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洞门松阳别传(二) ...

  •   洞门松阳别传(二)
      在黄昏的余晖下,洞门背着一把刀,背着手看着乡里小儿在进行所谓的欺凌游戏,村童们脸上露出不符合年龄的凶恶之光,唯独被围在中间的人,脸上虽有伤痕,却不改傲然的神色。
      这个灰发少年……洞门垂眸,肩上传来不合时宜的说话声:“于是,洞门大人你想到了什么?”
      洞门面无表情地将玛丽奥一把拎下:“没什么,只是想到了当年的鸣人哥。”
      让我们将时间倒退到一个月前……
      其实洞门来到这里,完全是个巧合。
      当洞门以华丽的姿态、不屈的气势走出大门五里之后,她发现,她迷路了……“出门走路,还是带个向导为妙。”当年的夜曾说过,并死乞活赖地一定要同她一起出门。洞门冷冷地扫了一眼手中紧握的瓶子——玛丽奥的契约碎片,瓶子轻轻地颤了一下。
      山穷水尽,洞门不仅找不到路,连维持这个身体的基本都无法获得之时,她终于下定了决心。从怀里掏出了那个瓶子,将自己的功力缓慢地注入。
      红光亮起,明眼人可发现碎片正在一点一点被修复,洞门的额上冒出汗珠。
      不到一小时,瓶子猛地破裂了,一道紫光随着玛丽奥那白痴的身影(玛丽奥: (`皿))浮现在她眼前,很自然地挥了挥手,洞门望着一脸不知所措的玛丽奥,微微翘起唇角:“傻猫,你认识路吗?”
      玛丽奥:“洞门大人……(╥╯^╰╥)”
      洞门一脸豪迈:“不必谢我,这也是为了夜,你从此就跟在我身边吧!”
      玛丽奥热泪盈眶:“洞门大人竟然不惜耗费几百年的功力来救我……在下定当万死不辞!!!”
      洞门踌躇满志:“不必过谦……呃,几百年?!”
      玛丽奥看着洞门手忙脚乱地聚气,呃,洞门大人?洞门呆在原地,自己的功力,居然真的减了百分之七十,有一种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挫败感..怎么办?
      难道是因为它恢复的代价比自己预想的更大?洞门默默地凝视着玛丽奥。
      “看着洞门大人用不详的目光打量着我,我有点方。。”猫里奥发誓自己猫生中从未倒竖过更多寒毛。
      似乎是没看够,洞门一屁股坐在地下,手撑着额头:“这里离最近的山林也不知道有多远,你说怎么办 ^_^。。。?
      玛丽奥身子都矮了一截:“这个……”灵光一闪,“在下觉得走乡野小径为妙,不仅人烟稀少,有小怪无boss,更不会碰上结野众等一干麻烦,自然风景,何其妙耶?”
      ————————————我是****的分割线————————————————
      于是洞门来到了这里,戴着斗笠,玛丽奥看不清她阴影下的表情,不敢再做声。
      “人心不善,不宜久留。”洞门重新打量了一下灰发少年,随着夜晚的降临,恶童逐渐散去,洞门若无其事地经过灰发身边,恰逢他抬眼观察外沿的情况,这种情况下,两人诡异地对视了……
      按照正常程序,这时的虚也许会不屑地冷哼一声,缓缓别过头,转身离开(傲娇中二男角色),可事实却不是那样……
      只见灰发男目露凶光(?),冷冷地说:“怎么,还没欺负够?”刹那间,画风突变!洞门望着刚说完话就因之前的伤口开始咳嗽的男孩,心情有点复杂。
      玛丽奥不安地在肩膀上趴下,附耳对洞门:“那个,我看他八成把你当成刚才欺负他的众多路人甲之一了,还是赶快撇清关系走掉吧TAT。”
      刚说完,玛丽奥就固定好坐姿,准备随时落跑,毕竟,当灰发男孩看向这边时,它察觉到了明显的杀气。然而,洞门仍定在原地:“你以为吾辈像你一样无知?”
      这不是无不无知的问题啊!大人!玛丽奥泪流满面。
      “刚才是谁说野外只有小怪没有boss的^_^?”
      对哦,这好像是它说的耶。
      蹲坐在地上的灰发少年眼神犀利起来,从身后抽出一把小太刀,借着起身的力气,刷地劈向了对面与他身高相差无几的洞门,仗着玛丽奥用性命打包票的“野外小怪理论”,一抬手,想要像以前一样轻松捏住刀背,就算现在只剩三成功力,拦他应该还不成问题。
      一小时后……
      世事难料,洞门饶有兴致地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
      不对啊,这情景不对啊,跌落在地上的玛丽奥疯狂吐槽。一个小时里,洞门与灰发进行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打斗,本来灰发因为身上原本的伤口拖累,逐渐处于下风,但在决定胜负的最后一招中,洞门停了手,不动了,让对面的刀顺顺利利地架在了脖子上,也是奇怪,灰发居然没有下杀手。
      “我赢了。”灰发脸上露出了一个纯洁的微笑(松阳老师的微笑~)
      “嗯,你赢了。”洞门面无表情。
      “为什么不挡?”灰发眼睛里露出疑惑,还有不满。
      “我们……”洞门一点点地用手指将刀隔开,“不是敌人。”
      (洞门内心:其实只是我累了而已。)
      玛丽奥呆愣在原地,这就完了?洞门大人真是……心思缜密!
