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往事如烟 ...

  •   开外挂从来都只是说说而已
      吉田瑜现在很郁闷。
      “喝!”一碗诡异的药汤摆在了她的面前。
      无论怎么看,这东西都属于暗黑物质一类。
      “不行,这玩意儿喝了绝对会挂掉,绝对会在三秒钟之内挂掉!”
      “你吐血了。”
      “哦。”
      “你太弱了。”
      “哦。”
      “所以这都是你自己的错。”
      “哦……你这样说一个才几岁小孩会被雷劈的诶。”
      “我3岁的时候已经可以打遍天下了。”
      “谁信啊!”
      “你爸看上我可是有原因的。”
      “哦?”
      “我很强。”
      哦?吉田瑜保留着心中的疑惑,不想再
      废话,也不想再继续挫伤自己微乎其微的自尊心了。刚无奈地一转身,就不小心牵动了自己的伤势。“嘶——”瑜疼得哼了出来。果然啊,女士服装就是麻烦。
      看过不少霓虹国的衣服,女子的衣服大多是和服的各种款式,穿起来一堆破规矩,让人不耐。哪有男装和服方便易穿啊。
      某个人说过,真正的美丽是雌雄结合,好像是评价李宇春的。吉田瑜欣慰地点点头,果然自己的前途大有所望啊,雌雄结合最美丽~
      “不过你还可以。”对面的某人打量了一下我。
      “哈?”
      “能踹翻一个人,没有白练这么久。”
      吉田瑜顿时感到一口老血就这么梗在喉咙口,一个星期啊!就这么想让我去三途川游泳么?
      “人从扔掉奶嘴的那一刻就应该自立自强了,先休息两天吧,身体也决定了一部分体力啊。”
      很奇怪,眼前的这个人太不像母亲了,回想一下前世的母女关系,从无微不至到关心切至。
      而眼前这位……
      再想想自己从未见过所谓的“父亲”……
      “我觉得我不能多想,会被灭口的。”瑜决定继续做一名小小的咸鱼干。
      但是,洞门简直是在争分夺秒地想让我变强,一个几岁的孩子,以后的日子还很多,不是吗?
      为何如此急切?
      是因为这个世道么?还是因为……除此之外,照这种打仗的局势,那些怪物的战火,也会很快燃烧到这个地方来吧。
      母亲看出了我的忧虑,“没关系,现在我不会让你上战场。”
      “这么说你一开始就是要让我上战场了。”吉田瑜斜视。
      “你的能力太弱了,属于一砍就死的类型”
      “不要这么打击人。”
      “人要学会接受现实。”
      ……
      “从今天我命令你完成一项很有意义的训练。”
      “哦?”
      母亲的手指向了一个刚刚扎好的稻草人,“把他给我劈成两半。”
      吉田瑜望了望手上的木刀。
      “这是木刀。”
      “嗯。”
      “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
      “用木头怎么可能劈开呢?”
      “把刀给我。”吉田瑜乖乖地奉上了刀。
      微风乍起,黑发飞扬,周围一片静谧。
      “喝——”稻草人应声断成两半。
      吉田瑜刹那间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科学。
      这tm打破了爱因斯坦的质能公式啊!
      此时,她发现刀上还残余着点点火焰,这是摩擦生热?不对,这火焰的熄灭速度明显比一般的火焰要慢很多。瑜转头看向稻草人的尸体,果不其然,断部还残留着热气。
      “你作弊!”
      “嗯?”
      “你玩火!”
      ……
      母亲无奈的望了瑜一眼,“洞门家可是有名的阴阳世家,这点火焰都发不出来,还说什么阴阳师。”
      阴阳师。
      阴阳师?大眼瞪小眼。
      “我要学。”
      “你是孙悟空吗?”
      “不,我是孙悟饭。”
      这是吉田瑜第一次听到母亲的姓氏。
      “原来你姓洞门啊。”
      “……”
      “这样对母上说话,无理!”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转移话题?
      到这个世界来以后,瑜似乎并未将母亲当做真正的母亲来对待。因为相较于母亲,洞门更像一个严厉的导师,跟着她,怎么说,总觉得有点疲于奔命,不多说的尽可能不说,懒得问也尽可能不问。
      “我昨天在练习本上写过了。”
      “是这样吗?”
      洞门望着瑜:“你现在体力不行,精神力也跟不上,阴阳术,根本无从学起,算了,我们还是来试一试。”
      “将自己的精神力集中于手上,想想火焰的样子。”
      吉田瑜举起尚未发育完全的双手,费劲地想要生出来一点热量。
      三分钟后,瑜再一次认识到,这里没有科学。
      洞门叹了口气,稍稍将手一挥,马上燃起了一大团火焰。看的吉田瑜一愣一愣。
      “我说过了,你现在学不了,还是将稻草人劈成两半后再来谈这个问题吧。”
      于是,吉田瑜开始了与稻草人战斗的修行。
      第一天,瑜使劲浑身解数,勉强地……挑下了一堆稻草。
      第二天,瑜将稻草人打趴下了,但没有关节脱节,指的是稻草人。
      第三天,瑜弄下了一根胳膊,但是并没有断。
      第四天,……
      ……
      第N天,在瑜把木刀整整磨了一天零2个小时锋利得可以割肉之后,“喝——”聚集力量的一劈!
      经过多天奋斗,稻草人终于被劈成了两半。
      顾不上关心红肿的双手,吉田瑜扔下刀,朝屋里飞奔,果不出所料,洞门站在窗前,仔细地看着被分尸的稻草人,长发飘飘,举世无双,风景美得就像一幅画。
      要是有人看到,定会赞:其人如玉。
      在瑜的眼中,这是恶魔的身影。
      “还可以,起码达到了,虽然这多多少少取决于你磨了刀……”
      “起码也该安慰一下吧?”
