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开场】假若他日相逢(2) ...

  • 作者有话要说:  註解补充:
    通讯器属本文私设,由於无法进行无线传播,故无法取代电话虫。
    —————
    女主的出场是闻其声不见其人,大家可以从广播中推敲她的性格。
    另外,其实女主没看上去那麼弱,无论是个性还是实力,只是和罗相比的话她是输的没错。
  •   「……为您插播一则最新消息,今日下午,纳克海贼团遭海军逮捕,悬赏5000万贝利的海贼——船长强巴鲁——已缉拿归案。
      海军于其船上查获大量私货和违禁品,包括第一级毒品、高纯度□□花、违反国际公约的白磷□□。
      目前违法物已经全盘查扣,正在将海贼押送至海军本部。」
      連線切回主播台,钢笔在纸页上的刮磨声也随之中止,罗眉心微锁,曲起手指,似在忖度一般以指尖敲着桌面,脑海中的情报像一面密网张开——
      海贼船长强巴鲁,谣传是三米高的壮汉,怪力惊人,能一拳砸毁一座强化钢铁炮台;可是从未听说他涉嫌毒品和军火走私,黑市不曾流传强巴鲁的信息。
      按报导所言,那本是一大宗的长线交易,道上竟然没有相关人士的风声……
      莫非,实际情况被海军封锁了?
      棚内的男女主播一主一副的,驾轻就熟地转换话锋,在谈笑之间带入严肃的战况消息。
      「根据稽查组指出,这一起走私案的案底相当庞大,幸好已遭军方破获,及时中止了一触即发的战火和悲剧。」
      「今日这一战发生在诺古湾海峡,由G-4支部的一位中佐率领机动分队,埋伏在先,胜得尤其漂亮!无人死伤。」
      闻言,罗的注意力暂且离开书本,转而投向广播电话虫,烟灰色的眼瞳浮现一丝波澜。
      哦?由一支机动分队负责查缉黑市交易?
      「说起来,那一位中佐的名号可响了。」
      男主播看了一眼讲稿,好整以暇地说道,温润的声线介绍起立下功绩的那人:
      「她是在近期才被调往G-4支部,接连逮捕恶名昭彰的海贼,她的名字叫——喔……我竟然念不出来……迦娜,妳知道这名字的念法吗?」
      「嗯——不,这名字看起来像是方言。」女主播笑了笑,化解尴尬:「听说她的鞭术了得,在军中获得上级的赏识和部下的尊敬,有『铁蛇』的外号。」
      「而且她还是一名女性。」
      「没错,可是她这次在诺古湾立功,英勇的表现不输男人。」
      「海军的新一辈也是年少出英雄。」
      ……
      在两名主播轻松的谈吐中,出战的主人公的名与姓不知所踪。之后,主播台又插入一通实时转播,男主播欣喜地宣布:「最新消息,我们已经和诺古湾取得联系,接下来将转交给棚外记者进行现场专访。」
      语毕,转接的嘈杂声响起,无人发言的电话虫呆滞半晌,房内的寂静彷佛放大秒针的滴答声响,一秒、两秒……一声一声回荡进罗的耳朵。
      罗对报导的可信度大打折扣,要知道,机动分队的主要责任为执行海上巡逻,针对求救信号展开搜索、拯救及灾难支持,但不会主导反武装攻击的重大治安任务,况且伟大航路的支部均由军衔为大佐以上的军官管辖,这次身负要任的却只是一位中佐,怎么想都不合理。
      罗看着电话虫,不禁对那一位中佐感到好奇。
      广播电话虫「啪滋」一声,連線成功,棚外记者手持麦克风说:「这里是诺古湾现场,G-4第7支部的中佐就在我的身边,她已经将海贼关押,现在代表海军接受专访。」
      制式化的开场白混着杂音播出,记者开始一连串的提问:「中佐,关于这一起走私案,军方能够掌握那些状况?」
      「是的……各位民众晚安……」
      滋滋——
      收音不太稳定,记者收回麦克风重新发问:「中佐,有什么事能向广大民众说明?」
      「关于这一次的拘捕行动,我们有几点要声明……」
      滋滋——
      連線的杂音逐渐消失,肃静的空气衬托出一个清新又幼齿的声线。
      「各位民众晚安,我是乔荻……是主导此次突袭行动的军官。」
      乔……什么?
