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0、番外一(一) ...

  •   钱期在陌生的床上醒来。
      不是自己家,不是宾馆。
      钱期翻了个身,先瞧见地上拆落一地的小雨伞,才觉出腰部以下都没了知觉,顿时一脑门子乱码。
      ……我操,断片了。
      
      床头的电子表走得咔哒咔哒,浑身酸痛的钱期抬头去看时,扯动肌肉,龇牙咧嘴的,姿态颇像在垂死挣扎的野鸡。
      ……还好,只睡了一夜。
      他忍痛伸手拿起手机,摁了两下,没电。
      理了理紊乱的思绪,把各样信息在脑中筛选一通,钱期确认今天没有通告,才重新软回到床上,思考自己如今的处境。
      坏消息是,自己被人捡尸了,然后干了个爽。
      好消息是,看装潢陈设,和他one night的应该是个年轻人,家境不错,还很有素质——他的身体干爽,没有酒味,没有粘腻感,显然是有被妥善清理过。
      
      他又翻了个身。
      柔软床铺发出咯吱的细响,一只棕色的小泰迪仿佛是对这响动敏感,撒着欢跑进来,扑住钱期垂到床侧的手舔了舔,发现不是熟悉的配方也不是熟悉的味道,亮着水汪汪的眼睛歪头想了想,又放宽了一颗狗心,一通大舔,大有一回生二回熟的架势。
      非常没有节操。
      钱期手指敲上它的脑壳,轻轻把它弹走,谁想它腆着一张脸又凑上来。
      “你醒了?”
      钱期正烦恼着如何对付这条狗,听到这个声音,抬头看去。
      “……是你?”
      
      ……确认过眼神,是一起浪的人。
      和钱期一样,刘澈在这圈里也是有名号的。
      两人都是花名在外的公子哥儿,花边新闻真真假假地算起来,能各占一本月刊杂志厚的版面。
      不过,因为钱期是流量,能盖的新闻都给盖了下去,虽然偶有流言蜚语,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两个人不止一次在同一个场子里迎面碰上,但没想到第一次接触就是来了一波亲密无间的疯狂输出。
      
      刘澈靠在卧室门边,指间燃着一支刚点上的细长香烟:“介意抽烟吗?”
      “介意。”
      钱期不讨厌烟,还挺喜欢刘澈抽的那种牌子的香烟,就是心情不爽,想抬个杠。
      没想到刘澈真把烟给掐了。
      钱期摊开手:“给我一根。”
      刘澈挑眉,从睡衣口袋里摸出烟盒,注意到钱期起身的艰难,就走上前去,把新烟的过滤嘴送入钱期口中,替他把烟点好。
      钱期抖着手抽了两口,差点把烟灰抖在刘澈床上。
      
      刘澈发觉后,走到床边坐下,任那只泰迪抱住他的小腿哈哧哈哧地往上爬,顺手把钱期嘴里的烟取出。
      钱期微微皱眉:“喂。”
      刘澈不由他多作分说,半命令道:“就着我手抽。”
      钱期手也没力,索性听了他的话,顺着他的姿势抽了几口,发现省力又省心,就依着他缓缓吞吐几口,薄雾缭绕,随意吐在他的脸上。
      
      两方都是老司机,习惯性过招,却谁都没撩动对方,倒是会心一笑。
      刘澈翘了二郎腿:“感觉怎么样?”
      钱期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零星片段。
      拿钱期以前的经验比较,刘澈的技术和硬件算是高竿中的高竿。
      他客观评价道:“还成。九十七吧。”
      刘澈好奇:“三分扣在哪里?”
      钱期点评:“换的内裤是新的,不够合身。”
      刘澈自然把烟从他嘴里取出,衔上:“我下次注意。”
      钱期抹抹嘴唇:“你不会以为还有下一次吧?”
      刘澈反问:“为什么不?”
      