      “门口又来了几个。”
      “?”
      “快去把它们打飞,我做大餐,晚上还会给你讲阴阳术。”
      “等等!”
      一如既往的,身前只吹来了一片枯黄的落叶。
      吉田瑜一步三回头地迈向大门。
      “大哥,就是这小子,上次踹了我一脚!”
      最前面的狗怪打量了打量瑜,“哦,就是你么小子?”
      “不是。”吉田瑜一本正经,“大哥您认错人了”
      “这里可是有人证指认!”
      “不是经常说这个世界必定有一个与你相似的存在么?我只是一个相似的路人甲而已。”
      那个狼怪又探出了头,“绝对没错,就是他,别以为能够蒙混过关!”
      果然杀人灭口斩草除根是有道理的,看我今天不把你秒了!吉田瑜的心中顿时燃起熊熊怒火。
      下一刻,又有点小怂。
      大概是因为被揭穿了?
      在狗怪拳头落下的一瞬间,吉田瑜抓紧木刀,狠狠地向上一劈!另一只手则巧妙地向前一推,狗怪由于疼痛与不平衡,捂着胳膊倒在了地上抽搐着。吉田瑜有点惊讶地看向他,喂喂,不会真断了吧。
      另外四个有些慌神,立刻将她包围起来,刀枪从上方飞快地落了下来,吉田瑜估量了下形势,将还没晕透的狗怪一脚踹晕,借力弹跳到了半空,以刀为盾,格挡下所有的攻击,跳出包围圈,一手持刀重重敲击怪物的后方,“要怪就怪你们偏偏要并排站。”瑜灵活地转身,将最后两只绊倒在地,顾不上不小心划伤的手臂,拾起摔掉的枪,就是一阵狂扫,刚刚两个半晕不晕的家伙马上倒了地,蓝色紫色的血液喷了出来,看得一阵恶心。
      揣好两只枪,吉田瑜颤巍巍地转过身,安慰自己,这不是人,不是人,不是人……洞门出现在了门外,冷冷了扫了一眼,“把没秒掉的秒掉,剩下的收拾干净。”体力所剩无几的瑜听完一个趔趄,今天干了一天的体力活啊!还有,瑜憎恶地回头看了一眼,随便碰大型猛兽可是会得狂犬病的耶。
      没办法啊~
      夜晚,洞门推开了瑜房间的门,“你在生气?”的确,吉田瑜现在很生气,受伤了也就算了,阴阳术是什么也不说,也不教招数,有这么当妈的吗?
      洞门缓缓坐下,将自己的手抚在瑜的伤口处,泛出淡淡的绿光,在口子愈合到一半时,洞门松开了手,伤口竟自己愈合了。
      “你的天赋,确实和我想的差距有点大。”
      “那么你就直接教我阴阳术嘛,反正这个世界开挂是常事,我也想直接用出超越别人的招式啊!”
      洞门深深地看了瑜一眼,那眼神里有些同情,不屑,似乎在诉说着瑜的愚蠢。
      “平安时代以来一直有三大阴阳世家。”洞门望向浑黑的天空,“分别是结野众,已厘野众和洞门一组,从某种程度来讲,洞门家族并不是正统的阴阳世家,它是由结野与已厘野两家的下层阶级组成,因为无法忍受被欺压的生活,于是聚集到一起,自创一家,为了躲避两家的追杀,洞门家主与其他人耗尽精神力量召唤出了一个强大又特别的式神,他们叫它守护神。”
      “可是结野与已厘野两家又是怎么来的?”瑜已然忘记了自己一分钟前生的闷气。
      “啊……这个其实可以把它忽略掉。”
      “讲这些事应该从源头讲起吧?”
      “嗯,这样说好了,就是两男追一女的故事,最后剩下两个小孩,分别创立两个家族,是一个既狗血又八点档的东西。”
      “是这样。”(仿佛看见空知在流泪,这么好的剧情就这么糟蹋了。)
      “回到洞门一族的历史,守护神之所以特别,是因为他具有人性,但也正因为此,被囚禁数百年没有自由的他不愿再守护这个家族,而是任其自身自灭,最后甚至吞噬了所有族人的灵魂,化做人形,不老不死。年华逝去,他心中的愧疚被放大,于是真正作为一个人类去生活,体会人情冷暖,悲欢离合,这就是他的赎罪。”
      “总觉得还有后续……”瑜的眼睛半张半合,并未意识到,这是揭开未来的钥匙。
      洞门眼睛里闪过一道光,瑜稍微清醒了点,“如果所有族人都死了,那你为什么姓洞门?”
      “我只是其中的苗裔而已。”洞门打断她的话。
      “你只是在给我讲故事而已吧,阴阳术呢?”
      “我只是想说明,我们微薄的阴阳之力不足以保护自身,所以本身的实力才是关键。”
      “那就是学不了了?”
      “不过治愈之术你有天赋,以后可以阴阳术以治愈为主,攻击为辅助战斗工具。”
      瑜眼睛一亮,“那岂不是开了挂?”
      “别怪我没提醒你,以你现在的实力,恐怕至于一次就晕。”
      “……”
      “所以明天继续练习。”
      “……偶尔也要憧憬一下未来啊。”
      默默将目光投向远方,群山之外仍有着未熄灭的战火,命运总是无从选择。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打了三千字却忘记存档,嘤嘤嘤,匆匆返工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