      “那么?什么是敌人?”灰发居然还发问了。
      “想知道吗”洞门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我看你骨骼清奇,若与吾等同行,必能解答你心之疑惑。”收小弟要懂得时机。
      “我可不做跟班。”灰发收了刀,脸上仍挂着那个迷惑他人的微笑。
      “那你呢?为何不下刀?”洞门直视他的眼睛。
      “我看得出,你对我没有杀意。”灰发转过身,一屁股坐在刚刚蹲的那一块地,“开个玩笑,别介意。”
      玛丽奥突然觉得自己的境界还有待提高。
      “那些呢?为什么不杀?”洞门指的是那一帮顽童。
      “他们么,至今还没有真正地作出足以置我于死地的事,”灰发漫不经心地笑,“真正想要杀我,或者已经杀过我的,早就没命了。”
      的确,洞门一见到眼前这个人,就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说起来这原来是扮猪吃老虎的违和感?
      “有时我也在想,要是里面哪个小孩真的对我下了杀手,我一下子就把他们灭了的情形,实在是可以让他们记一辈子呢。”灰发带着点幸灾乐祸。
      对不起,我现在开始担心孩子们的生命安全。玛丽奥的世界观被彻底改变了。
      “这样很有意思?”洞门不屑。
      “比我想象中的要有意思呢。”灰发微笑,“但还是很无聊,无论到哪里都很无聊。”
      无趣,无聊,这是不死者生命中最致命的痛苦,灰发就这样轻描淡写地说给初次见面的洞门听。
      “你早就看出来了不是吗,从我伤口开始愈合的那一刹那。”
      “彼此彼此。”
      不死之人,不老的阴阳式神,如果没有羁绊的维系,所经受的绝望,所得到的下场,几乎一模一样,那就是被外界排斥,直到灭亡。
      所幸洞门遇到了夜,还有剩下的玛丽奥。
      
      玛丽奥:剩下的……
      “于是,你想和我们一块走?”玛丽奥瞪圆了那双猫眼,扭头看洞门。
      “多个助力,是好事。”洞门扫了虚一眼,名字真难听,“反正你也只是无聊而已吧。”
      虚笑了笑,没说话。洞门看出,这家伙愿意与自己同行,多半是报了打探的心思,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何在,估计也脱不了“打得过就灭掉,打不过就顺顺当当地死掉”这个范围。
      “总之在下认为,应多加防范!”玛丽奥对虚似乎毫无好感。
      “他再没用也比你有用。”洞门淡淡回了一句。
      “在下也是很有用的!”玛丽奥愤愤,“比如,大人睡觉时,在下可以观察方圆十里以内老鼠的动向……”
      洞门毫不犹豫地一把拽下玛丽奥,随手一扔,玛丽奥落在了身后正笑眯眯看戏的虚手上,一人一猫对视。
      虚:^_^。
      玛丽奥绝望地向越走越远的洞门伸出爪子,大人……
      有意思,虚嘴角维持着原来的弧度,眼前这个人不知道能否斩断他的生命,只是,之前没有一个人能够这样看待他,之前的人,得知了他不死,不是漠视,就希图毁灭,但他们最后都死了。自己挥刀斩去一个又一个妄图毁灭自己的生命体,也不太重视他人的生死了,而这个人……虚提着玛丽奥的后颈皮迈开脚步,与自己极其相似,只是她的气息与自己不同,是什么改变了她?
      一里路过后,二人一猫的前方出现了两个路口,洞门装作不经意地瞟了虚一眼,这个小子,虽然已经推测出其不死者的身份,可是要称作伙伴,又觉得有哪里不对。伙伴夜是,玛丽奥也可,但虚不能。至于建议他与自己同行,则纯属一时兴起。
      “那么,向哪边走呢?”虚微笑。
      “汝欲生?欲死?”
      “随意。”
      若是以前,虚多半想取后者,可是一个小小转折,却暂时让他忘却了生的痛苦。
      那么……洞门迈向了通往这个国家中心的那条道,玛丽奥大惊失色:“洞门大人!不要忘了结野众尚未取消对您的通缉,按在下心意,还是走有小怪无boss的小径为妙……”
      野外小怪论什么的,自从洞门见到了这个谜一般的男子以后,便再也不相信玛丽奥分毫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