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 22 章 ...

  •   田田下良子先前准备的吃食只够姐妹两人的饭量,现在又要多添两双筷子,还好她每次煮饭的时候习惯多煮一些,萝卜也是之前就储存在缸子里的,只需要在煮些味增汤就好,她忙活了没几分钟,就又端上了两碗味增汤。
      
      破旧低矮的木桌上点了一盏油灯照明,火光摇曳,粗糙的白瓷盘里盛放的是简单的白萝卜咸菜,味增汤里没有豆腐,只简简单单的漂浮了几根海带,田下良子有些尴尬局促的说道:“明明武士大人和小姐救了我的父亲,我们却只能用这种东西招待。”
      
      “武士大人?”他想起自己腰间佩着的刀,摇头否认道,“你们误会了,我并不是什么武士。”
      
      这话一说出口,原本在旁边乖巧坐着的田下丽子慌张的靠在了姐姐身边,两姐妹脸上都有些惧怕,一旁的竹本枝子扯了下他的衣角,示意由她来解释。
      
      “我和兄长的佩刀确实是从武士身上夺过来的。”
      
      这算是解释吗?她们明显更害怕了吧!夏目贵志刚想打圆场就看见竹本枝子垂下眼眸说道:“我们之所以装扮成这样,只是为了自保罢了。”
      
      “兄长是某位出身土佐藩的武士大人的家臣,我随兄长一起住在那位大人的府上。我和兄长父母双亡,因此很是感谢那位大人收留我们兄妹俩,可后来……”
      
      她声音轻缓,神色凄婉道:“后来那位大人经常对我动手动脚,我因为兄长只能强忍下来,可他却越来越过分,那天他喝醉酒之后竟想强迫于我,兄长他粗通阴阳之术,又感念他曾经的恩情,因此只是带我逃了出来,但那位大人并不想放过我们,找了许多浪人,我们只能……”
      
      竹本枝子话说了一半后就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给姐妹两人留了丰富的想象空间,田下丽子也确实向她设想的那样愤愤不平的说道:“这些人也太过分了!”
      
      她隐蔽打量着这个清贫的家说道:“是啊,这年头又有谁的日子好过呢?”
      
      武士阶级和其他阶级之间的矛盾存在已久,她刚刚讲的那个故事里又有一个好色的用强权压迫别人的武士形象,田下两姐妹立马就把他们划分进了自己的阵营。
      
      “从去年将军颁布了‘庆安御触书’①后,我们的日子就越来越不好过了。不让喝茶也就算了,那些东西本来就是只有贵族老爷才能享受的起的东西,可就连年贡的数量也没有定数也太过分了点。”
      
      “之前母亲的病好不容易有了点起色,可是管理我们这片藩区的大名又将年贡数量提高了,家里的存粮交上去大半。”
      
      “真是过分啊……”
      
      竹本枝子就这样不动声色的套着话,慢慢弄清楚了她们现在身处的时代。
      
      现在是庆安三年,当政的将军是德川家光,和她那个时空的历史差不多,倘若方向没有偏移的话,德川家光将在庆安四年病逝。
      
      虽然德川家光和沢田家光不是同一个人,但是只要想到名叫“家光”的人即将要病逝,她就忍不住的想要笑出声来。
      
      不行啊,要遵守演员须知啊枝子,拿出你的专业素养来!为自己加油打气之后,竹本枝子压下笑意,继续和姐妹两人聊了起来。
      
      “我和哥哥接下来想要凭自己的努力堂堂正正的活下去,所以想问问你们知不知道附近有哪些人家需要除妖师,或者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竹本枝子抿唇笑道,“哥哥他很厉害的。”
      
      她进行时空跳跃的时候总会降落在奈奈身边,那么妖怪将他们拉入现在这个节点也一定有着特殊的理由,按照这个思路查下去就好了。
      
      “有的,”田下丽子咬着筷子说道,“最近村子里的有钱人家都丢了东西,全是些美丽闪亮的东西,松本之前偷偷拿着她妈妈的银链子出来戴着招摇炫耀,后来就丢了,她妈妈还来质问过我,直到后来一只妖怪从另一户人家大摇大摆的拿走了一块特别好看的布料才知道是妖怪偷得。”
      
