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6、3.1 ...

  •   
      3.1姻缘部的野路子
      
      牙齿对撞的剧痛淹没了嘴唇柔软的触感,路易十四的独特香气萦绕鼻端。女生此起彼伏的尖叫伴随急促的呼吸炸响耳畔,走廊侧边大窗户的阳光刺得眼睛要瞎。下意识眯起眼睛后退一步的中御門,茫然又尴尬地发现——
      自己被包围了?!
      哦,没错,中御門被群密密麻麻望不到头、身穿浅咖色校服却又怒不可遏的女生包围了。
      美得各不相同的青春少女们聚拢于此,显然并非原主或者中御門很有魅力。大和抚子们咬牙切齿的暴躁模样瞬间点亮了中御門脑中的小灯泡,机智如他立马猜出自己大概约莫可能或许似乎是十分不幸地,正巧切入到了原主可悲人生的命运拐点上?
      啧啧,早一秒,中御門有无数种办法能迅速抽身离开这罪恶的起点。晚一秒,他肯定立即打包滚出冰帝大门,替原主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完成转学并开辟新人生光明前途的伟业。可瞧瞧对面男网部的尴尬气氛,瞅瞅旁边妹子们恨不得拔刀相见的绵绵情谊,他显然不能一走了之。
      所以说,阿泗部长,你们姻缘部真是不走寻常路。
      “喂,你在什么发呆!”香气主人的声音带着少年特有的磁性,里面压抑的怒意分外明显。
      中御門苦中作乐地往好处想,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吓唬不了自己,倒是至少能让姑娘们暴怒的情绪被短暂控制成诡异的宁静。既然顶替了原主,就该当仁不让自力更生面对这进退维谷的局面,中御門不算太艰难地挤出个词儿:“谢谢。”想了想,他又补上致谢的对象,“迹部国王。”
      “啊?”国王陛下怒意更甚,“你在说什么鬼?刚那是——”
      即使没多少人清楚原主的真实性格,中御門也不打算破坏得很厉害。毕竟新系统最开始就说明姻缘部貌似对保持人设有种奇怪的执念:“她们,吵。”
      ……诡异的冷场只差一阵小风打着卷吹来,或者一只乌鸦叫着什么飞过。
      “你没什么想解释的?!”迹部景吾翘起的发尾充分展现出他澎湃的怒气。
      中御門平静地退开两步转身微微抬了下左脚。在棕色校服长裤上的鞋印若能称若隐若现的话,那在白色运动鞋上的就是分外清晰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很无辜?”迹部语气不善。
      事实如此。话说谁敢冒着被全校女生分尸的危险当众强吻她们的国王陛下?无论是原主还是中御門都觉得活着挺好。中御門转过身来,特别无辜又无措地看他一眼后低下头。原主过长的头发很好地挡住了他的上半张脸,让他能暗中从容不迫地观察周围。
      妹子们露出诸如愤怒、想象、期待、娇羞等莫名其妙却又丰富多彩的表情,而站在国王身后的网球部成员们表情就复杂得多,原因暂不可考也不可说。
      迹部的眉头松开片刻又迅速再度皱起,站在他右后方头发黑得发蓝的男生推了下眼镜,饶有兴致道:“中御門月见?”
      中御門露出探寻的表情望向他。
      “一年D组?”
      中御門这次较快地点了头。
      “你暗恋小景?”
      中御門惊恐地瞪圆眼睛,换个时间他肯定要指着对方的鼻子怒斥“你怎的凭空污人清白”!
      “你和岳人一个班,他有说过你。”少年笑眯眯打着“关”腔,“我是他的队友,幸会。”
      知道是你关西狼。中御門疑惑地望着他,十分迟疑地点了下头。
      不熟的意思吗?忍足暗自思索着含笑继续道:“我听他说起过,中御門君有本秘密画册。”说着他的目光往中御門肩后瞄。
      中御門拿出最纯熟的演技,扣住画板的肩带后退半步咬紧嘴唇警惕地瞪视他。
      忍足意味不明地耸耸肩,迹部自觉窥破了某个隐秘极其不悦地冷声道:“拿来。”
      中御門紧紧抱住被原主视若珍宝几乎从不离身的画夹拼命摇头。
      “呐中御門君,刚才或许是个误会,但毕竟被男生这样冒犯不高兴是可以理解的吧?”忍足狡猾的笑容带着不容拒绝地诱导,“为了避免被误会,当场讲清楚对大家都好不是吗?”
