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洞门松阳别传(一) ...

  •   洞门松阳别传(一)
      “你在看什么?”吉田瑜难得看到洞门望着窗外,呆呆的,不过她觉得要是说出口,会被揍到game over吧。嗯,用“呆呆”来形容的话。
      “没什么。”洞门回神,没有多说话。
      也许瑜应该写个每日家报(暴),大标题:震惊万里!冰山洞门突惆怅,所为竟那般?
      还是不要作死比较好……瑜在内心默默地扇了自己一耳光,顺手提起木刀,就要往外跑。
      “慢着。”
      吉田瑜身子一僵,缓缓地转过头,“??”
      “咳”洞门斜眼,“加练挥刀五百次。”
      “等等等等!What did I do wrong??”
      洞门很深沉地将目光移开:“打扰母亲大人沉重的回忆,还有比这更深的罪过吗?”
      瑜充满怨念地看了她一眼,不做声地回到了院子。从这一点上说,瑜还是很懂洞门的,也很识时务,她当然不会死赖着,让挥刀500进化升级为每日挥刀500……
      -------------------------------------我是洞门回忆的分割线---------------------------------------------------
      那日,正值3月,平安年代的樱花绚烂得耀眼,纷纷扬扬的花瓣随风飘过,吹起洞门的长发,那时,她依旧只是洞门家族的顶梁柱——守护神。
      脚步声由远及近,渐渐明晰,原本朝向窗外的洞门微微地侧过身,像她这样强大的实力,以及家族中的特殊地位,不会像普通的式神那样简简单单地被符咒束缚,她,是作为特殊的“人”,存在于家族之中。
      不过如今……
      “大人,族长有请!”一只手伏在门框上,微微喘着气,家族中最小的女孩正兴奋地望着她。她真是什么也不懂,洞门摇摇头,却已挪动脚步,现在称她为大人的,家族之中,也只有她一个人而已了。自从上次的任务洞门以自身的意愿拒绝后,族人看她的眼神,也逐渐由炽热的期待,变为了冰冷的漠视。
      “阿夜,谢了。”洞门不愿多说,袖摆一扫,向大厅走去。大概她不应该这么冷淡?现在的自己,形态就和身为少女的夜差不多,黑色的头发随随便便地挽在头后,深邃的眼神却让人难以直视。
      “你来了。”一个中年人面无表情地招呼她,看似随意地从桌上取出一个卷轴。
      “这次的任务?”洞门内心有点不快,自己的职责是保护他们没错,可不是由着他们为所欲为。
      “不是。”
      “不是?”洞门眉毛一挑。
      “长老们的决定,以及我的同意,”族长脸上的讽刺有些明显,“你,去屠尽已厘野众和结野众。”
      “喂,族长……你这个玩笑真开大了。”洞门有些不耐,“且不说我们从道义上根本没有理由对他们的后代出手,就连屠杀的机会也无从找起,以及最重要的实力问题。”
      “还是说……族长,你在试探于我?”洞门眯起眼睛。
      “这不是理由,我可以给你一队人,在阴阳世家共同的祭祀大典上去完成这个任务,不过最重要的问题是,你,愿意么?有主见的式神?”族长冷笑着,“上次你的拒绝,已经让我们的利益蒙受了很大的损失,不要忘了,你的召唤契约是洞门一族保有的,一个式神,有什么资格违抗主人?”
      “你……”
      “我们只能给你半天时间,如果你还不醒悟,我们会强行将你重新封印,也不想想,你的自由是谁给的!”
      “哦。”洞门慢慢转过身,不愿多说,踱出了大厅,呵,
      欲加其罪,何患无辞?真是麻烦。
      刚出门,夜兴奋地跑过来,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一只她的式神——一只亚麻色的,神情古怪的猫。居然只能召唤一只,这种天赋还真是……要学那少年阴阳师不成?
      “怎么样,族长答应让您去出任务了吗?”夜抓着她的手,很是期待。
      洞门扶额,莫非这姑娘还以为,是族长开恩,让自己去做任务?
      这也难怪她这么高兴,平时被众人瞧不起的她,也只有她一个朋友。
      “你……你的式神现在也只能召唤一只?”洞门硬生生的咽下真相,有些事,还是不要让她掺和比较好。
      “嗯,不过,玛丽奥很厉害的,还会打拳!”
      玛丽奥又是什么鬼啊!洞门终于忍不住在心中狂吐槽。
      更让她震惊的是,这位名为玛丽奥的猫还很是倨傲,它慢条斯理地答应两声,用两条后腿支撑住身子,缓慢地用前爪挥舞起来。
      ---○`Д ○---------被震惊得无话可说的洞门。
      一套拳完结后,夜没有注意到一旁石化的洞门,而是很热情地介绍,“玛丽奥,这就是洞门大人了。”
      那个级别明显远不如她的猫式神抬头盯了她一会儿,点点头:“嗯嗯,长得人模狗样的。”
      (╬ ̄皿 ̄洞门:不会用形容词就不要用!!!)
      “额……”夜明显也是尴尬了一会儿,发现洞门并没有什么,松了一口气,洞门大人,果然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吗。
      不,你错了,只是震惊过后有些疲倦了而已……
      洞门表示有些累了。
      回过头:“夜君,我要回去休息一会儿了,你今天可以待在自己的房间不出来吗?”
      “唉???”纯真的少女瞪大了眼。
      可洞门早已背着手走出了老远,头微微抬起,粉红的花瓣在她眼前像雨一般落下,自己对于这里早就没有任何情感,不,或许是生来就没有,可是……洞门微瞟了夜倒映在地上的影子,还是不要让她知道为妙。嗯,这是保险。
      天色渐暗,族长约定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洞门盘膝坐在榻榻米上,眼睛看也不看被派来的族人,胆子倒是很大的。