      “那我们……”
      
      “现在去也晚啦,”小姑娘打断了夏目贵志的话,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村子里好看的东西全被搬走了。那些妖怪不会再来了。”
      
      竹本枝子和夏目贵志对视了一眼,还是决定要去调查一下这些妖怪。
      
      达成共识之后,他们在田下家休憩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他们离开了田下家,走的时候田下一郎还在昏迷。
      
      她们两个小姑娘日子过的拮据,父亲也不成器,竹本枝子趁着良子丽子两姐妹没注意,将从浪人身上搜刮的一大半钱放进了田下家的抽屉里,权当是住宿费和饭费。
      
      走出村子之后,她询问着夏目的意见:“所以我们现在怎么找到那些妖怪?”
      
      “交给猫咪老师就好了。”
      
      接收到竹本枝子探寻的目光,安稳坐在夏目臂弯里的肥猫慢悠悠的说道:“在这里安心站着,不一会儿妖怪就会来了。”
      
      “说的轻巧,妖怪是想见就能见的吗?”
      
      听见她的这句话之后,斑嘲讽的“呵”了一声道:“你这没见识过夏目魅力的愚蠢人类啊!”
      
      片刻后,竹本枝子神情恍惚的看着斑暴揍着送上门来的小妖怪。
      
      “为什么你只是单纯的站在这里就会有妖怪送上门啊?”
      
      夏目贵志有些腼腆的挠了挠脸颊:“可能是个人体质问题吧,我经常会被妖怪追逐。”
      
      竹本枝子想到刚刚那个小妖怪流着三尺长的口水冲过来的画面,拍了拍夏目的肩膀,在他茫然的目光中说了句“辛苦。”
      
      这家伙在妖怪眼里估计就是绝世美食吧,百里飘香的那种。
      
      那边,被斑胖揍的小妖怪鼻青脸肿的招认了一切,它抽抽涕涕的说道:“几天前浮玉山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妖怪,它本来受了点伤,就有别的妖想要它的妖力,结果没想到上去就被它揍了一顿。”
      
      “我一直安安分分做妖,想着不过去就不会被揍了。但是它没过几天把全山的妖怪都揍了一遍,还逼迫我们去偷些好看的东西,呜呜呜。”
      
      “它应该就是把我们拉进来的妖怪,”斑说道,“之前身上的伤是我打的。”
      
      “那你应该也知道这个妖怪在哪里咯?”竹本枝子看着小妖怪,“你一定可以带我们去它的老巢对吧?”
      
      “不行的,不行的!带你们过去的话我一定会被它打死的!”
      
      这小妖怪说完后委屈巴巴的看着她,很是老实的样子,但竹本枝子没忘记它之所以送上门来是馋夏目的身子,想到这里,她眯起眼睛笑道:“可是,不带我们过去的话,你现在就会死哦——”
      
      于此同时,东京的某所公寓内。
      
      “对,她现在应该还在睡觉,不然我把她叫醒?诶,不用吗?嗯,好的,等我们玩好了就会回去的,放心吧妈妈。
      沢田纲吉挂断电话后,长叹一声倒在沙发靠背上,一旁的青年正用符咒推算着什么,手上有蜥蜴模样的黑影窜过。
      
      “怎么样?还是不能推算出来他们两个的具体位置吗?”
      
      名取周一摇了摇头:“还是不行。”
      
      “那枝子和夏目他们?”
      
      “夏目还没事,我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符咒,遇见危险的时候留在我这的符咒就会自己燃尽,但它现在还是完好的。如果夏目和竹本小姐在一起的话,竹本小姐也是安全的。”名取周一宽慰道,“不要太担心。”
      
      沢田纲吉看着名取周一眼下的黑眼圈,勉强的点了点头。
      
      竹本枝子已经失踪四天了。
      
      意识到她失踪的第一瞬间,他就去调取了园方的监控,监控显示她出现的最后一个时间是在12点33分,在与一位少年相撞之后,她走出了监控范围,而在下一个监控区域并没有出现她的身影。
      