      确实不容拒绝。
      原世界线里可怜的月见娃是生而丧母、年幼失父,靠着绘画特长被冰帝录取为全额学金的特招生才有个相对稳定的书念。因为这次的乌龙他被敌视,然后被当众威逼拿出画板。好吧,里面确实全都是某只猴子山大王的速写。于是疯狂女粉丝们自觉发现了原主那被她们认为不堪的情感,于是轮番上演的校园霸凌戏码将他排挤至退学。之后原主就是顺理成章的堕落、愤而无所不用其极地报复男(猴子山大王)女(目前不在场)主角,理所当然的最后就是饮弹自尽……
      别问这悲惨人生里逻辑在哪儿,总之作为一个走投无路的恋爱面位反派,原主真的尽力了。
      啥,恋爱面位为啥有这么充满槽点又丧病的反派?
      拜托,人设和剧情的问题请去问原作者。而任务者中御門只能表示,哪怕是一个漫画的、坑掉的、同人作品的衍生面位,反派也是有尊严的好伐。至于原作者为啥坑掉了——咳咳,自然是那位花枝招展、浪遍五湖四海,咳,浪遍冰帝、青学、立海大、四天宝等校的女主的锅。毕竟上级指令不能合法恩劈,这个同人作者就愉快地弃坑了。
      要中御門说,你这个同人作者真是——弃得好!
      可惜读者们(?)不这么想,于是徘徊在坑底的读者们怨念无比强烈上达天听,管理局的大佬们要求姻缘部必须尽快拿出行动解决这个历史遗留问题。焦头烂额的部长阿泗开始拐人入坑的罪恶行径,欠人情的中御門不幸被抓来顶缸。
      想到此节,中御門越发惆怅,整张脸憋得青紫。
      “我记得中御門君是美术部的吧?如果正巧有合适的画作,校庆展览时就能大展身手了。”某关西狼完成忽悠大业后换了个腔调软硬兼施,“还是说你画了一些不应该的,才这样排斥我们看呢?”
      原主此时的选择是抱着画板继续摇头,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中御門心里叹口气,做出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深吸口气,用力将画板递出去道:“道歉!”
      忍足郁士惊讶地挑了下眉,随后玩味地笑了:“如果真的冤枉了你,那有何不可?”
      中御門却意有所指地看向某个猴子山大王没啥表情的脸。忍足将目光放到阴晴不定的迹部身上转了两圈后才收回,上前不容反抗地接过来打开:“那么,失礼了。”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张8K的素描纸,彩色铅笔的线条勾勒出冰帝学园大门。几片被风吹起的樱花瓣飘荡在拂晓晨光中,校名与校徽闪烁着金色的光泽。
      忍足赞赏地看眼右下角的签名和时间:“刚入学的时候?”
