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 21 章 ...

  •   夕阳的余光将天空染成绮丽的红,村路里已经升起了枭枭炊烟,在田地里劳累了一天的男人们互相说笑扛着农具回家。
      
      年龄只有九岁的田下丽子在长姐的催促下走出了家门。
      
      她要去村口看看自己的父亲今天是否会回来。
      
      “姐姐真是的,明明爸爸可能不会再回来的……”
      
      嘴上这样说,但丽子心里还是盼望父亲回来的,她眼睛殷切的望向村口。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丽子带着期盼的心情随着天一点点的暗了下来。
      
      她泄愤的把脚下的小石子踢向远方,小石子跳啊跳,滚啊滚,最后停住了。
      
      丽子看见有人影从暮色里并行走来,他们停在了丽子面前。
      
      这个姐姐背上背的是人吗?不会是人贩子吧?还有这个哥哥抱着的到底是猫还是猪啊?
      
      这个组合太奇怪了,怕被拐走的丽子悄悄地后退了几步,似乎知道她有些害怕,那个黑发姐姐笑着说:“你不要怕,姐姐只是想问问路。你知道哪里有饭馆吗?”
      
      丽子脸红了,她长得实在是很好看,丽子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姐姐,一时间奇奇怪怪的猜想被丽子抛诸脑后:“我们这里没有饭馆,要去镇子上才可以。”
      
      “那医馆呢?”
      
      先问饭馆在问医馆,难道那个人是被饿昏的吗?
      
      “也没有饭馆。”丽子问道,“姐姐是饿了吗?”
      
      “不是我,”她摇了摇头说道,“是那只小猫咪,它已经三十分钟没有吃饭了,多可怜啊。”
      
      田下丽子一言难尽的看着那只小猫咪,似乎也知道自己被嘲讽了,三花猫十分躁动的跳了起来,把那个昏迷的男人从姐姐的背上踹了下去。
      
      躺在地上的男人滚了几圈,凌乱的头发中露出熟悉的面孔。
      
      “爸爸,你怎么了?”她扑到已经有数月未见的父亲身上,他双眼紧闭,胡茬乱乱的,很邋遢,丽子不禁掉起了泪,“姐姐,我爸爸是怎么了?”
      
      “他只是吓晕过去了,要不先把你爸爸带回家?”
      
      田下丽子振作了起来,抹了抹泪珠,在前面给她们带起了路。
      
      被定义为奇怪组合的正是竹本枝子一行人。
      
      那天她正暗中观察,结果被人形模样的斑当场抓获,她还以为是自己的隐匿术全都忘光了,结果这家伙说她呼吸隐藏的很好,只是身上活人的气息太浓了。
      
      还未搞清楚状况,那个抓住她的少女突然就变成了一只圆润的三花猫,被震撼了的竹本枝子还是问出了你是猪还是猫这个问题,得到了对方颇为暴躁的一句“本大爷是妖怪,很强很强的大妖怪!”
      
      刨去无意义的斗嘴,竹本枝子在斑和夏目贵志的解释下搞清楚了状况。
      
      夏目贵志是个能看见妖怪的少年,身上也有某种被妖怪觊觎的东西,斑是他的保镖,游乐园里的大妖怪想要夏目身上的东西,于是就建造了一个幻境把他们拉了进去,她身上装着夏目给的手帕,因此也被无端连累了。
      
      竹本枝子只能暂时先跟他们一起行动,结果好消息没有,坏消息不断。
      
      这里并不是一个幻境,而是真正的过去。
      
      改变时间这种为天所不容的能力如今真切的出现了,斑的神色沉重了起来,暂时找不到解决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第一天他们并没有遇见别人,晚饭是靠竹本枝子抓的鱼解决的。
      
      第二天,没遇见人,三餐是竹本枝子找到的野菜汤。
      
      第三天,在快走出山林的时候,他们第一次看见了人群,但遇见的不是什么正经人,流里流气的浪、人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竹本枝子裸、露出的笔直双腿,目光下流。
      
      没把一旁身形单薄的夏目和圆润的肥猫放在眼里,他们径直走向竹本枝子,并且说出了那句流氓从古至今从未改变的台词:“小姑娘,陪我们玩玩嘛,一起去喝杯酒怎么样?”
      
      “好呀!”她笑了起来,“我陪你们好好玩玩。”
      
      片刻后,竹本枝子从躺着的人群中挑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扒了下来,扔给了夏目贵志,自己也选了一件换上。
      
      换上衣服之后,她还仔细的把这些人身上的值钱物件和货币搜刮个干净,还顺走了他们腰上的佩刀,不是什么值钱货色,勉强能用罢了,她偏头问了问夏目:“会用刀吗?”
      
