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8、3.3 ...

  •   
      3.3降智光环走一波
      
      “4:3,宇智波占先,交换场地——”
      某海胆头自告奋勇充当的裁判喊完,黑短炸少年无趣地将球拍夹到左腰侧后:“到此为止。”
      懒散的模样让手冢不觉皱眉,视角里某栗色碎发同级生正热心地翻记分牌:“胜负未分。”
      宇智波呵了一声:“很遗憾,我的判断正好相反。”
      手冢没有忽略对方的气息依旧平顺:“或许我稍微自大了,但你真的现在就认输?”
      “认输?”宇智波嗤笑道,“只是不想拖入无意义的加时罢了。”
      “根据目前的情况,手冢下局追平的概率有73.44%,反败为胜的概率为69.28%。”海胆头的乾贞治捧着真爱笔记本兴致高涨,“但进入抢七的可能性高达82.31%。”
      “所以。”宇智波挑高眉头放慢语速,“继续的意义何在?”
      目前面部神经已开始有失调倾向的手冢顿了顿才为难地率先伸出手,并按套路说了“感谢指导”。可惜并不想按套路鹦鹉学舌的宇智波看都没看他,指尖虚碰了碰就干脆利落地转身走回场边。
      “天才确实与众不同。”目睹全程的乾贞治边感慨裁判视角就是棒棒哒边增加今日情报字数。
      同样全程目睹还身兼翻记分牌重任的同级生笑眯眯地走过来:“天才吗……几乎没打过球却能借助比赛不断进步,真是叫人胆战心惊的天赋呢。总之,我今天也受益匪浅。”
      “同为天才的不二同学做出了这样的发言吗?”乾贞治迅速合上真爱本摸着下巴道,“这么看来,青学吸引天才的概率微妙地上升了0.02个百分点。”
      “……乾君真是有趣。”不二周助加深了些笑意,“嗯,果然很有趣。”
      按当前面位的说法而言,拥有绝佳动态视力的宇智波显然看到并听见了。奈何按新系统发布的新任务要求,他必须此时放弃比赛,心情有够恶劣的宇智波略为粗鲁地拉开袋子取出毛巾盖在脑袋上。
      手冢不确定他周身突如其来的不悦气息是为什么,但秉承个人恪守的礼仪与行为准则的他斟酌再三,最终还是望向对方随手丢到休息椅上的球拍:“虽然这话有些失礼……”
      “但你仍然选择说出来不是吗?虚伪。”宇智波啧了一声,随后发现点数即时到账了。
      再度不按套路出牌的举动让同样拿出毛巾来的手冢有些难以应对,还好尴尬的场景也再次被戴着眼镜的海胆头大胆打破:“果然‘天才’都很难搞。话说如果在前辈面前太过自大而受到打压果然是可以预见的,那时会有的反映可谓绝佳数据!在此我不得不向宇智波你表示感谢,请务必继续此类作死的行为,拜托了。”
      “没有那个妹妹头同伴看着你果然更变态了乾贞治,管好你鼻子下面那个多余的器官,否则我不介意亲手增加你本人的数据。”宇智波翻个白眼,强忍着不去捏有些不适的肩膀,“至于你,手冢同学,说教什么的敬谢不敏。”
      手冢皱起眉头,咽下想提醒对方运动后不宜立刻坐下的话,而黑短炸的宇智波已转回头盯着欲言又止的乾贞治道:“如果你真的很闲,我就勉为其难听听你科普下此前所谓的‘打压’。顺便说一句,在我看来亲身上阵找麻烦这种下马威简直不入流。啧,青学也堕落了啊。”
      无视对面的家伙们复杂又尴尬的脸色,宇智波经过计算确定在他横插一杠子后手冢绝无可能再像源面位那样几乎等于被封印三年,所以他颇有功夫浪费一丢丢时间去听听某个数据党的爆料。毕竟源面位对掌握更高一级话语权的某些人究竟如何具体处理某场冲突的情况语焉不详,这事儿越想越诡异。
      “明知会被找麻烦就收敛点啊,新人们。”披着校服环着手臂走来的大和佑大顶着真·小圆片·墨镜,“我倒是很好奇手冢君之前想说什么。”
      严谨守礼的新部员谦逊地回应道:“我只是想建议宇智波君更换下球拍。以及,若他愿意最好也再选择下胶带。”
      宇智波绝不承认他是将就着用原主的拍子那么随便。反正球拍在他看来约等于苦无或起爆符,有猫婆婆那里的定制当然好,没有用其他的也行。不过几分钟前结束的那场比赛基本是靠体能和身法才硬撑下来的,所以他正盘算着一会儿把某个不靠谱的傻叔叔叫出来——付账。嗯,就这么办。
      宇智波对自己不关心的话题表现为无所谓与冷淡,而那个手冢果然善于观察,看起来似乎意外的是个挺热心的家伙……乾贞治激动地在笔记本上飞速更新情报。眼观六路的他留意到之前站得不远不近的同级生消失了一阵后再度出现,顶着几乎没变过的微笑递上两瓶水给结束比赛的部员。那头栗色的碎发被风吹起小小的弧度,始终眯着的眼睛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别忘了他手上还有一瓶,而且他正走向自己。嘶,表面热心又良善的家伙最可怕。乾贞治打个冷战翻到某页另起一行奋笔疾书。
      “奇怪又有趣的新人,会给沉闷的社团带来什么呢?”大和部长扫过面前性格差异极大的四名刚加入的部员笑得春风满面,“嘛,总之这次就算了。以后非练习时段不经申请可不能使用场地进行比赛,除非你想跑圈。记住了吗,大胆又冒失的新人们。”
      
