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7、3.2 ...

  •   
      3.2玛丽杰克都是苏
      
      暂且逃过一劫的中御門背着画板从教室走向美术社活动室,这段十五分钟左右的路程足够他再把世界线和女主仔细研究一番。
      感谢CCT咳,感谢冰帝国中部的校园大得不像一所初中,也感谢原作者给了十分详尽的人设。
      ——她,身兼八国混血,父亲是AND公国第二十七位顺位继承人,奈何风流成性,导致她身为意大利Mafia掌上明珠的母亲难产而亡。她跟随授勋女大公的祖母长大,接受的是最纯正的皇室教育。
      “我不想讨论写出这种计算血统方法的作者是不是听多了奇拉比的rap。”拉开衣柜门的黑短炸少年掩着耳廓翻白眼,“但这么明目张胆地跟别国王室扯上关系,真的不怕引发外交问题?”
      “嘛,小学生作者的想象力都比较丰富。至少UK逃过一劫,而隔壁意大利喜闻乐见又在躺枪。”保持原主人设最先到达部活室的中御門给自己系上素色格子的围裙,他稍微调小了些耳机音量,“你有注意到穿越者那逆天的技能吗?”
      ——她,3岁上学,6岁拿到剑桥牛津哈佛三个博士后六个博士九个硕士学位,精通上百种语言,9岁时以代号K横扫黑客界,11岁时登顶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女杀手和女特工。
      拿出绿边的新人白球衣抖了抖,黑短炸的宇智波不屑道:“特上,还是暗部水准?”
      按原主的习惯中御門将画笔和颜料一字排开:“大概和开到休门的小李差不多。”
      觉得自己又行了的宇智波高冷地哼个鼻音:“十二岁的我都不怕那个浓眉毛。”
      是,你不怕,你只是没打赢。也很熟悉这段剧情的中御門体贴地没有揭穿他:“别轻敌,我们可是要受面位压制的,而她除了完整地保留两个人的记忆与本身能力外,还幸运的强化了精神力与记忆力。”
      “幸运个鬼。”宇智波对这种调侃表示烦躁,“完全解释不通好吗?!”
      “解释不通,穿越时光。”中御門眨了下眼,“杀网世界本就不科学,多个女主不算啥。”
      “女扮男装的女主。”宇智波烦躁地坐下换鞋,“这个面位的人都瞎了眼吗,还有那些居然会被这种女人吸引的男人都是什么毛病?”
      “缺爱,以及最原始的两性吸引。”中御門拿起三个苹果放进竹编的篮子里,“需要给你朗诵下原作者花了整整三千字进行的外貌描写吗?”
      “闭嘴傻叔叔,我不想再被恶心到吐。”宇智波嘴角抽搐,“还好我只需要面对她一年。”
      将篮子放到桌面上调整角度的中御門笑出声来:“玛丽苏的威力让你这么惊惶?”
      “我是向世界力量低头,特别是这种趋于崩坏的复合面位。”宇智波起身锁好柜子门。
      中御門回到画架前站定:“作为无节操跨专业乘人之危小分队成员,我竟无言以对。”
      “什么鬼名字。”黑眼睛的宇智波拿出昨天到本面位后就买的网球拍,“我以为这个时间节点的最佳选择是立海大。”
      “虽说你有取得全国大赛优胜的支线任务,但我相信爱战斗的大侄子会迎难上。”中御門掏了掏耳朵,离网球场太近的坏处就是人声鼎沸,“反正第三年你也能躺赢。”
      宇智波啧了一声,背好球袋拉上更衣室的门:“先留在冰帝不被退学再来说教吧!”
      中御門耸耸肩拿起炭笔确定大致的构图:“目前暂时没问题,多谢关心,大侄子。”
      “这次我们的身份可没任何关系。”看着球场上蓝白球衣的正选们,宇智波讥讽道,“所以你真的姓中御門,啊嗯?”
      “别学我这边的猴子山大王。”中御門拿出原主的夹子固定好额发,“恢复宇智波的姓氏显然让你过于激动。”
      宇智波眯着眼睛望向场边某个暗自握起拳头的少年(♀):“我快到了,老实说我还挺想看看玛丽苏的光环普照到下任冰山部长的脑袋上时,是个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情况。”
      中御門开始进行基础线条的绘制:“严格来说那或许应该是杰克苏光环。”
      “不该是万人迷降智debuff吗?”宇智波啧了一声,“总之斩断她和那个手冢的初次心动情节——什么破名字,然后我会尽快成为正选,接着在今年拿下全国大赛的冠军。”
      “别忘了你是在青学。”不断比对实物的中御門弯了下唇,“更何况你会打网球吗?”
      “不会,但我有眼睛。”语带双关的宇智波径直走向场中开始聚集人群的某处,“话说那个家伙快二百个字的名字到底要怎么念?”
      “我怀疑你不是真的想知道,而且我有证据。”中御門修改着底稿,“原作里那位公主隐姓埋名来到日本后化名安琪儿。哦,我的天使~”
      “我真的要吐了!一个明面上的男人叫这名字真的没问题?”宇智波大步向前顺手结束了通话。
      笑弯了眼睛的中御門扯出耳机线放进裤子口袋,正打算继续专心致志下笔就听到一堆引起他高度重视的系统提示。其中一条则是:【迹部景吾好感+5,目前好感-245,编号694488请继续努力。】
      噶,啥情况???
      