      两个人相视而笑,却都从对方眼里读出了一点挑战的意味。
      他们本来就是在欢场玩得风生水起的人,所谓烂锅配歪盖,王八看绿豆,都是一个道理,他们懂得所有的明面暗面上的规则,撩已经是习惯性动作。
      但他们的每一个对象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尽量避免跟老手过招。
      毕竟老手都是主动挑选猎物的那个,混圈子久了,他们都有些莫名其妙的自矜,谁都不想被人挑选。
      避开老手,就是避开各自锋芒,和平相处,算是默契。
      没想到这回的意外,让钱期和刘澈碰在了一起。
      一个是家里稳定地有钱着的阔大少,一个是早已在演艺界炼成的老油条,谁都不欠着谁,谁也不求着谁,姿态颇为平等。
      初次言语交锋,两个人谁都没讨到便宜。
      这对两个人来说都是第一次。
      除了感觉新奇外,还冒出了一股先前从没产生过的感觉。
      
      刘澈给钱期订了粥,看着他吃了,身上有了劲,才送他回家。
      开到钱期居住的小区,钱期摸索着去解安全带:“你别往里开了。不知道有多少长·枪短·炮在犄角旮旯里猫着呢。前两天我才被拍到一次,再闹出点事情来,我经纪人非撕了我不行。”
      不过他口吻相当闲散,显然并不把被撕当一回事。
      刘澈很知道钱期提这是要做什么。
      刚和他睡过,下了床,随口就提和别人的绯闻,不过是想刺激他吃醋和质问。
      刘澈心平气和,并不接招应声,随便一打方向盘,拐入了小区。
      钱期见他不听自己的,便知道自己的小花招未能得逞,叉着手臂往副驾驶座上一倒。
      刘澈从后视镜里打量他:“在想什么?”
      钱期揉着太阳穴:“想万一被拍到,怎么跟我经纪人解释。……你是我叫的网约车司机?”
      刘澈说:“可以。网约车司机开宝马。”
      说着,他轻车熟路地驾车进入了小区的地下车库,并问他:“哪一栋?”
      
      钱期略带惊讶地报出了具体栋数:“你对这儿挺熟?”
      “来这儿送过两三个小明星。”
      钱期了悟,单手支颐,笑道:“他们没扒着你炒绯闻?”
      “有个炒清纯美少年人设的。还有个当时正在和同剧女演员炒cp炒得火热。”刘澈随意道,“遇见狗仔都绕着走,怕得很。”
      说话间,车已经开到了钱期公寓的地下电梯前。
      刘澈稳稳停车,车恰好横拦在电梯前,副驾驶座车门正对电梯门。
      只要钱期不回头,那些埋伏在暗处的狗仔绝对看不清下车乘电梯的人,最多只能拍个模糊的半身背影。
      刘澈越过半个身子,替钱期解安全带。
      钱期任他帮解,似笑非笑地垂眼看他:“你用不着这么替我着想吧?”
      刘澈也抬眼看他:“你不怕狗仔?”  
      “他们都是靠我吃饭的。”钱期指着自己的鼻子嚣张道,“我才是爸爸。”
      刘澈失笑。
      解开后,刘澈及时拉住回弹的安全带,用胳膊不轻不重地锁住了他,又在他嘴角蜻蜓点水地落下一吻:“下回见。”
      钱期咂咂嘴,回吻一记。
      同样的角度,同样漫不经心的力度:“下回见。”
      
      他下了车,按亮了入室电梯的向上按钮。
      电梯一层层下移,两扇紧合着的银色外壁模模糊糊倒映出钱期的脸和身后的宝马。
      ……刘澈在等着他走后再开走。
      
      钱期耸耸肩。
      这回他喝醉,是为了和过去的那个人划清界限。
      为了那个人,钱期倒是想过改变,甚至全无意识地在他面前表现得幼稚至极。
      钱期自己回想起来都觉得那时的自己可笑。
      他肯定是喜欢池颂的,但大概是喜欢得还不够深。
      毕竟他可从没想过,要为了小时候那隐隐约约的好感,替他守身如玉。
      这样想来,果然还是这种颓靡的日子更适合他。
      
      电梯到了。
      钱期伸伸酸痛的胳膊腿儿,迈着长腿一步跨入其中后,身后才传来了引擎的发动声。
      
      对刘澈这个人,他颇觉趣味。
      在圈子里,刘澈的名声不小,有风言风语传,说他单恋池颂很久了。
      圈子里基本没有秘密,相应的,刘澈应该也知道自己在为谁烦恼。
      这么说来,不论福孽,他们还挺有缘的,说不定还真能再见。
      
      钱期是这样想的,但却没想到这“下次见面”来得这么快。

  • 作者有话要说:  两个纯老司机的攻略对决。
    大概是一个互撩成真的短番外qwq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