙,参加了一次西红柿狂欢节,被砸了一身的西红柿,还被几个欧洲妹子趁机摸了屁股。
      那一年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这时候,宋致淮去买当地有名的小香肠,由于店铺里人太多,他叫池颂在原地等着他,不要乱跑。
      池颂等在原地,百无聊赖,索性拿出手机跟刘澈发了个微信:“刘澈,我到泰国啦。”
      刘澈照例秒回:“我知道。看到你朋友圈了。”
      池颂说:“我刚才给你寄了一张明信片,记得签收啊。”
      刘澈:“挺小清新的哈。来来来,拍张照片给我,我看看漂不漂亮,下次带我相好的一起去。”
      
      池颂打开相机,开始取景,但是周围没什么好拍的,只是一条普通步行街而已。
      宋致淮叫他在原地等着,他也不敢乱跑,所以最后只好照了一张摩肩接踵的人山人海。
      刘澈接到这张照片后,无语片刻:“……什么东西啊。真像我们那次去西红柿狂欢节,到处都是脑袋和屁股。”
      池颂说:“是吧,我也想到了。”
      池颂又说:“你要什么礼物,我给你带啊。”
      刘澈死不正经地说:“给我带个人妖妹子回来吧。”
      池颂笑嘻嘻的:“我倒也想带呢。”
      刘澈那边刚散了一个酒局,为了能安心回复池颂的微信,他把自己那些酒友们都赶走了。
      聊到这儿时,他正挽着衣服准备往外走。
      看到池颂的回复,他乐了,回道:“我不要什么礼物,只要你不再出什么事儿我他妈就谢天谢地了。”
      
      刚按完发送键,他就听到吧台方向有争执声传来。
      “我钱包被人偷了,一会儿我就叫人把钱送来。……我他妈不逃单,我去个厕所还不行?”
      吧台小哥特别耿直地拒绝:“不行。你喝的酒都贵,万一你跑了我这儿负不起责任。你得押个什么东西在我这儿。”
      那人把手机掏出来。
      小哥接过手机按了按,怀疑道:“这是关机的。……你不是拿坏手机来蒙我的吧?”
      那人气得要死:“这是我才买的,没电关机了!”
      说罢,他难受地趴在了吧台上,看样子是想吐,却只能强忍着。
      刘澈看那人的侧脸觉得有点眼熟,就往吧台方向走了两步。
      很快,他认出来那戴着厚围巾鸭舌帽的人,有点像那个当红流量,钱期。
      
      钱期也是喝迷糊了,趴了会儿,他竟然主动把鸭舌帽摘了下来,勉强坐直,眼神迷离地拍了拍吧台:“你看看我是谁?我会赖账吗?”
      吧台小哥显然不追星,再加上昏暗的灯光效果,钱期又没化妆,他愣是没认出眼前人是谁,只觉得眼熟。
      他嘀咕道:“……哪个三线明星吧?”
      喝醉的钱期没想到卖脸不管用,情绪一下激动起来:“去你……”
      话没说完,他就难受地弓下腰去,强忍呕意,浑身发抖。
      刘澈看他这副模样,不觉好笑。
      刘澈能叫出名字的明星不多,但钱期算是个例外之一。
      他跟池颂演过那部《来来往往》,在剧里演池颂的大哥。
      前段时间他还在网上跟池颂互动过,关系好像不错的样子。
      想着,刘澈便走上前去,主动掏出钱包:“我替他买单,多少……”
      话还没说完,钱期就彻底忍不住了,甩开吧台小哥,踉踉跄跄地往厕所跑去。
      
      刘澈替钱期给小哥划了卡,刚想要走,就听到厕所方向传来蛮响的哐当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摔在地上了。
      刘澈收了步子,想了想,才往厕所走去。
      
      十分钟后。
      刘澈架着他从酒吧厕所捡来的“三线明星”,上了自己的车,又叫了代驾。
      代驾很快来了,他在驾驶座坐定后,跟刘澈确认地址道:“先生,您是要去朝阳富力九号吗?”
      刘澈替钱期把鸭舌帽往下压压,确定代驾看不清他的脸后,才答道:“嗯。”
      代驾看了一眼伏在他肩膀上的青年,露出了然的表情。
      刘澈察觉到他的表情,嗤之以鼻。
      现在的人脑子里都装着什么东西,动不动就往乱七八糟的方向去想。
      
      ……刘澈敢发誓,一开始,他真的没想歪。
      
      钱期的手机没电了,联系不上他的经纪人,刘澈只是想好心收留他一晚上而已。
      然而,喝醉了酒的钱期从刚才起就缠着刘澈不放,浑身上下被酒精烧得滚烫滚烫,手也不老实地到处乱摸。
      刘澈自己也灌了不少酒,本身取向也不大直,被这么一勾兑挑弄,他就也晕乎起来。
      费劲地把钱期搬进他的独居大窝里时,刘澈想着自己总该功德圆满了吧。
      没想到,他把钱期撂上床时,钱期把他也一并带趴在了床上。
      刘澈咬牙:“撒手。”
      钱期不仅不听话,还抬着下巴,极其欠揍地对刘澈命令道:“热死了。给我把衣服脱了。”
      刘澈的邪火蹭地一下窜起来了。
      当搂紧钱期腰的时候,刘澈脑袋里最后一个清醒的念头是:
      ……看着是个男的,腰抱起来还挺软。

  • 作者有话要说:  两个夜店咖的419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