      “你胆子不小啊,不经允许擅自以网球部的成员为题材。”金色短发梳个中分向两边散开的迹部一只手插在校服口袋里,走路带起的风仿佛都在彰显他身为国王陛下应有的气势。
      一只脚迈出校门的中御門不得不停下另一只脚,他无语地看着对方身上张牙舞爪的王霸之气,面上的表情缓缓凝结成个问号。然后他的系统表示,某位大爷因为没有得回应而对他的好感度迅速下跌回了负二百五,然后又弹跳到了负二百三。至于其他男网部成员,他们的好感更是奇葩地基本回到零点。
      发生了什么?系统抽了,迹部抽了,还是冰帝抽了???
      被莫名震慑的中御門心里叹息,如果早走五分钟那他现在绝对已经到达公交车站,运气好的话甚至都坐上了返程巴士,如此くそ的事也就绝对不会遇到。
      跟在迹部身后的忍足笑眯眯地站定:“天才多半都很有个性,给他点儿耐心嘛小景。”
      “天才?他?你真是见识浅薄。”迹部迅速转移了对话目标。
      于是中御門被动进入观影模式。瞅着这俩一个理所当然的不悦一个低声下气的哄人,他必须承认这套业务他俩做起来似乎还挺熟练。那个啥,他们应该认识没多久吧?
      当中分脑壳的猴子山大王以一个傲娇的鼻音大获全胜时,看得津津有味的中御門甚至有些依依不舍。然后他听到周围有复数的人发出了不满的叹息——啥什么时候聚集起来的妹子?她们甚至还目光闪亮、面色泛红、眼神迷离……嗯,这个现代校园言情面位果然是抽了。
      中御門打量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觉得自己想趁乱悄咪咪离开的计划可能会破产。
      “哦呀,看来是真的很镇定呢。”忍足的笑意仅限于语调,他煞有介事地当面向自家国王汇报观察结果,“居然确实存在不被小景魅力迷惑的人。”
      被调侃的国王陛下语带不善:“哼,没眼光又胆小如鼠的庶民!”
      “真难相信短短三分钟内我就听到自相矛盾的结论。不过要我说,你的亲临其实没必要吧。”
      中御門觉得忍足完全吐出了自己的心声,如果情况允许他甚至想给对方鼓鼓掌。
      “是哪个混账说他绝对会因为本大爷而将遭受无妄之灾所以最好来看一眼?”迹部阴恻恻地眯起眼睛,具象化的不悦让他的色号都如同调低了几度。
      “好吧,是我。”关西狼忍俊不禁笑出声,在迹部彻底翻脸前他熟练地见好就收,“当然善良伟大的国王陛下想必不会计较,庶民因为太过震惊而失礼的举动。”
      身为被指代的“庶民”,中御門特意确认了下当前面位是否真的存在某些奇葩的身份等级制。哦没,新系统的搜索功能还挺好使。当然他更愿意称呼自己为“平民”,换成“贫”民也行。
      迹部锐利的眼光转向这个瘦削的一年生:“装傻充愣?哼。犯了错后躲藏掩饰的人我见得多了,他绝对是故作镇定虚张声势!”
      忍足作势双手推前眼镜做认真观摩状:“所以要推翻我们之前的结论?”
      迹部皱了下眉:“现在我更怀疑你带有绝对补偿性质的邀请会得到应有的回答。”
      总觉得哪里不对的中御門被逐渐增大的议论声或尖叫声吵得无法思考。他无语地发现校门边已经被妹子们堵得水泄不通,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程度绝对会让密集恐惧症患者恶心到昏厥。