      罗一时没听清楚,那个名字参杂音韵暧昧不清的圆唇音,电话虫模仿她的声调,双唇微嘟,低柔的嗓音流露出一种平易近人的圆润。
      「咳,此次围堵战略相当顺利,我们以最快的速度逮捕纳克海贼团……」中佐清了一下喉咙,说话的态度恭谦有礼。
      罗一扬眉,她想必就是有「铁蛇」之称的中佐。
      感觉差强人意。
      罗端起咖啡,若有所思地抿了一口。舷窗外已是一片灰蓝的暮景,低调的天色犹如美人迟暮……,他望着海景,像女中佐这类初出茅庐的新人,前途犹如海上飘摇的一根浮木,稍有不测就会翻覆在时代的摇篮中。
      「一切的功劳,全建立于诺古湾民众对疏散令的配合之上,我代表G-4支部向当地居民致上谢意。」
      电话虫依样画葫芦的演示她的动作,向聚集于现场的民众——亦向着罗——行一鞠躬礼。
      罗打量着电话虫,电话虫的眉边挂着冷汗,嘴唇抿成一条线,显然,接受专访的她正敛容屏气,生怕出差错一般小心谨慎:「违法物来源尚待查明,根据初步判定,走私案的主谋长期进行非法交易,纳克海贼团则隶属旗下。」
      「此外,我们在船上查获人口贩卖的纪录单,人证和物证俱全,奴役来源确定是西海的西方蓝一带……」
      站在镁光灯前,她非常拘束。罗不见其人也能感受到这一点。
      简而言之,她是个菜鸟。
      罗出于直觉,认为她顶多是一个戴着功勋高帽的新兵,单纯地朝着荣耀、名誉的金字塔顶点不断攀爬,并且这或许是她第一次站上不同的人生台面——那喘着粗气而且温血充盈的,是年纪尚轻的心脏。
      「特洛亚、拉斯坎普、维纳利亚,目前确定以上这三个国家为主要奴役来源,以下是确认过的被害者名单……」
      她据实上报已搜出的奴隶原身分,没有一点推诿塞责。
      记者追问:「这是我们没得到的消息,案子竟然涉及人口贩卖,其实背后有主谋在策划整件事吗?」
      这一个犀利的问题把新兵给问住了。
      「不、也不能这么说……」
      女中佐慌忙否认,舌头打结似地结巴半晌。
      「我——在深入调查以前,我们不在这里进行推测,任何阴谋论都是没用的……当调查有切确的进展,军方会将信息公布给社会大众……」
      喀哒!
      罗回手关掉广播电话虫,喝光杯中的咖啡。他已经对G-4的新战力兴致缺缺,原因倒非轻敌,而是……
      适时,几声吆喝远远传入半开的舷窗。
      固定在舱壁上的通讯器亮起了信号灯,金属传声筒发出闷响,在艇上看守的船员发话:「船长!大伙带着好多食材回来了啦!」
      罗转头按下发声钮,吩咐道:「叫佩金和夏奇去处理食材,这周轮到弗斯做饭。」
      「是!」
      罗折起书页边角,阖上书本,起身收拾残留咖啡渣的空瓷杯,关上水密性圆形窗,再关灯,船长室一下子陷入无光的黑暗。
      他开门离去。将铁蛇的报导遗留在一室阴暗里。
      
      特拉法尔加.罗没把女中佐放眼里,因为她的资质太浅,不足以成为他的敌人。
      她的资质就犹如一只刚破壳的幼蛇,双目黑黢黢的,蜷身匍匐在叶堆中。老练的驯蛇人轻易就能摘下小蛇的致命的毒牙,令它长成听话的仆人,它会爬上猎物,温柔舔拭猎物的伤口。
      假若他日在战场上相逢,罗有自信制服她。
      当然,拿驯蛇来比喻官贼之间的厮杀,意境未免太过温和——算了,反正自己的确不嗜杀。
      罗结束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
      只是,有一点是特拉法尔加.罗始料未及的,在数月后,他对铁蛇的评价竟然一语成谶。
      驯蛇意外成为了贴切的比喻,在一片漫漶不清的未来。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