      “嘛,事情就是这样。”结束调查才来参与部活的忍足边汇报结果边做热身活动。
      端坐太师椅,阿不,是端坐休闲椅的迹部国王垂下眼睛。旁边结束两组对打练习的向日岳人微微喘气:“他真不是故意的?我才不信!那个阴沉的家伙暗搓搓偷窥迹部很久了好不好!”
      “开学很久了吗?再说对方的作品可没找到你说的偷画对象,这样还要坚持对方有问题?”穴户亮接过搭档递来的毛巾讥笑道,“恶劣的家伙是你才对吧。”
      “你说什么?!”向日跳起来忿忿不平地叫嚷。
      穴户嘁了一声:“冤枉了人还振振有词,我为和这样一个厚脸皮的家伙同队而感到羞耻。”
      “你——”
      “好了。”高高在上的迹部国王终于开了尊口,“这件事情,我会处理。”
      “喂喂,处理什么的听起来杀气腾腾啊。”忍足似笑非笑道。
      迹部瞥了他一眼:“你对本大爷的处理方法很不满吗?”
      “那倒不是。”忍足推了下眼镜,“毕竟我还不知道你要怎么处理,不是吗?”
      “绝对不是你脑子里想的那种不华丽的事。”
      忍足无奈地歪了下头:“我还什么都没想呢。”
      骄傲的国王懒得看这些只会添乱的部员,捏着忍足从秘书部调出来学生档案翻开了第一页。
      入校之初,迹部就很清楚自己预备在学校大会上的发言会引起多大风暴。整顿全校所使用的雷霆手段必然会引起的反弹,但他自信无人能阻挡自己前进直至获得胜利的脚步。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更多的是明智的支持者,以及爱慕者。这些对天之骄子来说不算什么,甚至没人喜欢才真正叫他惊讶。
      不过这个中御門……迹部皱着眉头看照片,对男生而言有些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和部分鼻梁,完全不在国王陛下审美范畴之内的外形实在令人不爽。但回想一小时前在拥挤的走廊上,那个瘦削的少年眼中并没有某些粉丝的那种疯狂热烈,反而充满排斥和拒绝,还有些许的惊讶、无奈和隐晦的,厌恶?
      合上档案,迹部习惯性地半捂着脸,指尖轻轻敲击着眼角的泪痣。
      “哦呀,难得看到小景也有苦恼的时候呢。”正在活动压腿的忍足郁士哑然。
      “别叫那个名字。”迹部看着漫不经心的家伙突然道,“你知道那家伙曾经申请过网球部吗?”
      “不知道。本来我想猜没有,但既然你问了,那么,呵呵。”忍足眼里带着回忆的兴味,“其实在关西的时候,我就听说过他——作为大有前途的画坛新秀。”
      迹部两根手指捏住某张入部申请晃了晃:“你搞定。”
      “说好的你处理呢?”忍足无奈地从不为所动的部长手中接过某份本该被束之高阁的入部届,“至少给我个明确的指示。”
      迹部挑眉笑了:“冰帝的天才不需要外部提示。”
      忍足头疼地叹气:“真是任性的部长啊。”
      
      “前辈太任性会让人很困扰的。”宇智波冷着脸抓住某人的手腕稍微用力,对方的球拍直接摔到地上发出响亮的一声。
      身穿蓝色外套的高年级又惊又怒瞪着这个比自己矮一头的男生:“多管闲事!你又是谁?!”
      黑短炸的宇智波扫了眼被推倒在地的白衣绿边新人:“喂,腿没断就自己站起来。”
      茶褐色头发的国一生起身正想说话,被拦阻的高年级怒不可遏道:“你们这些可恶的小鬼!”
      宇智波瞥他一眼,手上用了三分力,冷漠地看他嚎叫起来:“疼不疼?”
      “你这混蛋啊啊啊啊——”
      宇智波哼了一声,厌恶地松手后再补上一脚把人踢开:“无聊。”
      “武居!”
      另外几个高年级纷纷跑过来。有的扶起被踢倒的武居,有的隔开他们两人,有的嚷嚷起来。
      “你这个一年级想干什么?!”
      “新人想冒犯学长吗?!”
      “打架就退部吧!”
      宇智波黑色的眼眸顺利找到某个本该奋不顾身上前阻止的“男”生,见她现在果然被挡在人群之外这才心情很好地望向另一侧:“退部是他们能决定的吗,大和部长?”
      某位将队服披在肩上、戴着黑色圆片眼镜的三年级生无奈地冲众人摆摆手:“怎么说呢,新人果然是有活力啊。”
      武居激动地冲他嚷嚷:“部长,这两个家伙——”
      “为什么都挤在这里不练习?”大和佑大拍了拍手,“热身结束不知道做什么是吧,全体绕操场跑二十圈!”
      武居急切道:“部长!”
      “哦,你跑三十圈。”大和扭头注视着某个黑短炸和小眼镜,“你俩也是。”
      茶褐色头发的小眼镜上前一步准备说话,宇智波拦住他道:“喂,就算你是手冢,现在去申辩他也只会告诉你你还没退部,不如跑完再说。”
      手冢啊了一声,盯着挡在自己身前的手腕道:“你认识我?”
      “手冢国光,青春台第一小学优秀毕业生。因为一年级不允许成为正选,所以选择与学长比赛。”不知何时跟上来的海胆头新人推了下眼镜,“拉着你的人叫中御門佐助,之前就读绿川一小——”
      宇智波瞥眼对方手中即使跑步也没放下的笔记本:“乾贞治,你想被打?”
      “你果然还记得我。”乾的眼镜反了下光,低头奋笔疾书。
      某个栗色碎发的男孩不远不近跟在三人之后,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还喃喃道:“姐姐占卜说今天会发生有趣的事,是这个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