      被竹本枝子大大咧咧打劫的行为震慑到的夏目贵志摇了摇头,对方还是扔了一把刀给他说道:“这刀不禁用,你帮我多拿一把,砍坏了也能换。”
      
      他直愣愣的点了点头。
      
      收拾完东西之后,他们顺着河流往下走,有河经过的地方必有村庄,走着走着,竹本枝子看见前面有一个男人,男人前面的河流里有女人在洗澡。
      
      那头发长而柔顺,在阳光下闪着美丽的光芒,似乎是感觉到男人在看她,那女人朝着男人游去,忽的,那妇人从河里立了起来,隐藏在河面下的不是女人美丽的胴体,而是冰冷又锋利的鳞片。
      
      那男人惊叫一声晕厥了过去,她伸出长长的舌头,扭着躯干想要把那晕过去的男人吸食殆尽,竹本枝子抽出夏目贵志腰间的刀扔了过去,正好斩断了那妖物的舌头。
      
      妖怪发出了一声惨叫,她转过头竹本枝子,如同蛇一般的竖瞳里闪着怨毒的光,威胁着露出了口中尖利的牙齿。
      
      虽然竹本枝子从没跟妖怪交过手,但只要能被刀伤到她就不怕,她拔刀出鞘,作出防御姿态。
      
      斑跃到了她的身前,憨态可掬的招财猫在半空中幻化成了巨大的妖兽,头很像狐狸,但和狐狸又有着且,额头上有一道手账形的红斑,它声音低沉的对着那妖怪吼了一声,人首蛇身的妖怪被震慑,极快的顺着河流溜走了。
      
      夏目贵志问道:“猫咪老师,这是什么东西?”
      
      吓跑妖怪之后它又变成了招财猫:“它是名为湿妇女的两栖妖怪,会在水边梳自己的头发,有的时候也会带一个小孩,当有人想要帮助湿妇女抱住那个小孩的时候,小孩就会把自己和他连在一起,并且越来越重,这个时候湿妇女就会用自己的舌头吸干他身体里的血液。”
      
      “既然是这样,那么不用追上去吗?”
      
      “它的舌头已经被竹本这家伙砍掉了,从此以后只能吃流食了。不过,”它顿了一下说道,“这里的灵气比之前要多,看来是人人都可以看见妖怪的世界呢。”
      
      竹本枝子从怀里拿出刚刚从流氓身上搜出来的铜钱,递给了斑:“能看出这是什么时代的钱吗?”
      
      “本大爷怎么知道,妖怪从来不用钱。”
      
      晕倒着的人是由夏目贵志和竹本枝子轮流背着轮班的,竹本枝子也不是没想着哄骗斑那家伙变回原形驮着这人,结果它用屁股对着她,一副“我很高贵,臭男人没有机会”的冷艳样子。
      
      时间线拉扯回现在。
      
      小姑娘昏迷着的父亲已经被夏目贵志背着,竹本枝子接手了斑,沉甸甸的猫咪跳到她怀里的那一刻,她明白为什么这个身量单薄的少年能够背得动一个成年男人,他竟然能够单手抱着这只猪不显疲色,竹本枝子面无表情的捏了捏它的肉垫,她一定是被桂传染了!
      
      走了没多久,丽子在一栋房子前停下,轻轻的推开了房门,年头有些久的木头门“吱呀”一声,提醒着房子的主人有人造访,正在缝补着衣服的小姑娘抬起了头。
      
      “丽子你回来了,”她顿了一下,“后面的人是?”
      
      “姐姐,爸爸晕倒了!”
      
      “什么?”
      
      手忙脚乱的把昏睡过去的父亲安顿好,名为田下良子的小姑娘对他们行了一个大礼:“谢谢你们把我父亲带回来。”
      
      夏目贵志慌乱的把小姑娘扶了起来,良子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但已经很有姐姐的样子了。
      
      姐妹俩的父亲叫做田下一郎,夏目贵志把他父亲被妖怪引诱的事情隐了过去,只说了是在河边发现他,是被蛇吓昏的。
      
      “您不用为我父亲掩饰,估摸着又是喝花酒喝到没钱然后被人揍一顿扔出来了。”
      
      说这话的是田下丽子,她有些冷冷的戳了一下父亲脸上的淤青,昏迷中的人皱起了眉头。
      
      “丽子,注意言辞。去把锅里热的饭端过来。”
      
      被姐姐呵斥了的田下丽子噘着嘴出去了。
      
      “丽子不是个坏孩子,只不过……”田下良子叹了口气,“我母亲在两年前突然病逝了,父亲可能是太过悲伤,刚开始只是浑浑噩噩待在家,后来就整日整日在镇子上借酒消愁。”
      
      “我也不知道父亲去了哪里,只是村上的人会说些风凉话,丽子听见了之后心里会有些不舒服。”
      
      竹本枝子了然的点了点头。
      
      她父母走的时候世道还乱,她又成天混在野人堆里,没人对她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私塾里的同学也很好,她,银时,桂都是没父母的人,高杉不是完全混蛋,知道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只是村子里会有些风言风语。
      
      她经常会看见有年长的妇女们在树下围成一团,把他们叫过去说些阴阳怪气的话。他们高高在上的,目露悲悯的说些“这孩子真可怜啊”“衣服脏了也没人洗”,然后施舍般的摸摸头,伪善至极。
      
      银时和她都是直接回怼的人,只有桂那个锯嘴葫芦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听着,这个时候她就会对那群人做个鬼脸,然后拉着桂逃之夭夭。
      
      她也和别的小孩子玩过游戏,但每当她赢了,这群庸才就会抱团说着:“我们不和没父母的野孩子们一起玩。”
      
      孩子总不吝啬用最直白的语言刺痛别人的伤疤,那是人性中未掩饰的最纯粹的恶意。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小副本会解释枝子为什么能够穿越时空,其实这个副本里和我之前的大纲不是很相符,但是比我之前的想法更加完善,但构想一点果然还是会卡文。
    最近学科三要天天去,每天要从早学到晚,我约的30号考试,等30号之后就能恢复稳定更新,在这之前我会努力抓紧时间码字的!
    最后,爱泥萌啾咪~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