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开场】假若他日相逢(1) ...

  • 作者有话要说:  註解补充:
    原作中的电话虫有很多种,但广播电话虫纯属自创设定。
  •   海圆历1522年,3月下旬的某一天。
      伟大航路,无人居住的无名荒岛。
      
      时近黄昏,红日西坠。
      海面映出似火的霞光,温热的海水似铸溶的黄金,一波接着一波撞击着潜水艇的舷板,溅起的浪花似华丽的碎银。
      海风带着令人眷恋的温柔,吹动岛上的椰子树,松软的白色沙滩残留着若干人上岸的足迹,鞋印一串一串的,在七拐八弯之后,纷纷绕入蓊郁的密林里。
      约莫三小时前,极地号停泊于此,团员们便兴高采烈地上岛狩猎去了,准备为半空的粮舱囤积新的食材,顺带舒活一下僵硬的筋骨。
      这次的航行持续三周,大伙都在怀念双脚踏在陆地上的感觉。
      潜水艇内早已人去楼空,上上下下仅剩两人守船——一人在甲板警戒;一人在船长室享受少有的清闲。
      「资深媒体人纽特.安德烈罹癌,昨日于亚格拉安乐死……」
      寂静的内通道中,船长室的门房隐约传出广播声。
      「他微笑饮下最后一口药,把安乐死这过去视而不见、惧而恐谈的议题,唤起了关注——」
      喀哒!
      罗按下电话虫壳上的切换键,他对于安逸社会的人权议题毫无兴趣。
      电话虫「嗡——」地再睁眼,模仿起另一位主播的语态神情。
      「……近期黑市商品泛滥,大批假、钱和假手铐流入社会,造成币值浮动以及罪犯暴动案件频传……」
      终于听到有少许实用性的时事新闻,罗坐回皮椅,执起笔杆,继续埋首桌案。
      船长室桌上的摆放很简洁:一个笔筒,里头插着红、蓝二色钢笔,一本画满简图的旧手札。罗正阅读名为「治疗指南:神经病分册」的精装医书,翻开的内页标满注释,附上神经、肌肉的解剖图,一张张全是组织病变后的特写照,叫外行人看了头皮发麻。
      此时,吵闹的船员不在身边,罗十分珍惜这片刻的宁静。
      「伟大航路的喀什南地于昨日发生暴动,G-4支部的第7分会于罪犯交接的过程中遇袭,人犯集体脱逃……」
      广播持续播放,罗一心二用收听着。
      「海军立即封锁周围海线,脱逃的罪犯集结当地暴民,今早占领了首都『拉斯卡达』的国会议事厅。」
      隔着几个大陆,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国家暴发动乱,情势一触即发……国军与民兵两方谈判破裂……
      在动荡不安的时代,这类灾祸早已屡见不鲜。
      然而,唯独在海上的邪恶势力殃及世界政府的名誉时,正义的海军才会出征。喀什南地位于G-4的管辖区;却由于自身的长期贫穷外加非法军火武器泛滥,驻扎该岛的海军单位一直形同虚设,无所作为。
      除非骚动的起因是逃犯之类的外患侵扰,否则海军不会过问岛上人民的死活。
      只是……海军这次的行动未免大动干戈,以政府的军备实力而言,不必封锁海线也能抓回逃犯——
      罗思忖着。或许,海军出兵的真实目的根本不是镇暴?
      「这次叛乱中,喀什南地最高的大楼『大衛塔』遭人纵火,凶猛的烧毁整区贫民窟,伤亡人数尚未公布。」
      連線跳至千哩之外的母电话虫,神色匆忙的记者训练有素,她秉持冷静而清晰的口条,在叛乱地进行现场转播。
      「我的身后是难民营,刚才民兵释放的妇孺正在这里接受人道救援,目前仍有上百名人质被关在纪念堂内。」
      喀什南地啊……,罗回忆着这个地名,他在黑市上看过该岛的永久指针,也在道上听过关于那地方的消息,都是一些糟糕的传闻。
      罗依晰记得,自己经过黑市的地铺,眼角的余光撇见一个贩卖各地永久指针的摊位,摊主正在向客人推销商品,低声附属道:客人如果是临时供货,建议去第一据点,要走长线的话,就去恶地……但是恶地的接头只在夜里出现,上头打点得很谨慎……。
      第一据点是喀什南地的黑话代称,是贩运人口的中继站。
      至于「恶地」,罗就不得而知了。如同小贩所言,上头将恶地的情报打点得滴水不漏,使得外人探听不到底细。
      「百姓和资产户成为人质,至今已经超过48小时……」
      連線的女记者忽然不再讲话,电话虫模仿着她的神态,侧目看向镜头外的地方——下一秒就是爆炸声,而且炸了两次,第二次的规模比第一次大。
      「起火了!」
      一阵骚乱在对面炸开,记者喊破了喉咙。
      「那是什么?」
      「……人!那是着火的人!我的面前有活生生的人着火了!不用救他吗?他——」
      啪地一声,連線中的子母电话虫断了音频。
      罗瞥去淡然的一眼,宛如潭渊的瞳仁透露司空见惯的麻木,蕴着深沉的思绪。半晌,广播电话虫结束了待机,切换成一位男性义正辞严的官腔。
      「这里是海军G-4支部的第3维和部队,刚才的爆破起因尚待查明,我们已经出兵救援,并且会竭尽全力驱逐叛乱的势力,铲除挑起争端的敌人,让民兵接受招降……」
      电话虫犹如尽职的演员,一字不漏地背诵这个时代所信奉的教条。
      「奉行绝对正义之名!」
      ……
      那一番喊话掷地有声,听在罗的耳里却十分空泛。一个法治内的小岛,竟然落魄到被群起的暴民攻陷,这若非正义的失职,又是什么?
      真正挑起争端的,其实是千篇一律的人性,不分敌我,不分种族,人性的弊端与险恶总是广泛存在。
      既然世界是污秽、腥膻、混浊不清的,那么真正警醒和谨守自我之人又有多少?
      特拉法尔加罗数度质疑,又让质疑无疾而终。
      说到底,他的信仰与这世界背道而驰。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