      “你!”那个路人A对于这种漠视很是恼火。
      “怎么,我就不去,你,你们,要把我怎么样?”洞门随意地侧过身子,右手已轻轻地搭在了身旁的刀上。
      一旁的路人A显然很明显地感受到了淡淡的杀气,仍咽了咽口水,努力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族长已经发话,你若不去,立刻封印!”
      “封印我?不妨试试看。”洞门慢慢地起身,随意地转着手里的刀,眼前的路人A飞快地结好印,血红的符咒猝不及防地落下,眼看着就要打在洞门身上!
      “什么?!”路人A眼睁睁地看到符咒就在洞门举刀格挡的一瞬,灰飞烟灭了……
      等等,这不可能!区区式神,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脱离主人的控制!除非,她已经接近于人的形体……
      “怎么,很奇怪?”洞门在他发愣的当儿,闪到了他的面前。
      咬了咬牙,路人A发出了阴阳师的攻击技能,这一次,恐怕是得拼命了。
      “呵。”看着眼前充满杀机的招式,洞门面无表情,“那就别怪我咯。”
      “刷——”一闪身,一挥刀,鲜血从他身上喷洒而出,路人A带着绝望的表情倒下了。
      真够弱的,洞门甩了甩刀上的血,再扭头,竟是夜不敢置信的眼神。
      “喂,不是叫你好好待着么?”洞门皱了皱眉,抓住夜的手,“快走!”
      这时,一片光影裹住了她们,族长傲慢地走了出来,“你,活该被封印,至于夜,”他瞟了一眼,“没有能力的人就是一废物!”夜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
      “为什么?我真的不明白……”夜黯然地垂下眼。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洞门的眼冷冽得让夜无法直视,“过于强大的事物,在他们眼里,不被利用,就应被毁灭。”
      洞门这时没有想到,同样的话,她会在很多年后告诉松阳,而松阳的答案,与她一样。 “至于毁灭我,你做得到吗?”
      拉着夜避开几个攻击,洞门的脸上绽放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族长,已厘野和结野我是没工夫去杀啦,不过,屠灭你们,还是很有把握的。”洞门散着的长发,在一瞬间散开,手中的刀不知不觉已经改换了几个招式。一眨眼,控制阵法的几人已经纷纷倒了下去,地上,鲜血淋漓。
      族长开始不安,亲自上阵控制,看着将夜护在身后的洞门,犹如地狱修罗。有些懊悔,这个女孩倒是可以试着威胁一下,不过现在,也已经晚了。
      将除族长外的几人杀尽后,洞门抬眼,“哎呀,没想到效仿一下当年的宇智波鼬还挺累的,族长你——”她看着那人从怀里抽出一张符纸,狠狠地叫:“把刀放下,你要是不想被撕毁契约,形神俱灭的话!”
      “有趣,不过说实在话,你所说的,我已经渴望很久了呢。”洞门摊了下手,手一扬,刀直直的切入了族长体内,而那张纸也随之而裂,。
      族长的倒下,没有缓解夜的恐惧,她仍伏在洞门身后瑟瑟发抖,一把抓住了洞门的手, “他……他把契约撕毁了!”
      “我知道。”洞门面无表情。
      “那你不就——”
      “没关系,你的玛丽奥不是有九条命吗,我提前叫它给我续好了。”洞门望天。
      “不要瞒我了,真的。”夜的表情变得异常严肃,“玛丽奥一直和我在一起呢。”
      就知道胡扯骗不了她……
      正打算再编一个好理解的理由,夜上前一步,搭住了洞门的手。
      一张符咒正粘在夜的手心。
      洞门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由模糊变得更清晰,而夜却似乎要消失。
      “你几个意思?”洞门的脸上,第一次有了焦急,眼,突然睁大,“你用了禁术?”
      夜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她微笑,看来这个套路是在符咒破裂的一瞬间就给她设下了,不知有多少式神渴望有人类以己之身为他们续命,不仅力量大增,而且……会真正成为人,一个有式神能力的人。
      洞门看着她,也不说话了,从来只有她设计别人,可如今……
      “记得照顾好玛丽奥。”夜消失了。
      ——我走过最X的路,就是你的套路——
      玛丽奥跳上了她的肩,“咦,你还会流泪?”
      “是人类的身体本能吧。”洞门随意擦了擦,回眸,“小姑娘用那种术,你帮的吧?”
      “这个……”
      “不必瞒我,以她的能力,还达不到这一步,而且,你的本体也会被封一段时间,真的值得么?”
      同样在消失的猫沉默了一会儿:“她是我的主人。”言毕,消失。
      所以,你也觉得值得?
      洞门没有再往回看,手一扬,很多年后她已极其精通的火焰笼罩了整个庭院。
      “我走了。”
      也只有她,才懂得话对谁说。
      有一个人,为你而悲伤,为你而消失不见,如果还不能在你的内心留下一丝一毫,那是不可能的。
      生命中的相遇,任何时候,都值得。
      比如说,当洞门离开京城不久,四处游荡,在一个小村落,看到了一个少年,周围顽童的辱骂唾弃,改不了他身上只有洞门能看出的,高贵气息。
      松阳,不,正青春年华的虚君。
      
      

  • 作者有话要说:  阿巴阿巴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