      仿佛凭空消失。
      
      他把监控拷贝了下来,发给了彭格列的技术部门,分析监控画面是否被人剪辑过,又联系了六道骸,让他帮忙看看是否有幻术师在其中搞鬼。他怀疑可能是敌方家族绑走了竹本枝子,想要跟他谈条件。可坐等右等也没等到幕后主使出现,反而得到了监控是没有被人动过手脚这一回答,库洛姆也发消息表明并没有幻术师的出现,六道骸还颇为兴味的抓着他问细节。
      
      沢田纲吉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竹本枝子凭空出现在他家门前,如今又没有一点痕迹的消失了。会是回去了吗?
      
      他抿起唇角,试图在乱糟糟的思绪中抓住最有可能的一点,可还是胡思乱想。
      
      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看着屏幕上的陌生号码,沢田纲吉毫不犹豫的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的男声有些模糊失真:“请问是沢田纲吉先生吗?”
      
      “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可能知道你要找的人是怎么失踪的,详情我们见面谈。”
      
      就这样,沢田纲吉来到了街角的一家咖啡厅,隐蔽性颇好的包厢里,他看见了一个带着帽子的青年。
      
      听见了声音后,坐着的青年摘下了渔夫帽,柔软的茶金发倾泻出来,俊秀的脸庞显露出来。
      
      “名取周一?”
      
      “沢田先生认识我?”
      
      “家母看过您的电视剧。”沢田纲吉坐在了桌子的另一旁,“所以名取先生在电话里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名取周一将递过了他的手机说道:“沢田先生先看看这一段视频。”
      
      视频画面是另一段监控视频,沢田纲吉认出上面的人就是和竹本枝子相撞的少年,他正在焦急的寻找着什么,就在下一秒,视频上的少年离奇的消失了。
      
      “视频上的人是我的助手夏目贵志,”察觉到他的惊诧,名取周一说道,“虽然这话让人难以置信,但夏目和竹本小姐应该都被拉进了妖怪的结界。”
      
      “其实演员只是我的副业,我的主业是除妖师。”
      
      名取周一本来已经准备好迎接眼前少年或崩溃或怀疑的眼神,但他只是沉稳的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吗,怪不得……”
      
      怪不得没有幻术的痕迹。
      
      沢田纲吉到底是里世界的人,也知道些常人不明了的事情,只不过除妖师以及妖怪和他们鲜少有交集,所以一时没想到这一层面上。
      
      “不过枝子她并不是会招惹上妖怪的人。”
      
      “夏目他,比较受妖怪的欢迎,竹本小姐又和夏目撞了一下,身上又带有夏目的手帕,可能身上沾染了夏目的气息才被妖怪拉入结界的,总之,我替夏目先向你道歉。”他正色道,“无端连累到竹本小姐真的非常抱歉,我也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找到他们的。”
      
      想到母亲那边,沢田纲吉联系了库洛姆,拜托对方用幻术变成竹本枝子的模样举着自制的中奖牌拍张照传给他。
      
      将照片发给母亲之后,沢田纲吉编造着刚刚想到的理由:
      【妈妈,枝子刚刚在抽奖环节抽中了豪华旅游套餐,我们可能在外面多玩几天】
      
      【好的哦,要玩的开心点】
      
      糊弄过母亲之后,沢田纲吉和名取周一一起寻找着他们两人的下落,然后就是一连四天的一无所获。
      
      望着还在用符咒确定他们两人位置的名取周一,沢田纲吉垂下眼眸想,还是不行的话,那就只能拜托里包恩去联系一些别的世家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我科三考试没过,我做不了风驰电掣的女司机辽【委屈.jpg】
    庆安御触书①:“庆安御触书”的内容是对农民的规定。例如不准抽烟,喝茶、衣服要用木棉制作、生活俭朴、要交规定的年贡等等的规定,确保了江户幕府的财政收入来源和对农民的控制。【来源于百度百科】
    名取周一:兢兢业业确定符咒位置.jpg
    沢田纲吉(若有所思):我得想办法换了他。
    感谢在2020-07-19 17:09:15~2020-07-31 20:08: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万俟楚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