      忍足极为镇定地和姑娘们进行纯洁而丰富的眼神勾兑,同时压低音量言笑晏晏:“这是国王陛下给他忠诚骑士的新考验?”
      迹部收回探究的目光眯起眼睛直视他的双眸,片刻后嗤笑道:“我迫不及待想看你挫败哭泣的脸。”
      “诶呀,真是残忍的国王陛下呢。”忍足浅笑着举起右手扪心,双腿并拢挺直腰身后微微颔首,“可惜深深眷恋陛下的我早已宣告誓死捍卫陛下的尊荣。”
      中御門被姑娘们涨潮般巨大的尖叫吓得不轻。
      迹部稳如泰山般淡定地举起球拍,轻轻点在忍足的肩膀上:“不下跪的半吊子宣誓?”
      忍足从善如流地屈膝几度矮身,仰头看着对方逆光的面庞:“厚重的铠甲即使能阻止忠心的仆人俯身亲吻您的脚背,却不能阻止他火热又虔敬的心。”
      迹部手中的球拍拨弄着对方的校服:“我家的收藏室里还真有副十二世纪流传下来的重铠,合身的话送你好了。”
      忍足的笑容泛起细微的扭曲:“啊,请务必让我试一试。”
      迹部这才满意地扬起下巴:“如你所愿。”
      忍足无奈地伸手托着那支拍子虚吻了一下:“我的荣幸,陛下。”
      “所以你最近又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迹部迅速收回自己的球拍转头瞪向中御門,“你,明天来网球部。”
      周围姑娘们震耳欲聋的尖叫差点儿让中御門没听见后半句,他琢磨是不是该把包三天技能拿出来使使。眼前这两个家伙太像中了降智光环好不好!
      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两下,各种找存在感的大侄子发来短信打断了中御門的胡思乱想。苍白到只有时间地点的几个字充分说明他完全不晓得放学就该回家写作业的奥义,说好的校园故事呢,说好的国中生呢?究竟是青学教学质量的扭曲,还是冰帝教育理念的沦丧?慢着,说好的负二百三的好感怎么又跌回负二百五啦?!
      而姑娘们的话语一声又一声撞击着中御門趋于崩溃的耳膜。
      “呀~~~果然迹部大人和忍足大人好有爱~~~”
      “这是在宣誓爱情吗?我又相信爱情了~~”
      “以退为进巧妙的欲擒故纵?啊,我醉了~~”
      “爱情友情什么的都随便了!我只想问旁边那个碍眼的家伙是谁?难道他要反对这桩婚事?!”
      “谁敢?揍他!”
      喂喂,源面位的热血少年运动漫变成同人粉红少女后宫向就算了,怎么一眨眼又开发了奇怪的新属性?!
      中御門头疼地觉得或许他才是被下了降智光环的那一个。
      
      

  • 作者有话要说:  阿泗部长:哦吼吼,小可爱你这么快就发现了咩?
    中御門:我什么都没发现!
    阿泗部长:诶呦,嘴硬,死鬼~
    中御門:……我是个正经的管理局任务者!
    二柱子:这能说明什么?你是个嘴软的活人?
    中御門:……天晴了是吧二柱子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