      中御門抿了下唇,露出怀念的神色轻微点了下头。
      “给提供全额奖学金的学校画幅画有什么了不起,哼。”凑到忍足旁边探头探脑的少年摇晃着粉红色的头发,很是不屑地说。
      中御門只略看了眼那个在原主不幸命运上推了一把的少年,就将视线集中到忍足表面无奈实则纵容的神态上。对方果然完全没有制止的动作和想法,直接翻开下一页。
      第二张是幅已经完工的初春时节校园水粉画。高远宁静的苍穹蔚蓝如洗,悬铃木的绿树生机勃勃。忍足推了下眼镜:“啊,从天台上往下看,景色还不赖嘛。”
      “这不是天台,是我们班的教室。”粉脑壳的少年啧了一声直接把画抢走,凑得极近似乎在寻找什么的认真样儿,让中御門忍不住想是不是该借他个放大镜。
      忍足手上露出的第三幅是块亚麻油画布,上面描绘着一群运动少年进行部活的情景。高高跃起的矫健身姿,飞扬的发梢,滴落的汗水,黄色小球触及地面弹起的弧线仿佛带着声响,唇角扬起的弧度彰显着得分的喜悦。远近高低错落有致地就这样徐徐展开,曾经以为枯燥的训练在他人眼中居然是这样一幅热火朝天、看得人心潮澎湃的景象,或许与绘者投入的丰沛感情有关。
      忍足端详着画面啧啧道:“虽然我不是什么艺术鉴赏大师,但是中御門君,为什么你偏偏挑了我输给迹部的这一场来画?”
      “别为难他了,你什么时候赢过迹部?”有个扎着小揪揪的少年白他一眼。
      忍足在众人的憋笑声里无奈地耸耸肩,转头扬手挥了挥这张画布戏谑道:“很遗憾小景,你华丽的身姿被更华丽的夕阳遮住了。”
      看着对方特意指出来的某个模糊身影,迹部啧了一声,烦躁地眯起眼睛语带警告:“够了。”
      忍足耸了耸肩,中御門舒了口气,知道过了艰难的这关。
      至于原主真实的画作?呀,身为数技傍身的管理局资深任务者,即便没有点数,偷梁换柱这种小把戏也是信手拈来。中御門上前抽回画板,转头再指向走廊顶部某个闪烁着真理光辉的小点。
      “摄像头。”忍足吹了声口哨,“我怎么没想到呢?看来沉冤昭雪不那么难。”
      迹部哼了个鼻音干脆利落地转身,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带着他的同伙快(luo)速(huang)离(er)去(tao)。中御門没兴趣追着要道歉,见好就收对人际关系已经为负的原主来说很重要。
      没错,系统告知周围的男生平均好感度在负十到零之间,而女生们已低穿负二百。人数太多时间也不凑巧,中御門只能表示好感度与点数挂钩这种姻缘部的特产,真是叫人绝望呐。
      离开的人中某个橙色卷发的男生闭着眼睛边走边摇晃,差点儿撞到中御門之前就被刚才那个扎着小揪揪的男生拖走。小揪揪经过他旁边的时候,倒是尴尬又歉意地轻微点了下头。忍足却很认真地走到中御門面前站定,语调轻柔地说:“请收好,中御門君。”
      中御門抿了下唇,垂目将散乱的画纸重新放好。
      “很认真啊。”忍足安静地等他整理完才边笑边推着眼镜兴致勃勃道,“我能不能请月见替我画一张单人的呢?我觉得我还算上相。”
      从姓到名的递进式称谓转变,忍足同学顺杆子爬的效率蛮高的嘛。可惜当前他的好感度就像死了似的完全没有发出变化提示,中御門自然选择警惕地注视他,倒退几步后快速跑开。
      尚未修炼到源面位开始时间点的关西狼显然没想过无往不利的自己还有遭遇滑铁卢的一天。他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瘦削的同级生如临大敌般逃走,敏锐纤细又发达的神经清楚地告诉他,对方完全没有欲擒故纵的意思。
      “哦呀,这就很有趣了。”忍足微微歪了下头,笑容可掬地向旁边满脸娇羞红晕的某位少女说,“可以请你帮我和迹部请个假吗?有些事……所以部活可能会稍晚些。”
      
      

  • 作者有话要说:  老L:唔,这卷或许会比较丧病?
    中御門:你哪卷不丧病啊喂(╯‵□′)╯︵┻━┻
    二柱子:有点数就无所谓吧
    阿泗:还有cp~情人节的大喜日子进入可是本尊特意申请给你们的福利,还不来谢我
    部长:……
    二柱子:劝你善良,部长这卷没出场,傻叔叔的初吻还,咳
    中御門:那不是我,是原主是原主是原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阿泗:咳,总之那是老L的锅,不关吾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